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出口氣,林楓開始研究窮奇布置好的聖紋以及陣法。

而在同時,神宮那邊,見西絕天久未歸去,不由得派人查探,卻聽到一個無比震撼的消息,西絕天帶領的西神功的強者,似乎全部死在了雪月國。

雪域,蒼天帝國,位於雪域迷城以及雪月國的中間地帶,此刻,在蒼天帝國皇宮當中的某處大殿內,一道身影淡淡的坐在君王位上,然而此人卻並非是蒼天帝國的君王,相反,蒼天帝國的君王,正坐在他的下首位置,恭恭敬敬,臉上透著一縷深深的敬畏之意。

此時,有一道身影來到大殿的門前,讓那坐在君王位的人眼眸一閃,道:「進來。」

外面的身影腳步一跨,瞬間進入了大殿當中,對著那君王位上的身影躬身下去,非常的恭敬。

「雪月國傳來消息,神宮的人並沒有將林楓擒拿住。」

「嗯?」那人眼眸一凝,身上透著一股屬於皇者的強大氣勢,目光閃動,神宮,連西絕天都派出去擒拿林楓,竟然沒有得手?

「具體如何?」

「據說,前往雪月國的神宮之人,已經全部被殺。」

「全部被殺。」那強者眼眸又是一滯,竟然被殺,西絕天雖不算是神宮的絕頂強者,但在神宮當中,也是一方巨擘,管理四大神宮之西神宮,他竟然連一個天武境一重的人都沒能拿下?

「天池有強者插手了?」

「沒有聽說有天池的人出現在揚州城,聽說是林楓聯手他身邊的一些天妖擊殺的。」那人恭敬的回應,得到這消息后他也同樣非常疑惑,林楓,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將前去的神宮之人全部留在了揚州城。

那君王之位上的強者沉默了下,隨即長袍揮動,冷冷的開口道:「西絕天這一絲,神宮的尊者自然插手,若是被尊者得到林楓,我們想要再插手就沒有那麼容易了,通知下去,出發,前往雪月,我玉天皇族先祖之寶藏,豈容他人插足。」

「是。」那人恭恭敬敬的退下,他們悄悄的來到雪域,神宮還以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其實,一切都在玉天皇族的掌控當中,只有他們知道那秘境當中有什麼,他們先祖玉皇的寶藏,沒有任何的勢力會比他們玉天皇族更想得到。

他們本來打算西絕天一旦得手,就要經過這裡,他們再截殺西絕天,擒下林楓,然而如今西絕天竟然失敗了,神宮可能會派遣尊者出手,而他們想要從尊者手中奪人,就不那麼容易了。

沒有過多久,蒼天帝國的皇宮當中,有一行身影閃爍離開,這些人身上一個個全部都透著深不可測的氣息,極其的強大厲害。

然而,在他們離開不久,又有一行身影出現在皇宮外面,目光掃視著那浩蕩離去的身影。

這些人是身上披著龍袍,威嚴不凡,赫然竟然全部都是東海龍宮的強者。

以林楓為中心,雪域,似乎在上演著一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好戲,他們都認為自己下手夠快,卻不知道自己早已經被人盯住。

玉天皇族盯著神宮,而東海龍宮隱隱知道一些玉天皇族和秘境皇者墓的聯繫,因此,他們知道玉天皇族不會放棄,一直盯著玉天皇族。

而所有人最終的目標,都只有一個,林楓,或者說,林楓身上可能擁有的重寶。

當然,實際上沒有人知道林楓到底得到了什麼,他身上有什麼,他們憑藉的,只有自己的猜測,真正知道真相的人,失蹤的失蹤,死的死亡。

而對於林楓本人而言,他並不知道此刻有那麼多的強者都在盯著他,但他也明白懷璧其罪的道理,所以他才會讓炎帝刻下聖紋,將浩瀚的皇宮保護起來。

除此之外,接下來的幾天林楓軟硬兼施,終於又要炎帝幫他做了不少事情,改良了下小九宮聚元陣,讓整個皇宮充滿了濃郁到可怕的天地元氣,不僅如此,如今的皇宮當中還有著許多專門用來修鍊的寶地,其中蘊含著不同的意志力量,乃是窮奇以意志之晶布置而成,可以幫助武修更快的領悟意志的力量。

