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葬愛家族與我一手建立,這是家族的專用天階中等功法《玄靈寶經》,拿去修煉吧。”劉茫按慣例將功法遞給帝釋天。

原以爲帝釋天也會跟其他成員一樣震驚,可以讓自己裝個逼。

卻沒想到帝釋天面色如常,語氣平淡的說道:“謝大王。”

帝釋天的淡定倒是讓劉茫有些刮目相看:“你是第一個見到天階功法還能這麼淡定的成員,不虧是我草帽山賊團的軍師。”

“天階功法?”

“砰”的一聲,驚嚇過度的帝釋天直接暈倒在地。

“行了,快起來,還裝死了?”劉茫白了一眼,準備一腳過去。

嚇得帝釋天一個鯉魚打挺爬起身來,急忙接過《玄靈寶經》。

“我們葬愛家族的成員個個都是人才,會吹牛逼、修車、軍體拳,我今天收下你,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劉茫拍了拍帝釋天的肩膀鼓勵道。

隨後帝釋天也退了下去,留下劉茫一人在議事大廳。

“小白,你最近怎麼又開始嗜睡了?”劉茫見小白醒來,不解問道。

小白揉了揉眼解釋道:“我快要突破了。”

聽到小白又要突破,劉茫心裏一緊,要是太上宗找上門來那不是玩完了。

“你還要多久?”劉茫着急道。

“等我睡醒估計就差不多了。”說完小白又倒在劉茫的肩膀上睡去。

···

··

·

滄溟皇城。

林天佑一臉恭敬的說道:“恭迎太上宗三大長老。”

大長老淡淡笑道:“你是水月的父親,不必多禮,都是自己人。”

而林天佑突然跪在大長老面前,傷心欲絕,大聲悲吼道:“求求大長老救回我兒啊。”

隨後林天佑一臉悲憤,將劉茫砍下宋鵬手腳一事,添油加醋地告訴大長老。

大長老聽後惱怒不已,義正言辭地譴責道:“這賊人着實可惡,我太上宗一定幫你討回一個公道。”

隨後大長老帶着太上宗與林天佑衆人一道出發。

在前往劉茫山頭途中,大長老與其他兩個長老用傳音商量關於這次事件。

大長老傳音給兩位長老:“兩位長老,這次我們可能要抓到大機緣了。”

二長老驚訝道:“哦?大長老此話怎講?”

大長老解釋道::“我聽水月說,那山賊頭目乃是一道破境的小孩子,應該是有大機緣,這次奪取機緣後,我們三人平分,不知二位長老意下如何。”

二、三長老聽完紛紛興奮應道:“可以。”

自己三人早已年老,想要突破可謂是難上加難,除非擁有大機緣,大機遇,否則突破遙遙無期。

這次就是機遇,原本大長老準備獨吞,卻沒想到宗主會讓二、三長老一道跟來。

而宋水月還以爲自己師傅會留給自己一份機緣,卻不知道,如不是這次事件讓大長老看到了機遇,大長老未必願意前來,更別提留一份給宋水月。 覺察到數道氣息正在快速接近,正在休息的劉茫猛然睜開雙眼。

目光直視氣息方向,臉上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事不過三,你們自己不珍惜的。”

“小的們集合了,有人砸場子。”劉茫大聲吼道,一腳踹門而出。

聽到劉茫的聲音,山賊嘍囉們立馬聚集在了山門外。

不到一會,山門外飛來了五個人,帶頭的三個老頭穿着一樣的服飾。

而上次來搗亂的宋水月,與另一箇中年男子跟在三個老頭後邊。


即便來者陣容強大,劉茫依舊不慍不火嬉笑道:“喲,搬了三個老弱病殘的救兵?你們三缺一嗎?”

來到目的地的五人,剛到便聽到了劉茫的嘲笑。

太上宗三位長老一臉不善地看着劉茫,堂堂太上宗三大長老,竟然被一個小屁孩嘲笑。

“哼,少逞口舌之力,你殺死了林銘師兄,你還是自求多福吧。”宋水月一臉看好戲地說道。

“長得醜就別說話行不行,這樣很容易嚇到人的耶,長得一臉大便樣。”對宋水月,劉茫譏諷的輕嗤一聲。

聽到劉茫竟辱罵自己丑,宋水月嗔怒道:“你!”

“你什麼你?我知道長得醜不是你的錯,但是你越長越跟屎一樣,那就真的是你的錯了”

“你就不能給你爸媽掙口氣,長出個人樣來?”見宋水月惱火,劉茫繼續添油加醋罵道。

氣得宋水月那波濤洶涌的胸部劇烈起伏這。

這時太上宗的大長老開口說道:“呵呵,一會你就罵不出來了。”

“老頭,我沒罵你你是不是也犯賤?你知不知道你和你身邊那盤屎的區別,只是少了一個盤子而已。”劉茫直接將矛頭指向了大長老,繼續罵道。

“找死。”被別人罵成‘屎’,勃然大怒的大長老大喝一聲,直衝地面的劉茫而去。


大長老一出手,劉茫便看出大長老只有合道境初期的修爲,劉茫伸手便抓住了大長老抓向自己的右手。

見劉茫竟可以擋住自己,大長老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明明只有道破境巔峯的修爲,卻能抓住自己的右手,即便只是隨後一抓,但是大長老也看出了劉茫也未用全力。

