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好久不見!”

……

“好啊,我馬上過來。”

“小塵,我們去小河酒吧,卡米爾和芷欣在等我呢。”胡秀秀掛了電話,笑着對我道。

“她們找你有什麼事啊?”

“也沒什麼事兒,只是那天喝酒之後,大家沒有再見面,就約着見過面唄。”

“好吧。”我真的很無奈,心裏不由暗暗怪責卡米爾,沒事兒找胡秀秀幹嘛。我也想不到上次喝酒之後,她們還互相留了電話號碼。

走進小河酒吧,看到芷欣正靠在吧檯邊上,一幅無所事事的樣子。回頭見到我們,俏臉上充滿笑意,迎了上來,一把拉住胡秀秀,道:“秀秀姐,哇,你終於有時間出來了。”接着又衝我做個鬼臉,道:“小塵,秀秀姐現在是我的了,你只能退讓了,知道不了?”

“這些天太忙了,沒有時間出來玩兒。”胡秀秀拉着芷欣的手,關愛地問道:“芷欣,你還好吧?你不是開學了嗎?”

“是啊,明天課被調了,所以我就來這裏玩一下。”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爲你要逃課呢。”

“纔不會呢。”芷欣笑了笑,道:“秀秀姐,我還沒有吃飯,你陪我一起去吃點兒東西,好嗎?”

“我們剛吃過,那裏還吃得下去?”

“沒關係,我們就陪芷欣一起去,吃不下,也陪着她嘛。”胡秀秀對芷欣特別地縱容,不但答應了,還給出了一個理由。

“還是秀秀姐好,那我們走吧。”芷欣嬌笑着,拉着胡秀秀就走。 乾坤隕帝 ,自顧自地跟在後面。芷欣將我們帶入一個路邊大排檔裏,找了空桌位坐下。芷欣笑問我們吃點兒什麼,我跟胡秀秀哪裏還吃得下去,均搖頭表示吃不下了。芷欣白了我們一眼,自己點了兩個小菜。

“芷欣,你看你那麼瘦,吃點兒有營養的嘛!”

“秀秀姐,我要保持好身材,跟你搶小塵。”

“好啊,小丫頭,就動春心啦?”

兩人一邊說着,一邊互相撓癢,鬧成一團。我是躺着中槍,倒成爲兩個打趣的對象了。

“好姐姐,我開玩笑的,你饒了我這次了。”

“你這個壞丫頭!”以胡秀秀笑着捏了一下芷欣的臉,結束一輪笑鬧。

對於我來說,在我心裏她倆一個是愛人,一個是妹妹,打打鬧鬧,不予理會纔是最正確的做法,免得戰火燒到我的身上。看着她們倆打鬧,我笑着爲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氣喝了下去。

“雪裏看花,燈下看美人,如此美景,你只一杯白水,多破壞意境?你應該浮一大白,纔不負如斯美景,不是嗎?”一個悅耳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回頭一看,一個穿着綠白相間連衣裙的清秀女孩笑嘻嘻地站在我的身後,手中拿着兩瓶啤酒,從着裝來看,這個女孩兒應該一個推銷啤酒的小妹兒。看了看這個啤酒小妹兒,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啤酒。

“怎麼,我還是挺好看的吧?”啤酒小妹兒嘻嘻一笑,自信甩頭彈開劉海,道:“想多看我也可以啊,那就陪我喝酒唄。”

看到啤酒小妹兒跟我搭訕,芷欣與胡秀秀停止了打鬧。接着聽到了啤酒小妹兒挑逗的言語,頓時兩雙美眸帶着絲絲敵意投向了啤酒妹,氣氛馬上尷尬了起來。

“對不起,我不喝酒。謝謝!”我連忙對啤酒妹一笑,禮貌性的拒絕道。

“怎麼,身邊有佳人,就要遺世而獨立?裝的還是真心的?”啤酒小妹兒嘲弄地對我一笑,轉頭對芷欣與胡秀秀道:“兩位妹妹,可有膽量喝一杯麼?”

