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憂的對手是一名長相普通,身高與林越差不多的男子。男子在看向林越時,眼中流出一絲陰狠之色。眼角餘光迅速的看了一眼遠處的坐席上的一人。那人對着男子微微點頭,右手伸出做了一個下揮的動作。然後一臉冷笑的看着臺上的林越。

早在林越剛剛上臺的時候,便是釋放出了一絲精神力籠罩在臺上,男子的一舉一動都是絲毫不差的呈現在林越的腦海中,雖然他的動作幅度相當之小,但是林越卻是看的清清楚楚,當下心中便是斷定,此人定然是那孫慶一夥的,來對付自己的。


“開始。”藏長老的聲音緩緩落下,那男子身上瞬間爆發出一股驚天氣勢,林越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心中說道,

“九階王者!”

吳憂眉頭微皺,目光在觀衆席上微微掃視,最後視線定格在一名面帶微笑的男子身上。

順着那名男子的視線看去,赫然正是臺上的林越。

吳憂心中有些憤怒,寒聲道,“孫慶這個王八蛋。”

(第二更到。補覺去。) “是林越,他是林越!”座位席上一名男子突然指着林越驚呼道。

而隨着這人喊出後,場中頓時便是嘈雜了起來,一道道炙熱中帶着崇拜的目光紛紛的看向臺上的林越。

自從林越戰勝吳毅之後,便是聲名大噪、整個萬壽閣天地人三級的弟子都是知道萬壽閣突然的冒出來了這麼一個天賦堪比吳憂的天才少年。

但是還是有些人沒有見過那一場戰鬥,所以林越剛剛登上臺時並沒有引起什麼太大的轟動,但是那一場鬥戰,見證的人也是有近一半了,此時就算是林越想不承認都是難。

“他就是那個越級戰勝了吳毅的林越?看起來不是很大嗎。”

“我跟你說啊,那一場鬥戰我可是親眼所見的,就在所有人都以爲林越快要落敗的時候,吳毅卻是突然的跪在了地上,然後林越便是一根手指將那吳毅廢了。怎麼樣,厲害吧,你是沒有看見啊,那股氣勢,那利落的手段,嘖嘖。”

臺上的林越卻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剛剛他還說吳憂人氣旺了,現在卻是輪到自己了。臺下一雙雙火熱的眼睛全部的盯着自己,弄得林越都是有些不太自在。不過他卻是始終的分出一縷精神力在注視着對面的男子。

這場比賽對自己來說可是不能大意的,九階王者,比自己可是高上了整整三階之多。雖然戰勝了皇者的吳毅,但林越心中卻沒有一絲的驕傲,反而每場戰鬥都是重視對手,不論對方的實力強大與否。

而最重要的則是林越從這個男子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淡淡的殺意,雖然隱藏的很好,但是在林越強大的精神力下卻是如同透明的一般呈現在他的面前。

林越對着座位席上熱切的衆人笑了笑,然後目光轉向男子,盯視着他久久未動。

“想必你便是那孫慶派來的吧,還真是看的起我,九階王者。”林越含着笑意的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逼音成線對着男子說道。

男子身體微微一震,有些驚奇的看向林越,那眼中的神色彷彿是在說,你怎麼知道。

林越擡頭看了一眼人羣,目光迅速的落在了孫慶的身上。對着後者冷笑一聲後,又將目光轉了回來,看向對面的男子。

“不過,想要對付我,可得做好和吳毅一樣的下場。”林越冷笑一聲,臉色瞬間變得陰沉無比。

同時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從他的身上爆涌而出,一股股火紅色的靈力迅速涌出,在他的身體周圍不斷的流轉,衆人看見,都是一副驚歎表情。

男子反映也是極快,在林越氣勢剛剛爆發的時候,他的身體便是消失在了原地,林越眼瞳一縮,心中頓時生出一股危機感,腳底青光一閃,便是橫移出了一米。同時右手擡起,變掌爲拳對着那處空間一拳轟去。

“砰。”一聲悶響,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出現在了林越原本的位置上,迅速擡起拳頭轟出一擊,兩拳相碰,發出一聲悶響,林越後退兩步,而那男子則是後退了散步。首次交手,林越便是佔了一絲優勢。

男子穩住身形,看向林越,眼中流閃過一絲驚訝之色,他沒想到,自己居然在純粹的碰撞中略輸一分,不過一想到林越能夠戰勝吳毅,心中也是又提高了幾分警惕。

握着還有些痠痛的手掌,男子心中生起一絲憤怒,這可是在全部的萬壽閣弟子注視下與林越戰鬥,若是輸了的話,那他這臉面也就沒地方擱了。

“哼,果然有些本事。”男子說話間,雙手迅速合十,快速的變幻着手印,一股股靈力不斷的自體內涌出,匯向雙掌之間,

“煞魔印。”

