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鮮血飛濺,二人殺到瘋狂!

「林浩,接我一刀!烈—火—刀,殺!」

空中,林青陽雙手握刀,如同流星般從天而降,殺向林浩,狂暴的元力,席捲八方!

林浩嘴角露出了笑容,卻不在閃躲,因為他明白了堂兄的意思,雙手握住劍柄,如同江河般的元力肆無忌憚的湧出,灌注到手中的寶劍。

「好!冰—龍—劍,殺!!」

轟隆隆!

看台上的岩石崩裂,碎石紛飛。

許久之後,在廢墟中,站著倆個人,他們平靜而立!

「誰?」

「誰贏了?」

「會是誰呢?」

林青陽望著手中的赤色寶刀,平靜的看向林浩,「為什麼你一直能夠破開我的招式!」

林浩嘴角露出微笑,眯著眼睛望向天空,看著那熾烈驕陽帶給自己的溫暖,淡淡道,「精神……」

「哈哈哈!好!好!我一直自詡林家第一天才,想不到,想不到啊!林浩,我們來日再戰!」林青陽雙目爆出璀璨的光芒,暢快大笑,隨後對著偌大的看台,拼盡全力吼道,「我輸了!」

咔!咔!

倆聲脆響,刀身和劍身之上,突然齊齊出現道道裂紋,轉瞬崩裂成為碎片。

下一刻,在全場的歡呼聲中,他們的主人對視一眼,雙雙倒下!

倆道人影瞬息來到他們倆人身側,各自抱起后迅速消失在演武台上!

「父親,我做到了!!」林浩閉著眼睛,輕輕說道。

抱住林浩的林秋山,遙遙看向貴賓席上那道激動流淚的人影,默默說道:「三哥,你有個好兒子啊!」 傍晚時分,演武大典早已圓滿結束,斗獸場內變得異常冷清,只有數名青衣侍者打掃著巨大無比的場地,雖說如此,但他們臉上卻是洋溢著激動的神情,不時看向那些巨大的深坑,露出了無限嚮往和崇拜之意!

「太厲害了,林青陽少爺那把燃燒著火焰的大刀,簡直如同天神啊。」

「是啊,到現在我的心臟還砰砰的跳呢,你沒見林浩少爺那才叫威武呢。」

「可惜啊,林家府院內有一場盛宴,我們無緣看到啦。」

「不一定,剛才管事的說了,讓我們打掃完這裡就可以返回家族的!」

「什麼?那還等什麼,快乾活!!快!!!」

正如這倆個侍者所說,今日林家府院內正舉行著盛宴,往年這樣的盛宴都會有,但是今年似乎格外的隆重。

「偉大的勇士凱旋而歸呀……,美麗的姑娘把舞跳來……」

甜美的歌聲從林家大殿內傳出,走進一看,竟有無數妖嬈的少女起舞,在這群少女身後更是有一群樂師吹奏敲擊著各種各樣的樂器,合著美麗的歌聲,回蕩在大殿。

大殿正中端坐著一個白髮蒼蒼,滿臉笑容的老者,正是林天霸,他身前擺著一條案,上面放滿了美味的事物。

而在他下手,分別坐著林家的各個先天生靈,都是滿臉笑容。

林浩,林青陽,林雪瑤作為演武大比的前三,有資格參加這大殿內的晚宴,其餘眾人則是被安排到了其他大殿。

「林浩堂弟,我敬你一杯!」林青陽平日里孤傲話語不多,但面對林浩卻是異常熱情。

「好,干!」林浩舉起身前的酒杯,咕嚕咕嚕,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這酒精度數還真低。」林浩砸吧下嘴巴,這是他第一次喝這個世界的美酒,「不過裡面卻有一種清香的靈氣,這種清香和辛辣混在一起,倒是別有一番韻味。」