“喝就喝唄,誰怕誰啊!”芷欣本來看啤酒小妹就不爽,言語如何能夠弱了氣勢?馬上答應了啤酒小妹兒的挑戰,伸手就要去接啤酒小妹兒遞給來的酒瓶。

“芷欣,不要喝酒,喝醉了太難受了。”

“女人不喝醉,男人沒機會嘛。”啤酒小妹兒輕浮地一笑道。

我伸手擋住芷欣去拿酒瓶的手,淡然地道:“芷欣,不准你喝酒。沒有任何理由,就是不許。”

“小塵,我……”看到我嚴肅的表情,芷欣只得收回了手。


“芷欣,如果在社會上,被別人言語一激,你就要穿入別人的圈套,那會死的很慘。我們不能被別人的言語所掌控,需要聽從自己心底的意識,拒絕並不丟人。”


“喲,不就是喝個酒嘛,還理由一套一套的。”

“喝酒簡單,做人的道理更深刻。”

“大哥,了不起啊。年紀輕輕就能做到不惑於心,小妹佩服。不知怎麼稱呼呢?”看樣子啤酒小妹兒並沒有放棄,而且改變了策略。

“對不起,我真不需要酒,不能支持你的生意。”我淡淡一笑,平靜地道:“至於我的名字,萍水相逢,更是無所謂。”

“一個大男人,對我一個小女子還這麼嚴陣以待?哦,我明白了,是害怕身邊的這兩個小妹妹吃醋。我說的對吧,兩位小妹妹?”說不動我,啤酒小妹兒又把矛頭瞄準了胡秀秀與芷欣。

“小妹兒,你糾纏在我們這裏浪費精力,還不如去別的桌位,說不定還能多賣幾瓶啤酒,不是嗎?”

啤酒小妹兒被我說中心事,臉上顏色微微一變。正待回言反擊時,隔着幾個桌位的地方傳來“啪”地一聲,啤酒瓶摔在地上粉碎的聲音。只見一個酒桌上的大漢站起來,指着旁邊一桌人吼道:“你太他媽算什麼東西?”

旁邊那桌的一個男子也不甘示弱地站了起來,大聲道:“你他媽的算那根蔥,老子又不怕你,你叫個鳥啊?”

這個男子話剛一落音,旁邊桌位的男人刷刷站起來幾位。這個男子的桌位坐的男人也呼啦啦地站起來了幾位,雙方互相指責,罵做一團,情形緊張了起來。

啤酒小妹兒停止了與我們的糾纏,眼睛朝聲響處望過去,臉色陰暗不定。事實上不單單是啤酒小妹兒被吵架聲吸引,而是所有吃飯的人都被影響到了,衆人齊刷刷地朝發聲處看了過去,當然也包括我、胡秀秀與芷欣三人。

看到這兩桌的架勢,臨桌的人員紛紛讓開,害怕打起來殃及池魚。還有隔得較遠的人,臉上也都出現興奮與惶惑的神色,看樣子準備情形不對就要閃人。

大排檔老闆聞聲跑了出來,看到兩桌的情況,連忙走上前去,掏出煙來,大聲道:“大家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來,來,先抽一支菸,消消氣。”

“老闆,不關你的事兒,你站到一邊去。”摔瓶子大漢指着大排檔老闆大聲嚷道。

大排檔老闆心裏一萬個槽點,你們不在我這裏鬧事兒,誰有興趣管你們的閒事兒?但臉上還是得賠着笑臉道:“兄弟,都是出來混的,給個面子。”

“失陪!”啤酒妹冒出這樣一句,快步朝那兩桌中間走了過去,邊走還邊對經過的桌位客人大聲道:“大家要跑的話,請先把錢結了啊,老闆可沒說請大免費吃喝啊!”

