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

哪怕攻擊力並不高,只有區區的1600點,但是高達3000點的防禦力讓他異常頭痛。

前面遇到的怪物中,【迷宮的魔戰車】防禦力最高,足足有2400點,雖然當時情況有些特殊,但是那玩意畢竟是他開着須佐才砍死的玩意!

他開始慶幸自己的眼睛早早地升級到了永恆萬花筒,如果是普通的萬花筒,想要擊殺這四個BOSS估計腦子裏的血都要流干!

「唰…」X4

斑看着牆壁上快速移動的黑影,自覺地打開了自己的萬花筒,讓自己能夠隨時進入須佐狀態。

這四個BOSS級怪物是高速攻擊型的!

「須佐能乎!」

戰鬥開始也就是一眨眼的事,兩隻【牆壁之影】的一左一右的攻勢被斑轉身後跳躲過,第三隻第四隻怪物分別從他空中和地下對他發動了襲擊。

「從【牆壁】里鑽出來的?」斑操控著須佐,一拳捶向地面上的石磚,發現那幾道代表了怪物的黑影開始繞着那幾個裂痕移動,醒悟了過來。「【牆壁】嗎?」

他似乎明白了這四個怪物那高昂的防禦力是怎麼回事了。

「只需要將這片迷宮徹底摧毀就行了!」

只見巨大的藍色巨人開始四處揮舞著自己的四隻手臂,一拳一拳地轟擊著四周的牆壁,衝天而起的巨大煙霧,滿地破碎的石磚,磚縫中那黑色的泥土。

一盞茶的功夫,原本頗具冒險氣息的石磚隧道直接變成了一片廢墟。

四隻散發着腐爛氣息的人型怪物從幾塊殘垣斷壁中竄了出來,墨綠色的皮膚包裹在骨架上,臉上、軀幹中間線上和四肢的關節處有着如同骨骼般的暗紅色圓球,下巴處是四道鬍鬚狀的不知名器官,鋒利的爪子給人一種攻擊性很強的感覺,渾身散發着骯髒腐臭的氣息。

煙霧消散,斑看着眼前的這四隻怪物,感覺有些許的不適,他感覺這幾個怪物就好像是腐爛了多年的屍體一樣,十分噁心,於是雙手直接結印。

「火遁·豪火滅卻!」

——————

「真是輕鬆啊!」

絕感覺這個【迷宮】就是為他專門打造的,身為陰陽遁產物的他本身並沒有實際的肉體,所以他無法製造出查克拉。

但是經歷了一千年時光的磨練,他本身的精神力量十分強大,儘管無法使用忍術,但是通過附身在生物的身體上也能使用忍術。

如果【迷宮】內的這些怪物是單獨存在的,那麼或許他就只能站在入口處,靜靜地看着別人進進出出,然後通過那些卡片變得越來越強,直到世界的盡頭。

但是幸運的是這迷宮內的怪物竟然都是扎著堆聚集在一起的,儘管他從【迷宮兄弟】的嘴裏得到了關於【迷宮的魔戰車】的情報,但是這並不影響他對於第一階段前面兩撥小怪的攻略。

畢竟在他眼裏,【迷宮】里的每一群怪物都活掉落一張卡片,而他現在手裏已經有了三張了!

可惜的是除了一開始的【紫水晶】外,他手裏的另外兩張都是怪物卡,而且暫時還派不上用場。

【殺人小丑殭屍】,攻擊力1350,防禦力0。

【龍殭屍】,攻擊力1600,防禦力0。

怪獸卡的使用機制類似於通靈獸,使用的時候直接召喚即可,四星以上的怪獸卡有許可權限制,需要消耗怪獸卡才能獲得召喚的許可權,不然即使得到了也無法使用。

而他手裏的這兩張怪獸卡他都可以使用,但是這兩張怪獸卡的防禦力是0。

代表着它們就連他的攻擊都無法抗住。

「只能是以後用來當做召喚上級怪獸的祭品了。」

絕將兩張卡片塞進自己的身體里,選擇離開。

【迷宮】的進入次數有限制,任何人三個月之內只能進入三次,相當於一個月能進入一次。

他現在還有一次機會,希望一會兒能夠拿到兩張用得上的卡片。

——————

【高科技狼】:攻擊力1200,防禦力1400。

【加農炮兵】:攻擊力1400,防禦力1300。效果:可以通過把自己場上存在的1隻怪獸解放,給與對方基本分500分傷害。

【迷宮的魔戰車】:攻擊力2400,防禦力2400。融合:【高科技狼】+【加農炮兵】。

【融合】:將自己手中的融合素材怪獸送去墓地,從額外卡組融合召喚一隻融合怪獸。

斑看着手裏的四張卡片,有些無語凝噎。

感覺自己的運氣好像很好,但又感覺不怎麼地。

這幾張卡到底怎麼使用?

宇智波斑非常苦惱,休息時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但奈何怎麼想也想不出。

沒辦法,只能繼續向前出發,朝着【迷宮】深處走去。

目前連續擊破了三大BOSS關卡的他感覺自己好像摸索到了【迷宮】的探索方式,所以心態開始有所放鬆。

前面三關的BOSS可以說都有獨特的一面,放到忍界甚至能被當成尾獸那個級別的存在!

