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陽提議施展雷遁離開,明顯就是經驗不足

「那辦?現在四處一片黑暗,神識又難以穿透,我們都成睜眼瞎了」呂陽擔憂地說道

「這些魔氣很兇惡,又是值此大風之際,遮天蔽日,無窮無盡,的確有些難纏好在我鎮守蒼茫山已久,早就有了對付這種情況的經驗,你且只管跟緊我就是,注意不要飛得太高」呂宥冷哼一聲,對呂陽說道

兩人繼續往前飛去,度卻減慢許多下來,與此同時,運轉法力守護,不敢有絲毫大意

呂陽起先還嘗試著收取一些魔氣進入鼎中,但很快,他便這種做法有些愚蠢了,的確,自剛才想,空中魔氣濃厚百倍,隨手一撥,便能有大量魔氣進入鼎中,但這些魔氣來得也實在太容易了,催運原始元氣與其結合,消弭危險,立刻就要消耗數道

沒過一會兒,呂陽收取了三枚魔珠,立刻就,煉天鼎中元氣少了三百餘道,幾乎每煉製一枚魔珠,都要消耗一百道原始元氣

要,這些魔氣可是能夠侵襲大妖神志,使之轉化為妖魔的邪惡存在,而數只大妖,才堪堪提煉出足夠凝聚一枚魔珠的魔氣,所以,想要壓制其威力,不致四處散溢,至少也需要一百道元氣才行

起初呂陽慢慢收取魔氣,煉天鼎中也不斷產生原始元氣,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但在此刻,一口氣收取三枚,立刻就不對

「再這樣下去,只要收取百餘枚魔珠,煉天鼎中的原始元氣就要少一萬多道了」

「一下消耗就一萬多道,如何能夠堅持下去?」

呂陽唯有暗自苦笑,畢竟煉天鼎中的元氣也不是無窮無盡的,只是平常恢復遠比消耗要快而已

想到這裡,他果斷停止了收取魔氣,把節省下來的原始元氣煉作法力,全力護持自身,免得沾上這些魔氣

與此同時,天音仙子也被他召請出來仙子,現在小弟有難,還請你多加護持,若是有魔氣侵襲我神識,直接驅散就是了」

「好多的魔氣你們這是到了哪兒,難道闖進幽冥之域去了?」天音仙子冷不防被呂陽叫出,也不由得大吃一驚,神識感受到了遮天蔽日的魔氣,直懷疑他們闖進幽冥之域去了

「我們沒有闖進幽冥之域,不過看起來也差不了多少」呂陽連忙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

「原來是幽冥之風,這種災難,我以前也曾聽說過,就是一些仙人境界的天兵天將,遇到也不好對付,常常有仙庭遠征蠻荒異族,便是在這風災之中覆沒的,不過小友你不必擔心,這裡的魔氣雖然濃重,但卻不是最正宗的混沌魔氣,我的神通剛好能夠抵禦」

說著,她便開始彈琴清心仙曲,任勞任怨地為呂陽保駕護航

呂宥實力強橫,而呂陽也有天音仙子護持,一時之間倒也無憂,不過,隨著兩人往西飛行,所遇魔氣不僅沒有減弱,反而還越來越濃厚,即便是毫無經驗的呂陽,也察覺出一絲不對了

「我們的運氣真是太差了,這些魔氣,竟然是從外往裡吹的?」

蒼茫山附近,到處都有空間裂縫,而且時隱時現,行蹤不定,所以也沒有人能夠真正把握兩界通道所在,只它們是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現的,不過,一般的規律都是越往深處越密集,不但數量繁多,而且非常巨大,外圍僅有一些零星的細小裂縫而已

因為裂縫的這種分佈,蒼茫山一帶的妖魔也是由弱至強,由少至多,一層又一層地分佈,先是後天境界的通靈妖魔在外,緊接著,開始出現圓滿境妖魔,大圓滿妖魔,然後又是大妖,妖王,直至核心深處,化形七重以上的妖帝

