同一時間,雙頭食肉鷺則是吐出了口中的兩個妖氣彈,直奔鐵蒼鷹而去。

夏巫再次出手了。

他右手緊握,再次一拳轟出。

砰砰!

金色的拳芒,眨眼間就將兩個妖氣彈擊破,轟在了雙頭食肉鷺的身上,雙頭食肉鷺當即受了重傷,發出悲鳴之聲。

夏巫右手向前一抓,被重創的雙頭食肉鷺頓時就被吸了過來,緊接著一揮手便是消失不見。

嘎嘎嘎嘎嘎嘎……

四周的食肉鷺看到這一幕,發出宛如波濤巨浪般的叫聲,紛紛不要命的沖了過來。

但是這些只是一級的食肉鷺,怎麼可能是真元境武者的對手,隨意一拳轟出,就是消失一大片。

在夏巫出手后,鐵蒼鷹載著眾人很快就穿過了由無數食肉鷺組成了烏雲。

……

在無盡草原之上,一隻巨大的黑色巨鳥一閃而過,眨眼就到了一里之外。

在黑色巨鳥的背部上面站著四個人,為首的乃是一位身穿白袍的古稀老者,全身氣機收斂,就宛如一位普通的老者。

在老者身後則是三名青年男女,左邊的青年年齡約在二十五六歲左右,身高魁梧,膀大腰圓,要比普通人高出兩頭,凌厲的眼中時不時的會散發出一道凶光,宛如是隨時會則人而噬的凶獸;右邊的青年年齡也在二十四五左右,臉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的那濃重化為實質的血煞之氣,就知道絕非良善之人。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其身材高挑,唇紅齒白,嬌小瓊鼻有著流線形的美感,一雙丹鳳眼閃爍著睿智的光芒。身上的白色衣裙隨風飄飄,宛如天仙下凡一般。

任誰見到這名少女,就會認為其乃是一位柔弱的千金小姐。

但是從位置上來看,就會知道這名少女絕不簡單。而且左右兩邊的青年皆是和她拉開了一段距離,給人一種如避蛇蠍般的感覺。

「在過半個時辰,就到目的地了,這次比試十分重要,你們要用心點。」白衣老者轉過身,掃了一眼,開口道。

高大青年嘿嘿道:「老頭子,你就把心好好的放在肚子里,夏國的那幾個所謂天才,在我羅欽手中泛不起浪花。」


「不錯,如果那個藍塵突破了先天境後期,說不定還能讓我感興趣一些,其他兩人根本不值一提。」另一個青年開口道。

聞言,老者面色一沉,當即警告道:「你們都給偶用心點,此戰只許勝不許敗。」

「知道了,知道了。」兩個青年漫不經心的應付道。

「鸞姐,你在旁邊看著就行,看我如何收拾南蠻子的那些所謂天才。」高大青年討好似得對高挑少女道。

高挑少女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滾一邊去。」

高大青年頓時滿臉赤紅,但是並沒有發怒,而是乖乖的退到了一邊位置。

另一名青年見此一幕,心中好笑,但有所顧忌,硬硬把笑聲憋在肚裡。 中年人努力的平復着心中的怒氣,像他這樣做傭兵的有沒有家妻還一回事,就算是有也不能說是家妻喊自己回家吃飯,這樣分明是漠視中年男子的尊嚴。

一個傭兵的尊嚴甚至值得他用生命去守護,只是中年人挑釁在先,而且還有未完成的任務,他只能強忍着接近爆發邊緣的憤怒。

中年人冷哼一聲,“狼頭傭兵團有什麼了不起,在我看來還不是默默無聞。”

“狼頭傭兵團?”

衆多圍觀的傭兵聽到狼頭傭兵團這幾個字眼之時,眼睛驟亮。

在楊寒四周的傭兵將目光轉向楊寒,場中的焦點頓時從中年轉移向了楊寒。

“大痣哥,你說的狼頭傭兵團可是有着狼頭榮譽的未命名傭兵團?”