只見劉茫嬉笑道:“老頭,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劉茫話音剛落,“咔擦”一聲,直接擰斷了大長老的右手。

“啊!”右手被擰斷,大長老痛呼一聲。

大長老左手一掌推開劉茫,回到了原位,陰沉的雙眼透着恐懼之色。

恐懼之中更有貪婪之意,這下大長老更加確定劉茫身上絕對有着大機緣。

見大長老一招被傷,宋水月與其父親一臉驚駭,而太上宗兩位長老卻跟大長老一樣,垂涎劉茫身上的機緣。

“兩位長老,與我一同擒住這小孩,機緣我們三人平分。”大長老心中的貪婪之火戰勝了恐懼,大喝一聲。

隨後三人各自掏出了武器,一同襲向劉茫。

三個合道境一同出手,一個合道境劉茫可以完虐,但是三個的話,即便劉茫也不敢掉以輕心。

劉茫直接掏出四十米大砍刀迎戰,但劉茫知道,只是凡器的四十米大砍刀絕對擋不住三個老頭。

“系統,將我的四十米大砍刀提升到地階下品。”

“叮,耗費10點無恥值,四十米大砍刀強化至黃階下品。”

“。。。”

“叮,耗費100點無恥值,四十米大砍刀強化至玄階下品。”

“。。。”

“叮,耗費1000點無恥值,四十米大砍刀強化至地階下品。”

僅僅消耗了1440點無恥值就將四十米大砍刀提升到了地階下品,對現在財大氣粗的劉茫來說,不算事。

太上宗三個長老見劉茫拿出了一把四十米大砍刀,都被眼前的四十米大砍刀嚇到,以爲是什麼大殺器。

隨後卻發現劉茫手中的四十米大砍刀不過是把凡器,以爲劉茫已經瘋了。

“柱者,建天地也,天地萬物。”

劉茫並不打算墨跡,直接用出柱式掃向三大長老。

三大長老見劉茫竟然如此不自量力,敢用凡器率先出手,譏諷一笑。

可當劉茫的四十米大砍刀真正來到面前時,三人臉色大變,一股天地大勢迎面而來。

驚慌地三人急忙奮力一擋,卻發現自己三人之力也擋不住劉茫的一擊,直接被劉茫掃飛。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扛着四十米大砍刀,劉茫笑呵呵地問候道。

被掃飛的三人,渾濁的眼神內充滿了恐懼之意,完全沒有了之前的貪婪。

三人都擋不住劉茫的一擊,意味着自己三人凶多吉少,命都保不住了,再大的機緣也沒命享受啊。


“你們兩個想跑?”劉茫突然用嘲弄的語氣說道。

隨後劉茫反手一個刀身拍了過去,剛準備飛走的宋水月與宋承平被劉茫拍了下來,摔了一臉狗吃屎。

三位長老這才發現,宋水月二人見自己三人不敵,竟然想要偷跑,其中屬大長老尤爲惱怒。

“我不是已經警告過你了嗎?既然你自己不好好珍惜,那你就去死吧。”劉茫目露兇光,滿臉諷刺之色。

宋承平擡眼惶恐不安地看着劉茫:“別殺我,別殺我,我帶錢了,我帶錢了。”

宋承平的話讓劉茫頗爲意外,也感到十分不解。

能當上皇帝,宋承平自然有自己的聰明之處,在得知自己弟弟被劉茫一招幹暈時,便對太上宗能否解決劉茫產生懷疑。

所以在太上宗等人到來之前,宋承平便偷偷準備好了三億銀兩。

隨後宋承平急忙拿出了儲物戒指,慌亂地丟向了劉茫。

接過儲物戒指,劉茫細數之後發現一兩不少,剛好三億銀兩。

“喲,還挺識相的嘛,行了,你活命了。”劉茫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可笑容卻讓宋承平感到一絲悚然。

隨後宋承平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可以帶着我滄溟古國的人離開了嗎?”

“帶什麼人?這三億銀兩隻能買一條命而已,你是想買你女兒的命嗎?那你去死好了。”說完劉茫又舉起了四十米大砍刀,蓄勢待發準備送其歸西。

“等一下,等一下,三億兩隻能買一條命?你沒說啊?”聽到劉茫的話,宋承平一臉懵逼。

“可是我也沒說三億兩能贖回你們全部人的命啊,對吧?”劉茫攤了攤手,狡詐一笑。

再次舉起了四十米大砍刀說道:“想好要買誰的命了嗎?” “能否讓我回去拿錢,我馬上回來,馬上回來。”此時的宋承平慌得一匹,並不敢跟劉茫辯論,只能妥協。

“不不不,我只給你十秒的時間,你自己選吧,你活命還是你女兒活命?”劉茫的脣邊浮起一絲詭異的笑容,隨後開始讀秒。

“十。”

“九。”

“一。你不說那你就去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