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灰狼見一擊不中,低低的嚎叫一聲再一次撲了過來,鋒利的爪子抓到人身上不死也得殘。林雲矮身屈伸蹲下,灰狼頓時從林雲的頭頂上飛過,林雲適時的把流螢劍舉起,那隻灰狼頓時就給開膛破肚,沒一會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饒是林雲躲得快,可是還是被灰狼的鮮血濺了半身,他輕吐一口氣,把灰狼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取下然後才離開。不過林雲的身上已經沾了不少的鮮血了,這股子血腥味能夠吸引很多因爲飢餓而出來覓食的獸類了。

沒走出太遠的地方,林雲的前方就又一次出現了十多隻綠油油的眼睛,而且迅速的把林雲包圍起來。

林雲的雙眼一眯,是鬣狗,不過都不是尋常的鬣狗,而是比一般的鬣狗大上兩三倍的巨型鬣狗。它們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利如刀的牙齒,齊齊的撲了過來。

“殺!”林雲身上壓抑已久的殺氣釋放了出來,讓這些鬣狗開始有些猶豫起來。不過林雲可沒有打算放過它們,主動出擊起來,修羅九擊一招招的施展開來,夾雜着宛若實質的殺氣攻了出去。

鬣狗都是欺軟怕硬的貨色,專門合夥起來搶奪人家的獵物,可是遇到打不過的敵人,它們絕對逃得比誰都快。這裏的鬣狗也是一樣,它們一見林雲發威,就感覺到不好,立刻嗚咽幾聲四散而逃。

“想逃?!”林雲把自己的身法施展道極限,不過也只殺了六七隻鬣狗,其他七八隻都逃遠了。

“這纔是我想要過的生活!”林雲長嘯一聲,把自己的怒火都發泄出來,“殺殺殺殺殺!”

斷魂森林的外圍的獸類就開始倒黴了,林雲突然發飆給它們帶來了苦難的生活,這一晚,死在林雲手上的獸類何止上百,鮮血都把他的身上染紅了,大多都是其他獸類的,也有他自己的,徹底變成了一個血人。 時間一晃一年就過去了,在這一年的時間裏,林雲每天都要和各種獸類戰鬥,把以前服用的丹藥沒有吸收完的藥力全都吸收掉了。修爲也從武王三品一路高歌的突破到武皇二品,突破的速度驚人。



若是有人知道了林雲的這個突破速度,還沒有吃任何的增加修爲的丹藥,非得把下巴都驚訝得丟下來不可,這個速度實在是太嚇人了。

一年的時間足夠改變很多人的生活了,林雲也不例外,現在的林雲早已經把帶來的一百來套衣服全部都變成了破爛。而且爲了更好的體驗戰鬥,林雲還把貼身穿着的軟甲也一併脫了下來,只留下身上幾個要害還有防護,其他的都是赤着胳膊上陣的。經過一年不間斷的廝殺,林雲的身上多了許多的傷口,有獸類爪子抓的,有獸類嘴咬的,密密麻麻的看上去好不滲人。

林雲現在的氣質也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的林雲總是把殺氣隱藏在體內滴水不漏,現在的他已經隱藏不了這麼龐大而濃烈的殺意了。舉手投足間就會露出一絲絲的殺氣,膽小的人看見林雲估計就會嚇得尿褲子,這是因爲在這一年裏林雲不知道殺了多少的靈獸,而且還不是在修羅血戒的幻境裏殺的,而是在現實中擊殺的。

在修羅血戒的幻境裏雖然也能鍛鍊武技和積蓄殺意,但是幻境再怎麼說也只是幻境,還比不得真實的這種情況。所以積蓄的殺意更加濃烈而龐大,林雲已經收斂不了這種殺意了。

“該是時候去斷魂森林的內部了。”林雲低低的自語一番,把身上的沾滿血的衣衫換掉,其實換不換都差不多,主要是身上那麼多血黏黏的很不舒服。

想到這裏林雲就開始大步的往小雪一家子那裏走去,一路上遇到好幾只靈獸一看到林雲的摸樣它們就雞飛狗跳的跑得老遠,彷彿看到了什麼凶神惡煞的鬼怪。這一年的時間林雲可是把斷魂森林的外圍的靈獸都禍害了一遍,不知道殺了多少靈獸,以致它們看到林雲就開始跑,也只有小雪一家子還對林雲一如既往的那樣好。

“嗷!”

