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呀——”

一聲悶響碰撞後,豬女孩發出一聲驚叫,豬蹄冒血倒飛了出去!

咦?金獅子愣了下。

確實不弱。

但好像……也不太強?

“燈芯?”奧末芙被芭芭泥一把架住,他身上氣勢擴散,凝重地望着金獅子道:“你是什麼人?”

這股壓力?這隻猩猩很強!

金獅子回過神來。

語言相通嗎?

燈芯是什麼意思,和洛克斯老大在研究的點燃燈火有關?

念頭一閃,金獅子回想菲戈的吩咐,以冰冷兇殘的笑容迴應。

黑猩猩拳頭一攥,甩着豬蹄的奧末芙氣惱地瞪着金獅子,鱷魚人塞貝克則低頭感知着下方的情況。

“還有六個人在下面。”他低聲提醒:“芭芭泥大人。”

“我知道,這種感覺,似乎是宇宙海賊,不是我們之前預估的任何一種情況,浪費時間。”芭芭泥冷哼,三人和金獅子對峙着踩在飛舟上面,等待飛舟平穩降落下去。

繼而洛克斯、克里西西等其它六名海賊,以一副淡然的姿態與金獅子匯合,一馬當先站到前方的洛克斯,讓芭芭泥的視線轉移。

“你是他們的船長?”芭芭泥道:“海賊團嗎?發信器是你們這些傢伙引動的?你們想幹什麼?”

‘多說多錯,少說少錯。我們知道的信息太少,如果是可以交流的傢伙,儘量用沉默來逼迫對方多說話,用反問來回答問題。你能做好吧,克里西西?’——菲戈

克里西西上前一步,笑容冰冷道:“終於等到人來了。呵呵,你們猜我們想做什麼呢?”

黑猩猩哼道:“果然是一夥海賊,不過像你們這樣大膽、主動誘使我們毛皮族戰士前來的傢伙還真是少見,你們想要我們的飛舟?”

克里西西:“你覺得呢?”

“這裡原本生活的天使族分支已經覆亡了嗎,你們是在他們的地下城市撿到的發信器?你們還知道其它東西嗎?你們是哪顆星球走出的人族海賊,懸賞金是多少?”

克里西西:“你們猜?”

“……”

“噗嗤——”

豬女孩奧末芙忽然吭哧一笑,道:“好可愛帥氣的男人,可惜就是年齡有點大了。芭芭泥大人,他們應該不是出名的海賊,如果見過他的懸賞令,我會記住的。

當然,還有那個醜鬼!”

醜鬼史基:“……”

“不出名?”芭芭泥將目光轉回洛克斯:“這傢伙讓我感覺有些危險,怎麼會不出名?你們…應該不是東宇宙海的人吧?吃了惡魔果實,莫非是被惡魔族追殺來的?”

危險?奧末芙笑容一斂,驚訝地向芭芭泥確認,一旁沉默的鱷魚人鱷魚臉上則露出兇悍表情:“我還以爲感覺錯了,芭芭泥大人,怎麼辦?要幹掉他們嗎?”

芭芭泥未答,瞄了眼飛舟,心中暗道棘手,他們到底是怎麼發現我們的飛舟將飛舟迫降下來的?

“怕飛舟被摧毀,感覺束縛了手腳嗎?”洛克斯終於開口,身上戰意升騰,“你猜得沒錯,我們想要你們的飛舟,所以我們也不想破壞它,去遠處打一架,怎麼樣?”

黑猩猩一怔,齜起大白牙。

“你在找死,狂妄的海賊。” 「什麼?!充值餘額?」慕山海大驚,一顆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他成立了自己的餐飲公司后,急於鋪滿市場,兩年時間,在京都就開了數十家連鎖餐廳。

而他們的餐廳是有會員制的,如果在餐廳充卡,就能享受每次吃飯都打八折。

很多消費者就是奔著這一點,在店裡多多少少都充值了錢。

慕山海正是靠著這筆錢,迅速拓張的店面。

而現在,他哪來的錢給人退回去??

「董事長,現在怎麼辦啊?」助理著急地問。

「該死!」慕山海唾罵了一聲,黑沉著臉說:「錢不可能退!你們別搭理那些人,過段日子就消停了。」

「可是……」助理臉色難看地說:「那些人鐵了心要我們退錢,剛才我上來的時候還聽到他們說,如果我們不退錢,他們就告到特立隊那邊去。」

「特立隊?!」

慕山海瞬間汗如雨下。

他的公司可是不幹凈的很,一旦特立隊參與調查,不說查封公司,就說他自己都有可能落得跟司徒海一樣的下場。

要知道,特立隊的人可是軟硬不吃的,如果被他們盯上那就真的完蛋了。

這幫人還真是會找他的軟肋。

慕山海咬牙切齒地道:「你先下樓穩住他們,說是讓他們考慮一天,如果一天之後還想退錢,那到時候我們再退給他們。」

「但是……」助理遲疑著說:「他們退錢的心很堅決,一天之後,恐怕還會再來公司。但我們公司賬面上根本沒錢,錢全都用在開分店上了。」

慕山海心裡恨得要死。

這一刻,他終於開始後悔為什麼要沒事找事,去網上找慕夏的麻煩了。

這下倒好,慕夏被爆出捐了上億善款,成了人人口中的大慈善家,而他卻被人人喊打。

慕山海用力磨著后槽牙道:「錢我會想辦法,你先穩住他們就是。」

「是!」助理一點頭,轉身下樓了。

慕山海在辦公室里急得團團轉。

他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狠狠地砸斷了自己的腳。

當初他巴望著司徒集團,也就是現在的慕氏集團倒閉,都是為了拿到錢,壯大自己的餐飲公司。

而現在,他萬萬沒想到,最有可能先倒閉的,反倒是他自己的公司。

思來想去,慕山海還是拿起手機撥通了胡遙的電話。

司徒集團他可以暫時放手,但自己的公司絕不能出事!

