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依依、鐵木在聽見眾人所言之時,相互震驚的對望一眼,都是不敢相信住在自己家的會是哪個拯救幾百生命之人。

雲帆神色淡漠,悄悄向著後方退去,隱沒在人群中間。

齊天驕臉頰已經扭曲,看見慕凡、莫知心兩人如此動作之時更是陰冷,臉色在一瞬間煞白,兩隻緊緊握在一起的拳頭髮出「吱吱」的聲音,眼睛之中怒氣更是讓他透著兇惡之氣。

「你們兩個夠了沒有,知不知道這是齊府!」

終於,齊洪猛的站出身來,臉色鐵青,死死盯著慕凡兩人彷彿能夠將他們用目光射殺。

在齊洪聲音之下,兩人終於動了。

「知心,我會帶你回去的!」

慕凡緩緩推開懷中的莫知心,此時莫知心眼睛緊緊閉著,臉色憔悴蒼白,就連呼吸也是很微弱,但是貼在慕凡身上的她就像是睡著了一般,臉上帶著一抹恐懼。

看著在自己懷中暈過去的莫知心帶著恐懼的神色,慕凡清楚感覺到自己心頭痛楚,怒氣滋生!

「唰!」

在用精氣為莫知心逼下去幾粒滋補丹藥之後,莫知心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同時慕凡說道:「棲梟大人,幫我照顧她!」

隨即慕凡轉身,面對齊洪,周身精氣在一瞬間而出,神色之中釋放陰冷之光,道:「齊家,你們為非作歹的日子該結束了!」

「轟……」

一句話,像是一顆炸雷一般在眾人心目之中炸響,震顫眾人心扉。

「我沒有聽錯吧!」齊洪眉頭一皺,像是在笑,氣極而笑,就如同喜極而泣樂極生悲一樣的氣極而笑,笑的猙獰可怕。

「齊叔肯定是你聽錯了,我都沒有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像是在…說夢話!」這時,那個金一鳴甩動著手中長劍說道,樣子極為囂張,同時對著慕凡笑道:

「你也就靈師境境界,竟然也敢這樣和齊叔說話!」

慕凡低下頭看向金一鳴,眼睛眯了眯,冷漠道:「我怎麼說話管你屁事,也不用向一個馬屁精交代吧!」

話語之中,沒有一絲的留情,直接刺痛金一鳴的心臟,他的目的是藉助背後力量消除齊家,所以第一步就是激怒齊洪對自己出手,現在金一鳴阻攔,慕凡為何要客氣!

「你…去死吧…」


金一鳴被慕凡一句氣的無話可說,臉色吃屎一樣的難看,一瞬間便是將手掌長劍拔出,精氣運用!

「驚鳴劍!」

金一鳴長劍一出,整片空間之中瞬間全是陣陣凄鳴之音極為刺耳,而金一鳴長劍瞬間便是沒有軌跡的瞬間抖動起來,天空之中的凄鳴之音,更像是從他長劍之中發出來的。

聲勢一出,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隨著前者動作逼近,天空中凄鳴之音便是跟隨者金一鳴手掌中長劍向著慕凡逼近。

漸漸的,慕凡耳朵之中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刺耳。

周圍很多人此時已經將耳朵捂起來,臉上表情極為痛苦,竟然是承受不了著聲音。

「嘩!」

慕凡臉上陰冷不變,眉頭一皺,手中瞬間一把黑色長槍湧現出來,槍身一轉,之上黑霧陣陣,同時在頭頂一甩,帶著身子向上而起,向著擊過來的金一鳴猛砸而下!

「魂噬八方!」

慕凡一聲輕喝,槍身之上精氣包裹,懸浮在其表面黑芒更是釋放著危險氣息,讓人一看之下就感覺心驚膽戰,身上冷顫。槍身之外,氣流滾動。

「轟!」


在眾人眼神之中,兩人終於撞擊在了一起,緊接著便是看見一截截斷劍向著四面八方爆射出去,同時更是一陣地磚泥土的飛射。

一瞬間,碎石泥土落慢地面,前方金一鳴,雙膝跪在地上。正是他所跪的那一片,地磚早已經凌亂不堪,一片狼藉。

而金一鳴的腦袋,已經是變成了一片肉末,胡亂散在周圍地上,在脖頸之處傷口上,鮮紅血液猶如噴泉一樣濺出,久久不息!

「呼!」

一陣倒吸冷氣聲音響起,誰都沒有意料到結果會是這樣血腥的場面,血肉飛濺當場!

而正是這樣,能夠看得出來慕凡絲毫沒有將齊洪的話當做一回事,不能見血,他偏偏要讓齊府上下血洗,用這樣的方式報莫知心被逼婚之仇怨!