「瑤兒,你也嘗嘗很好喝的。」林浩看向黏在自己身旁的林雪瑤,逗她說道。

「真的?」林雪瑤丟掉手裡的肉塊,擦拉擦油腥,期待道,「我也可以喝嗎?」

「當然,你快嘗嘗吧。」林浩拿起酒壺倒入林雪瑤的酒杯內催促道。

「咕嚕咕嚕……」

林青陽和林浩直勾勾的看著狂飲的林雪瑤,對視一眼,不禁目瞪口呆起來,「這丫頭片子還真能喝啊。」

「哐當!」

林雪瑤喝完猛的把酒杯放到案上,臉上如同變戲法一般迅速爬滿了紅霞,林雪瑤用力的晃了晃腦袋,砸吧下嘴巴,看向林浩說道,「那,那,那個浩哥哥,我,我怎麼頭暈啊?」

「啊,壞了。」林浩悄悄掃了一眼四周,暗道,「這丫頭不會耍酒瘋吧?」

「不會吧?」林青陽看到林浩眼中的擔憂,連忙把屁股挪向冷一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食物,認真的吃起來,還似笑非笑的望向林浩,「這可不關我的事,你就自求多福吧。」

「好你個沒義氣的傢伙。」林浩看到酒勁逐漸上來的林雪瑤,大急道,「快想辦法啊。」

林青陽怕殃及池魚,晃動著腦袋思索了一會,說道,「讓林雪瑤用元力把酒勁驅散了。」

「對啊。」林浩一拍大腿,「我怎麼沒想到。」

「笨唄!」

林浩來不及管幸災樂禍的林青陽,連忙湊到林雪瑤耳邊說道,「瑤兒,快用元力把酒勁驅散了。」

「浩……浩哥哥,你說啥?」林雪瑤搖晃著腦袋,打了個飽嗝,囁嚅道,「元力,你要元力啊,元……元力,給……」

林雪瑤用力的晃了晃腦袋,低喝一聲,然後雙手泛著青色光芒,猛然向下壓去。

「不好!」林浩和林青陽同時向一側跳去,幾乎在同一時間,大殿內響起了一陣轟鳴聲,夾雜著瓷器碎裂的聲音,還有歌女樂師的尖叫聲。


「誰?」

「誰?」

數聲暴喝聲幾乎同時響起,眾人紛紛看去時,卻是閃過一抹疑惑,「林雪瑤這丫頭耍什麼瘋?」

林秋山一個閃身來到林雪瑤身前,將其制住之後,看向林浩疑惑道,「浩兒,這是怎麼回事?」

「啊,那個……」林浩自知躲不過去,暗嘆一聲,自首道,「剛才瑤兒喝了一點點酒。」

「啊?!!」

眾人聞言,繃緊的臉色迅速鬆緊,然後爆發出一陣大笑聲。

「你啊。」林秋山瞪了林浩一眼,將元力輸送到林雪瑤體內,幫其散去了酒意,「瑤兒醒醒!」

「嗯……」林雪瑤眉頭抖動,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殘留的酒水才悠悠轉醒,當其看清周圍狀況時,茫然道,「這是怎麼回事?」

眾人又是一陣無語。

讓林雪瑤這麼一鬧,大家也失去了繼續歡宴的興趣,林天霸大手一揮,讓歌女樂師還有侍者都退了下去。

「諸位。」林天霸笑道,「今天演武大典剛結束,我很滿意!如今,青陽,浩兒,瑤兒三個孩子修為出眾,而且都修出了元力屬性,可喜可賀。武陽仙緣戰還有一年的時間,這一年中,我想將我們林家的資源,對三個孩子全面開放,諸位怎麼看?」

「好!」

「理應如此!」

大家都知道武陽仙緣戰的重要性,一個個先天生靈都點頭,就連心中不願的林豎山,卻也沒有反對。

「我們林家太久沒有在仙緣戰上,散發榮耀之光了。」林天霸說完,無意的掃了一旁的林傲山一眼。

林傲山感受到老父親的目光,不由深深的低下了頭,雙目中的愧疚更重。

將這些看在眼裡,林浩眉頭微皺,上前踏出一步,喝道,「爺爺,我們定不會辜負家族厚望的!」

林青陽和林雪瑤看到林浩走出,也向前踏出一步,齊聲大喝,「定不負家族厚望!」

「好!」林天霸臉上放光,興奮道,「我看到我們林家崛起的希望了。」

「隱山!」林天霸突然喝道,「你明日帶三個孩子去藏寶閣,任意挑選一把趁手的武器,另外各自給予他們靈石千枚,聚靈丹百枚,讓他們儘快突破先天!而浩兒作為此次演武大典冠軍還有一件特殊的獎勵,稍後由隱山交給你吧。」