男子一聲冷喝,右手捏出一個奇異的手印,對着林越閃電般的印出。一股強悍的能量波動也是自那煞魔印中散發而出。

煞魔印印出,這片空間都是有些虛幻了起來,一眼看去,感覺這煞魔印速度非常的緩慢,但是林越卻是知道,這些都是因爲那手印之中的能量,攪亂空間而造成的錯覺。

沒有絲毫猶豫的,林越迅速凝出天神印,金色的巨大手印瞬間在空中凝出,直接破開空間對着那煞魔印飛衝而去。

一黑一金,兩種截然不同的手印瞬間便是撞擊在了一起,

“噗,”天神印瞬間便是被煞魔印衝破,見狀,男子嘴角不禁流露出一絲冷笑,心中暗道,

“不過如此,”可是就在下一瞬間,他的臉色便是變了,變得極其的難看。

那被破開的天神印並沒有就此消失,而是化爲了點點碎金回到了林越的身前,而隨着林越再度結出的手印,那空中又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色手印,最重要的是,這個金色手印所散發出來的氣勢比之之前的那個強上了不止一倍。


“天神印,第二印。”金色手印突然散發出一股耀眼的金光,衝向那猶有餘威的煞魔印。耀眼金光瞬間便是將煞魔印吞噬了,而後威力不減的繼續印向男子。

男子此時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他沒想到自己的煞魔印竟是被林越的印法吞噬了,而且看那樣子竟是那麼的簡單。

要知道,印法武技可不比一般的武技,就算是在一般在普通的印法武技那也是能夠爆發出比之強上一階的武技威力。

而男子的這煞魔印雖然只是一般的二品印法,但是威力就算是一般的三品武技那都是能夠抗衡。可如今,呈現在他眼前的一切卻是讓他的內心頗受打擊。

若是按品階的話,煞魔印與林越的天神印第二印都是屬於二品印法,但是由於之前煞魔印已經被林越的第一印磨滅了一些威力,而林越這天神印又是屬於那種天賦技能,而且還是可以升位的天賦技能,每個人的天賦技能都是這個人最爲熟悉,也是最爲拿手的武技,就算是一次沒有修煉過,那也是可以釋放出天賦技能的全部威力。所以說,不管從哪方面相比,林越的天神印都是比男子的煞魔印要強。

天神印印向男子時,九階王者的氣勢瞬間從男子身上爆發而出,男子眼中閃過兩道精光,爆喝一聲,“霸拳。”

右手靈力盤繞,整條手臂都是散發着微弱的熒光,熒光閃爍間,一拳頭揮向了那聲勢浩大的天神印。

這霸拳也是男子的主要攻擊手段之一,乃是三品武技。

這一拳轟出,終於是抵擋住了那天神印。就在男子擡頭看向林越的時候,卻是突然的感覺到了一股壓力驟然襲來。

“咻、咻、咻。”

一道道勁風劃過空氣對着男子射來。男子大驚之下,擡起手臂抵擋,一層靈力立刻附在手臂之上。

“不和你玩了,我還有事。”男子擋住那幾道勁風后,身體都是被這股勁風中的強大沖擊力震得不斷向後退去。此時在聽見林越竟是對自己如此說話。心中怒火又是增添了幾分。

然而就在這時,他卻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驟然降臨,心中大駭之下,身體之上氣勢是暴漲,但是奈何那股威壓並不是來自於實力的壓制,而是精神上的壓制,在這股猶如浩瀚之海的精神力的壓制下,男子只感覺此時的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片樹葉,不斷的被捲動着。

“呵呵,既然來了,那就留點紀念吧。”林越燦爛的笑容在男子的眼中迅速的放大着。

此時男子心中懊悔不已,原本孫慶安排他對付林越,他也並沒有多在意,雖然說林越擊敗了吳毅,但是據他認爲,林越定然是使用了可以提升實力的祕技或是服用了高品靈丹之類的,但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從一開始就是自己大意了,是自己太過驕傲,被林越表面上的實力等級迷惑了。他想要開口認輸,但是卻驚駭的發現,自己的嘴巴此刻都是動不了了。

只能夠不斷的發出嗚嗚之聲。

林越走上前,一腳踩在男子的臉上,狠狠的對着地上踩去。眼中寒意涌動,接着林越緩緩伸出右手,對着男子虛空抓去。隨着林越手掌的握動間,一陣骨骼交錯之聲也是不斷的響起。

良久,林越收手而立,但是腳掌卻依然的踩在男子臉上,他擡頭看向座位席的上的一處,嘴角掀起一抹冷冷的弧度。而後迅速擡起腳掌,“砰!。”的一聲將男子踢得飛出了臺下。

此時的這半邊座位席上的弟子早已經驚呆了,從林越踩住男子的腦袋,到男子飛出場外,這一切不過短短的幾分鐘時間,但卻是發生瞭如此之多的事情。而衆人也是順着林越的目光看見那冷着一張臉的孫慶,頓時心中都是明白了一些。