「不堪一擊!」

慕凡神色冰冷,一句之後緩緩起身,目光凌厲,再一次看向齊洪,神色淡然,彷彿是殺了一個已經死了好久之人。


「我的天哪,一招…就一招,一招之後血濺當場!」

「金一鳴,他就是一個笑話,竟然還為齊洪出頭,最後連一具全是沒有留下!」

「……」

「這…這是慕小子的實力嗎?」鐵木此時眼珠子差點都是掉了出來。

「幸虧人家剛剛來烏山鎮只是你們兩個沒有真正動手,不然我看你啊非得掉一層不可!」嚴依依也是沒好氣的說了鐵木一聲。

「嘿嘿…」鐵木同樣一陣憨笑。

齊洪臉色更加難看起來,兩隻拳頭被他握的一陣發白。作為齊家的家主,之前便是說過,今天是他兒子成親之日,不能見血,但是慕凡明顯在與他唱反調。

「又是你,你偏偏要與我做對嗎!」不待齊洪說話,齊天驕憤怒的聲音響起,矛頭直指慕凡。

此時的齊天驕,所謂是憤怒到了極點,臉色鐵青,緊緊握在一起的拳頭都是有些微微顫抖,聲音如虎已經接近咆哮。

在他心中,慕凡不僅僅搶走了他未婚妻,還殺了他兄弟,就連兄弟也是幾人喪命在了慕凡手中,他覺得,慕凡所作所為是對他齊天驕挑釁,沒有任何掩飾的挑釁。

慕凡同樣望向齊天驕,神色淡漠,道:「不要去怪誰,這一切從你碰到知心只是就註定會發生,還有就是你父親,不應該將齊家遷徙至烏山鎮,打擾這裡的安寧!」

慕凡沒有絲毫的猶豫,聲聲震顫人心,正如同他所說的那樣,這一切從齊天驕遇到莫知心的時候就已經註定發生了,只是齊家本就有著惡名,不然的話,慕凡也許會感激他,感激他們齊家,就算是逼迫莫知心成婚。

而慕凡的話語,在人群之中無非又是掀起一陣軒然大波,畢竟還從來沒有一個人這樣說齊家,並且是當著齊家家主齊洪的面。


「小子找死!」

而就在慕凡話語落下,齊洪怒火中燒,手掌猛的抬起,一道凌厲勁風瞬間向著慕凡而去,速度快到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連身邊齊天驕也是一驚!

尊主境界的強者,就算是隨便的攻擊,都是包含著強勁的力量。

勁風一出,天地動蕩,所過之處,花草直接被掀飛,其速度也是相當迅速!

「唰!」

面對這樣的攻擊,慕凡神色瞬間凝重,精氣一涌,血紅能量包裹在周身之上,一道宛若盾牌的屏障順勢而成!

儘管慕凡的反應足夠快速,但是對方攻擊速度更加急促,剛剛做完防禦勁風瞬間降臨。

「咚!」

攻擊瞬間降臨在了慕凡身上,而慕凡則是到飛著出去,落在更下方的人群之中。

但是這並沒有讓慕凡折服,退開的人群中間,慕凡緩緩站立起身來,一雙凌厲眼睛惡狠狠望著齊洪,並沒有一點點的受傷。

只是衣衫已經凌亂,周身那一層血紅色屏障在一瞬間破碎消失。

「這就是至尊三境的力量嗎!」

慕凡神色波動,淡淡說道,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在他心中早已經不一樣的凝重起來,齊洪隨便一伸手便是能夠將他擊飛,攻破他最強的防禦,他已經是重新審視著在他身後隱藏的那個就連齊洪都害怕的強者將是什麼樣的能力。

「爹!」

就在齊洪準備著第二次出手之時,一邊的齊天驕緊緊抓住齊洪的手掌,神色認真的說道:「爹,讓我和他進行公平一爭!」

隨即齊天驕面向著慕凡大聲喊道:「今天,敢不敢與我公平一爭,只有真正的第一人才能夠真正配得上啊心!」

「公平一爭?」

聽到對方的話,慕凡神色之上露出嘲諷之意,有趣的看向齊天驕……

… 「公平一爭?」

聽著齊天驕認真的話語,慕凡神色微微一凝,心中怒氣咆哮,這就像是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看上,還需要和對方進行一場爭奪,著實有些欺人太盛.

再加上之前齊天驕老子那一掌,被打過再來挑戰,難道這是「上陣父子兵」嗎?

但是很快,慕凡神色怒氣漸漸散去,因為今天他是為了報仇而來,就算不公平又有什麼作用,也止不住自己復仇步伐。直接就是來著不懼,現在送上門的獵物,豈能又能他跑掉的道理。

慕凡也是神色微凝疑惑,道:「你想怎麼樣爭?」

「一場公平戰鬥,勝的人得到啊心,輸的人永遠離開她,離開這個世界……」齊天驕神色認真,字字震顫,聲音清澈堅決,彷彿誰人都是不能夠將他阻止下來,眉頭緊皺吐出最後一字:「死!」

儘管他為人沒有多少高傲之氣,但是在他做出這樣決定之時,能夠明顯看出來他對於自己實力很是自信。

不過他也沒有盲目邀戰,規則之中絲毫沒有以及齊洪會不會出手的事情。

「嘩……」

齊天驕的話語,無非又是在人群之中驚起一陣的軒然大波,在自己婚禮之上賭命爭奪未婚妻,這樣的事情幾乎就像是一個笑話,讓人興奮!