看到林雲過來,小白猛的撲過來,親熱的用舌頭舔着他的手背。小白在這一年裏也成長得極爲迅速,已經和它的母親小雪差不多大小了,比起它的幾個兄弟姐妹更加強壯得多,這中間當然也有林雲開小竈的原因。比較林雲丹藥並沒有帶太多來,小白跟他最爲親近,所以大多數丹藥都讓小白吃了,不強壯都不行。

“好了,小白,乖乖的呆在這裏。”林雲摸摸它的腦袋說道,也許是吃的丹藥多了,小白的髮色比起它的母親還有幾個兄弟姐妹都要更加的純淨潔白,彷彿白雪似的,而且力氣什麼的都快趕得上它的母親小雪了。

小白很乖,低吼一聲就趴在地上。

這時候小雪拖着一隻巨大的山羊回來了,看見林雲也在,欣喜的對他低吼一聲,拖着山羊來到林雲這裏。

林雲知道這是小雪它們一家子想吃烤肉了,畢竟天天都是茹毛飲血,突然間可以吃上烤熟的肉,那麼它絕對不會再想繼續吃生肉了。

把肉割下一大塊,林雲升起火來,沒一陣子肉就烤熟了,林雲把肉分成好幾塊,小雪一家子一虎一塊,決不多給。林雲已經打算把小雪一家子都誘拐回凌雲城去,所以才每天給它們吃一點熟食,讓它們習慣吃這個,以後想帶它們回去就簡單了。

“小雪,小白,我給你們說一下,明天我就要進森林的內部了,估計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回來,你們要一切小心。”林雲在它們把肉吃完以後才說道。

小雪和小白都有很高的智力,其他的幾個小傢伙就稍微差一點,都能夠理解林雲的意思。聽見林雲這麼一說,它們都低吼一聲,充滿了不捨。

林雲揉揉小白的腦袋,它身上的毛髮非常的純淨,“放心好了,我進去一段時間後就會回來的,畢竟那裏對我而言還有一些危險的,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

第二天天剛剛亮,林雲就出發了,因爲已經去過一次斷魂森林的內部了,所以還算得上輕車熟路。再加上森林外圍的這些個靈獸現在都懼怕林雲,只花了一天的時間林雲就再次到了斷魂森林的內部。

看到天色已晚,林雲沒有這麼着急的進去,他找了一個棲身之所,把護身的軟甲都穿上。畢竟在深入裏面的獸類都是神獸級的,實力最低也在武宗,比他現在的實力足足高出一個大境界,穿上這個保命還是很重要的。

清晨,林雲早早的收拾完畢,再次檢查了一番該隨身攜帶的東西,他吃了一點東西后就出發了。

再次踏上斷魂森林的內部,林雲的手裏雖然有魚露給的那個牌子,可是他這是來歷練的,所以並沒有放在身上。踩在厚厚的落葉上面,林雲的謹慎的慢慢向前走去,一直到魚露原來所在的那個水是粉紅色的湖泊處竟然都沒有遇到任何的獸類。

估計因爲在夜裏這些神獸們廝殺了一夜都累了,纔剛回自己的老窩去休息,自然是看不見它們了。

看着這粉紅色的湖水,林雲心裏有些好奇這個湖泊的水是什麼原因變成粉紅色的。來到湖邊蹲下,他用手舀了一點湖水起來,這水雖然看上去是粉紅色,可是用手舀起來後除了帶有一點點的腥味以爲和普通的水就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不一會兒水就從指縫裏流完了,林雲再次用手想舀一些水起來,可是手指剛一接觸道湖面,一張血盆大口就衝着林雲的手咬了過來。林雲眼疾手快,在那一張巨口咬到手之前縮了回去,那一張巨口咬合下來,牙齒和牙齒激勵碰撞,發出如金屬般的摩擦聲。

這時林雲已經看到這一張巨口的主人,只見一條長達兩三丈的怪魚不知道什麼時候游到了岸邊,正對着林雲齜牙咧嘴的。

林雲不由感到有些心寒,在這個斷魂森林裏的一切獸類都不能與常理論之啊。

取出刺天飛刀,林雲用精神力控制着飛刀直刺怪魚的體表。

“噹啷!”

