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想了想,找來蘭斯特商議,「我準備從法國進口幾集裝箱紅酒,走正常報關手續,那些古董油畫放在貨物中間,等東西到了紐約海關就好解決了。」

「是個不錯的主意。」蘭斯特點頭道。

哈迪又派了一批人過去,在波爾多大肆採購紅酒,花了40多萬美金,一共弄了5個集裝箱,這些紅酒全部走正規手續,在碼頭上,維克多出面給海關人員送了些好處,這些集裝箱只簡單進行了一下抽樣檢測就過了關。

一周后,集裝箱貨輪順利抵達紐約港,哈迪提前給老教父打去電話,讓他幫忙疏通。

老教父不虧人脈寬廣,只是一個電話就搞定了紐約海關,那5集裝箱紅酒順利離開碼頭,一路送往洛杉磯。

幾天後,

集裝箱直接送到hd安保公司,亨利他們也從法國回來了,把這批古董藝術品全部搬到哈迪的藏寶庫去,原本還有些空蕩的藏寶庫,有了這批寶物,一下子顯得豐滿起來。

古董四百多件。

古書一千多冊。

集郵冊珍惜郵票十幾本。

雕像十七座。

素描本幾十套,油畫四百多幅,其中最珍貴的有莫奈、高更、米勒、雷諾阿、畢加索、夏加爾等大師的作品。

哈迪看著這些寶物,雖然不知道具體價格,可也知道這批寶物絕對價值不菲。

以後,

這些都是自己的財富。

事情圓滿解決,哈迪也沒有吝嗇,拿出大筆現金獎勵參與這次行動的所有手下,這些傢伙拿到豐厚的獎金,一個個喜笑顏開。

維克多滿是忐忑的站在哈迪面前,他不知道接下來哈迪會如何處置自己。

「哈迪先生,我~~」

哈迪抬手阻止維克多說下去。

「這次事情,亨利說你幫了很大的忙,算是有功勞,可以抵消你之前的錯誤。」

維克多聽哈迪這樣說,原本忐忑的心放下一半,知道自己或許不用死了。

「謝謝哈迪先生,以後我再也不敢了。」維克多不停感謝道。

「我有一個提議,你也算個人才,以後願不願意在我手下做事,如果你選擇跟我,這次事情的獎金你也會有一份。」哈迪道。

維克多眨眨眼。

「那我如果不加入呢?」

哈迪淡淡一笑,「那也無所謂,這次的事情,你也知道比較隱秘,絕對不能傳出去,所以你必須保證絕不外傳。」

維克多喉頭動了動。

他混跡社會這麼多年,知道哈迪這幾句話的分量,或許他現在會放了自己,可是如果明天覺得自己是個不安定因素,可能就會派人殺了自己。

只有死人才會真正保守秘密。

自己成為他的手下,他才會放心自己。

就像他的手下亨利那些人一樣。

其實想想。

哈迪先生如此年輕,卻如此有實力,這次貨物通過紐約海關,簡直不要太輕鬆,海關人員只看了一眼單據就揮手放行,說明哈迪先生不止在洛杉磯、邁阿密有關係,在紐約大都會也有很強的實力。

他以前一直是個跑單幫的騙子,最多算是三流貨色,哈迪先生能收留他維克多其實感到很榮幸。

一個是好老大,有錢賺。

一個是死。

傻子都知道如何選擇。

「哈迪先生,我願意跟隨您。」維克多深深鞠躬說道。

哈迪笑了笑,把一沓錢丟到維克多面前,「這是你的,這次事情的獎金。」

維克多高興的把錢拿在手裡,他是老手,隨便捏一捏就知道這筆錢足足有5000美元。

好大的手筆。

這樣的老大誰不願意跟隨。

哈迪回到自己辦公室,簡單盤算了一下這次的收穫。

獲得了價值二百萬左右的珠寶。

兩個酒庄,一個在納帕河谷,佔地300多英畝,一個在法國波爾多,佔地100多英畝。

還有一批德國納碎古董藝術品藏寶,其中有不少真正的藝術大師作品,這些油畫放在21世紀,隨便一副都能賣到幾千萬甚至上億。

這次收穫簡直太大了。

他要感謝那個叫德布蘭德·希爾的人,給他積攢了很多財富。

什麼,

你問那個德布蘭德·希爾最後如何了,此人不知所蹤,從法國逃走後,這個人其實就已經消失在世界上了。

7017k 「怕什麼。」秋容拍了拍秋水的肩膀說道:「如今我們的王妃這麼厲害,還怕會被他們欺負去了么?走,去看看他們有多大的膽子敢在王妃的面前撒野。」

顧知鳶看了一眼秋容,快步的往外面走去。

剛剛走到花園裏面便碰上了浩浩蕩蕩的一群人,為首的是顧國昌和顧沐雪,他們的身邊跟着一個身穿着道袍,手中握著佛塵的道人,道人留着八字鬍,一雙眼睛呈倒三角形,一副賊眉鼠眼的模樣,一看就是個江湖騙子。