這名男子,衆人也是知道的,名叫管木,乃是孫慶的朋友,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小弟更爲貼切一點,而林越此次這般的將灌木打成這樣,而且看林越的樣子明顯的是在挑釁孫慶,所謂打人不打臉,林越不僅是打了,而且還狠狠的踩在了腳下。衆人都是知道,兩人之間的仇今日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而林越的狠辣手段也是讓得衆人看的心中感到一陣熱血。

藏長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臺上,看着林越,注視了一會,然後說道,“下次注意點,下一輪…”

(第三更到。這一更可是三千多字哦,希望大家可以看的過癮!) 林越的這一場戰鬥簡直就是讓得衆人打開眼界,他們沒有想到越階戰鬥在林越的手中竟是像在欺負弱小一般,相比吳憂的速戰速決,衆人更加喜歡林越有點暴力的手段。

後面的戰鬥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的亮點,而皇者那邊的戰鬥則是早便結束了。

而無雲與李秋媛的結果則是有些出乎林越的意料,他沒有想到平時不怎麼修煉的李秋媛竟是能夠贏得這第一場,雖說他的對手與他的實力相差不多,但是林越卻是清楚的知道,李秋媛可是最近才突破的,而對方明顯是在這個境界穩固了相當之久的時間,可就是這樣卻還是被李秋媛打敗了。

至於無雲,卻是有些悲劇了,他不過一個兩階王者居然是讓他遇到了一個五階的王者,至結局不用說無雲定然是敗了。

在無雲輸了後,四人便是不在呆在這裏,準備前往乙十六大吃一頓。

一路上都是無雲在抱怨的聲音,“這次可算是倒黴到家了,我又沒有你們那麼變態的實力,遇到等級比我高的,就只有被打的份,TMD哪門子道理啊。”

無雲的話立刻引起了三人的笑聲,他們知道無雲是因爲對手實力的問題而感到一絲不公平,可是這抽籤就是這樣,哪裏會有什麼絕對的公平,人生也是如此,運氣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部分,不要去抱怨什麼不公平,因爲這個世界從來都不公平。

林越他們沒有注意到,就在他們的身後,正有着幾名男子跟在身後。

一路上,四人有說有笑,氣氛相當的愉快,突然,林越走動的腳步停了下來,他的臉色有些奇怪,眉宇之間透着一股憂慮。

三人見狀,趕緊走到他身旁,也就在三人轉身時,剛好看見了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幾名男子,吳憂眼神瞬間變冷,冷笑道,“呵呵,這麼巧,在這裏竟然能夠碰到孫慶師兄。”

沒錯,跟在幾人身後的正是孫慶等人,吳憂迅速的看了一眼,發現對方雖然只有兩人,但是卻都是兩階皇者的實力,要對付自己等人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不過吳憂心中早已經打定主意,若是孫慶真的想要對林越動手,那自己也定然要讓他留下一個永遠的疤痕。

“我要走了、”一直愣在原地的林越突然的說道,孫慶的突然出現彷彿並沒有放在他的眼裏一般。

而吳憂在聽見林越的話後,則是明顯的愣了愣,此時無雲正將李秋媛護在身後,一臉警惕神色的防着孫慶,在他心中,李秋媛就是他的弟妹,雖然兩人之間還沒有確定關係,但是在無雲的心中,兩人的事情那就是鐵板釘釘,鐵定的事情。

但是此刻在聽見林越的話後,不止吳憂冷了,一直緊繃着神經的無雲兩人都是懵了。

無雲一臉疑惑神色,問道,“什麼事情。”

而此刻那原本讓得幾人心神緊繃的孫慶兩人卻像是空氣一般的被忽略掉了、

林越右手伸出,掌心緩緩攤開,一顆乳白色的珠子慢慢的浮現在掌心,珠身白光閃耀,一股強大的氣勢隱隱有着破開的趨勢,但卻是被珠身周圍的白色光華所擋住。

“家師出事了。”林越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吳憂可以清楚的從他的語氣中聽到一絲着急。林越手掌一翻,白色珠子立刻消失不見。

“走,我帶你出去。”吳憂眼中光芒一閃,說道。

“那還磨蹭什麼,趕快的啊。”無雲在旁邊說道。

然而就在幾人剛剛擡起腳準備離開之時,一個有些憤怒的聲音卻是響起在幾人耳邊。

“哼,林越,打傷了我的人,就想這麼走了,你當我孫慶這麼好欺負。”