以刺天飛刀的鋒利,竟然只把刺入了這隻怪魚一兩寸,以這怪魚的體積來說根本就是除了有一點痛以外啥都不會影響到。林雲這才大吃一驚,自從得到這把飛刀以後,林雲用它殺過不少的靈獸。再加上最近他不僅修爲增加,連精神力量也增加了很多,控制這把飛刀更加的如臂使指,這怪魚的鱗片也太厚實了一些吧!

怪魚吃痛,齜牙咧嘴的從水裏一躍而起,對着林雲咬了過來,濺起漫天的水花。

林雲剛想躲開,可是那怪魚濺起的水花每一滴竟然都蘊含有不弱的力道,他沒有想道竟然有這一出,所以當即着了道。雖然這些水花的力量不足以傷到林雲,可是也足以讓他踉蹌幾步,不能脫離戰鬥範圍了。

怪魚的血盆大口的咬合力大得難以置信,林雲一個躲避不及就讓它咬到了右肩上。

“撕拉!”一陣如金屬摩擦般令人頭暈目眩的聲音傳來,林雲就覺得自己的肩膀彷彿被幾萬斤的巨錘狠狠砸中。若不是他穿上上古的防護軟甲,怪魚的這一咬足以讓林雲的一隻胳膊卸掉。

雖然軟甲讓林雲倖免於難,可是怪魚近乎恐怖的咬合力還是讓林雲吃夠了苦頭,巨大的力量就算被軟甲卸掉一部分,可是大部分的力量還是結結實實的中到了肩上,差點脫臼。隨之而來的就是劇烈的疼痛,林雲感覺自己的右肩已經腫了,現在不能再用右手。

“退!”

林雲的心裏只有這個念頭,都顧不得還插在怪魚身上的刺天飛刀,就連滾帶爬的向森林裏跑去。

怪魚的實力再高畢竟也只是一隻魚,在陸地上根本就不能發揮出太大的戰力,剛纔也只是趁其不備而已。林雲看見怪魚沒有追上來,只是在岸邊對着林雲虎視眈眈,心裏頓時就鬆了一口氣。

林雲深吸一口氣,忍着疼痛用精神力把刺天飛刀弄了回來,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他把外衣和軟甲脫了,看着自己已經紅腫的右肩,他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該來到這裏了。斷魂森林的內部隨便一隻怪魚都差點要了他的小命,要是真遇到什麼神獸,有可能自己連魚露給的那一塊牌子都來不及拿出來都讓它們給兩口咬死了當牙祭吃下肚。

爲了驗證魚露給的那塊牌子是不是管用,林雲就把那一塊牌子拿了出來,對着還在岸邊齜牙咧嘴的怪魚亮了亮。只見那怪魚看見林雲手裏的牌子頓時就不再鬧了,瞪大眼睛看着牌子,血盆大口張合着,發出輕微的嗬嗬聲。

“還真有用啊!”林雲頓時就高興了,至少自己在這個斷魂森林的內部小命是有保障的了,下面就看自己怎麼尋找對手磨練自己了。 “你是誰,怎麼會我們王的令牌?”林雲的腦海裏傳來這麼一個很模糊的精神意念,若不是他在這一年裏精神力也大爲增加,肯定不會捕捉道這麼模糊的精神意念。怪魚所說的王肯定就是指魚露了,也只有她有這個實力降服這一些神獸。

果然,斷魂森林的內部的獸類沒有一隻是好相與的,這麼一隻怪魚竟然有這麼強大的精神力,肯定也是一隻神獸了。林雲連忙把自己的念頭用精神力傳了過去,“我是你們的王讓我來這裏歷練的,這個令牌就是憑證。”

怪魚眼裏的敵視淡了一點,有一股精神力傳了過來,“我們的王如今在哪裏?”