“這些少年來自狼頭傭兵團,你未免說笑了吧?”

……

在衆多傭兵的疑問聲中,楊寒表情冷峻,這時他已然知曉嘴角邊長着一顆大痣的中年儼然是來找狼頭傭兵團麻煩的。

“我們狼頭傭兵團做事有自己的風格,對於想找麻煩的我們將奉陪到底,不知你可有找我們狼頭傭兵團的實力?”

楊寒輕蔑的看向中年人,對於實力僅有地元一重天的對手,他還不看在眼裏,更何況整個狼頭傭兵團。

只是中年人針對的是整個狼頭傭兵團,他以語言相激,欲讓其知難而退,避免讓狼頭傭兵團陷入某種是非之中。

“嗤嗤……”

圍觀的衆多傭兵深吸冷氣,場上驟冷。

從楊寒肯定的話語中,圍觀的傭兵們依然知曉楊寒等數十名來自白鹿洞學院的學員盡皆爲狼頭傭兵團的成員。

這一消息頓時在人羣中炸開,以楊寒爲中心一層層傳播出去,所到之處盡是陣陣唏噓聲。

很快,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麒麟一號塔區,場面頓時變得熱鬧了起來。

所有傭兵的目光盡都朝向楊寒等人所在的區域,偌大的麒麟一號塔區經過一陣喧囂之後,驟然安靜起來。

注意到場中的變化,中年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當然沒有大意的以爲自己一個人可以對抗整個狼頭傭兵團,既然任務已經完成,他索性悄悄退了下去。

在所有人將目光轉移向楊寒等人之時,挑事的中年人卻已經悄悄的回到了陳鋒的身邊,陳鋒滿意的點了點頭,饒有興致的望向楊寒,他期待接下來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大廳角落各處的領頭人頓時將目光投向了場中年僅十二三歲的少年,當聽到關於狼頭榮譽的消息之時,這些頭領無不眼綻精光。

楊寒看着所有驚訝的傭兵,腦中快速閃過一個個念頭,似乎下了某個重要的決定。

麒麟一號塔大廳此時喧鬧異常,雖然很多傭兵懷疑眼前少年的話,但是並沒有人敢站出來質問楊寒。

不知過了多久,在人羣中一個約有七八人的隊伍走了出來,這七八人即將走近楊寒之時,其中一人單獨走了出來。

來人是一中年人,皮膚黝黑仿若黑炭一般,身上隱隱透露出一股沉穩的氣息,他踏着穩健的步伐一步步來到楊寒眼前。

“陳增!”

“是陳增,烈陽傭兵團的團長。”

看到陳增出頭,有傭兵頓時驚呼了出來。

這時候,明顯需要一個有身份的人出來,既然所有人對狼頭傭兵團興致正濃,也得找個能說得上話的出來。

作爲士級傭兵團——烈陽傭兵團的團長,陳增有了足夠的身份能與眼前的少年對話,如果少年真的來自狼頭傭兵團的話。

只是,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陳增竟然就這麼站出來了,這不就更能確認少年等人的身份了嗎?

頓時,少數傭兵幾乎確認了少年所說話的真實性。

既然狼頭傭兵團此時露出了檯面,傭兵們自然也想知道狼頭傭兵團的反應以及麒麟傭兵基地各個傭兵團的反應。

楊寒仔細端詳陳增,發現此人不愧爲士級傭兵團的團長,縱然他周圍掀起了無色捧起身價的話語,但是其臉上絲毫不顯波瀾,平靜的臉上盡是從容之色。

項家直屬傭兵團——烈陽傭兵團。

“你是陳增?”楊寒在陳增的身上掃了幾下,輕道一聲。

陳增沒有想到楊寒竟然這般發問,他呵呵一笑,右拳震了震左胸,語氣鏗鏘的道:“烈陽傭兵團團長,陳增!”