孫慶的話對此刻的幾人沒有絲毫的作用,林越幾人身形沒有絲毫的停頓的前進着。

“狂妄,”林越幾人的囂張舉動顯然是將孫慶激怒了,他怒喝一聲,身影立刻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林越的面前。

天革 ,威頓的,但是他這樣想,別人卻不是這樣想的,眼看孫慶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還不帶吳憂出口,林越的速度便是暴漲,衝向了孫慶,同時聲音也是傳出,“我沒時間與你糾纏。”

孫慶聞言,心中瞬間竄起一絲怒火,看着衝來的林越嘴角劃過一絲冷笑弧度,身上氣勢瞬間暴漲,一把黑鐵長槍瞬間出現在他手中。長槍對着地面狠狠一跺,地面頓時出現了一條條裂縫,然後孫慶雙手握槍,槍尖斜指衝來的林越,靈力在槍身之上快速盤旋,最後全部凝聚槍尖。

孫慶大喝一聲,“震!”然後雙手奮力將長槍對着林越揮出,一股強大的靈力匹練頓時涌出,猶如蛟龍一般的在半空中奔向林越。這片空間都是在孫慶的強猛氣勢下微微震盪着,兩階皇者的強大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而林越則像是沒有看見對方的攻擊一般,速度竟是又暴漲了幾分。


孫慶心中冷笑不已,林越這如同自殺的動作讓得他有些失望,本以爲對付這個小子還要多花上一番手腳,但是現在看來是沒有那個必要了。不過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毛頭小子而已,自己竟然親自出手,還真是看的其他了。

孫慶在心中這樣的想到。

此時的林越心中想的全部都是天寧,腦海中浮現出的也都是有關於天寧的畫面,雖然師徒兩人相處時間不長,但是對於林越來說天寧就是他的第二個父親。

而就在剛剛,他卻是突然的感覺到一絲不安,旋即,一顆傳輸石也是突然的自乾坤戒中脫離而出,散發這耀眼的白光,這枚傳輸石乃是林越出門時天寧交於他的,若是日後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的話,就捏碎傳輸石,然後他便是能夠感覺到他的方位,利用傳輸石立刻出現在他的身邊。

剛開始時,林越還笑說,給這個東西不如給些實在點的了,結果是被天寧來了一個全方位的肉體鍛鍊。美其名曰說是強身健體,日後好修煉一些等級高的武技。但其實就是報復。

一想到這些,林越的眼睛便是不禁有些溼潤了,同時他也注意到了眼前的孫慶所發出的攻擊。

他的心中早已經如同亂麻一般了,而偏偏在這種情況下還有着這個不長眼的孫慶擋在自己面前,林越決定不在隱藏實力了,就在自己走之前體吳憂幾人解決了這些麻煩吧。

“天神印,第一印,第二印,第三印。”沒有絲毫停頓的,林越雙手變換手印,不過短短眨眼家,三印便是迅速結出,在空中凝聚一個金色手印,對着那道靈力匹練迅速印去。林越也不去管那相撞的結果,雙手再度變換,身上氣息瞬間變得陰冷無比,正是寒冰陰煞之體。

腳底青光閃動,林越便是出現在了孫慶的身前,孫慶眼瞳微微收縮,右手迅速對着林越轟出一拳,然後身形快速飄退。

“烈火九擊。”後退的孫慶耳邊突然響起這麼一道聲音,擡頭看向自己一拳轟出的林越,卻是駭然的發現,那林越在自己的拳頭轟擊下竟是化爲了點點碎片消散在空氣中。

心中頓時生出一股危機感,長槍迅速擡起,頭也不回的對着自己的腦後戳去。但是就在自己長槍剛剛擡起時,卻是感覺到一直冰涼的手掌印在了自己的腰間。旋即一股炙熱的靈力卻是趕在了他的長槍之前涌入了他的身體。

孫慶心中大驚,身體一個飄轉,然後有迅速退後。林越的陰雲密佈的清秀臉龐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看見林越的右手此刻正是擡起的樣子,而他的嘴巴也是微微的蠕動了一下。

就在孫慶還在分辨着林越說的話的時候,一聲悶響卻是突然在他的身體中傳出,他旋即噴出一口鮮血。

緩緩擡起頭,眼神惡毒的盯着林越,一字一句的說道,“林越,今日我要殺了你。”孫慶與之前的吳毅一樣,因爲大意而遭受了林越的雷霆反擊。而此時他的腦海中也定然是被暴怒衝昏了頭腦,那也就意味着他即將落敗。

林越一擊得手,並沒有一絲的停頓,右手伸出,靈力瞬間爆涌而出,一道接一道的靈力匹練不斷射出,孫慶處於被動狀態,則是隻能抵擋,但是越抵擋孫慶就越是心驚,暗道,這小子的武技究竟是什麼品階的,這指勁竟是如此的凌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