林雲連忙說道:“她在我外面的家裏,現在在守護一個人。”

怪魚的眼裏閃過複雜的神色,帶着一絲恍然的道:“原來是這樣,王她們一族等待了萬年的那個人終於出現了,難怪她會出去這麼久都不回來……”頓了頓它的精神力又傳了過來,“既然是王叫你過來鍛鍊你的,看上去你這個人類的天賦還不錯,那麼我也就勉爲其難的幫幫你吧。”

說着怪魚的血盆大口不斷張合着,彷彿在對着什麼人說着什麼,完了它詭異的道:“你在這裏等待一會,我找了一個很適合鍛鍊你的人來慢慢鍛鍊你。”

林雲的心裏涌起一些不妙的感覺,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但是應該沒用什麼生命危險,所以他才強忍着逃離這裏的想法留了下來。

“不錯不錯,你竟然沒有想逃離這裏的打算,在人類中你的資質還都算是很不錯的了,嘎嘎。”怪魚傳過來的精神意念帶着一絲驚歎,還有幾分的得意。

過不多時,湖邊外的森林裏傳來一聲石裂天崩般的長嘯聲,不過應該不是人的聲音,而是一種猴子或者猩猩差不多的神獸發出來的。這個嘯聲還沒有消散,一隻兩三人高彷彿鐵塔般健碩的大黑猩猩從森林裏躥了出來,落在怪魚的身旁,精神意念傳了出去,“小魚,你找我有我們事情來着,如果是打架我最喜歡了!”它傳達出的精神意念就比怪魚清晰多了,估計也跟它是一隻黑猩猩,本身的智力也很高有不少的關係。

怪魚看着林雲道:“這個人類是王叫他來這裏歷練的,你去好好的練練他吧,莫要讓王失望啊。”

這隻黑猩猩神獸體格健壯得不像話,而且還一直保持着直立行走,若不是它渾身的濃密黑毛,還有猩猩那特有的頭臉,他就和人類的樣子差不多了。



“嗯,小魚你說這個人類是王派來的?”大黑猩猩這才注意到林雲的存在,看了看他問着怪魚。

“那個人類,還不把王給你的令牌拿出來讓它看看?”怪魚的精神意念傳遞了林雲。

林雲趕忙把魚露給的令牌拿到手裏,雙手攤開給它們看。

“嗯,的確是王的令牌,人類,王現在在哪裏?”大黑猩猩的傳音中氣十足。

林雲苦笑着又把剛纔說給怪魚的事情說了一遍,它現在面對的這兩個神獸任何一隻都可以輕鬆的滅了他,哪怕他有好幾樣上古寶物也是一樣,實力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大黑猩猩像人一樣的點點頭,長滿黑毛的臉上露出幾分詭異的笑容來,“那好,既然是王的命令,那麼我大黑就責無旁貸的要把你訓練成一個高手,不讓王失望,人類,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怪魚這時說道:“大黑個,這個人類小子就交給你操練了,我先回去了。”說完都不等大黑的回答就徑直的躥回了水裏,濺起一大片的水花。

林雲看着這個足有兩三個他這樣高的黑猩猩,心理的不妙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

Www¸ ttka n¸ ¢o

大黑轟隆隆的向森林裏走去,精神意念傳了過來:“人類小子,趕快的跟我走,不要想着跑。否則大黑我會把你交給虎娃那傢伙,它可是不長眼睛的,訓練着訓練着說不定就把你給吞了,嘎嘎!”

林雲苦着臉跟着這隻巨無霸級別的大黑猩猩往森林裏走去,走了半個時辰左右,一路上無數的奇花異草,還有很多上了年頭的靈藥他都沒有去摘,生怕跟丟了這個黑猩猩,萬一落到一個不講理的神獸手裏那他就死的很慘了。

到了一處五六顆十多丈粗的巨樹所圍成的一個“小院子”,大黑猩猩停了下來道:“這裏就是我住的地方了,你以後也跟着我住這旁邊。”

林雲跟着大黑走到這個院子裏,只見密密麻麻的樹葉完全遮擋了上空,就算落暴雨也不能落到這下面來。這裏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就只有一個很多幹草堆成的窩,窩旁邊堆着很多的非常珍惜的靈藥或者食物原料,不過它們看起來都是大黑的零食罷了。

大黑轉過頭來對林雲說道:“人類小子,我不知道王爲什麼會讓你到這裏歷練,不過既然是王的命令,我也不會違背的,我會把你訓練成一個合格的戰士,哈哈!”