楊寒知道眼前的中年人定然是陳增無疑,他這般發問也是爲了認識陳增,真正的認識陳增。

“狼頭傭兵團副團長,楊寒。” 諸天之位面系統 ,表情嚴肅的介紹着自己。


副團長?

楊寒的話語剛落,他周遭的人無不露出驚愕的表情。

陳增始終平靜的臉上終於生出了變化,只見他微長了嘴巴,雖然動作的幅度不大,確是被楊寒捕捉到了。

作爲一個傭兵團的副團長,楊寒實在太年輕了,更何況是獲得了狼頭榮譽的傭兵團副團長,這着實讓陳增驚豔。

這時,之前還在懷疑楊寒說話的真實性的傭兵,盡都確認了少年來着狼頭傭兵團的事實。

從創建到至今的狼頭傭兵團一直十分隱忍,而今終於露出了水面。

大廳中的以散人傭兵爲最,這些常年生活於刀口尖上舔血的日子,對於強者十分的敬畏,而今確認了只是傳說中存在的榮譽傭兵團,盡是想看看這裏面有沒有些驚天的人物。

皇天大陸,實力爲尊。

楊寒身上散發的氣息很強,地元二重天實力的他在大廳之中顯然已是強手,但是仍有很多傭兵強於他。

年紀輕輕就身爲狼頭傭兵團的副團長,最多隻是讓傭兵們驚豔而已,沒有力壓全場的實力,楊寒說話的分量弱了許多,明眼人都知道楊寒是從白鹿洞學員走出來的數十人的領頭人,要想了解狼頭傭兵團的更多情況,陳增也只能對話楊寒。

“楊寒,你可知道榮譽傭兵團在我們心目中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陳增微眯着雙眼,臉上輕輕露出了些許笑意。

從陳增的話語中感受到一絲**味,楊寒仿若不覺,“那是你們的事,我們狼頭傭兵團所做之事自有自己的風格,其他人的想法和態度也只是幾個微不足道的念頭而已,只要沒有威脅到我們狼頭傭兵團,我想我不需要知道你們心中那個如何這般那般的存在。”

楊寒的話語霸氣凌人,顯然沒將陳增放在眼裏。

從陳增的身上,楊寒感受到了一股隱藏的爆發性力量,那種力量隱隱讓他驚懼,那是遠強於自己的任務特有的氣息,楊寒怡然不懼,只爲了打響狼頭傭兵團的名頭。

強者自然要有強者的姿態。

身後頂着一個傳說中的榮譽光環,楊寒底氣十足。

楊寒強硬的話語頓時讓大量圍觀的傭兵來了興致,雖然傳聞最近一段時間露出了一個狼頭傭兵團,但是一直沒有什麼作爲,有些散人傭兵甚至都在私下議論狼頭傭兵團是不是軟柿子捏的了,而今,作爲來自狼頭傭兵團的一個少年都這般強硬,可見狼頭傭兵團也是有強硬和狂傲的資本。

“哈哈哈,很好,說得很好。”

陳增連呼兩聲好,他也是混跡傭兵之人,眼前這個少年之言實在很對他的胃口。

“哈哈哈,我曾聽聞狼頭傭兵團的團長也是來自白鹿洞學院,不知可有此事啊小兄弟。”

伴隨着陣陣狂笑聲,雄渾而大氣的聲音朝楊寒撲面而來,楊寒定眼看去,又是來了一撥人。

此時來的隊伍明顯要比陳增的大一些,足有十幾個人,跟陳增一樣,那十幾個人中走出一個鐵塔般的壯漢,踏着大步裹着十足的氣勢滾滾而來。

“此人極強,比陳增還要強!”楊寒心驚,陳增就已經很強了,此時更是來了一個強之又強之人,他暗歎此番來看熱鬧的人真是不少。

想要看清來人,楊寒只有將頭高高的揚起,目測一下至少也有兩米來高,其中最醒目便是他只有一隻眼睛,他其中一隻眼睛被一個小布錦帶給罩了去,一隻完好的眼睛炯炯有人,充滿了神韻。

“嗤……”有人狂吸了口冷氣。

有人驚訝,露出了疑惑:“沒想到是他,怎麼連他也來了?”