說完,林天霸極為欣慰的掃了一眼林浩。

「是。」林隱山一步踏出,恭敬的答道。

林浩雙目放光,這可真是及時雨啊,他眼前晃過那些亮晶晶的靈石,露出了由衷的笑容,一夜暴富的感覺真好。

而林青陽則是在林天霸提到「藏寶閣」的時候,雙目猛然一亮。

「好了,都散了吧。」林天霸揮了揮手,腳步卻突然一頓,然後朗聲說道,「傲山,雪兒,你們倆個日後就留在府內吧。」

「父親。」林傲山驚呼一聲,面露猶豫之色,可當其看到父親那斑白的雙發和皺起的眉頭時,暗嘆一聲恭敬道,「是!」

「啪!」

林隱山重重的拍在林傲山的肩膀上,激動的說道,「三弟,回來就好!」

……


深夜漸漸籠罩大地,林浩和父母一道走著,三人踏著月光,都沒有說話,自個想著事情,姬凌雪卻是緊緊握著丈夫的手臂,臉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在哪裡對姬凌雪來說都一樣,只要自己的丈夫和兒子開心就好。

「浩兒。」林傲山突然停住腳步,低聲道,「短短數月,你連連破關,而且竟修出了精神力,在後天之境能夠修出精神力的存在,為父從未見過。」

聽到林傲山的話,林浩腳步猛然一頓,手掌都是忍不住攥緊了,看來還是讓他們發現了啊,不過林浩使出精神力,自然想到了應對的法子。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練啊練啊就突破了。」他撓了撓頭,當其看到父親逐漸陰沉的臉色時,又眨巴下眼睛,連忙說道,「孩兒修練出精神力也是機緣巧合,前些日子孩子道山裡鍛煉,曾經服用過一個幽藍色的果子,自那日孩子便感覺眼界不一樣了。孩兒不知道那是精神力,便沒有告訴父親。」

「哦?」林傲山和姬凌雪對視一眼,驚呼道,「幽藍色的果子,難道是傳說中的奇物么。」

「山哥,應該是了。」姬凌雪柔聲說道,「這天地之大,無奇不有,浩兒有所其奇遇是他的造化,山哥又為何擔心呢。」

「嗯。」林傲山應了一聲,看向林浩,神色複雜,最後還是低聲說道,「浩兒這些日子苦了你了,為父謝謝你。」

說完,林傲山攬著姬凌雪迅速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只留下林浩一人靜靜的站在那裡。

望著父親離開的身影,林浩心中突然有一種暖流涌動,不覺中雙眼蒙上了淚珠,他緊緊攥緊拳頭,用力的揮舞了倆下,自語道,「父親不是孩兒不說,只是那星雲圖太過神秘,孩兒也不知如何解釋啊。而且浩兒總覺得,這星雲圖牽扯甚廣,若是傳出去,恐怕整個林家……」

「原諒我父親。你的心結我會在武陽仙緣戰上全部打開的。他們欠你的,我遲早讓他們全部吐出來!」林浩擦了擦眼睛,腳步堅定的向自己的院落走去。 翌日,林浩三人早早的來到林隱山的院落,滿心期待的等待著。

「浩哥哥,父親說藏寶閣裡面有很多好東西呢,讓我們好好選。」林雪瑤掰著手指頭,甜甜的說道。

「哦,六叔有沒有告訴你什麼小秘密啊?」林浩雙眼一亮,連忙問道。

「小秘密?」林雪瑤眨巴下眼睛,明顯一愣,「沒有啊。」

「咳咳,堂弟啊,你就別費心機了。」林青陽聽到林浩的話,打趣道,「藏寶閣的事情都是家族嚴令禁制外傳的,幾位叔伯不會外泄的。」

「哼,你個敗家子,要不是大比的時候,你最後來個殺殺殺的,我的寶劍怎麼會斷,你陪我的劍!」林浩看到林青陽那幸災樂禍的神色就來氣,不由怒喝道。

「額……」林青陽聞言立刻抬起頭望向天空,一副我不認識你的樣子。

林浩剛要發怒,卻聽到林隱山的聲音傳來,「你們三個倒是積極,浩兒啊,你也莫要怪青陽啦,藏寶閣里的東西可比你手裡的寶劍好的多啦。」

今日林隱山穿的極為隨意,玄青色道袍披在身上,腰間掛著一枚古樸的令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