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之中,蔡老眉頭緊鎖,換了別人,她自然早就發作了。船隊之中突然出現這麼一位頂級強者,還不知道是敵是友,怎能不讓她擔心?

雖說本體宗已經很多年沒有和史萊克學院交惡了,但雙方也絕對算不上什麼交情。就算本體宗大不如前,那也是本體宗。以前強大的本體宗宗主也是曾經和海神閣主同層次的存在。

但她也確實是拿牧野沒什麼辦***戰鬥力,她終究還是不如一宗之主。哪怕是在海神閣之中,能夠穩壓牧野的,也沒有幾位。

希望他不是敵人。

蔡老走到陽台上,右手一揮,一個銀色圓球出現在掌心之中,點點銀光引動,她雙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十指律動,很快,一根根銀色光線在空中鉤織出一副奇異的圖案。

那銀色圓球被她輕輕的按在圖案之上,銀光一閃,下一刻,那銀色小球就已經憑空消失不見。

突圍突破四十級,武魂進化為藍銀皇。實力上質的飛躍不只是體現在戰鬥之中。當唐舞麟在大船上的鍛造室內展開鍛造之後,同樣感受到了巨大的變化。

靈鍛之所以艱難,除了技巧之外,魂力修為也是非常重要的。

以前唐舞麟一直都是憑藉自己的氣血之力作為魂力的補充進行鍛造才能成功,但很難有後繼之力完成靈鍛層次的融鍛或者是三種金屬的融鍛。

但這次顯然不一樣了。修為提升,氣血之力和魂力溶為一體,化為奇異的能量。那是一種白色與金色魂核的能量。調動的時候,二者可以融合在一起,也可以分頭行事。

融合在一起的時候,魂力就化為白金色,提供給唐舞麟最強大的力量,他的魂力本身就非常精純,再加上強大的氣血之力,融合出的能量足以讓他長時間進行鍛造。以前會後繼乏力的狀態完全消失。

——————————–

求月票、推薦票! 二者分開,又可以單獨調動他的一些其他能力。譬如他和金龍王血脈有關的能力,魂力就不能參與其中,只能是純粹的氣血之力調動。

因此,在鍛造過程中,唐舞麟不只是修鍊著自己的鍛造,同時,也在感受著自身變化以及熟悉自己提升到四環以後的各種能力。

這個對他來說,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傍晚來臨的時候,唐舞麟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船艙。吃過晚飯了,現在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躺倒在床上,全身放鬆。

他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

一直以來,他都在刻苦修鍊,不斷的提升自己,總是會看到自己的不足,總是會看到比自己更強的存在,總是去追趕夥伴們的腳步。

可當他靜下心來,停下來偶爾回頭看看時,就會發現,自己的努力並沒有白費。自己的步伐始終迅疾。

就像當初他剛剛開始有了較快提升時認識的張揚子、王金璽,現在早已被他拉開了努力。

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快要成為能夠進入史萊克學院內院的存在了。成為了唐門斗魂堂成員。甚至是本體宗宗主的弟子。

這個世界是何等的奇妙啊!

他突然感覺到了幸福。

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都有不同。

有的人認為,知足常樂是幸福。

有的人認為,和風細雨是幸福。

但唐舞麟卻伴隨著自己的成長逐漸認識到,這兩種,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幸福。

他的幸福來源於實力,來源於不斷對實力的渴求,對更高遠方向的邁進。

他還隱約記得,小時候爸爸曾經對他說的話。

知足常樂可以讓人幸福一生,但那是庸碌的幸福。唯有貪得無厭才會帶給人動力,貪婪令人前進,勤奮使人進步。

或許百分之九十九的天賦會帶來的是無數機緣。但如果沒有百分之一的努力,一切都是白費的。

唐舞麟直到現在才真正明白父親的意思。所以,他喜歡上了貪婪,喜歡上貪婪的追求強大,追求那一次又一次的成就感。因為,他的目標是,星辰大海!