但是奈何它們都有些許巨大的缺陷。

【地雷蜘蛛】的攻擊力很高,但是身板太脆,運氣好下忍可能都能夠解決掉它。

【迷宮的魔戰車】攻守兼備,看似好像沒有弱點,但是沒有弱點就是最大的弱點,它的戰鬥方式基本就是橫衝直撞,只能直來直去,看上去非常笨重,而且攻擊力並沒有【地雷蜘蛛】高,防禦力也只能說是一般,就是很普通的樣子。

【牆壁之影】這玩意如果能擺脫【迷宮】牆壁的限制那麼肯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但是它不能,失去了【牆壁】的它們甚至還不如前面的小怪!所以只需要自己的攻擊能夠打碎牆壁,那麼這個怪物也就是一碟小菜,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就這樣,斑樂呵呵地朝着前方走去,還高興地哼起了歌。

「前方即將遭遇最終階段BOSS。」

「【雷魔神—桑迦】攻擊力2600、防禦力2200,效果:這張卡在對方回合被攻擊的場合,那次傷害計算時才能發動,那1隻攻擊怪獸的攻擊力變成0。這個效果只在這張卡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能使用1次。」

「【水魔神—斯迦】攻擊力2500、防禦力2400,效果:這張卡在對方回合被攻擊的場合,那次傷害計算時才能發動。那1隻攻擊怪獸的攻擊力變成0。這個效果只在這張卡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能使用1次。」

「【風魔神—修迦】攻擊力2400、防禦力2200,效果:這張卡在對方回合被攻擊的場合,那次傷害計算時才能發動。那1隻攻擊怪獸的攻擊力變成0。這個效果只在這張卡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能使用1次。」

「【門之守護者】攻擊力3750、防禦力3400,特殊召喚/效果:這張卡不能通常召喚。把自己場上的「雷魔神-桑迦」「風魔神-修迦」「水魔神-斯迦」各1隻解放的場合可以特殊召喚。」

「請玩家小心。」 徐新元被撤了國防部部長的職位之後就已經宣告著謝家正式被列入清算計劃之中,謝家這才想着和江家聯姻,所以才想着將謝錦書和江亦琛扯上關係,但是天不遂人願,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

江家的態度也並不算明朗,即便江老爺子有意,但是最終這還是江亦琛的事情。

「對了,老四,前幾天你周叔跟我說維和部隊正在招募,要去索馬里,我想着容臨現在差不多已經站穩了腳跟,我就跟老周推薦了你。」

「我不去啊!」謝容桓淡淡道。

老爺子陡然間眼神凌厲了起來,望着自家孫子的眼神像是含了一層薄韌一般,彷彿回到了年輕時候那個說一不二叱吒風雲的謝司令。

「為什麼不去?」

「我惜命啊,不想死。」謝容桓一臉無所謂的態度徹底激怒了老頭子,他橫眉冷對:「怕死,謝家的子孫詞典里就沒有怕這個字!」

「我怕啊!」謝容桓說:「我想混日子呢,建功立業光耀門楣這種事情真的不適合我,謝家滿門英烈,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這樣大逆不道的話從謝容桓嘴裏說出來可想而知謝司令的怒氣值到達了一個臨界點,他撐在椅子上的手微微顫抖,最後捶了垂自己的胸口說:「謝家,真是白養了你這個人,給我滾。」

謝容桓滾了。

十八歲還有那樣一腔熱血,然而見了太多現實之後,一腔熱血也會被磨滅,所以他自己主動離開了軍隊,這麼多年其實也很迷茫,沒有一件可以讓他為之努力的事情。

一生,好像也就這樣了。

平凡平淡甚至平庸。

除去他的家世背景,他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甚至於普通人還會為了生計努力活下去,而他則不用。

齊放纏着顧念問東問西,最後真把話套了出來,他好說歹說竟然打動了顧念,所以他趕緊跑過來問謝容桓怎麼辦?

謝容桓冷冷道:「還能怎麼辦,把定金付了,走流程合同啊!」

「哦,這樣啊,那不是要見面嗎,四哥,我去見她嗎?」

「不然呢,我去嗎?」

「好的,四哥。」齊放掛了電話開始準備合同的事情,準備和顧念簽完合同之後就把定金付了,他在寫合同的時候想到顧念怎麼有種熟悉感,然後上網搜了一下,目瞪口呆,當真是八卦緋齊聚一身的女人。

於是齊放又給他四哥打了電話說了這件事,表示您親自點名的大設計師好像名聲不太好。

謝容桓忍了忍才沒有痛罵齊放是個蠢貨,他說:「我在乎那些嗎?」

「不在乎不在乎,四哥只看中才華不看中人品!」

這話讓謝容桓也無法反駁,他臉上表情寡淡又寥寥地說:「以後,不準在我面前議論她別的,知道了嗎?」

「知道了。」

「合同的事情趕緊給我解決。」

「好的四哥,您還有什麼吩咐?」

「我過幾天來A市。」

「行,到時候我一定給您接風洗塵。」

謝容桓將電話掐了,算了算時間,她要是出國的話,那就算是和江亦琛斷了,既然斷了的話,那麼……

他仰起臉想着自己生活也真是挺無聊的,所以才會對她有點兒興趣。

其實也不喜歡,就只是無聊而已。

他離開院子回房間的時候遇到謝嬈回來,姐弟倆打了個招呼,謝嬈說:「小四,你又惹爺爺生氣了。」

謝容桓說:「沒順着他意思來,他就生氣。」

謝嬈嘆了口氣說:「少跟他對着來吧!」

「堂姐,你說這話,真是意外。」

謝嬈也不惱,安安靜靜地說:「現在情形如何,你真不明白嗎?」

他明白的,很多時候都是裝糊塗而已。

總之天塌下來,也輪不到他謝容桓頂着。

謝嬈最近溫柔和煦了很多,也會說話哄老爺子歡心了,她正在考慮將溫景梵引薦給家長們,如果合適的話,她想訂婚安定下來。

在外漂泊十多年,她也想要個完整的家庭。

謝容桓和她說了兩句話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叫住她說:「堂姐,上次你帶來的那個大設計師朋友,叫什麼名字?」

「溫景梵,怎麼了?」

還真是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