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林山清晰地聽到丹田中的爆裂之聲,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之後,臉色變的蒼白了幾分。

“這劍元之力真是霸道,居然直接將這種疑似龍元的力量直接湮滅!”林山心念一轉,想到徐光施展龍元時,體內的劍元之力也是蠢蠢欲動。看來這黃色劍元之力根本就是龍元的剋星,若是這樣,林山想要煉化出龍元,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閉目凝神,林山原地恢復起來,隨着時間的流逝,他的臉色逐漸恢復紅潤……

一處神祕空間中,張柔的雙手已經變得跟龍爪一般,連指頭都變長許多。 張柔雙爪不斷揮舞,速度極快,眼前的虛空中滿是她留下的爪影。她的速度越來越快,雙眼也越來越亮,絲毫沒有疲憊之色。

呼!

張柔猛地向前方虛空揮出一爪,前方數十丈之外的漆黑龍骨上多了一道爪痕。如此這般,張柔長髮飛舞間,一道道爪影接連出現在巨大的黑色龍骨之上。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小山般的龍骨忽然倒塌下去,化爲滿地粉末。

張柔目光呆滯片刻,恢復了人類身體,眼神恢復了一絲清明。看着前方消失不見的龍骨,她突然泣不成聲:“父親!柔兒做到了!柔兒終於掌握了真正的魔龍變,沒有給您丟臉!”

半晌之後,張柔哭聲漸漸停了下來,似乎想到什麼,她一臉急色:“林大哥現在一定很着急,我不能讓他有事!父親,您知道麼?林大哥就是我們世世代代要等的人,柔兒一定好好守護林大哥,完成家族使命!”

看着身前虛空,張柔神色肅然,忽地雙手連番點出,口中低喝道:“魔龍之門,開!”

“嗡”地一聲之後,前方虛空如同一扇門一般打開,裏面漆黑無比。張柔面色一喜,輕輕一躍便沒入其中,消失不見。原本的那扇空間之門,微微一晃之後也如鏡花水月般地消散開來。

在張柔離開之後,原本黑色龍骨下方,一隻烏黑陣旗突然出現,迅速散發着滾滾黑霧……

此時的林山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坐在原地思量起如何出去。他進入此處不過數個時辰而已,現在出去多半會撞見鳳仙子等人,那樣的話少不了要拼鬥一番。

林山並非懼怕那六人的實力,他不過是不願多生事端而已。即便是順利斬殺外面六人,那鳳仙子口中的黃長老肯定也會尋到他頭上。若是那黃長老尋到青雲山,他只怕是無法繼續呆在青雲山,種靈訣就難以得到了。

正在林山思量時,突然神色一變,面露驚駭之色。

“空間波動!這裏有傳送陣!”林山低語道,他清晰地感應到前方出現陣法傳送時的空間波動,此時避無可避,他只能全力準備,應對馬上要出現的變化。


在林山的正前方,一隻金色令旗突然出現並爆裂開來,緊接着上方出現一道虛無之門。

見到此景,林山雙眉連轉,心中一狠,縱身躍了進去。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林山搖頭清醒一番,才發現自己身處一座山腳之下。

感應着虛空中純淨的靈力,林山擡頭看着天空太陽,面帶喜色地說道:“居然真的就這麼出來了!只是,此處是何地?該不會又被傳送到什麼不知名的地方了吧?”

思量片刻之後,林山決定還是先弄清自己所在的位置再說。要知道青雲山的傳承試煉半個月後就要開始了,若是沒有他幫助的話,紫雲未必能夠拿到“種靈訣”功法的。他對此功法寄予厚望,若是沒此功法幫助,以他的虛靈根資質,想要築基還真是困難無比。

