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吃飽喝足打算繼續尋找血焰鼠,就一路向北,路上有珍貴的藥材田青青就採下,扔進容戒!

一路向北,春天的氣息越是濃郁,陽春三月翠滿枝頭都不及王若水的笑容沁人心脾,她就如一隻快樂的小鳥,一路上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相較於若水的活波,田青青的話就少的可憐,有問就答一兩句,不問,就安靜的如一隻不會叫的白兔

祝融南眼裡不由得掃向那異於安靜的少女,那絕色的外表總是一臉的平靜,和她的年紀深深的不符,這個年紀本該無憂無慮,今天自己開口讓她嫁給自己是真的為了美食嗎,為什麼自己說完卻是那麼的緊張。也許至從見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一絲為她心疼吧!真是個想讓人保護的小東西!

「我們好象離血焰鼠近了,大家小心點,青青和若水別離我們太遠!」王若千緩緩的開口,表情有一分凝重!

田青青四周看了一下,什麼也感覺不到,心道,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吧!祝融南注意到了青青的表情小聲道

「若千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就是一千米之內會感受到血液的氣息,他現在一定是聞到了血焰鼠的味道!」

田青青點了下頭,表示知道了!大家小心的往前繼續前進,在走了不久,發現了前面有一對侏儒夫婦!

這對夫婦長得很般配,男的賊目鼠眼,一臉猥瑣,女的小眼四轉,臉皮皺巴巴!此刻看到她們,立即呼叫救命!

侏儒夫婦相互摻扶,一步一步的離他們越來越近嘴裡說著:「我們小老兒夫婦在這采點草藥,沒曾想老太婆被蛇給咬了,求幾位好心的公子,小姐,救一救吧!」

田青青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這對侏儒夫婦腦海里居然浮出了,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畫片,怎麼就感覺這兩口子就是那個白骨精變的呢!

當下假裝的拿葯,卻是心含戒備,那夫婦在離他們不足三米的時候,突然變成了血焰鼠向她和王若水咬來,可能是看得出她們的兩個實力弱吧!

雖然田青青有了戒備,看著那麼快的速度,忙使出縮地飄神,划向一邊!

就在血焰鼠露出本體的時刻,王若千和祝融南以同時出劍,每個人的劍影都使出結界把血焰鼠籠罩在劍光下

血焰鼠夫婦本與王若千他們打過一個照面,當時母的血焰鼠還和王若水交過一次手,感覺那個小孩實力雖強,和她還是沒法比的,她有信心這次一下就能咬到她的脖子!

極北盡頭,絕命山崖的頂峰,一百年才成熟一次的黃金果,馬上就要成熟。黃金果和石斛蘭一起相服,藍品以下的修鍊者可直接升一個級別!這就是血焰鼠夫婦一真留在荊美森林不走的原因。夫妻兩個日夜守候在這絕命山崖上,前兩天,有很多修練者來到荊美森林,而且離它們越來越近,為了讓黃金果不被別人發現,當即夫妻決定給那幫人嚇走,兩人不敢離開太遠,怕被別的妖獸趁機佔了便宜。

本以為經過上次一嚇,修練者能離開,沒想到還有四個不怕死的小崽子找了過來,當下夫妻倆一使眼色,化成人形打算先一舉消滅兩個!


血焰鼠一動手就後悔了,想逃以來不及,連招勢都還沒出,就被王若千和祝融南給一劍殺了!兩人挖出它的內丹,剝了鼠皮

相視一眼,把內丹放在她們面前,祝融南開口道:「你們姐妹一人一顆,這個內丹能提升你們火元素,服了吧,這個對我和若千沒有用!

田青青不想收,卻也不知道怎麼拒絕,只好拿起面前的一顆,血焰鼠面容難看,可內丹卻是非常漂亮,像紅色的櫻桃。當即和王若水坐在地上,把內丹放在口中,運行火元素,迅速的吸收起來,一直等到內丹被完全吸收,田青青丹田的紅色晶體比從前要大上了一倍,色彩更加的晶瑩剔透,而在紅色的晶體旁又出現了一綠色的鑽石,雖小卻綠光閃閃,田青青知道自己修為更進了一步!

睜開眼睛天以經黑了下來,看來自己最少用了三個時辰才把這個內丹給完全吸收,此時王若水比她早一步吸收完了,正在和他們聊天,看到青青睜開眼睛,都圍了過來,一起說道:「快去弄吃的,我們餓死了!」

看著地上的四隻野雞,田青青微微一笑,看來是她和若水吸收內丹的時間裡,倆人中的一個去獵來的,佑計是祝融南的手筆,因為和烤野兔相比,他更愛吃烤野雞!內臟都以去除乾淨,當下二話不說的動起手來

四個人酒足飯飽之後,王若水問田青青接下來打算去哪,是否回張家鎮!

