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賣員聞言,沉默着,什麼後果,她也認了。

女經理聞言,卻是打起了小算盤來,自己要是不向着這位老阿姨說話,保不齊這位老阿姨會跟高總投訴。

那樣一來,自己這飯碗能不能端住,就要打個問號了。

反之,自己幫着老阿姨,回頭這老阿姨爲自己美言幾句,獲得高總的賞識,那是前途無限好啊。


再看林川,眼看挺不普通,不過,母親是看門的,兒子,恐怕也不見得多有實力,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如意算盤打好,她當下開口說道:“這位先生,這件事我瞭解了,我看這樣吧,這位阿姨呢,椅子是買來用做生日禮物送人的,這生日禮物可不能耽誤,不然就沒有意義了,因此,咱們讓一步,椅子先給這位阿姨,就算尊老愛幼了,你說呢?”

“很不巧,我媽也是今天生日,我買的也是生日禮物。”林川看出來了,這女經理偏心老女人,用道德綁架這一招,還挺陰的,他可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胡扯,剛纔他可沒說。”王心樂氣憤的說道。

“我有什麼必要說嗎?我跟你很熟?”

“你就是胡扯,你不懂尊老愛幼,沒素質。”

“你弄一下,總之這張椅子,我一定要買到手的。”老女人板着臉給女經理下了一個死命令。

女經理當下又對林川說道:“這位先生,我立刻調貨,保證今天十二點之前把椅子送到府上,你看這樣行不行?”

林川反問:“爲何你不和那位阿姨商量?”

“咱們得尊老愛幼對不對?”

“要是爲老的不尊呢?”

“臭小子你罵誰?”老女人氣的直跳。

林川沒搭理她,繼續對女經理說道:“道德綁架這招不靈的,說的倒是漂亮,你無非是看這位阿姨比較有實力,而我比較老實,你想讓老實人吃虧。”


“我可沒有。”女經理否認。

“你有,否則怎麼只是勸我讓步,你不勸她?先來的可是我。”

女經理突然無言以對。

“你先來的有用嗎?你給錢了沒有?我姑姑可是比你先拿出信用卡的。”王心樂說道。

“對,這位先生,先看,沒得用,給錢纔算成交,你參考買房,你看你的,別人看別人的,誰先給錢,房子那就是誰的。”女經理快速恢復了戰鬥力,也是受到了王心樂的話啓發,讓她知道,自己還能這樣說。

“你這樣偏袒,你不怕我投訴你?”林川沉着臉問道。

“你嚇唬誰?”老女人對女經理說道,“姑娘你別怕,你這是按正常程序來處理問題,你沒錯,我給你作證,你們高副總也會給你撐腰,我保證,你只會有功,而不會有錯。”

“謝謝阿姨。”女經理這下是有恃無恐了,她不再搭理林川,直接對售貨員說道,“你趕緊給阿姨開單。”


“兜兜轉轉,還不是刷我的卡,這是實力,下次,放亮你的狗眼,醒目點做事。”老女人先給售賣員遞過去一張信用卡,接着拿出一張金色的貴賓卡也遞過去。

同時有意無意的問道:“別忘了打折和積分,哦,對了,我這至尊貴賓卡能打幾折來着?我給忘了。”

至尊貴賓卡?女經理雙眼明顯一亮。

整個商場的歷史,至尊級別的貴賓打折卡,可沒有發出去幾張。

¸Tтkā n¸C 〇

據她所知,絕對不超過二十張,這東西和次等的鑽石貴賓卡,以及低等的普通貴賓卡不一樣。

至尊貴賓卡的持有者,通常都是上面老闆的親戚,或者是老闆特別敬重的朋友,那才配擁有的。

這位阿姨有至尊貴賓卡,身份可見一斑。

宜室宜家 ,不然,鐵定要飯碗不保了。

而如今,自己把這位老阿姨討好了,伺候好了,升職加薪都是有可能啊。

這下可發財了。

按耐住內心的激動之情,女經理恭恭敬敬的說道:“回阿姨,至尊貴賓是九五折呢!”

“小子,你看到我的實力了,我可是至尊級的貴賓。”老女人眉毛一挑,對林川進行挑釁。

“至尊貴賓算什麼,我級別比你高得多,你信不信?”林川淡定的迴應,他的卡,可是免費的。


“鄉巴佬,你吹牛前帶帶腦子好嗎?這裏最高級的只有至尊卡了,你怎麼比我高級?你真是太可笑了。”老女人哈哈大笑,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突然,她卻收住笑聲,極認真的問女經理:“我應該沒記錯,我是第一檔的貴賓吧?”

女經理立馬一臉諂媚的恭維說道:“沒錯,像阿姨這麼大的貴賓,在我們商場的歷史上也只有二十人。”

二十分之一,老女人美滋滋,腦袋昂得天高。

“喂,你別在這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去看門,不然停車場丟車了,你們賠破產了也賠不上。”王心樂指着林川,鄙夷的說道。

林川呵呵一笑,拿出黃麗娟的購物卡來。

卡後面寫了三個小字,二小姐,女經理一眼看見,當場是臉色大變。

“這位先生,你這卡從哪來的?”就連說話都不自然了。

“我學生給的。”林川淡淡迴應。

“你……”二小姐近來拜了一位很年輕的老師,商場裏面也是傳遍了。

莫非就是眼前這一位?

