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晴很是無辜的聳肩。

「我可沒有這麼說,我只是合理的表達了衛北北不是那麼安全。況且,我說的話也不是一點根據也沒有的,您看我,不就什麼都明白了。」

「按照常理來看,我一個弱小的明星,那些人為什麼要針對我,可是現在出了問題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望着攔路的枯榮劍皇,法空小和尚的臉色有些發白,心情格外沉重。

他是西漠萬佛寺中出來的,也曾見過許多佛門高手,枯榮劍皇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太強大了,就像是十萬大山壓在心頭!

這可不是普通的大能,而是真正的巔峰大能!

冰劍峰主冷無心,劍魔獨孤求敗,都是這個境界的絕世高手。

然而,在隕聖山巔對決的冷無心和獨孤求敗,都只是化身罷了,而面前這個可是真正的大能境巔峰的超級強者!

這一戰該怎麼打?

面對着這種強者,就算手段盡出恐怕也無法逃脫吧?

法空小和尚臉色發苦。

枯榮劍皇封鎖這片天地,在虛空中邁步向前,神情冷漠的道:「東荒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可大多數天才都夭折了!你們也不例外!」

法空小和尚心急如焚,然後就看到李輕舟雙眼中戰意升騰,胸骨處的劍道至尊骨綻放出無量光芒,躍躍欲試的道:「好久沒遇到這麼大的壓力了!師父,我去試試?」

這麼莽的嗎?

法空小和尚有些發懵,那可是大能境巔峰的蓋世強者啊,你跟我一樣都只是異象境巔峰的小渣渣,竟然想跨越兩大境界去干巔峰大能?

你怕是不知道死字該怎麼寫吧?

葉塵瞥了李輕舟一眼,平靜的道:「去吧,你只能出一劍。」

「好!」

李輕舟應了聲,兩塊劍道至尊骨鏗然衝出體外,散發出一縷縷至尊無上的劍道韻律,在虛空中彼此相融在一起,綻放出耀眼的劍光,將天地萬物的顏色都掩蓋了下去。

緊接着,李輕舟又祭出那柄無生劍,融入到了至尊骨中。

無生劍乃是由萬千靈寶級別飛劍的劍元凝聚而成,融入之後,至尊骨散發出恐怖的劍道威壓,下方的山峰都在這股威壓下坍塌崩裂,眨眼間就矮了數十丈。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或許你們能與普通的大能一戰,但在我眼中,你們都只是螻蟻而已!受死吧!」

枯榮劍皇冷喝,右手拍落,枯瘦的手掌快速放大到百丈大小,如一座小山般朝着葉塵一行人壓落下來。

「斬!」

李輕舟爆喝,將自己的精氣神全都融入到了至尊骨中,斬出了自己最巔峰的一劍。

極境劍斬!

至尊骨劍光華璀璨,蘊含着一股唯我獨尊的無敵信念,撕裂虛空,強勢的斬在遮天枯手上。

「轟隆隆!」

天地轟鳴,虛空崩碎,山峰倒塌,大地裂開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縫,那片虛空完全化作一片毀滅之地,有晶瑩鮮血染紅了虛空。

李輕舟收回劍道至尊骨,大口喘息,臉色慘白,氣息衰敗到極致,抬手將幾顆丹藥丟入口中,氣息在快速恢復。

剛剛那一劍,已經耗盡了他的精氣神。

法空小和尚看直了眼。

那可是回天丹啊,對於大能來說都異常珍貴,李輕舟怎麼跟吃糖丸兒似的?

這是有多少家底才敢這麼敗家啊?

枯榮劍皇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右手只剩下半截,半個手掌和四根手指被斬落,傷口處散發着瑩潤血光。

法空小和尚更加震驚,李輕舟這一劍竟真的傷到了巔峰大能,而且還斬斷了這尊巔峰大能的手掌!

這貨真的只是異象境嗎?

「巔峰大能,就這?」李輕舟暢快的大笑。

這一劍斬出,他的心境隱隱有了某種升華,身上透出一股有我無敵的信念。

枯榮劍皇的斷手向著下方一招,半截斷掌飛來,傷口中神華流轉,快速續接到一起。

「好!很好!劍道至尊骨果然不凡!」

「聖子想讓我取來你的至尊骨給他,我改變主意了!」

「我若能擁有這劍道至尊骨,或許能突破到道主境,何須再為他護道!」

枯榮劍皇冷漠無情,望向李輕舟的目光卻格外火熱。

在這時候,他不再掩飾身份,自己承認是萬劍聖子的護道者,但他卻看上了李輕舟的劍道至尊骨,想要據為己有!