若在平時,外圍不可能出現如此濃厚的魔氣,兩人通過也毫無危險,但在此刻,情況卻似乎變得不同,因為裂縫背後就是魔氣的源頭,雖然裂縫細小,但也架不住風急湍,源源不斷地把魔氣逼迫,短內,溢出的魔氣可與大山深處相提並論

凜冽的狂風呼嘯迎面刮來,帶著黑色巨龍般的魔氣肆虐天地,方圓數十丈內,就連神識都毫無用處了

呂陽彷彿又被打回了原形,回到先天下乘,沒有修鍊出龐大神識之時,再加上如今遮天蔽日的都是魔氣,到處伸手不見五指,幾乎連方向都無法辨認,不要說跟緊呂宥

雖然有天音仙子勉力維持,使他不致神識散亂,失去清醒,但卻也到了岌岌可危的時刻

「爺爺……」

突然之間,呂陽不遠處的呂宥身形一閃,瞬間就從感應中消失,不由得驚呼起來

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而且無法分辨方向,只要失去呂宥的蹤影,立刻就要迷失在漫天魔氣之中

呂陽當即加快向前,想要追上呂宥,但卻不料,一道狹長的裂縫,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身前

「呂陽」

呂宥也察覺到了呂陽的異動,一回頭,卻是驚訝地,一道空間裂縫竟然出現在身後,擋住了與呂陽之間的神識感應

他心中一沉,立刻就事情要糟,但卻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這道裂縫就彷彿黑暗之中的巨獸,猛地張開大口,把呂陽吞了進去

