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怡瓊:「……」

她覺得好尷尬怎麼辦?

其他所有人:「……」

「妞妞啊,吃吃這個,這是咱們京城這邊最有名兒的烤鴨了,剛才我接到門衛的電話的時候,往家裡趕正好看到了這個,我想著你也沒吃過,就買了一隻過來,你嘗嘗看。」周普義是個情感比較粗糙的人,所以,對於吳怡瓊的態度,和周浩軒的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羅主任和校長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睛里讀出了驚訝,蘇瑾昱不知道,他們是知道的,最起碼現在,這烤鴨店的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買得到的,更何況還是周普義這樣輕描淡寫的說的這樣,從那兒經過的時候,想起來就買了……

這說買就能買的人……

算了,反正他們也早都猜到這周家不是普通的人家了。

蘇瑾昱還真的就沒有吃過這種烤鴨,外皮酥酥脆脆的,裡面的肉卻是嫩嫩的。

蘇瑾昱的豪不扭捏,讓吳怡瓊更加的滿意了。

果然是……

喜歡了,幹啥都是對的。

不喜歡的時候,那幹啥都是錯的……

「妞妞這乖乖巧巧的,一點兒都不像那些姑娘,明明想吃得不得了,還偏偏的扭扭捏捏半天,搞到最後,嘖嘖嘖就像是我求著她們吃一樣。」 傾世紅顏:醉臥君主懷 ,最後,還來了個總結,「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一點兒都不作,喜歡什麼就是什麼,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跟我一個樣!」

蘇瑾昱眨巴了一下眼睛,對於吳怡瓊給予的高度評價,還真沒覺得有啥受寵若驚之類的感覺。


不過,她對吳怡瓊的話,倒是挺認同的:「是啊,我就是這樣覺得的,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算是再好的,那我也是不喜歡的,我不喜歡勉強自己去討好別人,我覺得,與其是把命運交給別人,不如自己改變命運,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嘿喲!小妞妞,你這想法……嘖嘖嘖,看不出來啊,你這小小年紀,竟然能這麼有遠見,有抱負,太厲害了!」吳怡瓊根本就忘記了,要是在初見到蘇瑾昱的時候,她大概會更加的認為,這是個有心計的小姑娘了!

對於吳怡瓊的讚美,周浩軒毫不客氣的接了下來:「當然,昱昱一直都是這麼的聰明,她從小就很有遠見的!」

吳怡瓊:「……」

關鍵是,她還沒有辦法反駁,他兒子還真的是在人家小姑娘小的時候,就認識了…… 下一刻,正因為思緒的轉變,無奇的目光發生了實質的變化,他不再絕望於自己的方法不對,而是全神貫注的考慮改如何改變吸收的方法,假設自己真的是吸收這些能量的時候,用錯了方法。

應該有正確的方法才對,這些能量明明都已經貼上我的標籤了,卻還如此反抗我,肯定是我的吸收方法不合它們的習性。可為什麼會這樣呢?等等!這裡是地獄,而我在三片星空吸收星球之力的時候,也有這種情況。

我記得那個時候,之所以會有能量無法吸收,正是因為能量之中會有寒流出現,而根源就在於寒流還會孕育新興的意識。就是那些意識讓我的吸收進程舉步維艱,從閻帝大人那轉化而來的能量無法吸收,會不會也和這件事有關呢?

一念及此,無奇的雙眸猛地一亮,整個人就像是已經找到了解決的辦法一般,激動的咧嘴大笑,連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閻帝頓時瞳孔一縮,眼中驚芒一閃,露出了無法掩飾的意外之色,獃獃的看著無奇,一時之間,思緒都有些停頓了。

這小子怎麼了?有什麼事能值得他這麼高興嗎?難道他已經找到吸收我能量的辦法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閻帝的力量,可是誰都……

一念及此,閻帝正要得意的搖搖頭,抬手一拍,沖著無奇再次轟出一拳。讓無奇快點恢復清醒。想要通過自己的考驗,走吸收自己的能量這條路是不可行的,只有想辦法怎麼閃開自己最後的幾次攻擊才是正道。