他的身旁還跟着一個童子模樣的少年,少年的手中舉著一面旗幟,旗幟上面畫着八卦陣。

「三妹妹。」看到顧知鳶,顧沐雪一臉擔憂的說道:「你沒事吧,你別害怕,我們是來幫助你的。」

話是這樣說的,但是她眼神之中的笑容是藏不住的,大有一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顧知鳶冷笑了一聲,背着手看着顧沐雪:「哦?是么?怎麼一個幫助法?」

「這位是通天大師,他法術高強,一定能將你身上的狐妖給剝離下來,你就不用受苦了。」顧沐雪指著所為的通天大師說道。

通天大師也擺出了一幅十分厲害的模樣,眼神之中帶着絲絲的驚訝看着顧知鳶說道:「呀,大膽狐妖,還不快快現身出來,休要在禍害別人了。」

「這件事,爹爹也同意?」

「爹爹也是為你好啊!」顧國昌說的冠冕堂皇。

「爹爹是怕我被王爺休了,丟了臉面吧?」

顧國昌一聽,眼中浮現了一抹冷意。

已經有人開始圍觀了,顧國昌只想着速戰速決。

他目光如同寒冰一般盯着顧知鳶:「大膽妖孽,敢口出妄言,一看就不是老夫的女兒,還不快快顯出原形。」

為了這個狐妖,把他們一家都害慘了,今日一定要除去狐妖才是。

「通天大師,如何才能將這個狐妖消滅。」顧沐雪故作害怕的往後面退了一下,一臉驚恐的說道:「再這樣下去,整個京城都要陷入混亂之中了。」

「小姐別怕。」通天大師摸了摸自己的小鬍子,冷笑了一聲說道:「你放心,只要將我與她關在一個房間裏面,我在裏面布下陣法,一定能逼她顯出原形,然後消滅她。」

顧知鳶一聽,覺得好笑極了,他們是智障么?當着狐妖的面說怎麼消滅自己,但狐妖傻,還是他們腦殼有問題。

「太好了。」

「狐妖終於要被消滅了,這樣一來,府中終於要太平了。」

「再也不用提心弔膽的過日子了。」

一旁看熱鬧的丫鬟,也十分支持顧沐雪和道士,討論聲全部偏向了顧沐雪和通天大師,讓二人的氣勢大漲。

「狐妖,乖乖受死吧。」

顧沐雪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她的眼睛裏面劃過一絲毒辣,不管是狐妖也好,還是顧知鳶也好,今日都是死路一條,絕對不讓她有活着的機會!

「狐妖,乖乖聽話,本座留你一個全屍。」通天大師揚起桃木劍指著顧知鳶,大喝了一聲。「我在這裏迷了路,想問問前面這公交車去哪兒?」

「不知道,我勸你最好不要上車。」女高中生眼神一撇,似乎知道什麼。

「那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不能上車?」我正準備問。

「你煩不煩啊。」女高中生翻了一個白眼,隨後從包里拿出了一張車票,然後準備上車。

我準備跟上。

卻見司機的目光冷冷從車內瞥了一眼,他裸露在月光下的臉非常詭異。

啪啦一聲。

這時候女高中生已經投了車票,隨便找了靠窗的位置,便坐了下來,同樣是有月光那一排座……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八十二章不怕死的劫犯 第二天一大早,玉仲白回來了。

玉仲白已經有將近半年沒有來過天鼎城了,但對於玉仲白這一次的久出遲歸,即便是玉晴兒也沒有太多的怨言——如果玉仲白是沉浸在藍電霸王宗的溫柔鄉里無法自拔,忘了她們天鼎城這對母女,那今天玉仲白怕是連門都進不去,可這一次,玉仲白可真是正經事兒!

早在半年前,玉仲白便已經是八十九級的魂斗羅,這半年,他正是去突破九十級大境了!

此時歸來,便是封號斗羅!

該說不說,修鍊真的是一件很唯心的事情,尤其是隨着境界的提升,對於修鍊者的心境要求也會愈發嚴苛。

尤其是修為在魂聖以上的魂師,若是心念不通達,即便天賦再怎麼不凡,修鍊起來也往往事倍功半,一兩年不得寸進都是常有的事情。

反之,若是心念通達,修鍊起來便可一日千里!

