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

之後,周子牛從元戒之中,取出一根巨大的鐵鏈,道。

“在這大山這內,不但有沉重的壓力,而且還有兇猛的能量洪流,這根鐵鏈我們栓在腰間,可以防止我們在能量兇猛洪流中衝散..”

鐵鏈通體如漆黑如墨,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幽幽的光澤,看起來非常堅固。

於是衆人各持鐵鏈的一端將之栓在腰間,在試了下其堅固程度,見一切沒有問題之後,一行八人正式向巨峯的入口緩緩靠近。

豪門隱婚:夫人,你要乖 ,巍然屹立,絕壁直上直下,宛若刀削。山峯之中,古樹參天,老藤盤繞,蒼勁如虯龍,一股股淡黃色的氣體肉眼可見,散佈在山林之間。

隨着一行人的進入,身體在接觸到那股淡黃色的氣體之時,頓時感覺似乎進入沼澤一般,步伐變得異常覺得了起來。

“好濃厚的天地之氣….”

“這股能量很詭異,我體內的能量運轉變得異常緩慢…”

剛一進去,人羣中便出現陣陣驚呼道。

“切忌不可試圖煉化這股氣體,否則後果不堪舍想!”周子牛鄭重的提醒到。有不少人試圖煉化這股氣體,最終無一例外全部爆體而亡…

聞言,衆人背脊嗖嗖的冒寒氣,停止了手上動作,如果周子牛提醒稍慢一點的話,他們已經開如試圖吸收了。

“轟!”

就在此時,一聲巨大的聲音,在山林間響起,只見王澤的兩隻深深入地面之中,一直沒到膝蓋處。

“你沒事吧?”周子牛周子牛神色一怔,連忙問道。

“嘎嘣、嘎嘣!”

此時的王澤跟本沒有說話的時間,臉色漲紅的可怕,甚至有一種扭曲的感覺。

他剛剛在暗中運轉起戰典練體術嘗試了下,吸收了一絲進入體內。頓時他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雖然只是一絲絲,但卻好像一股座萬丈巨嶽進體,沉重無比。

將他體內的骨骸,壓得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音,似乎隨時都會斷裂一般。

“咔嚓”聲不絕,王澤所在的地面也是發生了龜裂,猶如蟒網一般,急速的向四周擴散而去。

“該死!”

王澤緊咬牙關心裏急的冒汗。試圖將這股氣體引導向戰典練體術的運行路線,將之練化。

卻是凜然的發現,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撼動它分毫,猶如一座大山一般穩穩的屹立在他體內。

突然,那股淡黃的氣休輕輕一震,頓時一股浩瀚的能量,向王澤的體內擴散而去,將他的身體撐得猶如氣球一般,開始膨脹了起來。

而且,這種膨脹還在不斷的蔓延,只是片刻時間,他便是變成了一個“大胖子”,看這模樣爆體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周子牛自然能夠看出,王澤必然是吸引了這股能量,纔會發生這種事情,不由和焦急的對周福問道:

“怎麼辦?”

聞言,周福苦笑一聲,雖說這裏他實力最高。但是這股氣體,隨即是他也都不敢吸引,當下也是無計可施,搖了搖頭嘆道:

“老夫也沒有辦法,他的體內能量已經達到極其充盈的地步,若是貿然出手,怕是會立刻便將他的身體撐爆,只有看他的造化了..”