王若千和祝融南出來的任務還沒有完成,這次他們出來的時間是半年,任務是去北海獵一頭藍品級妖獸火焰章魚,血焰鼠的事情以經解決,他們也要出發去北海了。

祝融南提出讓她和他們一起去北海

田青青搖了搖頭,這兩天她也沒有幾次出手的機會,利練是最好的提升對戰技巧,她還想在這多呆幾天,如果和他們在一起,遇到強者就會有依賴!

當下表示自己在這荊美森林業要等師父,這麼回答怕王若水不放心而留下來陪她,此時她只想在不分心的情況下儘可能的提高自己的實力

分離雖然是早以預料的事,可真的到了眼前,還是讓人多少有點傷感!祝融南再三確認青青兩個月內不會報仇,才放下心!告訴她,兩個月後他們會再回到這裡,當她報仇時,他們會陪在她的身邊

… 不記得誰曾說過一句話,有的人相遇,只看了對方一眼,就感覺是一輩子,而有的人在一起一輩子,依然是陌生人!

田青青此刻就有這一種感覺,他們會是她一輩子的朋友!

祝融南拿下手上的容戒,遞給青青:「我是煉器師,這種東西多的是,給你,怕你以後東西多了裝不下!」也不等青青拒絕就塞在青青的手上

「遇到危險就不要強上,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大哥以後都願意當你堅實的後盾!」

「還有我」王若千開口

「還有我」王若水開口

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是一臉鄭重,少年時的友誼,灸熱的如同熊熊的烈火讓人身心溫暖,也如千年的佳釀,讓人心醉!

王若千遞過一把紅色的刀「這是剛剛用血焰鼠皮,練制的火焰刀,給你防身用吧!」


是啊,自己連件兵器都還有,當下也就不客氣的接過「那就謝謝王大哥了!」

若水送給她的是個令牌,讓她有事可以直接拿這個去王家找她

田青青接過說了聲「好,我一定會去找你!」

「夜以深休息一會吧,我給你們守夜!」祝融南往火堆添了些木柴

田青青閉上眼睛,直接進入修鍊,不想面對這樣分離的氣氛,越是冷漠的人,往往越是在意真正的情感!

天不知不覺中亮了起來,分手的時候以經來臨,王若水上來抱了抱田青青,嘴裡的總總不舍,終是化成了一句:「保重,我等你來找我!」

田青青點頭:「我會的!」

祝融南笑道:「別象是搞的生離死別的,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再見的!」

當下一抱拳「青兒妹妹,就此別過!」

田青青從若水的懷中掙脫,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抱拳

「祝大哥珍重,王大哥珍重,若水姐珍重!」隨即轉身離開!不在回頭

田青青最怕別離,經過前世她比誰都怕親人離去的背影,還是自己先轉身離天吧!至少她們會望著她的背影,那樣她會感覺很幸福!

不知不覺中以走到北邊的絕命山崖,一路上碰到的妖獸,級別都不算高,取了獸丹把獸肉和隨手採的草藥全丟盡容戒!這時時才發現,容戒中有很多金幣,看來是王若千給她的,當下又看了一下祝融南給她的容戒,果然也是不少的金幣,不過裡面還有兩顆妖獸的內丹,兩套全新的男裝,和一些調料生活用品!心裡融過一絲暖流,有朋友如此,還有何求?

淡淡的香味從空氣中吹來,那香味裡帶著濃濃的靈氣,讓人不由得全身舒爽!田青青明白,有珍貴的靈果成熟了,立即使出縮地飄神,向香味的源頭尋去

北山絕命山崖上寸草不生,崖壁一棵沒有任何的葉子樹上,向東有一個橫枝伸出山崖三米遠的上方,有一棵金黃-色的果子,發出萬千光芒,果子的下方就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懸崖!掉下去,可能身上摔的渣都不剩吧!

那股靈香就由金黃果子上發出來的,田青青一眼就認出,那是黃金果,也知道它的意處,可是她還不會御劍,想摘到果子,根本是購不著啊!看來這果子的靈氣竟然把周圍的植被靈氣全給吸收了,可見果子含的靈氣是多麼的豐厚了。

看來只能爬樹!