林楓親自感受過這些修鍊寶地的玄妙,心中感慨萬分,如今這皇宮當中擁有極其濃郁的天地元氣,又有這麼多的修鍊寶地,以後在這皇宮中修鍊,修鍊速度絕對能突飛猛進,這就是資源所帶來的力量,當然,通過這些手段得到力量人,沒有他這種依靠自己穩紮穩打修鍊的人根基紮實。

因此林楓也告誡皇宮中的人,如果能夠自己領悟修鍊,就盡量不依靠外界的力量,實在不行,再藉助修鍊寶地,這樣對修鍊更有好處。

這一日,皇宮當中一處風景優雅的院落當中,林楓坐在一張椅子上,雪玲瓏乖巧的趴在他的肩頭。

而在他的身前,欣葉正拿著畫筆,時而朝著林楓這邊看過來,手中握著的畫筆不斷在刻畫著。

很快,一副美麗的圖畫出現在了人群的面前,小雅蹲在那幅畫前,看著欣葉畫出的畫卷,眼睛一閃一閃的,靈動純美。

「欣葉姐姐,畫的真美。」小雅發自內心的感慨了一聲,林楓的肩頭,雪玲瓏唰的一聲跳了出去,撲到地上,也看著那一幅圖畫,靈動如仙的眸子透著一絲絲迷濛之意,好美,這幅畫中,青年隨意而坐,靜靜的享受著一份難得的安詳,周圍優美的精緻為襯托,而俊逸青年的肩頭,那美麗小妖的雪白身軀,彷彿是神來之筆,一人一妖,刻畫得如此的協調,彷彿他們本來就屬於一體。

雪玲瓏撲到欣葉的身上,用美麗的小爪撓著欣葉的美麗臉蛋,欣葉甜美的一笑,看了肩頭的雪玲瓏一眼,道:「夢情姐姐,你永遠都是最美的。」

雪玲瓏腦袋晃動著,繼續撓著段欣葉,非常的可愛。

林楓笑著站起身來,看著那幅美麗的畫,臉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林楓,滾出來。」

就在這時候,一道雷霆大喝將此刻的溫馨氣氛打斷來,這一聲大喝彷彿蘊含著可怕的力量,震顫著皇宮當中人群的耳膜,這一刻,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林楓的目光微微一凝,抬起頭,冰冷的寒芒掃了一眼遠處的方向,眼中閃過一道冷光,透著一抹抹殺意。

「終於來了么!」

林楓心中低語,他已經等很久了,終於有人送上門來讓他宰殺了。

「欣葉、夢情,你們在這裡不要出去。」林楓笑了下,欣葉她們都點了點頭,隨即林楓腳步一跨,朝著那喝聲傳來的方向閃爍而去。

ps:額,今天的鮮花很不給力啊,剩下最後一天,明天爆發,兄弟都看下吧,有鮮花的就都投給無痕,給點動力啊! 片刻之後,林楓腳步虛空,來到皇宮之外,此時,一行浩蕩的身影傲立於蒼穹之上,這些的人身上,都透著一股寒冷的氣息,極其的強大,彷彿要將人群凍僵來,因為林楓,他們神宮四大宮,東神宮的宮主、北神宮的宮主以及一群神宮的強者前往秘境,失蹤不見了身影。

西神宮的人由西絕天帶領,浩蕩的來到揚州城,如今也無影無蹤,據說,已被林楓所殺,四大神宮,如今獨剩南神宮勢力沒有受到損失。

「林楓。」

當神宮之人看到林楓的剎那,頓時一股股寒氣朝著林楓撲面而去,讓林楓身體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冰涼。

神宮人群的為首之人林楓見過,赫然竟是曾經對他有過一次指點的尊者,當初雪域大比之後,他們進入神宮當中,有幸得見尊者,便是眼前之人。

「林楓,多日不見,你竟已殺我神宮三位宮主,你說我該如何對你。」這尊者的聲音中透著一抹寒冷之意,林楓坦然的看著對方,不卑不亢道:「前輩,你應該了解,林楓所謂,皆是迫不得已,被人所迫,我若不殺神宮之人,神宮之人,要我死,我有選擇嗎?」

「好一個沒有選擇,你殺我神宮如此多人,我必然無法寬恕於你,那你,是不是也要殺死我?」這尊者盯著林楓,每一句隨意的話音當中都蘊含著一股威嚴之氣息,不怒、而威。

「前輩也知道我沒有選擇,然而,前輩與我雖只有一面之緣,但也算是對我有指教之恩,我並不想殺前輩,因此,還是希望前輩自行離去吧。」林楓緩緩開口,似乎在說著一件極其平常之事,然而他的話,卻是讓神宮之人眼眸全部凝在了那裡。

聽林楓的意思,似乎……是他不想殺尊者?讓尊者自己離去?