感到前方有白光閃動,似乎有一條河流一般,林山神色一動,便快步趕了過去。


此番進入古地之中,雖然經受住禁制中的各種壓力,但出來時着實有些狼狽,還是先梳理一番爲好。

經過一段綠草地的下坡之後,林山穿過一片小樹林,很快便靠到了靠岸邊。

見到河邊景象時,神色一呆,雙眼直直地看着水中之人,一時居然拉不回來。

河流中一名年方二八的女子正在洗浴,雙眼靈動清澈,面容十分精緻。香肩外露在水面之上,十分白皙。特別的是,女子有脖頸上,有一塊黑色龍形印記。

“張柔?她怎麼會在這裏?”艱難地收回目光,林山喃喃自語。

“什麼人?!”一聲清脆的呵斥傳來,一片水簾濺起,女子身形飄動間,穿上一襲黃衫,衝向林山這邊。

屈指成爪,女子化作一道殘影,直逼近林山面門而來。

面露尷尬之色,林山站在原地,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張柔氣急的衝向林山,直到他跟前時,纔看出林山的樣貌,手中攻勢一手,瞬間變作一臉狂喜。

“林大哥,是你!”

“柔兒,林某無意中來到此處,真是抱歉!”林山避開張柔的目光,拱手道歉。

面色一紅,張柔想到林山剛剛定是見到了自己春光旖旎的景象,雙手翻着衣角,有些不知所措。

兩人就這麼相對而立,目光卻都四處飄蕩,一時之間,尷尬的場面就這麼僵持起來。

大約一盞茶功夫之後,林山開口道:“柔兒爲何出現在此地,是否知道這是哪裏?”

聽到林山問話,張柔輕咬紅脣正欲說什麼時,擡眼和林山四目相對,頓時面容羞澀地紅到了耳根處,看起來別有一番迷人的韻味。


見到張柔的這般模樣,林山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原地就那麼一動不動地站着。

片刻之後,張柔恢復了幾分,低聲說道:“柔兒在迷燕谷時,誤入一片神祕空間中,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了我魔龍一脈的些許奧祕。先前好不容易纔打開禁制傳送出來,身形狼狽,這纔來到這裏洗……洗漱一番。”

見張柔略微青澀的模樣,林山嘆道:“柔兒能有此際遇,真是天意使然,林某竭盡全力也無法打開那神祕禁制,當日沒能成功救出你,說起來真是慚愧!”

“林大哥千萬別這麼說!只要你沒事,柔兒就放心了!”張柔搓着衣角,走到林山跟前,一副乖巧的模樣。

林山一陣失神,他聽出張柔話語中的關切之意,一時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擡眼盯着林山,張柔好奇地問道:“對了,林大哥怎麼會出現在此地?這裏和青雲山足足有三千多里路呢!”

心中一動,林山瞬間放下心來,他原本還擔心距離青雲山太遠,無法趕上宗門傳承。現在清楚了位置,想來不足兩日功夫便可趕回去的,這樣以來,時間倒是十分充裕。

“林大哥你還沒回答我呢,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麼遠的地方?”張柔繼續問道。

“此事說來蹊蹺,林某和幾名同道中人結伴尋找一片古地,無意之中被傳送到此的!具體緣由,現在自己還沒弄清楚……”林山道:“聽柔兒的言語,似乎知道此地?難道你曾經來過此處?”

張柔搖頭道:“也不是。柔兒前些年隨家父和金龍使一起來過這裏一次,所以才知道的。”

“原來如此。”林山看着張柔說道。他這一看之下,瞬間大驚:“柔兒,你的修爲?築基後期?”

向林山微微一笑,張柔甩了甩雙手,一臉輕鬆地說道:“是啊!柔兒現在已經是築基後期修士了,說起來還要感謝林大哥陪我一起去迷燕谷,這纔能有這般造化的!”

“柔兒境界跨越這般大,莫要留下根基不穩地問題。”林山提醒道。

“林大哥放心好了,柔兒早就修煉了魔龍傳承,體質有些不同,能夠應對這般變化的!”