周子牛急的直搓手,在原本來回走動,想着應對之法。


周福的話也是在他意料之內,想必就算是他爹來了,也只能乾瞪眼。畢竟這股能量太詭異了…

此時,一行人也都是將目光彙集在了王澤身上。雖說他們並不認識王澤,但對方的大名卻是在峯城已經是極其的響亮,衆人也是不由得默默嘆息。

一個天才怕是就要夭折了…

這裏剛剛進入大山,壓力並不算特別強大,所在這般等待下去,還是沒有什麼問題。

在衆人的目光注視下,王澤膨脹的身體,以經能夠清晰的看到,體內的骨骼血肉以及經脈,看上去格外的滲人。

此時王澤完全沒有注意到衆人的目光,他臉色赤紅如血,青筋猶如小蛇一般鼓動。仍舊是咬牙堅持運轉體內的所有能量,想要將那股淡黃色的氣體引導進氣海之內。

只要進入氣海,他相信,憑藉着戰典練體術的奇異,便一定能夠化險爲夷,將之煉化。

然而,想法是好的,可效果卻是微乎至微。在他一番努力之下,那淡黃色的氣體終於是有所移動,但卻猶如龜爬一般緩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般速度,怕是在沒有將它引導到運行路線之前,他便已經爆體了..

“咔嚓,咔嚓!”

裂縫依舊在蔓廷,地面也是在緩緩的向下沉去,王澤所面臨的壓力也是越來越巨大,情況變得更加糟糕了起來。

山林間充斥着一股緊繃的氣氛,令人窒息,衆人都是不由的爲他捏一把汗。

他現在渾向上下全是鮮血,猶如一個血人一般,看上去格處的滲人。

“堅持不住了…”

突然,死死堅持的王澤牙關一鬆,發出一聲呢喃之聲,意識也是開始出現了一些萎靡,似乎隨時都會昏厥過去。

然而,就是此時,他胸前的青褐色玉石卻是出現一抹淡淡的光亮,一股淡青色的氣體,緩緩的流入他的體內。

淡青色氣體剛一進入,便發出了奇異的一幕。

只見,那巍峨不動的淡黃色的氣體,見到淡青色氣體,頓時自主的向那青色的氣體吸引而去,於是那股青色的氣體,一馬當先,似乎是在引導着淡黃色的氣體一般,在王澤的體內的流躥而去。

最後,將淡黃色的氣體引異在王澤氣海之上後,淡青色的氣體微微一震,猶如是下了某種命令一般,然後一閃而沒,再次進入到了那塊玉石之上。

在那淡黃的氣體猶如是有着靈智一般,竟然戰戰兢兢了起來,不敢有絲毫反駁,於是將體內的浩瀚的能量,再度吸收而回。

片刻,王澤那猶如皮球一般的身體,在衆人一幅不可置信的神色之下,漸漸的收縮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他把這股氣體吸收了?”

看到王澤身體再度內斂,衆人驚呼道。

就連周福,和周子牛也是眼中也是浮現一抹詫異之色,無法解釋眼前的一幕…

之前那抹光亮極爲的微弱,在加上有衣衫的包裹,所以衆人並沒有發覺。 身休的變化也是引起了王澤的注意,意識漸漸的清醒了過來。隨即便是錯愕的發現,那股淡黃色的氣體已經盤旋在了氣海之上,而且它此時並沒有散發出一絲的壓力,猶若空氣一般安靜的般旋在那裏。


王澤神色一滯,皺了皺眉,不明白不何爲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以防萬一,先把它煉化了再說。”

久思無果,王澤也是將之拋在腦後,畢竟這股淡黃色的氣體猶如一顆**般,萬一再散發出壓力,他的小命今天估計就真要交待在這裏了..


想到這裏,他不再絲毫耽擱,手中立刻結出一個結印,氣海之中黃金色的勁元頓時洶涌而起來。燦燦生輝,猶如流淌的金色液體一般,向淡黃氣的氣體彙集而去,眨眼間便是將之迅度包裹而住。

見那股淡黃色的氣體並沒有反抗,王澤鬆了口氣,於是將那股淡黃色的氣體,向戰典練體術的特定經脈引導而去。

剛剛那一番情況下,他體內的勁元已經所剩無幾。

然而,隨着將淡黃色的氣體煉化,他的體內能量不但變得再次充盈了起來,而且氣息也是緩緩的向上攀升。

片刻,便是超越了他巔峯時期,依舊勢頭不減,勢如破竹向上衝擊着。

“看來這小子因禍得福,實力又要有所精進了..”