富貴險中求,即有這樣的機緣,她又怎麼能輕易放手!但也不能當莽夫


把衣服從容戒里拿出,相互繫上,權當繩子,爬到樹上,把一頭拴在一個較粗的樹枝上系牢,另一頭系在自己的腳上

田青青慢慢的靠近果子,還有一點點就能采著了,突然狂風大作,使本來就很細的樹枝立即搖晃起來,田青青差一點就被風吹落到山崖下!

黃金果因為風的關係,直接落了下去,田青青在千鈞一髮之際,給撈到手裡,隨手就扔進了容戒!幸慶的同時,卻忽略了身邊的危險!

但凡靈物怎麼會沒有妖獸守護,守護這顆黃金果的妖獸是風火蠍,相當於綠品級的妖獸!

前兩天有兩個比它實力高一點的兩隻老鼠總是鬼鬼祟祟的在黃金果旁出沒,讓它只好去洞里取蠍毒精來對付它們,沒曾想回來時卻發現兩隻老鼠不見了,當下放下心來,把蠍毒精送回洞里,心想著這會果子也就快成熟了,吃了它,自己就能修練成人形了!

誰知回來就看到了一個小小的人類正采它的果實,當下離的很遠就呼出一陣風,想把那該死的人類刮落到懸崖下摔死,自己好接住靈果!沒曾想自己到是小看了那個人類,黃金果居然被她採去了,當下氣得眼睛都昌出火來!

尾巴一下子掃向樹根,樹立即斷裂,如果田青青沒有把身子綁在這棵樹上,可能還有一絲生還的希望

危機只發生在一瞬間,當田青青反應過來時,以隨著斷樹墜落懸崖。田青青暗道我命休矣

越往下落,氣溫越高,斷樹以燃燒成火,系的衣服燃燒后田青青以和斷樹分開,田青青此時的衣服以著了火,皮膚以燒成水泡,裂出血來!紅色的火苗侵入著她的身體,那感覺,就向是太陽直接照在了你的身上,下一秒你就會魂飛煙滅!

沒想到自己不是被摔成肉餅死得,而是被活活燒死的,在快死之前,身體里那白色的鑽石晶體自動的護住了田青青的全身筋脈,當白色晶體在身體里運行,田青青也就不感覺到熱了,反而有一絲舒服的涼意!

看來那白色的鑽石晶體就是寒力元素了!一想到剛才的差點被燒死,真是成了傻子有錢不會花,活活餓死了

下墜的速度沒有了斷樹的重量,稍微慢了一點,半空中突然出現了大片的雨雲,裡面雜質著閃電,一道閃電直擊田青青的身體,在身體被擊中之前,她好象看見一枚蛋,從手鐲子里飛了出來,擋在了她的身前,可她還是被閃電給擊中了一部分,當下昏了過去!

田青青是被雨水淋醒的,身體躺在泥潭中,發現自己沒有死,這應該是件幸福的事!可落下的時候身下正好有一塊尖銳的石頭,身上的鮮血正在不要命的往外流!

… 此時田青青的身體越來越虛弱,臉色越來越蒼白!掙扎著想要給自己拿葯吃,可一掙扎,身體卻向泥里陷去,當下再不敢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流向體外!

在她的身體旁邊有一顆巨蛋,她身上流的血全部湧入了蛋里,蛋沒有縫!

田青青看著四周,邊上全是藥材,成千上萬,藥材的身上散發著濃郁的葯香,每一株年份都相當久遠,價值萬金,離她不遠的一棵人蔘,粗壯得看著好象上千年了!

即使不掙扎身體也在不由得向下陷,心裡暗道,自己再掉偏一點就好了,現在看來自己要成為這些藥材的肥料了。能有一分活,誰又會想死,田青青左手死死的抓住沾滿她鮮血的石頭,只要有一分希望就不能放棄!

血流失了三分之二的時候,田青青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覺有一種東西進入了她的身體,一個黑色的影子,現在它正在用力的驅逐著她的靈魂,想要霸佔她的身體。看自己的靈魂在它的侵佔下地域越來越小,靈魂越來越稀薄!

田青青心在吶喊,不要,自己的前世以經夠悲慘的了,靈魂好不容易來到這個地方,難道也要被它驅散嗎,不行,既然讓她重生到了這個世界,憑什麼要驅除我的靈魂,自己才不要變成什麼孤魂野鬼,我的仇,還沒有報,我的朋友還在等著我,我怎麼能如此的死去!

