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感嘆,若是仔細尋覓,甚至就連風的軌跡,一株草一棵樹的位置都能夠對大陣產生諸多的影響,這簡直不可想象。

「以前將事情想簡單了,現在才知道,陣之一道的廣博,說是浩如煙海也不為過,神魂成,魂台現,修士要摹刻大道入魂台,若是將那大道以陣法排布不知是否會有什麼收穫?」

噬突發奇想,不知不覺間竟然逐漸陷入了進去,讓在前面帶路的白玉龜都是一陣詫異。

因為此刻,噬的腳步越走越快,甚至已經不用白玉龜來帶路,竟然自己就已經找到了真正的出口,幾個呼吸內,就已經突破了出去,來到了外界。

「沒錯,陣之一道變幻莫測,不同的陣法間竟然能夠彼此交融成為一體,最終歸於一個方向,那大道是否也是如此?修行到最後遇到的又是什麼?」

「不知古人是否曾經嘗試過,以陣道入修行之道,摹刻道紋與魂台上,組成一方大陣,比如熔煉聚靈陣法,是否每次溝通天地都能比別的修士捕捉的天地靈氣要多?熔煉殺陣,是否又能助自己引動天地殺勢,破除強敵?」

噬此刻喃喃自語,越說自己越是興奮,最終連已經邁過了奇異大陣都毫無所覺,不得不說,噬此刻真的是陷入了痴迷狀態。

「陣道,不錯,這將是我未來修行的突破口,我可以熔煉世間大道為一爐,或許前期吞噬別人之道能夠增強實力,但是到了後期呢,吞噬的道逐漸增多后,又會面臨什麼?」


「天地有別,有陰陽之分,善惡之異,正反相對,將來或許可吞噬萬道而行,但是萬道有五行,五行相生相剋,若是諸多道紋等彼此剋制,可能要讓我這身軀都焚成灰燼?倘若有陣道加入,豈不就是那陰陽、正反、善惡、明暗等的分割線,它既是分割線,也將是最終融於一體的關鍵所在,或許,這就是那遁去的『一』。」

噬眼中有異光,分九彩,此刻莫名說出這樣一番話,惹的天空驟然聚起了陰雲,其中有雷霆伏卧,如一道銀眸往下看去,大閃電照亮了環宇,在噬近乎頓悟的剎那,如蒼龍般劈落了下來。

『咔嚓』

悶雷之聲響徹高天,好似在一瞬間斬斷了冥冥中的某種聯繫,讓噬的腦海一片朦朧與混沌,甚至連思考的力氣都沒有了,被閃電與雷聲所中斷。

但是,在下一刻,噬猛然間轉醒,剛一睜眼便看到,閃電如蒼龍,朝著自己就劈了下來,此刻已經來到頭頂,一瞬間讓人亡魂皆冒。

「我告非,什麼情況?幹嘛沒事劈老子?啊~」

最終,那裡被雷光淹沒,只有一聲大喊傳遞了出來! 平地生雷,不是有大魔出世就是有震世之言!

噬此番的情形,應當是後者!

「你大爺的!有沒有搞錯?說句話也遭雷劈?發生了什麼事啊~」

噬『氣急敗壞』的聲音傳出好遠,但很快就被雷光淹沒了,什麼都沒有留下,周圍各種符文亮起了豪光,整個大陣在一瞬間激活了,對抗那劈砍而下的雷霆。

與此同時,在數千里之外!