不過,思緒剛剛轉到這裡,他卻反而呆住了,身子一震之下,目光瞬間凝固,本來都已經出手要攻擊無奇了,但就在這個時候,又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當然不是閻帝不打算攻擊無奇了。畢竟考驗還沒有結束。之所以攻擊突然之間停下全都因為閻帝忘記了一件事。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讓他這個地獄之主都始料未及的事,只見無奇的身子劇烈一震,明明肉身和靈魂已經要雙雙崩潰了。時而膨脹。時而縮小。五官越來越扭曲,遭受的痛苦也越來越大,無奇的雙目甚至都已經有些看不清瞳孔了。目光變得空洞無比。

可是,這只是暫時的情況,過了片刻,無奇的模樣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只見他深吸了一口氣,雙目之中突然泛起兩道堅定無比的目光,一眨不眨的凝視著自己的掌心,隨著一聲爆喝驀然間從口中回蕩而起,兩隻手掌重重的朝著彼此勢大力沉的一拍。

「砰!」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過後,居然立刻就有一股又一股強度可怕的能量瘋狂的洶湧而出,從四肢百骸和靈魂之中,如同波浪一般一股股的直奔無奇的雙手掌心而去,無奇的手掌被越來越多的能量充裕,很快就變得大小誇張了起來,如同充了氣的氣球一般,膨脹的越來越大。

幾秒后,無奇的身子和靈魂就不再危險了,雖然渾身上下已是一片狼藉,但面色終於不再是虛弱的蒼白之色,而是在時間的推移作用下,慢慢恢復了紅潤,與此同時,無奇的靈魂也在體內轉化而來的能量全部輸送出去之後,漸漸的自行癒合,變得越來越正常。

不過,相比來說,無奇的雙手就情況危險多了,此刻遠遠看去,哪裡還像是兩隻手,簡直就像是兩座巨山一般,重如千鈞的壓在無奇肩頭,已經快要把他整個人給壓的窒息了,呼吸都有些氣喘了。

雙掌之中蘊含的能量之誇張,若完全爆發的話,已然足以瞬間把無奇炸個粉碎,哪怕地獄守護者在他的面前,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因為,這畢竟不是他人的力量,而是完全來自於閻帝,而且,數量已然積蓄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

這小子瘋了嗎?他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難道要自殺嗎?

閻帝不理解的在心頭喃喃自語。

小白亦是如此,這個時候,看到無奇這樣,它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擔憂與焦急,但和閻帝不同的是,小白並沒有覺得無奇瘋了,而是知道接下來一定會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它相信自己的老大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果不其然,小白畢竟是跟隨了無奇最久的夥伴,對於無奇的了解,真的不是閻帝可比。

沒過多久,無奇身上就真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只見他的眼中狠辣的目光一閃而過,猛地開口噴出一口鮮血,落在自己巨大無比的雙掌之上,被牢牢貼在一起的雙掌猛地朝向左右兩邊一分,立刻就如同山崩一般,震蕩出了一股恐怖的衝擊波向著四周蔓延而去。

所過之處,空間裂縫頓時蔓延了無數條,整層地獄甚至都變得有些扭曲了,這還只是雙手之中溢出的小部分能量,就有這等威力,可想而知,要是能量全部泄露,將有多可怕。

小白看到這一幕,嚇得身子趕緊一閃躲到了閻帝的身後,這才避過被能量餘波撕成粉碎的結果。

下一刻,還有更大的動靜發生,當無奇的雙手終於分開了差不多有一米左右之時,掌心之中的兩個太極八卦圖高速旋轉之下,手心之中有兩股能量波動,如同螺旋氣流一般,被強行釋放了出來,這些正是最具威脅的能量。

它們一出現,就讓四周的光線都變得忽明忽暗,空間更是「砰砰……砰砰」受到強烈的影響,不受控制的震動了起來,與此同時,空間裂縫也相繼著出現,一道道的憑空瀰漫而出,以無奇的手心為中心向著四周瘋狂蔓延。

但動靜最後也只有這麼大而已了,因為,無奇控制住了情況。

只見他的眼中金光一閃,猛地發出一聲爆喝「現」,兩股噴薄而出的能量波動中心居然瞬間有一個不大的圓球出現,圓球通體烏黑髮亮,柔軟無比,轟擊在上面非但無法摧毀,反而還如同

薄膜一般,將所有呼嘯而來的能量都毫不遺漏的吸了進去。

這一過程,如同是一種滲透,球體不是很大,但詭異的是竟然如同能夠吞吸萬物一般,似乎沒有盡頭,吸收的能量再多也沒有崩潰的跡象,而且,更為詭異的是,這個球體的體積始終都沒有發生過任何的變化,讓閻帝看的百思都不得其解。

這不是……咒印球嗎?