心底最深處的記憶被喚醒,心底最強烈的生存意識被喚起,也不是哪裡來的一道力量,讓田青青原本稀弱的靈魂開始凝固同,靈魂陡然暴增。

「想將我的靈魂驅除之去那絕對是不可能」田青青的靈魂氣勢陡然間襲向那個黑色的影子,剛才還勇猛的影子,在她靈魂的壓下終於暗然失色,看著它的靈魂越來越小

「吸血,認主!我願臣服」田青青的靈魂出現了這八個字

下一秒,田青青被彈出了污泥,隨機醒了過來,身體里好象有一股暖流緩緩的修復著她的身體,那暖流裡帶著博大的生機,讓她受傷的身體瞬間好了起來,血以不在流,連傷痕都以不見

如此怪意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再看一眼剛才的泥潭,居然不見了,揉了揉眼睛,發現所有的藥草也不見了,巨蛋不知道什麼時候破了,只剩下了殼!在殼的旁邊,一個極品美男正在向著她淡淡地微笑,第一眼看給她的感覺就是儒雅如嫡仙卻又隱含著一種王者的威儀!身材高大修長挺拔,眉毛如劍,斜飛入鬢,白玉的面容上一雙眸子如鑽石一樣澄清明亮,讓人移不開雙眼,彷彿裡面帶了絲絲電流,讓人不知不覺得陷入其中,全身發顫!鼻子如雲峰一般高峭挺直。唇如玫瑰緋紅厚實,看一眼就能使人心跳加速,更別說是親了,真是個妖孽!田青青心裡暗道

玄金色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好象這色彩天生就屬於它,讓他更顯得貴氣逼人,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不凡之處!真是亮瞎人的眼睛!

自己雖然不是一個花痴,但也是忍不住想多看幾眼,養養眼球!

「不知道我是誰嗎?」男子的聲音如音律波動,美妙天籟!

田青青輕輕的皺了下鼻子,長得這麼帥也就算了,聲音還這麼好聽,當下不由得暗嘆,這上天也對一個人太好了吧!對於這個帥的一塌糊塗的青年男子,對他有一種陌名的熟悉卻沒有任何印象,可況自己有過目不忘的記性

輕輕的搖了搖了頭「你是誰!」

男子向她眨眼一笑道:「我時時跟著你,你去哪裡我就在哪裡,你還說不知道我是誰!」

「囚?」田青青一臉懇定的看著他!對於囚,這個把他帶到這個陸地的傢伙,心裡總是多了一分信任!

「為什麼要救我,把我帶到這裡!」

我的靈魂被人封在了鐲子里,只有吸食人血才能解封,那一天你的血流到了鐲子里,無意間解了我的封印,我也就保護了你的靈魂和最後一口氣息!如果你不是心甘情願,我也沒能力帶你來到這裡。在鐲子里我沒有法力,只能通過鐲子吸收一個人的兩倍血液,我才能會完全的從鐲子里出來!不能說是我救了你,應該說是一種緣份,讓我們彼此救贖在一起!以後我會保護好你,不會再讓受傷!

囚一邊敘說,一邊鄭重的向田青青保證

田青青此刻心裡駭然,當確定他是囚的時候,以完全的把他當做了親人,聽完他平淡的敘說,卻知道這種經歷是多麼的痛苦,是誰那麼殘忍把這樣一個美好的男封在一個鐲子里?不由得恨起那個人來

「靠一個鐲子吸收一個人的兩倍血液是何其的難,封你的人可真是狠毒你一定在裡面呆了不少年吧!」

「嗯,在里呆了一千年了,不過還好都過去了,以後有你陪我!」

田青青無法想象一個人在裡面呆了一千年,是如何的孤獨寂寞,這個俊美的男子的狀況居然比她還要凄慘,當下拉起囚的手,點頭道,:「不管你的仇人多麼的歷害,我一定會陪著你,和你一起報仇,把他也封到這個鐲子里,讓他嘗嘗同樣的滋味!」,

「好,剛才你好棒,好象契約了大地生晶之魂-春回大地!我幫你守護,你用心靈感受一下它的存在!」

剛才是有個東西進入了腦海里,因為看到囚,就還沒來得及檢查一下,對於囚的話,田青青定然深信不以,立即寧神靜氣,用心慢慢的感受身體的變化。

果然感覺到心的一角有一朵晶瑩之花,花瓣沒有一絲色彩,如玉所雕,花蕊居然是黑色,如黑色的寶石低調卻更彰顯奢華,在那靜靜而立,田青青輕輕的靠近它,不由自主的開口」你是春回大地?」

下一秒那冰凌之花發出耀眼的光芒,田青青就被帶進了那朵花中!

依舊是坐在地面上,如同進來之時,只是她又看見了那些成千上萬的藥材,看到了那個泥潭!