「有異香,好似寶葯的氣息,難道此地距離傳說中的『丹神殿』已經不遠?」

這裡有一行人,來自同一個門派,稱作『化龍門』,乃是廬州有名的大教,彼此身上都有靈符,不管相聚多遠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根據靈符找到彼此,因而聚集在了一起,此時,有一名身穿黑色猙獰鎧甲的男子滿臉驚喜的喊道。

「大師兄,合該我化龍門大興,聽聞那『丹神殿』中有神丹無算,甚至傳聞曾有人在其中得到過仙丹,這是一樁天大的造化,諸多大教子弟想要來此都不可得。」

在黑甲男子身旁,有一女子嫵媚異常,此刻朝著黑甲男子拋著媚眼,聲音能夠膩死人,讓其身後幾名同樣來自化龍門的弟子頓時有些口乾舌燥起來。

「哈哈哈哈,趙姬說的沒錯,這不止是我化龍門的大造化,也是我們自己的造化,我教弟子得到的靈丹神丹等一律只需上交三成即可,其餘可留下自用。」


黑甲男子聞言一把摟住那妖媚女子,大手在其腰??臀間狠捏了幾把,而後瞥了一眼身後的八人說道。

「啊!謝大師兄!」

眾人大喜,原本以為只得到四成就算是幸運的了,一般大教弟子在諸多神土秘境內獲得神珍,一律都要上繳七成左右才可,但是大師兄竟然開口只需三成,平白讓自己留下七成,先不說他是否有私心存在,單是這樣的福利就讓人驚喜不已了。

因此,這才忙不迭的開口道謝,而黑甲男子懷中的女子更是興奮的扭動著身軀挑逗著男子的欲??火。

『咔嚓』

但就在這時,一道驚雷之聲將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那聲音響起在心底,宛若自天空上裂開了一道縫隙,將整個大世界都給劈開了。

相隔數千里,那聲音與亮光依然傳遞了開來,其中蘊含的強大能量,讓御天境的修士都膽寒。

就算是在外界,這樣的雷霆力量,也完全能夠將補天境的修士劈的連渣滓都不剩了,御天境強者也鐵定重傷垂死的下場。

「那裡發生了什麼?那雷霆不一般,帶有莫名的規則壓力,好像能夠將心底所有的情感與記憶等全都抹去,這是傳說中的幻世雷霆?」

「不是說秘境之中無天道之力么,就連突破境界都不會引來雷霆等,但這又是什麼?」

「還是說,有驚世神物出世了?傳聞,每當天地有變,必有神物出世,上蒼會降下雷霆以此化劫,前方若是丹神殿,難道說有驚天聖丹出世,甚至是…仙丹?」

一行人炸開了鍋,越說心情越是激動,到最後,身軀都在顫抖,一個個全都面色潮紅的看著身前的黑甲男子,樣子不言而喻。

「合該我化龍門大興,合該我百里祿崛起,若是能夠吞下聖丹,什麼秘境六大無敵高手,他們連給我提鞋都不配,老子可以直入天人境,並且一鼓作氣破入神道,屆時,誰人還是我的對手?」

黑甲男子,也就是化龍門大師兄百里祿大喊,眼中有貪婪的目光閃爍,周圍之人聞言面色一變,而後像是沒聽到一樣腦袋轉向別處。

「我們走!」

百里祿大手一揮,連懷中的美人都不管了,一馬當先沖了出去,速度竟然飛快,腳下似有龍紋在綻放,向著丹神殿的方向而去。

「真的是傳聞中的『丹神殿』!相傳我化龍門第十七代掌門曾經進入過此地,吞服過一枚聖丹『化龍丹』,一舉奠定了我化龍門在廬州大教的地位,而今終於要輪到我百里祿了么?」

想到門中的傳言,百里祿興奮到不行,化龍丹中蘊含化龍之秘,聽名字就能猜到,可讓凡靈一舉化龍,當初那十七代祖師便是身軀龍化,曾經稱霸了一域,並且因此傳下『化龍步』,成為了傳世的絕學,造成了化龍門現在的局面。