小白此刻也是困惑無比,根本就不知道無奇把這個幾乎快要廢棄的球召喚出來做什麼。

但當時間漸漸流逝,它親眼目睹無奇反覆催動咒印球,竟然能使得滲透而入的能量不再互相瘋狂的衝撞,迸發出恐怖的衝擊餘波,而是以球心為中心不斷的旋轉,如同兩條在球體之中永不停息相互追逐的魚兒漸漸讓球體越來越充實,越來越穩定后,才終於明白為什麼。

原來老大是要把這些太強的能量存放在咒印球裡面啊!

小白想的沒錯,此刻無奇的心思就是這樣的,如果自己目前真的無法吸收這些能量,而這些能量又對自己有害無利,為了不浪費,為什麼不找個地方存放起來呢?這樣以後說不定還能派上用場不是嗎?

而咒印球無疑就是最好的存放之處,無奇心思一轉,就想到了這個最合適的東西。因為,只有它才是與太極陰陽八卦圖最為匹配之物,能夠完美的讓其內的能量反覆自行的遊動,運轉,而不至於由於能量的強度太大,最後崩潰。

「封!」

不過,為了保險無奇還是下了血本,當雙手之中的所有能量都釋放而出,一絲不漏的被送入咒印球之中,已然恢復原來大小的雙手還主動落在咒印球上重重一拍,其上顯現的兩幅太極八卦圖立刻就從掌心脫離,落在了咒印球之上。

這一行為,無奇本沒做任何的設想,只是下意識為之,覺得這樣能讓咒印球更穩定,更放心的存放在自己身上,誰料當掌心的兩幅太極八卦圖真正都落在咒印球上的時候,居然有不可思議的驚變出現。

只見咒印球被太極八卦圖接觸,發生輕微的一下顫抖,兩幅太極八卦圖居然頃刻間就合二為一了,沒有任何的預兆,變成了一幅。

而後,這幅融合之後的八卦圖迅速向著四周蔓延,覆蓋了咒印球的表面每一個角落後,竟然其上光芒大作,瞬間就如同被施展了什麼咒術一般,將咒印球內部兩股無形的能量波動光芒一照,如同塗抹燃料一般,強行將其內的能量畫成了一黑一白兩種顏色。

下一刻,就在兩股能量徹底擁有自己的顏色之時,整顆咒印球居然都在微微的顫抖,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力量牽引,在無奇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視下,越變越小,越縮速度越快,到了最後,居然劃成了一顆手指大小的丹藥,一動不動的落在半空之中。

看到這顆丹藥,無奇,小白,閻帝全都不由得面面相覷,雙目暴突,內心駭然。

【新書《生天錄》開始連載,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每天投一票】(未完待續。。) 蘇瑾昱這會兒倒是謙虛的笑了一下:「嬸兒,別聽軒哥哥瞎說。」

「我可沒有瞎說。」周浩軒毫不避諱的伸手在蘇瑾昱的頭頂上揉了一下,他家昱昱的能耐可不止這麼多呢!

不過,他倒是希望,自家的人能慢慢的去發現,而不是他來說。

「妞妞啊。」吳怡瓊剝了一個雞蛋,再一次的放到了蘇瑾昱的碗里,一邊笑著說到,「這樣的哈,在我們這邊呢,都是興叫阿姨的,你就直接叫我阿姨吧……那個……我不是有什麼看不起的意思哈,我只是覺得吧,入鄉隨俗嘛,怕你以後會……會不習慣……」

儘管吳怡瓊說得很委婉,蘇瑾昱依舊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但是……這個時候想這麼多,難道不覺得太早了么?

她才十二歲的好么?