那些準備搞撤退的食客臉上都出現訕訕的表情,看來是有人真是準備趁亂吃霸王餐,而兩桌對峙的人聞言也不由一愣,接着臉上都浮現出一絲笑意。

胡秀秀和芷欣兩人也被啤酒小妹兒的話逗笑了。有我在身旁的緣故,這倆人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一付期待的看打架的樣子,弄得我哭笑不得。我暗暗爲啤酒小妹兒表現出來的膽色鼓掌,想看看她如何化解這場危機?

“各位大哥,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啤酒妹在那裏大聲吆喝,表現的異常的苦惱,簡直要哭了出來一樣。

“小妹子,不關你的事兒……”兩桌站起來的人當中,有人出言勸慰道。

“怎麼不干我的事兒啊?”啤酒小妹兒用哭腔喊出來,道:“就是關我的事兒!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我是真不知道,幾位大哥喝了酒之後,就要耍酒瘋打架啊!如果我知道,我哪怕不賺錢,也不能把酒賣給你們啦!”

“你,你,你不要亂說。”接茬鬧事兒的男子神情不悅,不過聲音顯得有些低沉。

“我,我沒有亂說,如果你們雙方因爲喝酒而打起來了,打贏的一方要進派出所,打輸的一方要進醫院。酒是我賣給你們的,我自己心裏會內疚,而你們媳婦兒、女朋友肯定要來找我算賬,你說我以後還怎麼做生意,以後怎麼生活啊?”

聽到媳婦兒、女朋友等詞,雙方對峙的人臉上都出現猶豫的神色,不過雙方都沒有坐下的意思,顯然是爲了面子。

“你們看看,多好的酒,既然喝不了,也可以退給我,幹嘛要裝英雄扔掉,多浪費多可……!”啤酒小妹兒指着地上的碎酒瓶,痛心疾首地道。

“誰說喝不了?”摔瓶子那漢子責怪地看了啤酒小妹兒一眼,訕訕地道。

“英雄喝酒像武松,喝的是酒打的是虎。喝酒,要這樣的喝。”啤酒小妹兒一口咬掉手中酒瓶蓋,拿起瓶子對着嘴,咕嘟咕嘟把一瓶酒喝掉了。

“好!”旁邊有看熱鬧的人給啤酒小妹兒吆喝鼓掌,現場響一片叫好聲與鼓掌聲。

“我,我陪你一瓶。” 接茬鬧事兒的男子不甘示弱,拿起一瓶酒,也用牙咬開瓶蓋兒,仰脖子一口氣喝了下去。

“這纔是好漢,一切都在酒中。”啤酒小妹兒豎起大拇指,喊道:“有本事,大家都在酒上見真章,看誰先爬下,誰是狗熊!”

“不錯,有本事大家酒上見真章,誰爬下誰是狗熊。”兩桌人吼成一團,紛紛叫道:“拿酒來,拿酒來。”

站在一旁的大排檔老闆大喜,馬上進去拿了幾箱啤酒出來,原來敵對的雙方互相拼起來酒來了。周圍的食客見雙方不會打起來,也安心地坐下來吃飯了。這樣一場危機,被啤酒小妹兒輕易地化解了。

危機化解,芷欣點的菜也已上桌。直到芷欣吃完飯,啤酒小妹兒也沒再過來,不斷地在涉事雙方中間協調,又成功地賣掉了幾箱啤酒。芷欣吃完飯,我招來老闆,結了賬,站起來帶着胡秀秀與芷欣準備走人。

“怎麼,這麼快就迫不及待了?”啤酒小妹兒靠在旁邊的桌子上,看着我們,不陰不陽地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胡秀秀不解地道。

“我的意思?”啤酒小妹兒看了胡秀秀一眼,道:“我的意思還不簡單,那就是他想騙你們上牀,而你們還體現的那麼幼稚?”

“胡說八道!”胡秀秀輕啐了一口道。

“嘻嘻,我們要和小塵上牀,你嫉妒啊?”芷欣這個傢伙口無遮攔,亂說一氣道。

“兩個不知自重的無知女人!”