… 泥潭的前面一個美麗的綵衣女子在對她說:「你終於來了,我足足等了你一千五百年,那女子離她有三米遠,一襲五色花朵的長裙垂在地面,那上面的花朵,居然都是名貴藥材之花,外披彩色薄紗,也許是這裡藥草太多,身上有一股好聞的藥草味。長發用一枚玉簪隨意挽起,隨意而又不失嫵媚,白玉一樣的玉顏上精緻的五官,一雙藍色的水晶剪水眸子,如海洋一幽深。鼻子小巧而精緻,櫻桃小嘴薄而粉紅!!

田青青即使是女人也不覺得被之吸引,一瞬間的發怔!

「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我的繼承人了,而我也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

「神仙姐姐,你好,晚輩田青青見過神仙姐姐!」田青青見這個女人第一眼,就有一股好感發至內心,當下不由得向這位美麗的女人打起招呼

女人仔細的看著她:「你這份容貌當真不錯,你可願當我的徒弟,接受我的衣缽!我是南極長生大帝的煉藥仙女彩葯,!你可願意學習煉藥?」

「徒兒願意,田青青拜見師父!」

「好了,你起來吧,能學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為師的元神還能呆七天!我們別講那些虛禮,抓緊吧」

藥材的東南角有一座十間大小的煉藥室,用了一整天,跟著師父認識藥草!

彩葯驚異于田青青對草藥的認識成度,和藥理天份!田青青對葯的狂熱絲毫不遜色於她。讓她更是心喜,能有一個這麼好的弟子!原打算,學習草藥得花費三天,沒想只用了一天

第二天,看丹方,田青青發現這裡的丹方不單單是地茺大陸的天地玄黃四品還有仙品,只是她看不到仙品之方!

看丹方,是煉丹之前的準備,丹方大致分,制毒,解毒,治病,提長修為,固體培元,增壽,養顏等!

第三天,煉丹需要高度的靈識,練丹的品級越高,要求靈識也就越高,靈識有的人天生就高,這是成為藥師的基本條件,靈識的高低決定於他練葯的品級

田青青的靈識算是比較高的,可是還不能達到練成仙品丹的需求,為了她的靈識。彩葯一直在想是否給她強制改變,可是要是承受不了那樣的痛苦,那麼田青青可能以後就會變成白痴,經過兩天的拉觸,她以經深深的喜歡上了這個弟子,她不想她冒險,卻也不想因為自己的決定,影響她的修為,所以她有些猶豫不決

感覺到師父的心神有點糾結,田青青看向師父:「是不是能有一種方法能提識我的靈識,而這種方法有點危險,您在為此煩惱。如果真的有這種方法,不管如何危險我都要嘗試師父,請你承全!」當下田青青跪在彩葯的面前一臉堅決道

彩葯嘆了聲「跟我來吧,知道攔不了你,在一次來到了泥潭!

「這是千年淤泥潭,它的下面是大地之魂靈水源,如果你能進去吸收是最好,如果不能,一定要退出來,生命才是最重要的,以後可能你還會遇到別的機遇,這不是唯一的法子!」彩葯再三叮囑。

田青青當下點了下頭,沒有一絲猶豫的邁進了泥潭!身體慢慢的向下沉去,淤泥不斷的壓擠著她的身體,好象一輛汽車在她的身體上來回的碾來碾去,把她的身體壓扁壓平,壓成一張紙!頭也陷進了泥里!頓時壓擠的生疼,那疼痛開始還嗡嗡作響,到最後就是一波一波的撞擊著她的靈魂

那疼痛一波比一波強悍,彷彿要是把它的靈魂撞碎,又好象一輛坦克壓向了她的腦袋,要把她的靈魂壓碎,田青青此刻生不如死

可是她還在堅守著,努力的向下沉,一個聲音總是重複:「我要變強,我要變強!我不要在當一個弱者!」

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應該有幾個月了吧,身體疲憊不堪,也痛到了極點,但是她卻依舊堅持著努國向下!

她的腦海里一直有個信念,那就是活下去,她絕對不能這麼輕易的放棄!眼前看不到希望,這淤泥好象是到不了盡頭,一個溫柔的男聲傳來:「青青,放棄吧,來爸爸這裡吧,不要承受這樣的痛苦了,爸爸看著好心疼!」田青青聽著,這是爸爸的聲音,有多久沒聽到爸爸的聲音了!

又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女兒,別受那個罪了,現在爸爸和媽媽團圓了,你也來吧,我們一家三口快樂的在一起!」

田青青腦海里浮起了小時候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幸福的畫面,更是有一種聲音充滿了誘或的說,放棄吧,只要放棄就能和你爸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