又有人驚歎道:“連一號塔區最強大的傭兵團的團長——洛鷹都來了,真是了不得。”

項家勢力在天策城中已經是屬一流,其麾下直屬的烈陽傭兵團在麒麟傭兵基地已是少有名氣,然而鐵塔般的壯漢的出場顯然比陳增更加高調,楊寒已經有所懷疑鐵塔壯漢的身份了。

當目光被鐵塔壯漢的獨眼吸引之時,楊寒這才確認了其身份——黑武士傭兵團團長洛鷹,也正是天策城頂尖家族程家直屬傭兵團的負責人。

“想必您就是洛鷹前輩了,實不相瞞,團長確實來自白鹿洞學院,只是已經畢業學院有幾年時間了。”楊寒輕輕點了點頭,但是他話頭轉變了方向接着道,“此時算是我們狼頭傭兵團真正的跟麒麟傭兵基地的各個傭兵團相識,如果有機會我們期待跟諸多兄弟傭兵團的合作。”

楊寒最後的話顯然不是說與洛鷹聽得,這是說給再次的所有傭兵團聽的。

“但是,除了中荒傭兵團除外。”

楊寒可以加重了語氣,他的眼光瞄向了大廳一角,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引發整個事情的背後之人就是中荒傭兵團的團長陳鋒,既然遲早都要與中荒傭兵團決戰,此時也沒必要與其客氣。

…… 第一百四十八章突破

夕陽西落。

鐵蒼鷹從雲層中鑽出,向下落去。

下方的景色皆印入眼帘,乃是一望無際的廣闊平原,宛如巨大的綠色地毯鋪就在地面之上。

此時,鐵蒼鷹已經降至離地面不過三十丈的高處,連下方大量向南遷徙的動物,幾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片刻時間,一座茅草屋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好了,目的地終於到了。你們穩住身子,準備降落了。」夏巫看到前方的茅屋后,對眾人說道。

聞言,藍塵雷鴻王博三人紛紛運轉真氣。

鐵蒼鷹的速度極快,幾個眨眼間就到了茅草屋的上空,盤旋了一圈,然後平穩的落下。

李霸和夏巫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地面上。


我有田園與星辰

在三名男女身上掃了一眼,藍塵頓時皺了下眉頭。

就在這時,他便是聽到茅草屋前一個白袍老者發出譏諷的聲音,「哈哈,夏老頭,你們終於來了,偶以為你們半路遇到什麼不測了呢?」

夏巫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殺意,白衣老者名叫烏元洲,修為和他一般,皆是真元境中期,兩人曾在戰場之上數次交手,最終結果卻是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為了擾亂夏巫的心境,之後的幾次交手,烏元洲每次都是出言譏諷,可以說已經養成了習慣。

深吸了一口氣,夏巫冷冷道:「老傢伙就算是你全家死絕了,我們也不會有事。」

烏元洲譏諷一笑,「嘿嘿,是嗎,前段時間到底誰的後輩死了,連屍體都沒有找到。」

「你找死。」

夏巫暴怒,身上猛地爆發出沖霄的氣勢,雄厚的真元震蕩起來。死的那名後輩雖然他都沒見過,更別提感情,但是被這樣揭傷疤,誰也受不了。

「怕你不成?」烏元洲也是毫不示弱,絲毫不亞於夏巫的氣勢從他的體內迸發出來。

除了王霸和坐在茅草屋前眯著眼的黑衣老者外,眾人皆是感受到如山一般重壓,呼吸都開始不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