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營外門的弟子都可以到天營來觀賽,所以今天十分熱鬧,四營弟子還沒到來,早早就有成千上萬的弟子等候在天營比武場,女弟子也不少,而且還吸引了一些靈仙境界的弟子,

小村醫大春天 ,」

人們議論開來,

「我看我們血營的司徒長空有這個實力,我們血營實力前十的存在,被他一招秒殺,你說他實力強不強,」

「天營有一個叫無常的傢伙,號稱靈仙之下無敵手,而且是敢叫板小乘靈仙的人物,也是天營外門的種子弟子,十分牛逼,據說是奪冠的熱門,」

「是啊,龍營也有一個奪冠大熱門,叫什麼徐半山,」

「嗯,這個徐半山我也聽說過,」

「都不好說,據說鳳營有一個叫古嵐的弟子,也是十分厲害,是鳳營外門弟子之首古心蘭的新妹妹,古心蘭可是在她這個妹妹身上花了不少心思,十分強大,」

「唉,現在說什麼都是假的,只有等待比賽結果,」

「快看,天營弟子出來了,」

「那一臉粗獷,眉目剛毅的傢伙便是無常,」

「嗷~~~」

「天營奪冠,天營奪冠,,」

頓時就有天營弟子起鬨,聲勢十分洶湧,

有一些靈仙境界弟子覺得好笑,道:「一群土包子而已,不達靈仙境,終究是垃圾,」

「嗷~~~」

隨著新一輪的起鬨聲,龍營代表也隨之出來,

「龍營必勝,龍營必勝,」

龍營弟子也是十分帶勁,啦啦隊十分給務,不輸天營,

「血營來啦,,,」

這血營一來,卻是沒人起鬨,有也不過是零星幾個,搞得其它營弟子大笑起來,

「司徒長空是誰,」

「不知道,都不認識,」

「還能有誰,走在最後面那人便是司徒長空,」有血營弟子說道,

「司徒長空,你好帥,,,,」

頓時有女弟子尖叫起來,

陳二旦走在隊伍的最後面,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看了過來,而後聽到你好帥之後,陳二旦眉頭跳了一下,心想這羽化門也太開放了吧,要是金獅來到羽化門豈不很吃香,

在比武場一邊,緊挨著龍營代表排好隊形之後,陳二旦便讓自己平靜下來,而其它人都是左右打量,當然,看向陳二旦的目光很不少,但是陳二旦十分淡定,他沒有去觀察任何人,在他心中,一定要奪冠,所以,不管是誰,無所謂強弱不,通通都要干翻,

陳二旦雖然十分淡定,然而當鳳營弟子出來是,陳二旦那眼睛也是睜得大大的,看過不停,這鳳營,他瑪居然是全是女弟子,這出戰的,個個漂亮得不像話,

「哈哈,我就是來看鳳營弟子的,」

有人十分激動,目光在鳳營弟子身上來回遊走,

有一些圍觀的弟子口水流出來八尺長,更有甚者居然是流鼻血,

「嗷~~~~」

大部分來觀戰的女弟子都尖叫起來,

在人們的騷動聲中,凌師兄他們四名四營領隊人紛紛進入事先布置好的評判席上,

「安靜,」

那天營的領隊人來到評判席上,便表示眾人安靜,而後道:「這次比賽,獎勵神馬的就不用多說了,我就說說比武的規則,」

「第一要注意的是,分出勝負即可,不可傷人性命,」

「第二,第一輪分兩組,第一組由天營對戰龍營,第二組由血營對戰鳳營,第二輪則由天營和龍營對戰血營和鳳營,最三輪則進行抽籤對戰,最後剩下的五名弟子進行最後的決賽,每人每一輪只有一次挑戰別人和被別人挑戰的機會,意思就是說一人一輪不能進行兩場比武」