不給過並沒有多少人真正去取笑,因為他們知道現在什麼樣情況之中,現在面臨的是什麼樣的勢力。

他們將目光同情的看向比對方低上一個境界的慕凡,顯然因為齊天驕那個「第一人」的名號而瞧不起慕凡。

只是不知道慕凡會如何以待,在他們眼神之中倒是有點擔心,就算慕凡戰勝了負有盛名的金一鳴,將其一招斬殺,但是他們是不會相信慕凡就有戰勝齊天驕的實力。

齊洪此時怒氣依舊沒有平復,但是並沒有阻止齊天驕做決定。

同樣的,他對自己兒子充滿自信,就算是這樣的決定出來,他就能很快看見慕凡血濺當場的樣子,幹嘛要去阻止呢!

「天驕…不就是一個女子嗎,娘親再給你找一個好不好,不要去犯險啊……」倒是齊天驕的母親,抱著齊天驕胳膊不肯放手,臉上擔憂濃郁。

對於齊天驕母親,她並不是認為自己兒子一定會輸,只是不想自己兒子說的這麼狠。

作為母親,有她們的想法,她們只希望自己孩子安安全全過好每一天,不要為了一件小小的事情征戰賭命。

此時慕凡,想清楚局勢倒是有些驚喜,有了擊殺齊天驕名正言順的理由,何樂而不為,隨即開口道:

「我答應!」

「轟……」

與齊天驕的轟動同樣強大,望著慕凡的眾人,心頭一顫,他們從一開始便是不看好慕凡,現在慕凡竟然是擋著他們的面答應下來,著實不能理解:

「這小子難道以為他戰勝了一個金一鳴就有資格與烏山鎮年輕人中的第一人爭鋒了嗎?」

「相差一個境界,並且是入靈三境的境界,就算不應戰也不會有人說什麼,何必為了逞一時之快丟了佳人還賠上性命呢!」

「唉,年輕人就是容易衝動……」

「好,痛快!」

看到慕凡答應,齊天驕一聲喝道,同時掙脫其母親的雙手,幾個閃身便是來到慕凡對面,神色冰冷,戰意凜凜,還真是有著為了莫知心拚命的打算。

「驕兒……」

齊天驕飛出,其母驚呼,但是齊洪瞬間出手制止,再一次表示他同意兩人公平戰鬥的立場。

一時間,眾人視角全部放在了慕凡兩人身上。

中間道路交錯的平地之上,慕凡、齊天驕分立兩邊,空氣之中瀰漫著冰冷的氣息。

「等等!」鐵木突然之間喊道,就聽見他接著說道:「這可是公平一戰,還希望其他人不要出手的好!」

鐵木說著話只是,臉上也是有著擔憂,但是之前慕凡給他的種種震驚已經鼓勵他去相信慕凡有著戰勝的能力。

並且,他之所以這樣講便是不讓齊洪插手。

沒有了齊洪,慕凡就是輸了也不至於死於齊天驕之手,勝了也不會有人能夠阻止慕凡擊傷齊天驕。

不過對於鐵木的話,除了嚴依依以及少數人之外,其他人則是認為鐵木這是多此一舉,這樣明顯的戰局還用得了齊洪出手嗎。

鐵木也沒有再說什麼,他就是為了說給齊洪聽得,現在目的達到就夠了。

只是齊洪並沒有當做一回事,還有點的嘲笑意味。

「唰…」

齊天驕落地之後,慕凡再沒有一絲猶豫,一聲輕響之後精氣瞬間而出,一手紅色一手藍色,並不是慕凡顯擺,只是分處氣海兩邊的兩種精氣在不去控制,自然釋放之下便是這樣的狀態。

恰恰只有在這樣狀態之下,慕凡精氣的力量才是最大化的。

「這小子還真是讓人意外,原本為他捏一把汗,現在看來還真是我多心了,不知道他還隱藏著什麼!」遠處鐵木搖著腦袋說道,聲音之中震驚也是清晰可見。

「那齊天驕可是靈宗境,慕凡只是靈師境而已,就算是兩種顏色的精氣存在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就能戰勝吧!」嚴依依依舊還是在擔心著,拳頭微微握著有些擔心。

「能夠同時擁有兩種色彩的精氣,就算是境界不如別人,其能夠利用的手段自然是不少,就算是相差一個境界,齊天驕想要戰勝也還是需要一些費事!」

鐵木儘力解釋著,同時也是真真假假編出一長串借口,想要安慰嚴依依!

「真的?」果然,嚴依依也是信以為真。

「真的!」

與他二人一樣,在場其他人都是一樣震驚,齊洪眉頭都是皺了皺。

「就算你有著兩種精氣又有什麼作用呢,還不是為了製造聲勢!」

齊天驕微微皺眉,周身接近黑色的精氣瞬間而出,在手掌之上凝結出來兩隻一模一樣的精氣之劍,此劍一出,齊天驕猛的衝出,同時叫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