周福捋了捋鬍鬚,輕笑道。同時在心裏也是有所凜然,十六七歲達到這般境界,在峯城數面裏以內絕對是隻此一例,以後可謂前途無量。

“與此子交好,對周家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

周福暗自驚歎道。

聽聞王澤實力又要有所精盡,周子牛咧了咧嘴苦笑了一聲。

“鏗!”

“鏘!”

然而,就在此時,王澤的體內忽然傳來一陣陣猶如打鐵一般的鏗鏘之聲,他的身體也是在這般聲音的帶動之下,極有節奏的鼓動了起來。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

王澤體內這奇異的一幕,讓得周子牛頓時眼珠子暴凸,驚呼道。其它是更是呆若木雞愣在當場,從未聽說過有人練功之時,會發出這麼奇異的一幕。

其中一人,喉嚨滾動了一下,聲音乾澀的道:

“好..好像是在練功…”

此時山林之中,衆人皆愣在當場,唯有周子牛,發出一聲聲猶如殺豬一般的哀嚎,好像是要將他心中的鬱悶,全部都吐出來一般。

“這是練功嗎?這簡單就是在鍛造神兵利器!”

“這是功法什麼級別?是傳說之中的尊階?還是聖階?”

從小便開始練體的他,憑藉着“蠻牛訣”,肉身力量一直無人能夠於他比肩,而王澤小小年經,卻比起他來還要強上不少,他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此刻見到這一幕,用腳趾頭子想也能夠知道,對方必然掌握着一種非常高級的練體之術。與之相比,他引以爲傲的“蠻牛訣”,簡直就在破爛貨,毫無可比性。

“怪不得啊,怪不得,這小子肉身力量比我強了這麼多…”

周子牛搓了搓手眼中充滿了羨慕之意。

王澤自然不知道周子牛心中所想,但就算知道也不敢苟同,他肉身力量的強大,並不只是因爲煉體術的關係。

沒有人知道他在曉機子身旁,這五年吃了多少苦,那些殘酷極限訓練,跟本就不是他這養尊處優的周家少爺,所能夠想像的。

而且,以曉機子功深造化的實力和眼界,對他教導更是正規無比直指練體本質。比起大陸上那些超級大派的正規的練體之術,也是豪不遜色,甚至猶有過之。


當然,最重要的便是王澤的勤奮所致,不然再好的條件也是枉然。

所以說,他有今天的成就,一切都是他自已堅苦勤奮所得來的。

而這些,並不是周子牛所能夠知道了。

此時,王澤的肉體通體如玉,經脈根根晶瑩,皮膚燦燦生輝,渾身籠罩着一層金光,寶相**,猶如一座神袛將臨。

他全身貫注,渾然不注意外界的任何因素,引導着體內的能量,去努力衝擊八重天的屏障。

雖說那屏障只是薄薄的一層,看似軟弱,卻是堅韌無比,在將那股淡黃色氣體煉化之後的龐大的能量,消耗七七八八時,卻是始終未能將之打破。

“看來還不夠..”

雖然那股淡黃色的氣體蘊含的能量頗爲磅礴,但畢竟太少只是細細的一絲而已,如果說這樣便突破八重天的屏障,那樣還是有些不現實。

想到這裏,王澤快速的從元戒之中取出四枚一階蠻獸內丹,手掌一拋,四枚內丹仿若受到某種牽引一樣,懸浮在他胸前。

“難道他想用蠻獸內丹的力量突破?”周子牛好像是想到什麼,驚訝道。

正如他所想,王澤就是這個打算,這些內丹便是這一段時間內,他在這山林之間歷練的戰利品,此時裏面的能量正好可以助他突破八重天。

只見,他手印一變身體之內,陡然間射出四條金色的細線,分別連接在面前四顆內丹之上,隨即,內丹之上的能量便是透過金線,向他的體內彙集而去。

“嘶!”

見猜測被證實,衆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