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

又是一聲骨骼的摩擦聲。

這一回,腦袋的方向,被放正了。

唐淵站起身,「即使被斬掉了頭顱,也依然可以存活嗎?」

他還是第1次對付這種有著不死之身的惡靈。

對方厲害倒是不厲害,就是能力有些噁心。

不過,如果長時間自己沒有想到解決她的辦法,那麼隨著自己體力的耗盡,自己也會終將走向死亡。

他的腦海中閃過那雙紅鞋子的影像,會是那個么?他不禁想著。

可惜時間上還來不及他細想,他就看到那惡靈又撲了過來。

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迎了上去。

————————–

黑夜,一道身影從空中輕盈的落在,某個小巷子當中。

逆髮結羅挽了下被夜風吹散的髮絲。

她的目光四處的掃視著這個小巷。

「主人最後和自己通話的位置,的確就是在這裡沒錯。

但是,現在的主人,又在什麼地方?」

逆髮結羅雙手叉腰,她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一身學生妹的裝扮,很是有一種青春靚麗的氣息。

她抬腳慢慢的在這個小巷中,走來走去。

她能清楚地感受到。

這個小巷中瀰漫著自己主人的氣息,以及某個未知惡靈的氣息。

她只是遵循著這種本能,來到了氣息最濃郁的地方。

這也是唐淵最後消失的地方。

逆髮結羅站在這裡,她將妖氣注入雙眼,仔細點探測著這一塊區域。

她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本土生靈,在她那個世界,巫女、妖怪、仙人、神明,各種術法和寶物層出不窮。

雖然她本身並非是什麼大妖怪,也不會什麼術法,但在見識上,也可以稱的上是一種見多識廣了。

她很快有了辦法。

她蹲一下身,將妖力附在手上,通過和地面的接觸,將妖力一點一點的侵蝕著這周圍的空間。

不管對方的能力是什麼,只要是和自己的妖力相碰,激起對方力量的本能反應,那麼自己就可以順藤摸瓜,根據對方的反應來制定出相應的對策。

綠色的妖力光芒在小巷中亮起,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這是什麼?

逆髮結羅驚疑一聲。

一雙紅色的高跟鞋正靜悄悄的,出現在了眼前的這片空地上。

———————

彭!

唐淵再次將她抽飛。

他這一次也不等她起身,就用左手化為觸鬚,緊鎖住她的四肢。

「打鬥簡直就是,沒完沒了啊。」

唐淵有些厭煩,在這期間他已經試過了各種方法,腰斬、切斷四肢、身體分割,即使是將她的腦袋整個剁碎,也無法將對方給徹底的殺死。

她花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快速的恢復起來。

而自己的體力並非無限。

再這樣下去,自己會被這惡靈一點點的耗死在這裡。 胡天搖了搖頭,說道:「宋爺爺,抱歉,我是不會放下芊芊的,我今天一定要帶走她!」

「你,你敢!」宋德勝生氣的把手上的拐杖往地上砸了一下。

「對不起。」胡天神色有些複雜的說道。

說完后,胡天就抱着宋芊往外面走去。

這個時候,宋德勝氣的身子都顫抖了起來。

他趕緊對門口的保鏢說道:「給我攔住他!」

外面的一眾大佬。全都露出了驚訝和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些人都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小夥子,竟然敢當着宋德勝的面,把他的孫女給帶走。

他這是要幹嘛?

反了嗎?

宋德勝請過來的保鏢,立馬里三層外三層的把胡天給圍了起來。

洛珠珠也看到了,胡天竟然要抱着宋芊離開。

她臉色很難看的說道:「胡天,你,你瘋了嗎?」

「你們就當我瘋了吧。」胡天有些悲傷的說道。

「胡天,你今天要是敢把芊芊帶走,那你就是我宋德勝的仇人!」

宋德勝在暴怒的邊緣,他語氣都忍不住的有些顫抖了。

胡天看了一眼宋德勝,然後淡淡的說道:「宋爺爺,我知道你難以接受,但你以後會原諒我的。」

「做夢!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宋德勝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攔住他!」

聽到宋德勝這麼說,這些保鏢頓時一涌而上,想要從胡天手裏搶人了。

但事與願違的是!