好囂張的傢伙,簡直可以稱得上猖狂沒有邊際。

就連那尊者的目光也凝在了那裡,看著林楓的目光有些奇怪。


「你就如此自信?」尊者看著林楓,林楓,竟然說他不想殺自己。

「我林楓自問行事坦蕩,與神宮為敵也非我所願,但神宮一再*迫我才有今日之局,對於前輩,除卻與神宮的恩怨,我們並不仇恨,因此我林楓並不希望與前輩為敵,更不想將前輩誅殺於此,因此,還請前輩離開吧。」

林楓聲音坦蕩,沒有卑微、沒有自傲,只是平靜的說著。

「看來你在秘境當中真得到逆天重寶,西絕天他們前來全部被你誅殺,如今面對我這尊者依舊誇下如此海口,到死是什麼殺伐重寶,能讓你這般自信,我倒是想要見識一番。」尊者朗聲說道。

「嗯?」神宮的其他人聽到此話神色一凝,目光盯著林楓,尊者所言似乎的確有理,西絕天帶領西神宮的人前來竟然被誅殺,再加上林楓此話不像是偽裝的自信,很可能他得到了可怕的殺伐重寶,威力絕倫,這一刻他們許多人都對林楓重視了起來。

「前輩,我言盡於此,若你一意孤行想要誅殺於我,那我也不可能再言情面,必會斬殺與你。」林楓坦蕩說道。

尊者看著林楓嘆息一聲:「可惜北冥昔日有眼無珠,鑄成大錯,否則我真不願與你為敵,然而如今你站在神宮敵對面,為了神宮,我必要誅殺於你,正好,皇者攻伐重寶,我也想要見識一番。」

「既然如此,隨你吧。」林楓不再多言,他們各自都站在自己的立場之上,他自問無愧於心便行,若是對方執意要誅殺他,那即便被殺也怪不得他林楓。

那神宮尊者並未立即動手,此時他的目光看向周圍之地,淡漠的說道:「看來諸位都已經早已盯上了我神宮,既然都到了,就不必藏頭露尾了。」

他的話音落下,遠處,一道道破空之聲傳來,隨即許多道身影一齊降臨於虛空當中,出現在了雪月皇宮的上空。

這些人一個個氣息強大,腳踏虛空,隨意一戰便給人以傲視天地之感,然而他們並非是屬於同一批人馬,而是分立於兩方。

「玉天皇族、東海龍宮,看來,你們盯我神宮不少時間了吧。」神宮尊者冷漠的說道,玉天皇族和東海龍宮,竟然每一方勢力都出動了一位尊者,可見對林楓有多重視,看到他們神宮尊者已經明白,對方早就盯上了他們,只是一直隱藏於幕後,想要讓他們神宮做嫁衣。


然而眼見他親自前來,這些人才終於無法淡定的隱藏在幕後,也一個個親身前往這裡,就怕他先一步將林楓奪走。

「呵呵,強大的攻伐聖物,我也想要見識一番,自然要親自前來。」東海龍宮為首之人身披龍袍,不怒自威,盯著林楓的目光透著絲絲異彩,他也認可神宮尊者的猜測,林楓,一定擁有厲害的攻伐重寶。

「還有我。」玉天皇族目光熾熱,他猜測,玉皇殿,很可能出現了,林楓進入過其中,一定是如此。

他很想知道,在先祖留下的大殿當中,到底有什麼,還有在秘境當中,又到底發生了什麼,皇楓擁有玉皇殿的地圖,為何會輸給林楓,這一切,都是謎,只有林楓能夠揭開。

「神宮、東海龍宮、玉天皇族。」林楓冷漠的寒芒掃過這些人,眼眸中殺機凌厲:「有朝一日凌雲時,我會一一拜訪,答謝你們對我林楓之恩。」

「面對三位尊者,你竟然還能想著凌雲之日,我真不知該說你自信過強還是愚昧無知,即便你藉助重寶的力量,又豈能對付得了尊者。」東海龍宮的尊者聲音冷漠:「隨意一擊,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林楓冷漠的掃了他一眼,目光充斥著鄙夷:「你東海龍宮不少人和我說過類似的話,然而,他們都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下一刻,也許就輪到你了。」