臥槽,他媽的這次踩了天雷了……

“我這卡還行麼?”林川問道。

女經理臉色發青,腦海高速轉動,在思考怎麼救自己一命。

“呵呵,小子,你這卡這是什麼鬼?沒見過,是別家商場的吧?你走錯門了。”

“姑姑,我看這卡像大潤發的。”

“呵呵,低端地兒。”

“這都能走錯門,他們該不會是不認字吧?”

“心樂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他們至少是能認識幾個字母的,不然怎麼看停車場?”

這一老一小兩個女人,一唱一和,哈哈大笑。

“來幾個人,把這兩人轟出去。”女經理張開喉嚨衝外面喊。

這裏發生了事情,商場內部的保安隊早就收到消息了,人就在門外,聽到命令,飛快就走了進來。

“好了好了,有人要被轟出去了。”老女人使勁拍手叫好。

“自取其辱,什麼東西啊就敢和我姑姑爭長短,我姑姑可是蕭家的,鄉巴佬,蕭家知道嗎,不知道去打聽打聽。”王心樂小小年紀,一張嘴也是得勢不饒人。

“你們瞎了嗎?不是轟這兩位,是這兩位。”眼見保安走向林川母子,女經理嚇的趕忙指着一老一小兩個女人。 我回過頭,江邊帶着一絲絲潮氣的風拍打在臉上,白璃一個人還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我知道她肯定落寞的紅了眼。

你還要我怎樣,我該怎樣?

也許,大家放開手,別逞強,就會走向更遠的地方。

夏沫和沈向陽去了醫院,不知道夏沫傷勢會怎樣。不過,現在都不關我的事情了吧。我們也有各自的生活圈,不同的天堂。

莫北雖然表面上不生我的氣,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也會吃醋,也會沒有安全感,但是,她卻沒有,她無條件的信任我,給我自由,給我飛翔。在陽光鋪滿小巷子的最裏頭,伴着隱形的落英花瓣,小女孩滿臉髒兮兮的推了一把前面羞怯的男孩:“喂,顧南,他們打你,你爲什麼不還手?以後要是誰欺負,記得告訴我,我保護你一輩子。”

那個小男孩就是我,只可惜,他們都會長大,誰也不會在需要誰的保護,他們會結出層層厚厚的繭,永遠的守護自己的國度,我,叫它孤獨。

樹欲靜而風不止,風吹雲動天不動,水流船移岸不移。

無數的轉角,你會遇見誰,而誰,又會遇見你?

夜晚的武漢,不像白天那麼堵了,莫北開車很慢,大道上斑駁的燈光將夜點亮,柔光色彩在空氣裏緩緩流動,車窗開着,我點了好幾次煙才吧嗒着點着了。

我喜歡眯着眼睛去看這個世界,因爲這樣纔不會顯得那麼現實。

“顧南。”這時候莫北在一邊叫了我一聲。

我轉過頭盯着莫北的側臉應了一聲。

“你剛纔跳下去的那麼一瞬間有沒有想過我?要是你死了,要是你出事了,要是你從江裏面爬不起來了,你有想過我怎麼辦嗎?”莫北有些嘶啞的聲音,夾雜着外面汽車的馬達聲,我有些緩不過氣來。

“當時沒想那麼多!”手裏的煙都已經被風加速吹沒了。

車子速度更加慢下來了,我能感覺到她眼圈有些微紅:“顧南,現在我是你女朋友,請你以後做什麼事情,想想我。”

手裏的香菸無聲無息的掉落在了後面的世界,我吞了一口口水:“我會的。”

莫北這時候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不過,我男人真爺們!”

我有些疑惑的盯着了莫北。

“雖然是去救前女友,但是說跳就跳了,那麼高,真的,我看着都嚇人。顧南,你知道嗎,你是江流兒和孫猴子的共存體,雖不是蓋世英雄,但卻也光芒萬丈。”莫北笑的特別開心,真的,特別開心的那種。

我跟着也笑了笑,靠在後面的坐墊上開懷的笑了起來。

我們誰不曾執着了!

別怪時間的錯過,別怪時空的交錯,別怪流年太溫柔我們卻不懂。

“喂,包租婆,你走錯路了,回去時左拐。”我指着前面的路說到。

“顧南,別叫我包租婆。”

“額,不過你真走錯路了。”

“在怎麼今天也是我男朋友生日,就不能單獨相處一會麼?真是。”莫北嘟囔着嘴巴不滿的說道。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莫北,這纔是真的你。”

“真的你個頭,難道以前我就是假的?”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莫北不懷好意的看着我笑了笑。

隨後莫北帶着我去附近的夜市逛街,給我挑了很多衣服,剛開始我是堅持不要的,我很不喜歡那種小白臉的感覺。

不過她也用了心,她帶我去買的都是地攤貨,幾十塊一件的短袖,加上是我生日。我也沒拒絕。隨後和莫北兩人在街上閒逛,隨便吃了一點東西,天氣很好,我們也很好。

莫北走在我前面,這時候猛的轉過了頭,咬着嘴脣笑嘻嘻的盯着我:“顧南,我有件禮物送給你。”

我瞅着莫北開着玩笑:“不會送我一串奔馳鑰匙吧?”

莫北雙手背在後面:“你想的美,你閉上眼睛。”


“搞什麼飛機了,弄的這麼神神祕祕的。”

“你閉上眼睛就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