幾秒后,胡遙接通了電話,語氣裡帶著嘲諷地開口:「終於知道自己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

「你少說風涼話!我出事,你也逃不了!你以為我手裡沒你的黑料嗎?」慕山海的聲音里滿是怒火。

胡遙的聲音冷下來。

「慕山海,這次是你自己捅出來的簍子,你把火撒在我身上是幾個意思?你有本事找那個黃毛丫頭去啊!真要大家一起死,你絕對死的比我慘,你信不信?」

慕山海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穩定心神說:「胡遙,我們做一筆交易。」

「嗯哼?」

「我把我手裡司徒集團的股份全都給你,你給我一個億。以後,我不會再跟您爭任何司徒集團的東西。」 送走褚臨沉,秦舒再次回到事發現場。

這裡已經被警方用專門的警戒線圈了起來,無關人員不得入內。

看熱鬧的人只能聚集在徘徊線外面,伸著脖子好奇張望,同時熱絡討論著。

秦舒來到時,其他人的目光下意識落到她身上。

有人喊了一聲「副院長!」

其他人陸續符合,向她打招呼。

秦舒還不太適應這樣的場面,朝他們點頭致意,加快腳步穿過警戒線,朝房間走去,跟裡面的警方碰頭。

房間里,范同生等人的屍體已經被搬走送去解剖,只有警方留下的白色標記線。

秦舒小心地越過那些白色線條,來到正在跟齊鈺交談的一名警官面前。

看到她來,齊鈺主動介紹道:「胡警官,這是我們新任的元副院長。」

身穿藍色制服的中年人面容肅穆,一雙布滿細紋卻異常鋒利的眼睛看向秦舒,看起來幹練且老道。

記住網址et

他朝秦舒微微頷首,簡意賅地自我介紹:「胡志坤。」

「胡警官你好。」秦舒客氣地回道,然後隨口問了下調查情況。

胡志坤只公式化地回了一句:「還在調查中。」

雖然有國醫院主動提供的認證和相關資料,又有他們自己現場勘察得到的一些微小線索,但是,在真相還沒水落石出前,對調查組以外的人三緘其口,也是一門入職必修課。

所以,肯定是不能透漏的。

秦舒也想到這一點,所以並不介意,平靜說道:「那有什麼需要我協助的,請儘管開口。」

胡志坤說道:「請你過來,其實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和范同生平時的關係怎麼樣?」

秦舒心頭一動,下意識看了眼身旁的齊鈺,見他朝自己微微點頭。

看來,應該是每個人都接受了訊問。

她如實說道:「我進國醫院的時間不久,和范同生並沒有太多的接觸。」

「但是根據我們了解的情況,他之前跟沈牧院長提議過,希望把你分到他的組裡?」

「沒錯。」秦舒並不否認,解釋道:「那是有一次我陰差陽錯協助他完成了一場實驗,可能也因此得到了他的認可。」

見胡警官似乎仍有疑慮,她想了想,坦然迎視著對方犀利的雙眸,提醒道:「這邊出事的時候,我正在給沈老做心臟手術,幾乎所有人都看著的。」

聞言,胡警官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問得太直接了些,面色稍稍緩和地點頭說道:「這個我是知道的,元副院長別誤會了。對了,能再說說你和白遠梅院士的關係嗎?」

「好。」

和秦舒交談完,胡志坤瞥了眼身旁的警員做的記錄,確認無誤,點了點頭。

然後打了聲招呼,留下幾名警員保護現場,便帶著其他人先走了。

秦舒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一行人離去的背影,眉頭微皺起來。

胡警官剛才問她的那些話,似乎是在懷疑什麼。

她把案子交給警方來辦,可沒讓他們把自己當嫌疑人啊。

「這胡志坤被稱為京都的福爾摩斯,他的辦案水準是值得相信的,這事兒由他來辦,我們可以放心了。」

身旁,響起齊鈺的聲音。

秦舒收起心思,將目光轉向那聚集在警戒線外人頭攢動的眾人,在人群的外圍,看到了辛寶娥的身影。 葉天傾想要拒絕。

他救人,只是因為遇見了,不願意見死不救罷了。

並不是想要任何的報酬。

但此刻!

周遠水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說什麼也不願意鬆開。

而且跪在地上,又哭又叫,不斷的感謝。

葉天傾知道,自己若是不收下的話,這周遠水肯定是不會罷休的,所以便答應下來。

周遠水立即就打電話,讓妻子將那本古籍送來。

周遠水妻子過來,還需要一點時間。

所以!

袁院長便是將葉天傾,請到院長辦公室。

袁院長熱情的泡好茶,滿臉客氣的給葉天傾倒茶。

「哈哈,那個……葉先生,不……葉神醫啊。」

「你那七星針法是從哪裏學的,」

「這七星針法,可都已經失傳……」

他話沒說完,葉天傾就微笑着將他打斷說道:「七星針法從未失傳,只不過是因為某些原因,你們無法學會罷了!」

袁院長沒想到,自己會得到這樣一個答案。

他覺得葉天傾說這話,乃是在敷衍他,不願意透露他是從哪裏學的七星針法。

他倒是不生氣。

笑嘻嘻的說道:「是我太唐突了,不該問的,不該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