他們都還沒有碰到胡天,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

而後摔在了不遠處的牆壁上,然後摔在了地上。

只是短短的一個照面,這些保鏢就被胡天給收拾了。

站在一旁的一眾大佬,看到胡天竟然這麼厲害,他們心裏不禁有些感嘆了。

「怪物!這傢伙絕對是怪物!」

「他不是怪物,他應該是很厲害的武學高手!」

「沒錯啊,不然無法解釋,他一個人能打這麼多訓練有素的保鏢!」

而宋德勝氣的快要呼吸不暢了。

他咬牙切齒的對胡天罵道:「胡天你這個王八蛋,虧芊芊那麼愛你,現在她死了你都不讓她安寧,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宋爺爺,我會救活她的。」胡天忍住悲傷,淡淡的說道。

「你在放什麼狗屁,人都死了還怎麼救,給我把人放下!」宋德勝怒不可遏的說道。

「我會想辦法的。」胡天說道。

「說你媽!」宋德勝忍不住的爆粗口了。

他對地上的保鏢罵道:「你們是廢物嗎?給我起來去揍他!」

但是地上的保鏢全都受傷了,壓根就沒有力氣再爬起來了。

「胡天,你給我把芊芊放下……」

宋德勝氣的一口氣順不上來,整個人往地上倒去。

旁邊的洛珠珠趕緊上去扶住了他,然後對胡天說道:「胡天,你要走就快點走。」

聽到洛珠珠這麼說,胡天才意識過來,他現在的當務之急就趕緊帶宋芊走。

於是胡天點了點頭,然後抱着宋芊離開了。

等胡天走了后,洛珠珠對旁邊的人喊道:「快送宋老去搶救!」

…………

胡天抱着宋芊離開了醫院,然後直接飛回了胡家村。

其實胡天的心裏,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五彩仙子。

她是真正的仙人,應該有辦法救宋芊的。

胡天抱着宋芊走到了胡家村的河邊,然後跳進了水裏。

河水裏並沒有什麼不同,就跟普通的河底差不多。

胡天心急如焚,心裏默念著五彩仙子,然後在河底尋找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胡天的眼前就模糊了,然後前面出現了一絲的光亮。

於是胡天抱着宋芊,往這個光亮的地方走去。

很快,胡天就抱着宋芊進入了五彩仙子所在的那個空間。

其實胡天也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這麼做,看看能不能找到五彩仙子。

畢竟胡天之前,從來沒有這麼試過。

沒想到,真的進來了。

五彩仙子正在花園裏的花兒澆水,胡天抱着宋芊走過去。

「仙女姐姐,救命!」胡天有些焦急的說道。

但是五彩仙子並沒有理會胡天,而是自顧自的在澆水。

胡天急的滿頭大汗,於是走去站在了五彩仙子的面前,「仙女姐姐。」

「你擋着我了,讓開。」

五彩仙子那淡淡的聲音響起,帶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味道。

胡天聽到五彩仙子的聲音后,感覺整個人的浮躁消失了,只剩下平靜。

這個時候,胡天抱着宋芊,整個人呆在了原地,就這麼看着五彩仙子給花兒澆水。

過了一會兒,五彩仙子才給地上的花兒澆完水。

她對胡天甜甜一笑,說道:「把她放到我床上去吧。」

「好,好。」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抱着宋芊到了旁邊的小屋子裏。

把宋芊放在了五彩仙子的玉床上后,胡天說道:「仙女姐姐,你一定要救救她呀!」

出人意料的是,五彩仙子搖了搖頭。

她說道:「胡天,不好意思啊,我也無能為力的。」

「什麼?你可是真正的仙子呀,你一定有辦法救活她的。」胡天有些激動的說道。

「生老病死本是世界的規律,我雖然是仙人,但也不能破壞的規矩的。」五彩仙子有些無奈的說道。

「她不是生老病死,她是出意外身亡的。」

胡天有些瘋狂的說道:「一定有辦法,一定有辦法的。」

「胡天,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跟你說。」五彩仙子淡淡的說道。

說着,五彩仙子就給胡天輸了一道仙氣。

這個時候,胡天原本躁動的心情頓時平靜了下來。

五彩仙子看着胡天的眼睛,說道:「你真的想救活她嗎?」

「是的,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我也要救她!」胡天趕緊點了點頭說道。

「實話跟你說吧,我這裏沒有辦法救她。」五彩仙子有些無奈的說道:「不過如果你真的相救她,那就先把她放在我這裏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