「恭喜大師兄,賀喜大師兄,此處神殿成千上萬,得到的靈丹神丹將無數,未來成就至強果位都不成問題了。」

「什麼至強果位,依我看,就算達到至尊境都不稀奇,古來有幾人可得到這樣的大造化?」

「就是就是,以後要稱大師兄為百里至尊,到時候還望大師兄多多提攜才是啊。」

百里祿身後,一眾化龍門弟子都竭盡所能的奉承著,讓百里祿頓時喜笑顏開。

「哈哈哈哈,若是能得到大造化,未來師弟師妹們儘管放心,我百里祿肯定不會忘記各位師兄弟今日的幫助,我們進去!」

百里祿此刻已經有些得意忘形,好似那『聖丹仙丹』等已經在望,不禁有些英姿勃發之氣,連看都沒看周圍一眼,大踏步往巍峨的神殿中走入。

只是,如同之前的噬一般,一進入神殿,讓所有人的心底都是一涼,周圍空空蕩蕩,讓人有些無法接受。

「這裡有古殿萬座,這只是其中之一,裝點門楣的『牌坊』而已,我們往裡面找找。」

百里祿面色微變,聲音有些低沉,這裡好像傳聞中與事實不符啊,但是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帶頭往裡而去。

「沒有,什麼都沒有了,好似被人洗劫了一番,連葯架都已經倒塌,上面的不朽符文都在凋零,滿地都是灰燼!」

「接連數重院落,處處皆是如此,只是那遠處雷光不絕,前方八重宮殿群有幻陣阻撓,六師弟被困入其中出不來了。」

隨著眾多師兄弟的回報情況,百里祿臉色愈發的陰沉起來,原本還以為這裡有靈丹神丹無算,但到頭來耳光實在響亮,竟然連根毛都沒有剩下。

「我有半神器,可對抗幻陣等,眾位師弟跟我來!」

百里祿耐心都快用盡了,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最強兵器,那是一件五龍印,散發著絲絲縷縷的神輝,籠罩在百里祿的頭頂,散發下一片光輝,將眾人全都罩在其中。

「這幻陣很玄妙,但還擋不住我的半神器!」

百里祿鼻中發出冷哼,所過之處,陣紋被半神器鎮壓,所有人都有驚無險,順便將迷失在其中的六師弟都帶了出來,而後繼續朝著中間的院落走去。

「雷光!」

「幻世神雷?」

「快看,那雷電中有什麼?是人形!」

當來到第十重宮殿邊沿后,眾人看到了一個終生難忘的景象,許多人都聲音顫抖著喊出了聲。

那神雷中有一道人形的影子,好似一名少年,沐浴在雷光中,震撼了所有人! 第三五十三章匯聚

幻於世間,雷行天下!


幻世神雷,一朝一夕皆夢幻,此生此世盡虛妄!

這樣的雷電帶有一定的虛幻性,最容易影響人的心智,當心智被摧毀的時候,便是神雷天罰降臨,將一切都誅滅個乾淨。

「那是一名少年?盤坐雷光中,沐浴神雷,好似在誦經,又好似在渡劫!」

「雷光太過耀眼,睜開天目也只能看到一個輪廓,他太不凡了,全身都是金光,用以對抗神雷,這不可想象!」

「究竟是誰?難道是一尊聖靈?是一枚驚世仙丹化形?要不然怎會被上蒼降下劫難,要以幻世神雷滅之?」

化龍門一行十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讓他們忘卻了其他,都被那雷光以及雷光中盤坐的身影所吸引,被那道人形吸引,紛紛說出自己的猜測。

其中一人,領口綉著一條正在渡劫的神龍圖像,眉心有一道光芒閃爍,竟然是天目,傳聞可以望盡天上地下等,眾人之中數他年齡最小,也最是沉默寡言,但此刻也被那沐浴雷光的少年身影驚到了。

「太過不凡了,在這樣隔絕了天地,被至尊規則所充斥的秘境中,都能引來劫難,實在是讓人有些不太相信,太過夢幻了,難道真是聖丹甚至是仙丹化形?」

百里祿口中喃喃自語,眼前一片明亮,有陣道符文在發光,對抗了九天上劈下的九成雷劫,但是在眾人眼中,這更加證明了他自己的猜測,好像真的是什麼逆天的仙丹等化形,不然誰能說清是為什麼有劫難降臨?