說罷,林楓豁然轉身,朝著皇宮深處閃爍而去。


「哪裡逃。」東海龍宮的尊者冷哼一聲,頓時踏入皇宮當中,手掌一顫,一股吞噬天地的恐怖力量出現在他的手掌當中,狂風陣陣,撕裂空間,這一吞噬之力,彷彿要將整片空間都吞入其中。

「殺!」幾乎在同時,玉天皇族的尊者和神宮的尊者都不甘落後,瞬息踏入皇宮,身後的強者緊隨其後,朝著林楓追擊過去,他們倒是要看看什麼重寶,能夠讓林楓抗衡三位尊者。

尊者之力量何其強大,威嚴綻放的這一刻,整個浩瀚的皇宮都被這股可怕的威嚴籠罩在裡面,天地蕭瑟,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壓迫著皇宮,讓無數人心神在顫抖,有些恐懼。

尊者,殺來的人群當中有三位可怕的尊者,這傳說中的強者,如何斗?

然而就在這時候,皇宮的周圍,彷彿有一道道紋路軌跡亮了起來,釋放出璀璨的光華,只是短暫的片刻,一股奪目的耀眼之光衝天而起,將天地籠罩,整片皇宮的空間,全部被這股可怕的光束籠罩在其中,外界的一切彷彿都被割斷。

「吼……」

「轟!」

「咻、咻……」

狂風呼嘯、火焰怒吼,冰霜凍天,劍氣破蒼穹、在皇宮當中,一股毀滅的力量綻放得如此的突然,如此的可怕,只是短短的一瞬間,整片天地都瘋了起來,全部都是無窮無盡的可怕殺伐之氣。

「怎麼回事?」

那三位尊者神色瞬間大變,露出大駭的神色,在他們綻放力量的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氣息被鎖定住了,被那無窮無盡的殺伐奧義鎖定住了。

毀天滅地的火焰焚燒而來、撕裂一切的利劍割裂刺殺過去、可以絞殺空間的風暴朝著他們捲來,全部都是殺伐奧義,這一片空間,在這一刻彷彿要湮滅掉。

「噗咚、噗咚……」無數人群的心臟開始跳動,那些天武之人由剛才的自信變得駭然,尤其是那些靠近尊者身邊的人,處於毀滅風暴的中心,他們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要被撕裂成粉碎了。

「這是什麼力量?」許多人瘋狂的吼出聲來,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完了……」他們的心瞬間從意氣風發降落到無底深淵,完了!

ps:什麼情況,今天討了一天的花,竟然才幾朵,最後一天了,不要這麼傷我啊,我都準備好了明天閉死關了。。求點激情啊! 「咚、咚……」皇宮當中,那些仰望虛空的人群心也在顫抖,他們雪月的皇宮,何時擁有了如此可怕的力量?這一刻,彷彿要將天地都毀滅掉。

「聖紋,這怎麼可能。」那狂暴的空間中心傳來一道驚恐的吼聲,區區雪月國的皇宮,竟布置了聖紋殺伐陣,引動無窮奧義,殺伐毀滅一切。

「林楓!」

「林楓……」一道道怒喝之聲從風暴中心傳出,卻見林楓神色漠然,淡淡的看著那虛空中的毀滅風暴:「尊者,一樣要死。」

話音落下,無盡的湮滅之光絞殺過去,慘叫之聲傳出,那片空間的風暴幾乎什麼都看不到了,只有毀滅的空間,這聖紋殺伐陣,由許多奧義晶石鑲嵌在其中,對奧義的力量有所感應,只要尊者踏入,想要動用他們的奧義力量,瞬間就會將聖紋觸發,所有的毀滅之力將全部朝著他們而去。

當無窮殺伐綻放的那一瞬間,三位尊者,全部被撕裂掉,魂飛魄散,他們臨死之前,有恐懼、也有不甘,他們曾經天賦異稟、他們昔日有過無數榮光,才能在有朝一日踏入尊者之位,受人膜拜,然而,無數年來的修鍊,一朝夢碎,性命葬送於此,死了一個天武的青年手中,人之一生,就如一場夢,幻滅得如此突然。

除了三位尊者被殺伐風暴直接毀滅掉以外,凡是靠在他們身邊的天武強者,遭受池魚之殃,即便不是毀滅風暴的目標,但處於風暴中心的他們,連殺伐餘波都無法承受,同樣被撕裂死亡。

聖紋殺伐陣觸發的短短瞬間,整個局面曾驚天逆轉,三大恐怖勢力來人,瞬息死傷無數。

當毀滅的風暴漸漸平息下來,虛空當中少了許多強者身影,即便剩下的未死之人,也一個個都受傷不輕,目光駭然的看著那些消失的身影。

死了,就這麼都死了!