哦,馬上就到十三歲了。

「昱昱,還有兩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應該還在京城,我給你過生日好不好?我們這裡現在有一種生日蛋糕,我買給你,好么?」也不知道為什麼,周浩軒的腦海里突然就蹦出來了蘇瑾昱的生日,就趕緊的說到。

蘇瑾昱眨了眨眼:「生日蛋糕?」

和蘇瑾昱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來的,是吳怡瓊的聲音:「妞妞後天生日嘛?」

「嗯,生日蛋糕,就是在雞蛋做的蛋糕上,抹上奶油,很好看,也很香甜,這以前也是沒有的,就是五月份才開始有的。」周浩軒耐心的解釋道。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了周浩軒,吳怡瓊也是下意識的問道:「浩軒,你怎麼知道有這玩意兒的?」

周浩軒淡定的解釋道:「我前幾天經過做雞蛋糕的店,看到了一個,我當時就想著,要是昱昱過生日,我就一定要給她買一個,不過,我問了服務員,服務員說這是生日蛋糕,現在天熱了,蛋糕買回去后,很容易就會化掉,所以,只能當時買當時就吃。哦,好像還說,要提前一天訂一下蛋糕才行。」

「喲,是這樣啊,那浩軒,你明天就去給妞妞訂一個吧,既然妞妞到京城來了,那咱們不能讓她自個兒在外面過生日啊,你說是吧?」吳怡瓊一點兒都不擔心兒子會反對。

周浩軒立刻點頭:「好,媽,都聽您的。」

吳怡瓊:「……」

能把得了便宜還賣乖給做得十分自然無比的,除了她兒子,還真的找不出來第二個了。

蘇瑾昱笑著說到:「阿姨,我們後天就不來叨擾您和我叔還有周爺爺了,今天我還聽到羅主任和校長在說呢,這兩天要儘快的去幾個大學轉一下,他倆還得要趕著回去呢,還有不到半個月,就得要高考了。」

羅主任震驚了:「小妞妞!你是咋聽到的?!」

蘇瑾昱笑看著吳主任:「我不是跟您說了么,我昨天一晚上都沒怎麼睡,您和羅主任說的話,我那是聽得清清楚楚呢!」

半夜的時候,周圍一片寂靜,聲音很容易就傳播出去了。


校長:「……」

羅主任:「……」

這也幸虧是這小姑娘給聽到了,也幸虧是他們沒有談一些敏感的話題,否則的話……

這樣一想,兩人的背後都給驚出了一身汗。

一直都沒有啃聲的周廣建,這時候出聲了:「你們都是要去哪幾個大學?去的目的又是什麼?」

校長朝著周廣建點了點頭,解釋道:「妞妞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這孩子不但成績好,還聽話上進,所以,我就希望她能在上高中之前,趁著有時間,就先看看幾所知名的大學,讓這孩子在心裡對自己的未來有一個清晰的規劃,不至於到了填志願的時候兩眼一抹黑,走了彎路。」

周廣建皺了皺眉:「不管是什麼專業,不都是大學生么?那也都是為了國家建設添磚加瓦的啊!你們這樣……是不是有是偏頗了?」

雖然明知道周廣建的身份可能是不一般的,但是校長依舊是一點兒都不慫的回答道:「不是的,我們從事教育這麼多年,也見過了很多,有些孩子本來是很有想法很有主見的,可是在上了大學后,所學的專業並不是自己喜歡的,或者說是自己擅長的,到了最後,就變得碌碌無為了,這對國家的建設其實並沒有起到作用。」

校長將兩隻胳膊放在桌子上,雙手交叉著說道:「當然,這也只是少數的情況,但是,對於妞妞這樣的好苗子來說,我們是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的,所以,我們在報給省教育的領導后,就決定帶著妞妞先來京城的幾所大學看一下,看看他們的專業。」

周廣建點了點頭:「也就是說,你們其實是想把……想把妞妞來定向培養的?」

周廣建在提到蘇瑾昱的時候,猶豫了一下,還是沿用了大家都用到的稱呼,就算是他想稱呼全名,他爹和他兒子都沒有告訴過他……

「大概是這麼個意思,當然,這得取決於妞妞自己的決定,我希望妞妞在大學里的生活是快樂的,是能將大學里的知識給當成她為建設我們國家的一把利器,而不是等以後得過且過,埋沒了她的才能,我覺得太可惜。」校長沒有掩飾自己的目的。