「第三,不能用仙器,」

「好,想來大家已經聽明白了,接下來由血營和鳳營開始,進行一對一自由挑戰吧,一場地進行,」

這一下,血營弟子和鳳營弟子便來到比武場上,開始對峙起來,

「這如何下得了手啊,」

看著個個貌美如花的女弟子,一些人血營弟子都捨不得出手,


「呵呵,血營弟子自古以前不是號稱血性方剛嗎,怎麼這個時候倒是畏畏縮縮起來,看來這血營在那方清薇手裡都變成了一群窩囊廢,」

一名鳳營女弟子站了出來,對赤落落地打擊血營,打擊方清薇,

陳二旦不知道方清薇和古心蘭有什麼過節,血營和鳳營有他們二人手裡又有什麼過節,但是方清薇救了自己,陳二旦會毫不猶豫地站在方清薇這一邊,當下也不允許有人詆毀方清薇,

當即之下,陳二旦一步踏了出來,他面無表情,彷彿臉上布滿了一層萬年不化的冰霜,

陳二旦一出來,倒是嚇了那女弟子一跳,當下那女弟子道:「你這個怎麼板著個臉,你就是司徒長空嗎,」


陳二旦冷冷地道:「正是,」

那女弟子笑了起來,道:「聽說你是方清薇保進羽化門的,剛才我說方清薇的時候你就板著臉,看來你挻在乎她,你們暗中是不是有一腿,」

「嗷~~~」

這女弟子的話聲全場人都可是聽到,當下起鬨了起來,

陳二旦一愣,知道這種事越解釋越說不清楚,當下冷冷地道:「要嗎認輸滾下去,不然你下場會很慘,」

「認輸,就憑你,」

「哼,,,,」

當下陳二旦冷哼,如一隻早已經蓄勢待發的獵豹一樣,一下子飆了出去,同一時間,陳二旦施展撕心裂肺大碑手,雙手連環拍出,最後抓向那女弟子胸前的雙峰,

陳二旦這一手,出科了所有人的意料,沒想到陳二旦這麼牛逼,一出手就要抓人家咪咪,這讓不少弟子一下子熱血沸騰,許多參賽弟子也眉頭一跳,心想這司徒長空真是個下得了手的人,

那女弟子當然也沒想到陳二旦一開始便出這咱下流的招式,一下子被嚇得花容失色,當下趕緊捂住自己的咪咪,只不過陳二旦手法在最後一變,一道又粗又大的雷電咔嚓一下劈出,

「啊~~~」

一聲尖叫,黑煙冒起,那女弟子被陳二旦一記雷電術劈成一個黑鬼,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前一刻還好端端的一人大美女,轉眼一下子變成了烤山雞,真她媽悲催了,

「草,,,,」

有不少弟子大叫起來,這他瑪真是狠啊,

陳二旦一出手,就讓人大跌眼鏡,所有人震憾,就是四位領隊也是深深地看了陳二旦一眼,

這還不止,那女弟子被劈焦,這是不允許殺人的苦,不然陳二旦一定會殺了這女弟子,然而陳二旦還不放過她,又是一飛腳,將其射飛出比武場,像踢一堆垃圾一樣,十分果斷,

,,,,,,,,,

這一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司徒長空,你還是不是人,下手也太狠了吧,,,,,」

一道聲音打破了現聲的沉默,那古嵐站了出來呵斥陳二旦,

陳二旦看了這古嵐一眼,毫無表情,開場他已經勝利,便回到自己的血營陣營之中,等待第二輪的開始,

所有血營弟子人都看向陳二旦,十分佩服,而且他們也在懷疑,這司徒長空是不是真和方清薇有一腿,眼神都十分怪異,而那雲豐,看著陳二旦,心緒很複雜,他在心裡想,若是陳二旦真進入前三名,自己還要不要去找他借仙石,

「如此心狠手辣,想必你十分不爽,看來你跟方清薇真是有一腿了,」

那古嵐惡狠狠地看著陳二旦道,

這一下,刺激了陳二旦,陳二旦看向古嵐,沒有多餘的話,簡單地道:「接下來的比武別讓我遇到你,」


這話讓古嵐一下子無言以對,

「好,精彩,」

這個時候,那凌師兄卻是帶頭鼓掌,掌聲也隨之熱烈起來,

「哼,,,」

古嵐冷哼,心中十分憤怒,當下就要拿血營弟子來當出氣筒,她一下子就選中陳二旦身邊的弟子,道:「你給我出來,」

那弟子也是看出古嵐現在正處在氣頭上,而且古嵐又十分強大,當下道:「不出來你又如何,」

「是男人就給我出來,」

古嵐呵斥,

那弟子道:「男子漢,大丈夫,說不出來就不出來,」

「窩囊廢,一樣找打,」

那古嵐十分霸道,這弟子不迎戰,她竟然朝這弟子飛過去,一招閃電刀劈出,這閃電刀,以仙力凝結,實質化之後化成的刀體,速度極快如閃電,所以得名閃電刀,

只見一柄飛刀飆來,快得不可思議,這弟子本身心裡就怕了古嵐,沒反反擊之心,而且已經來不及躲閃,只好等待命運,然而在這時刻,陳二旦卻是踢了他一腳,將其上前去,並且道:「怕什麼,上啊,」