就像玉仲白一樣,三年前,玉仲白不過八十四級的魂斗羅而已,卻能夠在三年之間連破六個小境界,除了玉仲白本身的天賦之外,玉晴兒和雲錚也有不小的功勞。

值得一提的是,當今大陸上公認最年輕的封號斗羅,是已經消失了九年之久的唐昊,四十四歲突破的封號斗羅,前無古人!

而玉仲白也不差,今年玉仲白正好五十歲,比唐昊成就封號斗羅的時間點只晚了六年,在大陸上也算得上是屈指可數的天驕人物之一了,至少在這個時代,能和玉仲白比較的,估計也就只有比比東和唐昊那麼一小撮人物了。

修為的突破,帶來的自然是玉仲白在藍電霸王宗地位的水漲船高。

幾年前玉仲白在宗族裏的話語權還不算重,畢竟是宗族,即便是魂斗羅,在那些宗族長老面前,也沒有多少自由,他們仗着孝道的禮法以及虛長的年歲,打着為了宗族好的名頭,不知道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

當初的玉仲白也是如此!

玉仲白很少和雲錚說起藍電霸王宗的事情,玉晴兒也對當初在藍電霸王宗的生活三緘其口,但三年下來,雲錚還是從隻言片語之間,得知了一些玉晴兒和玉仲白的過去。

和雲錚一開始的猜想不一樣,玉仲白並不是什麼海王渣男,恰恰相反,他還是個十分痴情的人。

大概在十幾年前,玉仲白與玉晴兒的母親相識相戀,並在九年前生下了玉晴兒,這本可以一段佳話,但奈何玉仲白是藍電霸王宗的宗主之子,更是藍電霸王宗的門面之一,而那時的玉晴兒母親卻只是一個普通的輔助系魂尊,要實力沒實力,要身份沒身份,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註定會是一場悲劇。

玉晴兒出生之後,玉仲白當然帶着她們母女去見了自己父親,而這,也正是悲劇的開始。

藍電霸王宗骨子裏的傲慢讓他們無法接受讓一個幾乎一無是處的女人做他們藍電霸王宗的兒媳!

上行下效,上層的不待見,自然會讓下面的人效仿,連帶着整個藍電霸王宗都對玉晴兒母女產生了意見。

尤其是藍電霸王宗的孩子們——小孩子的行為,往往會向家中的長輩靠攏,並以更加誇張的形式展現出來。

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討厭玉晴兒,只知道自家的父母都不喜歡玉晴兒,他們也就有樣學樣,刻意的孤立玉晴兒,視玉晴兒為異類,甚至有直接以「雜種」稱呼玉晴兒的。

不過那時候的玉仲白好歹也是藍電霸王宗最負盛名的天驕,實力也已經迫近魂斗羅,族人們最多就是嘴上過過癮,實際的行動卻是一個都不敢做。

但在玉晴兒四歲的時候,天終究還是塌了!

武魂殿的蠢蠢欲動以及於昊天宗的退隱,讓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宗感受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危險,面對武魂殿的威脅,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宗不約而同的選擇向彼此靠攏,希望結盟。

聰明人都會這麼選擇,兩個傳承了數千年之久的大宗族自然不會不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

而對於兩大宗門而言,最令人信服、付出代價最小的結盟方式,自然就是聯姻了!

犧牲兩個人的幸福,換取兩個宗門的利益,這麼划算的買賣,誰能拒絕的了!?

七寶琉璃宗要嫁女,藍電霸王宗要娶親,女方乃是當今七寶琉璃宗宗主之姐,實打實的寧氏嫡系,身份地位都毋庸置疑,藍電霸王宗這邊自然也要拿出誠意,人家嫁出了宗主姐姐,自己這邊自然要安排一個拿得出手的人物娶親。

而這個人,便是玉仲白!

其他人,要麼年齡不合適,要麼實力不行,要麼身份不行,只有玉仲白剛好四十多歲,以他的修為,四十多歲並不算年長,又是宗主之子,完美的符合了這三項條件!

誠然,藍電霸王宗宗主是有三個兒子的,玉仲白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

但玉仲白的哥哥可是代理宗主,身份敏感——藍電霸王宗是想和七寶琉璃宗結盟,可不想讓七寶琉璃宗影響到宗族內的核心!

至於玉仲白的弟弟。。。

玉仲白只有一個被趕出藍電霸王宗的弟弟,名叫玉小剛。。。

若是那時候將大師找回來,迎娶七寶琉璃宗宗主的姐姐,多少有些不尊重人了。

故此,這個新郎官,就只能是玉仲白了!

至於玉仲白與玉晴兒母親的愛情,又有誰會理會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