這一隻大黑猩猩看起來還有幾分興奮的樣子,彷彿可以訓練一個人類是很值得高興的事情,它的臉上露出了幾分高興的神色,不過因爲臉上那濃密的黑毛,看上去格外的猙獰。

大黑一隻手就把林雲攔腰攬在手心裏,另一隻手從它的窩旁邊取了幾顆靈藥,一路狂奔了半個時辰來到一處裸露的地方。這裏不是不想生長高大的樹木,而是這裏遍地的堅硬的巨石,而且還是成片的,想長也長不起來。

“人類小子,想住在這個森林,首先就要建一個你們人類能夠躲風避雨的地方,我大黑也是好心,你就用這裏石頭建吧。首先你就要把石頭切割成一塊塊規則的形狀再運回去才能開始建造你住的地方,我先來給你示範一下怎麼做。”黑猩猩說着來到這出堆滿整片石頭的空地,用它那超過人類很多的長臂在石頭上劃了幾下,然後輕輕鬆鬆的就把一塊一丈見方的整齊石頭取了出來,說道:“差不多就這個大小就夠了,你的房子要建大一點,說不定我也偶爾會去你那裏指點你,所以房子小了可不行的。”

看着大黑猩猩做得這麼簡單,林雲心裏也放鬆了一點,真元灌注到手掌,學着大黑猩猩的做法用手刀劈在這石頭上。

“碰!”林雲預想的石頭應聲而碎的場景沒有出現,只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白色痕跡,反而是他的手因爲劈在堅硬無比的東西上而血肉模糊,骨頭都差點斷了,疼痛得讓他差點暈厥過去。

“哈哈,你這個笨蛋,我能這麼用手切開這個石頭就代表你也能嗎?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今天晚上之前把五塊這麼大的石頭給我送回我的家裏,我已經在這附近留下了我的氣味,沒有獸敢來動你!當然了,這個味道只能管道天黑的時候,若是你天黑了還沒有把石頭送到我那裏,你被其他的獸給吃了可就不能怪我了,哈哈!”大黑猩猩說着就大搖大擺的回去了,只留下傻眼的林雲。

“臥槽,這隻大猩猩也實在是太變態了,這哪裏叫石頭啊,明明是比精金都要堅硬幾分的東西啊!”林雲悲憤得叫了出來。

過了一會兒,林雲還是無奈的從芥子空間裏拿出一把天階的大刀出來,深吸一口氣就對着下方的石頭劈了下去。只聽得“噹啷”一聲,天階大刀差點被震得脫手飛出,而那塊石頭卻只是多了一個淺淺的痕跡。

林雲揉了揉虎口都差點震裂的右手,他實在是想不出來有什麼石頭會硬得如此變態。他本身就修行天衍訣這個上古功法,身體比一般的武者要強壯多了,後來又吞服了強體丹,身體素質有強化了好幾倍,他現在的身體比一般的武聖級武者都差不了太多了。可是面對這些石頭的時候,他發覺自己還是有些有心無力,這些石頭實在是太硬了,劈砍一次只有一點點的痕跡。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把這些石頭劈完,不過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還是不能不這麼幹下去。

不眠不休的劈了一個多時辰,終於把一塊一丈見方的石頭給弄下來了,雖然外面坑坑窪窪的,但已經不錯了。林雲手裏的那一把天階大刀不愧是天階武器,劈了這麼久的堅硬的石頭還是沒有出現什麼問題,若是地階的武器恐怕早就被這硬石頭給劈壞咯。

林雲剛纔一直在劈砍石頭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這個石頭一劈砍完疲勞還有痠痛就襲了過來,握刀的雙手更是不堪,虎口裂開的血液把大刀的刀柄都染紅了。