“小塵,我們走,不要和她糾纏。”胡秀秀心裏氣苦,不想做無謂的爭論,挽着我,拉着芷欣,轉頭就要走。

“我看你們倆病得不輕,他一腳踏兩隻船,還這麼死心踏地往上湊?一個吃飯都只能上大排檔的人,值得你們倆這樣麼?”

啤酒小妹兒這樣一說,我才明白她一直針對我的原因,感情是我帶着胡秀秀與芷欣兩個美女吃個飯,就成騙財騙色的人了嗎?懶得理會啤酒小妹兒的糾纏,我苦笑搖頭,隨着胡秀秀和芷欣一同離去。

“怎麼,吃軟飯的?還這麼猖狂?”啤酒小妹兒顯然沒想放過我,追着道。

“我想問一句。”我輕輕掙脫胡秀秀的手,轉過身來,看着啤酒小妹兒,淡淡地道:“如果你父母帶着你母親和你上街,如果你母親看上去年輕,打扮時尚,跟你看上去像姐妹,路上指指點點,說你父親腳踏兩隻船,你會怎麼看?”

“你,你,你這情況一樣嗎?”

“你有很強的危機化解能力,遇到突發事件,能在短時間內想出了應對的策略,化危機爲時機,很瞭解不起,這讓我很欣賞你,但這不是你帶有色眼鏡看人的資本。退一萬步來說,她們兩人既使都愛我,那也是我有可愛之處,你一個不瞭解我的人,無權干涉。”

“搶詞奪理!”

“那是你沒有遇到值得你去愛的人,如果你遇到那個值得你去愛的人,你爲之付出生命也不會猶豫。你不懂愛,是因爲你是一個可憐的人。”胡秀秀看着啤酒小妹兒,臉上帶着笑意,淡淡地道。

“對呀,你好好學學吧,不要做一個老姑婆。”芷欣接口挖苦道。

“好了,不說了,再見。”我看着一臉懵圓的啤酒小妹兒,拉着胡秀秀和芷欣就這麼揚長而去。

“這個啤酒小妹兒有意思。”走出一小段路,我忍不住笑道。


“小塵,你打什麼主意?你可是有了秀秀姐和我了,還打別的女人的主意?”芷欣小嘴撅起來,不滿地道。

“胡說什麼呢?我是想把她召入麾下,讓她爲泊沃集團效力。”

“沒有別的意思?”

“芷欣,你別胡說,小塵不是你想的那樣。”

“秀秀姐,你就心寬,你怎麼不是一個胖子呢?”

“我爲什麼要是胖子啊?”

“心寬體胖嘛!”芷欣打趣胡秀秀道。

“我胖嗎?我哪有胖了?”

“這個啤酒小妹兒有意思。”

“有什麼意思?”

“小塵,你是覺得她心思敏捷,很會抓住人的弱點,所以想將她招攬到泊沃集團?如果真要這樣的話,恐怕還需要努力,先要打消她對你的誤會。”

天才兒子財迷俏星媽

“秀秀,想不到你這麼厲害,一下就說出我心裏所想。”我也想不到胡秀秀觀察事情絲絲入微,看着胡秀秀微笑的表情,情知她有話沒有說完,我打躬作揖地道:“秀秀,知道你早有定計,請教教爲夫應該怎麼做?” 胡秀秀被我如此一說,嬌羞難抑,俏臉通紅,燈下更顯處美麗不可方物,如果不是芷欣跟在身邊,我定要抱着她,親一口那嬌豔欲滴的小臉。現在卻是不方便造次,只能望着她,吞了吞口水。

“你想請到人才,自然是要捨己爲人了……”


“秀秀姐,你不會是讓小塵**那個啤酒小妹兒吧?”芷欣驚叫道。

“芷欣,你胡說什麼?”胡秀秀嬌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