「師父,我那一劍斬完了,剩下的我不管了!」李輕舟躲到了葉塵後面。

「我已封鎖了這片天地,你躲到哪裏都無用!你們全都要死!」

枯榮劍皇語氣冰冷,身周浮現出一片浩大的異象,佳木蔥蘢,芝蘭遍地,奇花異草盛開,神樹生機勃勃,仙葩瑞彩四溢,充斥着勃勃的生機。

這片異象中的奇花草木全都是由最微小的劍意凝成,形成一片天地異象,生機如海。

「刷!」

下一刻鐘,這片浩大異象瞬間擴張,將葉塵一行人全部籠罩在內。

「歲月枯榮!」

枯榮劍皇的聲音宛若從九幽傳出,那片異象中的草木仙葩盡皆枯萎,一股磅礴的歲月暮氣朝着葉塵等人籠罩而來,下方數十里山川中的花草樹木盡皆枯萎。

紫夢寒上前一步,剛想出手,葉塵按住了她的肩膀:「這一招,你接不下,我來!」

枯榮劍皇剛剛的遮天枯手只是隨手一擊,一時大意被李輕舟斬去了半個手掌。

現在,枯榮劍皇展現出了大能境巔峰強者的真正實力,神通融入到了異象中,就算紫夢寒手段盡出也絕對攔不下。

葉塵的輪海中,萬千異象閃現,其中一條火龍輕輕震顫,從葉塵的輪海中衝出,龍頭眨眼間就化作小山大小,張開龍口噴出一片火海。

周圍那歲月暮氣被清盪一空,再現朗朗乾坤。

望着在葉塵附近的虛空中盤旋的那條火龍,枯榮劍皇的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

這條火龍太真實了,龍角、龍牙、龍鱗、龍爪都跟真正的火龍沒什麼區別,龍軀盤旋之時能夠清晰看到皮下的龍骨在活動,龍牙上還有着火紅色的涎液滴落,龍目中蘊含着巨大的威嚴。

「你就是他們的師父嗎?有些本事,但也僅此而已!時間不早了,該送你們上路了!」

枯榮劍皇神色冰冷,天靈蓋中衝出兩柄光芒四射的神劍,其中一柄神劍通體碧青,散發着勃勃生機,另外一柄神劍通體灰白,氣息枯敗。

兩柄神劍猶如陰陽魚一般盤旋,交織出一片枯榮劍域,朝着葉塵等人籠罩而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小子倒是有做間諜的潛質。」

「去吧。如果能探聽出有用的信息,老子有賞。」秦天含笑說道。

陳小乙神秘一笑,端著盤子,快速朝焦亮他們那個房間走去。

看到陳小乙消失在房間內,秦天喝着酒,忍不住想韓玲究竟有什麼苦衷。

他記得,之前上學的時候,韓玲的家境也不差。雖然比不上胡飛的家庭,但是比焦亮的家庭,還是綽綽有餘的。

那麼這個大小姐,為什麼會甘心受制於焦亮這樣的人呢?

鋼鐵大王……難道焦家在這短短的幾年,突飛猛進了?

很快,陳小乙一臉得意的回來了。他揮退秦天旁邊的兩個女郎,湊過來,神秘兮兮的道:「天哥,完美完成任務!」

「你聽!」

這傢伙手中竟然拿着一個錄音筆,按下播放鍵,裏面便傳出焦亮興奮的聲音。

大體就是介紹他們焦家的實力,從之前一個小小的鋼材經銷商,短短三年之內,整合了漢中幾乎所有的同行。

拿下了漢中最大的鋼材城,一躍成為鋼鐵大王。

這傢伙這次來,就是找山水集團談業務的。關於山水集團汽車用鋼板,數額非常大。

他信誓旦旦的向勝村陽太保證,只要簽下合同。以後每年,他們拿出百分之二十的利潤,作為返點,交給勝村陽太。

這百分之二十的利潤,不低於五百萬。也就是說,如果能簽下合同,山水集團這個客戶,每年能夠給焦家貢獻至少五千萬的利潤。

焦亮說完之後,是一個女聲的翻譯。秦天聽出來,正是韓玲。

記得上高中的時候,韓玲選修的一門外語,就是東瀛語。看來,她另外一重身份,乃是翻譯。

然後,便是勝村陽太的聲音。他很高傲的說,讓焦亮把回扣,打到他國外的賬戶。

並且,直接獅子大開口,把返利提高到百分十二十五。

真特么狠啊!

一個採購,就要拿走四分之一的利潤。不過焦亮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答應。

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拿下勝村陽太,他完全可以把供貨價提高啊。

秦天冷笑,果然天下烏鴉一般黑。採購吃回扣的事情,全世界都存在。

之前,他可以不關心。但是很快,他將有大筆的資金進入山水集團,成了利益共同體。

他忍不住心想,是不是可以拿這個勝村陽太開開刀了。

陳小乙憤憤的道:「這幫孫子真特么狠!」

「什麼不用做,一年幾百萬的回扣進賬,快能頂上這個歌舞廳的盈利了。」

「怪不得大家都說採購是個肥差,真特么香!」

秦天收起錄音筆,笑道:「你很羨慕他嗎?不用着急,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陳小乙楞了一下,道:「天哥,你準備教訓他們嗎?」

「你要怎麼做?」

見秦天笑而不語,他又低聲道:「天哥,我還有一個發現。」

「勝村陽太這個老色痞,好像看上了你哥們的女人,就是那個韓玲。」

「韓玲在做翻譯的時候,他一直在盯着,那眼神,我一看就知道這孫子心裏在想什麼。」

「更重要的是,焦亮不是自稱韓玲的男朋友嗎?發現了勝村陽太的意圖之後,他不但不阻止,還故意讓韓玲坐到勝村陽太的身邊。」

「這傢伙不光要行賄,還要用美人計啊!」

「而且是用自己的女朋友。」 其他剩餘的學長學姐聽到陸思誠的這句話,

心裏也是泛起絲絲的寒意。

他們的眼睛裏都是不敢相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