“呼!這個真是要命啊!”林雲休息了一陣就又開始了工作。

不知不覺的就到了黃昏時分,林雲拼了老命終於把石頭給劈成了一丈見方的五塊石頭。不過代價就是真元耗竭,吃補元丹都不管用了,全身痠痛,還有多處肉體的受傷,可謂得不償失。 現在的問題就是怎麼把這個石頭搬運回去了,如果是別人的話肯定沒轍,因爲現在天夢大陸最大的儲物腰帶也就只有一丈見方的空間,把其他東西都取出來才能勉強能裝一塊進去。林雲就不同了,他的修羅血戒可是有數百丈方圓的空間,裝五塊石頭綽綽有餘。

把五塊石頭都裝進芥子空間裏,林雲趁着天色還沒有黑,顧不得渾身疲憊的就趕緊跑回大黑猩猩的家裏。回到那個數跟巨樹圍成的家以後,那隻大黑猩猩大黑在睡在它的窩裏直哼哼呢,看見林雲空着手回來,它立刻躥起來來到林雲身前運氣不善的道:“人類小子,你怎麼空着手回來的,難道你忘了我要你開採五塊石頭再運回來麼?”

林雲把五塊坑坑窪窪的石頭從芥子空間裏拿了出來道:“前輩,這裏就是五塊石頭了。”

大黑怒道:“人類小子,我是叫你把它們用手推着回來,沒叫你放在儲物空間裏帶回來!”

林雲委屈的道:“前輩,你在走之前就是說的把石頭帶回來呀,沒說要推回來的啊,我才以爲可以用儲物空間帶回來的。”

大黑一愣,想起今天它離開的時候是沒說必須要用手推回來,氣就不由消了幾分,“今天的就算了,明天你一定要把這些石頭每一塊都推回來,記住了嗎?”

林雲連連點頭,“記住了。”

大黑看向林雲劈出來的這五塊石頭,冷笑道:“人類小子,你這個石頭還怎麼這麼坑坑窪窪的怎麼能建房子。今晚我就不給你安排什麼節目了,你就把這些石頭削平得了,只是要能安安穩穩的把房子建起來再說。”

林雲“啊”的一聲,驚道:“前輩,今天我爲了這五塊石頭已經精疲力竭了,可不可以明天在把它們削平?”

大黑一把將林雲抓到手裏,舉到離它的頭差不多的位置,咆哮的道:“這點就精疲力竭了?你是不是自己覺得肉體已經足夠強悍了,可以不強化肉體了?我告訴你,你還遠遠的不夠呢,還差得遠呢,你肉體的強度連我的百分之一都沒有,你還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大黑這次是精神念力和猩猩語一起說的,那齜牙咧嘴的摸樣讓林雲的一驚一顫的,生怕這個神獸一個生氣就把他吞了。以他的體型,恐怕也剛夠這個黑猩猩打牙祭的,連忙用精神意念把自己的想法傳過去,“前輩,今晚我就一定把這個是他削平!”

大黑這才滿意的笑笑——它笑起來比剛纔還要恐怖幾分,把林雲扔到地上摔了個狗啃泥,拍拍胸脯道:“今晚你什麼時候弄好了就可以睡了,我明天一早回來發現你還沒搞定的話我不介意讓你變成我的早餐。”說着它就大搖大擺的出去了,大約是去捕獵了吧,在斷魂森林裏捕獵大多都是在晚上進行的。

щщщ ●ttκΛ n ●¢Ο

林雲這才站起來,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心想道:“這個叫大黑的黑猩猩實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也不知道魚露的手下怎麼會有這麼一個神獸來訓練自己了,罷罷罷,還是小命要緊,把這些石頭削平吧。”

說着拿出得自神殿的匕首來,先吃了一點東西后就開始這個艱鉅的工作。好在匕首比天階的大刀更加的鋒利幾分,只花了兩個時辰就把這五塊石頭削平了,雖然沒有達到大黑的那種一掌下去就把這種石頭切成的光滑如鏡的地步,但也基本可以把這些石頭壘起來不至於不穩定了,建好房屋基本也可以做到不漏風,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手一把匕首放心,林雲就感覺一股疲憊從全身各個地方蔓延出來,很快的就讓他自己覺得想動一動手指都困難的地步了。不過他可不能就這麼躺着休息了,明天肯定還有更加恐怖的訓練等着自己,所以必須得練功恢復體力,否則明天自己依然爬不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