第320章幽冥之風

第320章幽冥之風 狄驚飛咆哮著,音波衝擊翻滾,龍槍仿若一枚流星,幾乎突破了速度的極限,刺向了唐崢的心臟。

秦嫣瞬移,出現在了唐崢身前,義無反顧地做他的肉盾,可惜這一擊龍槍,居然折線變向,愣是躲開了御姐,繼續射向既定目標。

「律令,黑洞吞噬!」

「律令,傷害豁免!」

唐崢伸出了黑色的右手,但是龍槍依舊一擊洞穿,毫無阻礙地上射向了他。

無法閃避,唐崢準備硬抗,甚至有了自爆的念頭,狄驚飛這種重量級人物,絕對不是簡單就可以殺死的。


「唐崢!」澹臺反應最快,乾坤宇宙鋒刺進大腿,燃燒生命力來釋放精神幻境,企圖干擾一下狄驚飛的攻擊,「陶然,逆轉命運!」

這種級別的戰鬥,他們幫不上忙,只有陶然的顫慄魔女,說不定可以讓因果稍稍修改。

顧雪琪射出的治癒鳳凰不等飛到唐崢身邊,就被能量波絞殺了,讓她第一次露出了無助的表情。

陶然知道自己是命運系和時間系,是這些人中唯一有可能幫上唐崢,於是她早就在絞盡腦汁的想辦法了。

一把扯掉眼罩時間女神的碎翼,黑長直的眼睛閃爍著晦暗的光芒,她拔出了老怪物讓麾下騎士帶給她的聖劍。

陶然的反應是慢了,但是好在特工的干擾,讓狄驚飛的出手慢了那麼零點幾秒,然後就是這點時間,讓唐崢逃過了一劫。

「時間洪流,命運逆轉!」

聖劍上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出現了細碎的裂紋。

龍槍在剛剛刺中了唐崢心臟的瞬間,走向了另一條時間的岔路,向旁邊劃開了。

龐大的能量衝擊,幾乎絞碎了唐崢的心臟。

如果換成普通英四階,還是會死,可是唐崢的身體不同,火種瘋狂的燃燒,提供能量,線粒體和病毒融合體激活細胞,讓它們頃刻間再生,擋住了龍槍能量的破壞。

轟,唐崢的右拳打在了狄驚飛的臉上,瞬間抹去了一塊,只露出皮肉和骨骼。

「為什麼你能躲開?」

狄驚飛滿臉震驚,剛才那一擊,是飽含了他所有底牌的一擊,是他最強的一擊,就算是面對著賓虛,他也有信心轟殺他,可是現在居然被唐崢躲過去了,這讓他士氣大減。

秦嫣強攻,想要把狄驚飛從唐崢身邊逼退。

因為大量消耗能量修補心臟,唐崢四肢出現了短暫的無力,反重力消失,他掉向了海水中。

好在狄驚飛的全力一擊失敗,也陷入了脫力中,再加上秦嫣諸人不要命的死纏爛打,讓他無法繼續攻擊了。

狄驚飛退後,重整攻勢。

「攔下他,爭取時間。」澹臺武裝地獄火,撲向了狄驚飛。

龐美琴更是快了一步,迅若流星的疾馳,浮遊炮圍攏飈射。

狄驚飛的眼睛中射出光束,甚至大手一揮,就會出現金色能量凝結的龍爪,輕易將浮遊炮擊毀。

「叔叔!」陸梵一臉焦急,飛在空中,熾熱星塵對準狄驚飛,不計損耗的掃射能量彈,進行彈幕壓制。

隨著戰鬥加劇,消耗過重,這些蒼蠅一樣的攻擊雖然殺不死狄驚飛,但是造成了一些麻煩,

尤其是景藍的死神,神出鬼沒,對精神和靈魂直接打擊,一般的防禦手段根本不管用。

白果從狄驚飛的影子中竄出,還沒攻擊,就被一拳打飛,穆念琪倒是暫時拖延了時間。

陶然噴出了一口鮮血,染紅了胸前,雙腿發軟,跪在了地上,臉色慘白的一塌糊塗。

宋心和顧雪琪趕緊為她治療。

「這就是團隊的力量?」看著這些雜魚爆發,援護唐崢,狄驚飛突然有了一些小羨慕,不過隨即就盯向了陶然。


「原來如此,命運系和時間系的雙重能力者,難怪能逆轉我的必殺一擊。」狄驚飛的龍槍打擊是可以壓制女王律令的,但是加上陶然的顫慄魔女,就會超過他。

「統統滾開!」狄驚飛身體一震,射出萬道金光,逼退了穆念琪諸人後,殺向了陶然。

這女人不死,會讓戰鬥纏鬥下去,狄驚飛就算再轟出大招,也會被攔下。

「帶她走!」澹臺和秦嫣攔截狄驚飛。

「這些傢伙,寧可自己死,也要幫助唐崢嗎?」狄驚飛看著戰錘隊爆發出的氣勢和意志,第一次佩服了,如果自己有這麼一群同伴,何愁滅不了賓虛,殺不死最終BOSS?

景藍眼前一花,就看到狄驚飛飛過,氣浪直接把她吹翻。

狄驚飛的尾巴毒勾刺向了陶然。

顧雪琪一把將陶然扯到身後,整個人身體一下子包裹在了火焰中,它們形成了一隻鳳凰,鳴叫著離體,撞向了狄驚飛。

「用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幫助唐崢拿下戰鬥。」顧雪琪提醒了陶然一句,準備赴死戰鬥了。