周廣建笑了一下:「實際上,我對教育這一方面呢,確實是沒有你們專業,但是既然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不管將來如何,你們盡心儘力的去培育了,那就是你們的功勞。」

「功勞咱們還真不敢當,只是,看著自己的學生能給國家的建設添磚加瓦的,我們作為老師的,也是真心的高興,自己的付出沒有白費。」校長也笑著說道。

「這樣吧,你們住在哪個招待所?是青城省駐漢辦的招待所嗎?我明天讓司機早上八點到招待所接你們,讓他直接帶你們去大學吧,這樣也方便一些,既不會耽誤你們的時間,也能讓妞妞在後天好好的過個生日,你們覺得呢?」周廣建看了羅主任和校長一眼,又進目光掃向了周普義和吳怡瓊。 吳怡瓊立刻就笑了起來:「那感情好!後天我正好不用值班,我來親自給妞妞下廚,過個生日,妞妞,你可別拒絕了哈,你看看,你校長他們都同意了。」

羅主任:「……」

校長:「……」

蘇瑾昱看著羅主任和校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下,隨即很乾脆的說到:「好,那就麻煩阿姨了。」

「哎喲!就喜歡這種不扭扭捏捏的姑娘!真聽話!」吳怡瓊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了一條縫了。

周浩軒淡定的瞟了一眼自家娘,他娘可真善變!

「媽,我下午請假。」周浩軒很直接的對吳怡瓊說到。

就算是他沒有說自己下午要去幹什麼,吳怡瓊就已經很明白了,自家兒子的尿性,當娘的還是知道那麼一星半點的:「行,反正我聽你老師都說過,就你那能力,今年就算是不去學校,直接參加高考也是可以的,要我說啊,你這幾天乾脆就別去學校了,小妞妞他們到京城來都是人生地不熟的,你陪著點兒,他們也可以少走點兒彎路,老周,你覺得咋樣?」

吳怡瓊說完,還是沒忘記問一下周廣建的看法。

周廣建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吳怡瓊說得還真不是假話,要不是當年因為他的原因,導致去年恢復高考的時候不能去考試,以浩軒的能力,去年肯定就考上了大學,也不至於這樣耽誤了這一學期的功夫。

周普義也表示了贊成。

羅主任和校長也毫不意外周浩軒的能力,畢竟,去年十二月份,秀水村參加了高考的孩子們能夠都考上大學,和這個孩子是有著莫大關聯的,能做到那種程度的人,自身的能力再怎麼差,都要比秀水村去年高考的那幫子孩子強。

蘇瑾昱:「……」

臨走的時候,吳怡瓊對周浩軒吩咐道:「這兩天要是妞妞不累的話,你就帶著她去逛逛,北海,頤和園,水碓子公園都可以去看看。」

周浩軒淡淡的看了他媽一眼,嗯了一聲后就走了。


周普義因為是中午的時候突然離開的,手頭上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完,就也趕著回去了。

看著一撥人離開的背影,周廣建少有的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看著吳怡瓊奇怪的問道:「你這態度……變得是不是太明顯了一點兒?」

「你知道個鬼!」吳怡瓊瞪了周廣建一眼,「難得看到浩軒是不對那姑娘板著臉的,再說了,知錯就改善莫大焉,我之前是錯怪那孩子了,現在知道這孩子的品性了,我還去找那孩子的茬?我吃飽了撐的吧?」


周廣建看著吳怡瓊的樣子,笑了笑。

以前的吳怡瓊,對人其實是沒有這麼重的防備之心的,她是個善良的女人,也是個有責任心的人,無論是誰,再有需要的時候,她不管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都會伸出援手。


只不過……這都被那一次的落魄給破壞掉了。

在那一次的落魄中,吳怡瓊跟著他,不僅僅沒有她曾經幫過的人能幫著說一句好話,在農場的時候,所遭遇到的那種對待,讓她差點兒沒有撐過去。

現如今只是多了一點兒的苛刻,已經算是很好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