林山點了點頭,心中思量起來。張柔是得到魔龍傳承才破開神祕空間出現在這裏,而自己先前所在的地方疑似金龍傳承,兩者之間必定建立了某種特別的關係。而張柔先前提到,魔龍使和金龍使曾今結伴行動,看來自己能夠從虛空之門出來,多半還是沾了張柔的光了。


見到林山有些失神的樣子,張柔美目閃動地問道:“林大哥你在想什麼呢?”

雙眉一挑,林山擺手說道:“沒什麼,不過是感嘆先前經歷的種種危機罷了!”

“危機?”張柔皺眉道,片刻之後直直地盯着林山的雙眼問道:“林大哥,柔兒有個請求,希望你能答應。”

“柔兒請講,若是能夠做到,林山自然不會拒絕你。”經歷迷燕谷的經歷後,林山早就將張柔當做好友對待,此時坦然地答應道。

面色一喜,張柔道:“林大哥肯定能做到的!柔兒是想,能夠留在林大哥身邊……”

神色一滯,林山一時無言以對,心想難道是先前自己看到了那般旖旎春光,張柔才這般決定的?但這不合理啊,他們身爲修煉者,可不會以凡人的標準約束自己,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起來。

見到林山這般模樣,張柔連忙解釋道:“林大哥莫要誤會,柔兒不過是想留在你身邊,沒有別的意思。具體緣由現在不能說,將來你會明白的!”

林山皺眉道:“這……,不太合適吧?”

撲閃着一雙大眼睛,張柔連忙解釋道:“合適!林大哥你放心好了,柔兒絕不會妨礙你的!”

“此事還是以後再說吧!”林山說道:“當務之急,我們要先趕回青雲山,那傳承試煉快要開始,林某還需要準備一番。”

剛剛得罪了房山交易會,還不知道有多少清淨的日子可以過,林山心中不忍張柔牽涉其中,只能拖延起來。

先是有些失落,然後張柔用力地點了點頭,說道:“就照林大哥說的辦,柔兒這就帶路,我們先返回青雲山。”

林山到水邊簡單梳洗一番,正要祭出飛劍,張柔低聲說道:“既然林大哥趕時間,還是由我來吧!”說話時,便祭出一柄寬大的黑色骨劍,懸浮在林山跟前。 揚起眉頭,林山嘴角微微上翹,張柔已經做到這種程度,他自是不好拒絕,微微一笑便站到了骨劍靈器之上。

張柔蓮步微動,站到林山跟前,手中法訣一引,骨劍微微一顫,盤旋到空中之後,急速向青雲山方向趕去。

“柔兒的這柄劍很是特別,只怕威力不凡吧?”林山打量着腳下骨劍,如此問道。

“此劍乃是家傳之物,柔兒也是剛剛掌握,尚且發揮不出多大威力,讓林大哥見笑了!”張柔說道。

“柔兒此番際遇不凡,回到青雲山之後必定會被宗主大人重用的。再加上你的魔龍使傳人身份,說不定以後也會有紫雲仙子那樣的身份地位,林某也爲你高興。”想到張柔之前艱難的生活,林山如此說道。

靈動的雙眼直勾勾地盯着林山,張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半晌之後才低聲說道:“柔兒說過了,以後只跟在林大哥身邊,就算林大哥不答應,柔兒也同樣會跟着的!”

面露尷尬之色,林山說道:“不瞞柔兒直說,林某先前的任務失敗,可是得罪了一些勢力,即便躲在青雲山,也沒有多少安穩日子了!柔兒跟在我身邊,完全不值得。”

“林大哥是好人,不管什麼人來找你麻煩,一定是他們不對!林大哥你放心,柔兒現在實力不同往日,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張柔的聲音清脆,說話時堅定的神色和她臉上稚氣顯得十分不匹配。

思量片刻,林山緩緩說道:“林某多謝柔兒的好意,只是覺得無功不受祿,不值得柔兒這般付出罷了!”