當他們的目光轉向林楓的時候,一個個神色冰寒,目光赤紅,殺意凜然。

「卑鄙。」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其中一位強者嘴中吐出,雪月的皇宮當中,竟然隱藏著如此可怕的殺機,即便尊者跨入,也唯有死亡一途。

「三個中品帝國的霸主勢力,來到我區區雪月皇宮,三位尊者以及如此眾多天武強者,要殺我林楓一個天武一重之人,你竟然還有臉說我卑鄙,你們的嘴臉,也太醜陋。」林楓冷漠回應,成王敗寇,若是沒有這可怕的聖紋殺伐陣,被毀滅的就是他了。

那些天武強者看了一眼漸漸消逝的光華,那股毀滅的力量似乎不見了,難道只有一波?

「殺!」有一人怒喝出聲,朝著林楓殺過去,卻見林楓的身體一閃,步法逍遙,瞬間出現在另外一處地方,在那裡有不少人呆在那,月夢荷、林海他們,都站在其中。

「殺了他,那股力量似乎消失了。」人群怒喝一聲,都朝著林楓殺伐過去。

「轟!」

「轟隆隆!」

一道道可怕的力量綻放而出,然而在他們力量綻放的瞬間,地面之上,又是出現一道道璀璨的光束,讓他們身體猛的一顫。

「嗤、嗤……」毀滅的光束朝著他們的身體刺殺過去,將他們的身體直接洞穿來,一道道身影從虛空當中墜落,瞬息死亡,這一次不像是剛才那股毀滅力量,而是無比精準的殺伐光束,誰一旦釋放真元力量,立即觸發殺伐光束,被瞬殺。

又僅僅是一剎那間,那些進入這裡面來殺林楓的人,身體全部從虛空當中墜落,那後面剩下一些沒死的人一個個張了張嘴,震驚無言,身體都在微微顫抖著。

依舊是那麼一瞬間,但卻有多少人滅多少人,他們發現,裡面的人群一個個都很安靜的站在其中,身上沒有一點氣息波動,都沒有釋放真元力量,這讓他們意識到了,誰在這裡釋放力量,立即就要觸發毀滅之光,被抹殺掉。

這雪月的皇宮當中,布置著可怕的殺伐陣道,誰進入其中,就必死無疑。

林楓嘴角含笑,緩步的走上前去,看著那虛空當中的身影,還剩下五人,三大可怕的勢力,在兩個呼吸的時間,幾乎被抹殺一空,就只剩下了五個人,這就是大帝布置的殺伐聖紋力量,太可怕了,林楓此刻心中甚至在想,看來以後要對那傢伙好一點啊。

「看來那傢伙雖然恨我,但並不真想要我的命。」林楓心中瞭然,否則以這可怕的聖紋殺伐力量,若是窮奇不告訴他的話,很可能他都會被陰。

「各位前輩,不知道還要不要殺我林楓。」林楓含笑看著五人說道,身上沒有半點的氣息,那五人也和林楓一樣,將氣息全部收斂,不敢隨意釋放分毫,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將那股殺伐之力觸發了,然後被撕裂毀滅掉。

聽到林楓挑釁的聲音,他們一個個目光冰涼,死死的盯著林楓,恨不得將林楓撕碎來。

「看來各位並不想與林楓計較了。」淡淡的一笑,林楓諷刺說道,幾人心中有怒火燃燒,卻不敢釋放出來。

尊者死了,比他們強大的天武強者死了,現在他們在想,要不要現在退走。

這雪月國的皇宮全部都是殺伐危機,恐怕誰來都殺不了林楓了,他們不明白,林楓是如何布置這麼可怕的力量的。

「不過,諸位大勢力的高人雖不願跟我計較,但林楓卻是有仇必報,所以……殺!」林楓一聲怒喝,逍遙步法瞬息踏出,朝著一位天武強者狂猛的轟出一拳,毀滅的力量轟得空間都在顫抖。

「嗯?」

幾人雙眸怒睜,林楓,竟然突然間釋放了自己的力量,他知道哪裡能夠釋放哪裡不能,但他們卻不知道,不敢輕舉妄動。

「轟!」

毀滅的一拳直接將一天武強者轟殺,那人看到林楓動手想要做出反應已經來不及了,他把所有的力量氣息都收斂了起來,如何還能躲得過林楓的雷霆一擊,一擊必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