「雜魚滾開。」狄驚飛手上再次出現了龍槍,不過沒有附加法則,只是普通的刺擊。

鳳凰被龍槍捅穿,爆成了一團火星,不夠也讓它偏轉,沒有刺入顧雪琪的心臟。

唐崢利用時空之鑰,瞬移出現,右手打斷了龍槍,攻向狄驚飛。

「律令,傷害翻倍!」

唐崢沒在用目盲之類的效果,狄驚飛的龍獸就是他的眼睛,哪怕瞎了,也不影響行動。

「唐崢,我想到辦法了,你準備全力一擊吧!」澹臺回到了陶然身旁,通過心電感應,傳遞消息。

「律令,重力深淵全開,精神束縛全開!」


狄驚飛頓時感覺身體一滯,慢了下來。

「律令,上帝懲戒,百萬倍火力!」

「律令,吞噬萬物,湮滅之槍!」

儘管進入英五階,女王律令的反噬減弱,但是唐崢全力施展,內臟還是開始崩壞。

「律令,無法閃避!」

唐崢被金燦燦的光芒包裹,彷彿變成了上帝懲戒罪惡的長劍,射向狄驚飛,黑洞發威,也讓他蒙上了一層黑色。

「這麼卑微弱小的法則,也想殺我?給我破,九龍之體,堅不可摧!」

九頭龍獸咆哮著,浮現出來,纏繞在了狄驚飛身上,尤其是龍子霸下,無盡旋轉,把他整個人都防護了能量漩渦中。

「陶然,看你的了。」澹臺不懈地釋放精神幻境,提示黑長直。

「時間洪流,預言掌控!」

黑長直已經聽不到澹臺說話了,她的思維沉沒在了時間的洪流中,尋找那一瞬間的攻擊機會。

「看到了,就是這裡,因果斷裂,命運逆轉!」

陶然的眼睛散射著光芒,大量的鮮血涌了出來,染紅了好看的臉頰,她的身體因為時間侵蝕,開始被吞噬,像瓷娃娃一樣出現了裂痕。

宋心和顧雪琪全力為她治療,也吐血了。

轟,能量爆裂!

上帝懲戒和湮滅之槍的合體技,破開了九龍之體的防禦,直面狄驚飛。

面對著唐崢的這霸道一擊,狄驚飛原本是可以躲開的,但是在命中的剎那,他的思維恍惚了一下,原本要躲閃的腳步停住了。

滋,唐崢化身的懲戒之劍穿過了狄驚飛,受不住去勢,一頭扎進了海水中,炸出了百米高的水柱。

「怎麼……可能?」狄驚飛低頭,看到身體從腰部裂開,被斬成了兩段,如果單是這種傷勢,他還可以復原,但是在能量的沖刷下,從細胞內部,已經開始崩壞,而且很多部位已經被黑洞吞噬掉了。

「我……不……甘心呀!」狄驚飛在沙啞的嘶吼中,煙消雲散,粉碎成了粒子狀態。

秦嫣把唐崢從海水中撈了上來,看著他傷痕纍纍,心疼的要命。

「先救他吧,我沒事。」陶然掙扎著,只有手指能動,要不是時間女神的碎翼和聖劍在發揮威力,使出這種力量,她早死了。

「我來照顧,你去負責唐崢。」顧雪琪知道宋心喜歡唐崢,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她。

偌大的游輪在大海上顛簸,烏雲未散,暴雨傾城!

要不是金髮女郎指揮著部下全力搶險,這艘船早沉到海底去養水草了,不過即便如此,也沒有辦法完全修補了。

「我給你們留了一艘救生船,自力更生去吧!」女郎要不是擔心木馬責難,早丟下這些人逃了。

「你們也是人類?」澹臺疑惑地打量著金髮女郎,想打聽一些情報。

「恭喜戰錘隊擊敗龍王團,完成試煉任務,現在開啟傳送門,請進入星艦!」

木馬通告說完,一道白色的光柱從天而降,展開,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門扉。

「全頻通告,戰錘隊擊敗第二支種子團隊!」

散落在各個主題世界中的團隊聽到這個消息,頓時目瞪口呆。

「戰錘隊有這麼強?連續戰翻兩支種子團?」

「天龍王也被殺了?看來唐崢成為新晉的種子了。」

「成為種子有什麼用?死了一切都沒了,不過看樣子,他們十有八九會通關了。」



各個團隊都轉悠著不同的想法,有點想要避開戰錘隊,有的則是覺得他們經過了連場苦戰,肯定實力大損,不如趁機漁翁得利。

「星艦?難道這就是最後的關卡?」澹臺扶起了唐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