“當然值得了!林大哥一定要相信柔兒,柔兒會全力保護好你!有些事情柔兒現在還不能講,但林大哥將來一定會明白的!”張柔依然堅持地說道。

一時商量不出結果,林山沉默下來,心中想起傳承試煉的事情。虛靈根已經成爲他的瓶頸所在,只有得到種靈訣這部功法,他才能夠逆轉靈根,讓自己的修爲更進一步。

見林山一臉思索的樣子,張柔低眉順目,十分乖巧,默默地御器飛行。她心中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眼前的男子。

神色一動,林山皺眉看向前方虛空之中,低聲嘆道:“看來有人想要找我們麻煩啊!”

林山的話音雖低,但並無意隱瞞,近在咫尺的張柔自然清楚地聽到。

張柔先是不解地打量着林山,她的神識四處查探,卻一無所獲。她相信林山也不會無的放矢,所以只能向林山投以詢問的目光。

見到張柔這番模樣,林山將目光投向前方一座山峯之上,若有所指地跟張柔點了點頭。

張柔一副不信之色,卻依然緊緊地關注着山峯之上的動靜。

大概盞茶功夫,兩道白影自那山峯飛出,最終擋在林山二人前方。張柔低聲自語道:“林大哥神識好強,這麼遠都能發現!”

來人是兩名女子,身着白色長裙,手中握着一隻不知名盤狀靈器。

“她們是青女峯之人。”張柔和林山說道,然後單手一引,向腳下骨劍打出一道靈訣,兩人就這麼懸浮在半空中。

看清林山二人的模樣,對面一名女子開口說道:“你們是何人?爲何出現在我青女峯領地之中?”

不等林山開口,張柔朗聲道:“兩位師姐,此地明明是青雲山的範圍,何時成了青女峯的領地?”

瞥了眼張柔腰間令牌,女子譏諷道:“原來是青雲山的弟子,難怪敢擅闖此地!此地原本歸逆靈宗四大守護家族所有,現在那四大家族早已煙消雲散,我青女峯數年前便代表逆靈宗將此地收回。如果你不信,將來可以問你們的風大宗主!”

“兩位道友有話不妨直說,無需在此拐彎抹角的!”林山不耐地說道。

女子打量林山一番,神色傲然地說道:“你倒是聰明人!實話跟你們說了,我們無憂宗主早有命令,但凡在我青雲山出現的女子,都要帶回宗門參與聖女選拔!”

“聖女?”林山並不瞭解青女峯之事,疑惑地問道。

“林大哥,他們口中的聖女,便是要選取資質較高的女弟子,作爲宗門的真傳弟子,只是聖女的地位尤在真傳弟子之上,將來可能會成爲宗主候選人罷了!”張柔道:“我們不要理會,那聖女要遵守的規矩頗多。我父親曾經說過,青女峯選拔聖女的規矩,不過是無聊之人做的愚蠢之事罷了!”

林山雙眉一挑,大致明白了幾分。那所謂的聖女選拔,無非是尋找修煉資質特別之人,作爲宗門繼承人的候選者而已!

要知道宗門繼承人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的,真正追尋仙道之人,只會潛心修煉,哪會對這種宗門管理事務感興趣?

“哼!區區築基修士也敢無視我青女峯的規矩!”女子向身邊之人叫道:“師姐,我們聯手拿下此女,送回宗門內!”

她口中的那位“師姐”並未說什麼,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揮手取出一柄寶劍,露出點點寒芒。

看來青女峯的手段很特別,她們並非像青雲山一般,將寶劍祭煉成飛劍,而是手持寶劍施展劍法。這種手段,倒是和九州世界有些相似!

“林大哥,你到旁邊等我,我來對付她們!”張柔說道。

見張柔真的擔當起爲自己保鏢的角色,林山心中微暖。看着張柔嚴肅的神情,他揮手祭出飛劍,默默地到一邊旁觀起來。他心中對張柔的際遇也十分好奇,很想知道此時張柔的戰力到底達到何等程度。

“林大哥你不要看,柔兒變身時樣貌有些變化,柔兒怕嚇到你……”張柔有些歉意地向林山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