陳二旦這一腳,是在幫這弟子,雖然將這弟子踢上前去,然而卻是稍微偏了一絲方向,那古嵐的閃電刀剛好擦著這弟子的耳旁飛過,險而又險地避開了古嵐一刀,

古嵐冷冷地看了陳二旦一眼,繼續攻擊,

不過爛扶不上牆,陳二旦雖然幫他,但是幾個回合就被古嵐打得不成樣子,一敗塗地,不過也不得不說,這古嵐十分強大,是有望進入前三名的存在,

接下來的比武,簡直是不堪入目,和鳳營一番比了下來,除陳二旦之外,盡然只有兩人獲勝,這第一輪,血營晉級三人,鳳營晉級七人,

陳二旦也表示蛋疼,居然輸得這麼慘,但讓陳二旦感到意外的是,那雲豐居然沒輸,也是血營晉級的三人之一,陳二旦這才另眼看雲豐,看來這傢伙也是深藏不露,城府不是一般的深,

「凌子蕭,看來你們血營這兩年越來越差勁了,差勁得真是讓人感到吃驚啊,」

評判席上,那鳳營的領隊女人笑著對凌師兄道,

那凌師兄凌子蕭臉色十分難看,心想,等方清薇回來得好好找她談談,心裡想著,凌子蕭道:「我們血營只培養一些奇才,比賽還沒有結束,精彩還在後面,」

這子蕭說這話,心中也是沒底了,只希望那司徒長空能挻進前三,最好拿下冠軍,

「那我們就走著瞧吧,」

……

接下來,就是天營和龍營的自由挑戰了,

天營,那傳說中靈仙之下無敵手的無常果然十分霸氣,一到他們比武,便第一個站了出來,對龍營的弟子道:「龍營,誰來一戰,」

他這一問,陳二旦也看向了他,這絕對是一個勁敵,不過即便是勁敵,也得拿下,這是陳二旦的信念,不為什麼,只為了那五十塊上品仙石,

龍營弟子之中,所有人皺眉,其中一人看了徐半山一眼,便站了出來,迎戰這無常,

這人一出來,那無常道:「好,洛雲天,龍營之中聽說過你是個人物,有些斤兩,戰吧,」

這洛雲天,是龍營外門之中,上仙境數二數三的人物,實力僅在徐半山之下,

那無常說著,卻是出手了,他十分霸道,一出手就轟出兩拳,卻是沒什麼精妙的招式,然而他講究的一往無前之氣,雙拳如泰山壓頂一般橫推而來,

那洛雲天卻也不懼,不過並沒有接其鋒芒,而是閃開了去,一閃開,避過無常一擊,洛雲天便反擊攻來,一記天花掌打出,七七四十九掌,七七四十九朵天花綻放,每朵天花的綻放之力都十分勁爆,像爆炸一樣,攻擊也是十分兇猛,

那無常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一套卧龍翻身拳連連轟出,十分強者,一路摧毀而來,七七四十九朵天花也被無常的拳關全部磨滅,

「果然厲害,看我補天術,」

洛雲天說著施展補天術,一針一線,縫縫補補,洛雲十指齊彈,頓時之間,十道以天地仙精化成的精線飛出,朝無常飆射而去,無常拳頭霸氣地砸出,然而這精線不是力量型攻擊,自主繞開了無常的拳頭,要洞穿無常,要纏繞無常,


無常也是連連後退,而後只見他開始綰訣,

「噗嗚~~」

一道天火噴出,熊熊燃燒,天火一出,焚燒一切,不可阻擋,洛雲天那些精線很快被焚燼,與此同時,無常一個閃身逼近了洛雲天,洛雲天還想反擊,然而無常的手已經擒住了他的脖子,只要無常一用力,洛雲天必死無疑,然而無常沒用這樣做,收了手,

那洛雲天愣了一下,知道自己敗了,當下道:「領教了,」

而後洛雲天退了回去,

「好,,,,」

天營弟子間響起了無數熱烈的掌聲,

在熱烈的掌聲之中,龍營的徐半山站了出來,這徐半山一出來,天營那邊立即就有一人站了出來,看得出,天營的氣場十分強大,他們不怕輸,

「徐半山,讓我見識一下你這龍營之首如何,」

徐半山,長得不像無常那般勁爆,倒像是一介書獃子,小白臉的模樣,髮絲有些許凌亂,似乎沒有經常打理,一身衣服也是褶巴巴的,

但徐半山卻給人世外高手的感覺,有著一個劍痴的稱號,他立在那地,負手於身後,如不了解他的人,以為他在裝逼,

天營那弟子一提氣,一招開天手劈了過來,開天手十分勁爆和牛逼,強大的氣場讓徐半山的衣服獵獵作響,然而徐半山不為所動,當對方逼近自己之時,他隨手一揮,一道以仙力凝露而實質化的劍隨之斬出,看似平平淡淡一揮,卻是逼退了對方,

那天營弟子嘗試了幾番,也是被徐半山逼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