「大師兄,依人家看,咱們還是早做準備,即便那是仙丹出世,還不一定能夠度過劫難呢,萬一到時候仙丹被擊的粉碎,咱們也好收取碎片啊。」

「而且,仙丹這種東西太過逆天了,若是得到完整的,恐怕依我們的能量很難將它保管妥當呢,那雷劫啊,來的正好。」

百里祿身邊,長相妖媚的女子上前挽著他的胳膊,在胸口蹭啊蹭的,眼睛中有精光一閃而沒,對著百里祿撒嬌道,似乎完全都不為之前百里祿棄自己而去的樣子生氣,『好意』的提醒著。

「此言有理!」

所有人都明白了女子的意思,這種事情絕對有可能。

若是那仙丹沒有抗過天劫,定要被劈的粉碎,總會留下許多殘渣等,只需要其中被劈碎的一點邊邊角角,眾人便能夠集體受益,這可是天大的好處,每個人都能得到。

「嘿嘿,還有一點你沒有考慮到,要是萬一那『仙丹』渡過了雷劫呢?」

百里祿哪裡不明白這些師兄弟們的想法,嘴角為不可察的露出一抹冷笑,而後開口說道。

這一開口,直接另現場許多人暗吸冷氣!

仙丹渡劫,若是能挺過去,便為世間聖靈,那是要受到世人膜拜的,恐怕一個眼神就能讓自己等人全滅,太過恐怖。

只是,這樣的『東西』真的能安然度過劫難嗎?自古就有傳聞,聖靈這類東西最是逆天,被天地所不容,十之八??九都是被劫難轟成渣滓的下場。

當然了,世事無絕對,歷史上就曾經出現過聖靈成長到最後化作無上至尊的事情,傳聞這樣的生靈化成的至尊要比普通至尊還要強大,神秘異常,凡人無法揣摩。

「靜觀其變吧,況且,你們沒有發現么,眼前的大陣。。。」

百里祿畢竟也是一方高手,或許之前有些興奮導致些許失控,但是現在逐漸冷靜下來后,作為高手的靈覺又回來了,已經注意到這裡的情況。

其他人聞言,頓時將目光從那雷光中移開,開始注視起了面前的大陣。

只是,他們沒有經歷過噬『從無到有』的經歷,所以現在只看到的是朦朦混沌光,耀眼而奪目,陣紋鋪天蓋地,這廣場方圓數十里,整個都將它覆蓋了。


實在太宏大了,眾人一眼掃過,已經發現數十座大陣,原本它們並不相干,單個的威力也只能對付天位境的修士。

而在場之人最差都是補天境巔峰,原本並不需要在意。

但是,那各種陣法竟然奇迹般的互相連接著,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點上,會面對四面八方所有陣法的攻擊。

這是一種點對點的攻擊方式,穿透力太強了,眾多大陣的力量融合為一處后,所爆發出來的威力堪稱恐怖。

「這是什麼陣法?一眼望去,讓我的腦袋發暈!」

其中一人只是看了幾眼而已,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幸虧有身旁的同門將其攙扶住,否則此刻已經趴在了地上。

「我的天目只看到無盡耀眼的星光,啊!」

突然,那名睜開天目的青年一聲大喊,其眉心處的那一枚豎眼中,有鮮血流淌而下,伴隨一聲哀鳴,青年仰天摔倒。

「發生了什麼?究竟發生了什麼?曲師弟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攻擊到了,不對,那竟然是一道幻世神雷的力量,天啊!」

很快,眾人發現,睜開天目的青年身體中竟然流轉出一抹神雷的光芒,讓所有人臉色都是一陣蒼白。

那是青年觀看大陣,因為目中神光想要看透被激活大陣的結構等,結果遭到了大陣的反噬,若是平常倒也罷了,大陣不被激活,可以任人觀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