「砰!」輕響聲中,唐舞麟幾乎是下意識的騰越而起,直接從船上跳到了地面上。

陽台門開啟,雙手插在褲兜里,牧野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看起來,你並沒有自滿。這不錯。」牧野向唐舞麟點了點頭。

看著自己面前這位在白天威懾凶獸的老師,唐舞麟不禁有些恍惚,甚至有點不敢置信。那麼強大的存在,竟然是自己的老師啊!

「老師。」唐舞麟恭敬的向牧野行禮。

「不容易啊!總算是有點真誠的味道了。走吧。」牧野向唐舞麟招了招手。

唐舞麟愣了一下,「幹什麼去啊?」

牧野道:「訓練啊!」

唐舞麟吃驚的道:「不是已經結束了嗎?我的武魂也二次覺醒完成了啊!」

牧野理所當然的道:「誰告訴你結束了?那不過是第一階段的訓練而已,是最簡單的。馬上你要開始的,是第二階段的訓練了。難道你想偷懶不成?」

唐舞麟的嘴角有些抽搐。而已?還而已?那四十九天生死之間的折磨,還而已?

「老師,您不覺得您的寶貝徒弟應該好好休息一下嗎?適當的精神放鬆有助於近一步的提升。」唐舞麟認真地說道。

「那是說的普通人,你是普通人嗎?你可是史萊克學院的小怪物。別廢話,走!」一邊說著,牧野一閃身,一把就抓住唐舞麟,下一刻,兩人就已經又在海面上了。

「老師,能不能不要那麼殘忍?」唐舞麟哀嚎道。

「少來這套,不殘忍你能成才嗎?你師祖當年就說過,如果早些年對我狠一點,說不定我就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唐舞麟一臉的無奈,在老師面前演戲,看來是不會有什麼效果了。既然如此,那就努力吧!實際上,他也並沒想過要真的偷懶。

令唐舞麟有些意外的是,這一次牧野並沒有帶他遠離大船。

「之前四十九天第一階段的修鍊,主要是針對於你自身內部的壓榨,壓迫你的潛能。從而激發你完成武魂二次覺醒以及自身整體的調整。現在這個步驟完成了,接下來就是對你外在的錘鍊了。你的身體強度天賦異稟,血脈之力非常不錯。所以,我給你想了個好主意。絕對讓你很有快感。」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牧野這番話之後,唐舞麟有種寒毛豎立的感覺。

快感?什麼快感?

一根不知道什麼材質的繩索拴住了唐舞麟的雙手,繩索的另一端,遠遠的系在遠洋巨輪的末尾。然後,唐舞麟就在海面上,成為了一個拖拽品。

平時看上去,大船行進的速度也並不怎麼快,但成為拖拽品之後,那感覺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沒有雙臂進行平衡,想站起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唐舞麟甚至還沒有說出一句反對的話,他就已經被拉拽的在海面上飛了起來。

身體不斷的落入大海之中,和巨浪衝撞,再被悍然拉拽而出,再砸到海面上。

從遠處看,他就不過是一個起起伏伏的小黑影。

大海是沒有任何規律和節奏的,浮浮沉沉,不斷的衝擊和摩擦。

更損的是,牧野還直接封閉了唐舞麟的魂力和血脈。讓他無法調動體內能量來支撐身體。

「這也是一種鍛造,是大海對你身體的鍛造!」

「老……師,這……第二階段……有多久……啊……!」唐舞麟的聲音在海浪中斷斷續續的。

「一直到星羅大陸吧。」

等唐舞麟回到房間的時候,整個人已經癱軟如你。那是一個時辰之後了。

通過這些天的了解,牧野對他的身體狀況掌握的非常好。總是能夠在臨界點的時候結束。而唐舞麟也沒讓他失望。

幾個小時在海面上的拖拽,唐舞麟全身早已經是一片紅腫。牧野沒有第一時間解除對他體內血脈和魂力的封鎖,而是先用本體宗特製的藥水幫他塗抹了身體之後,才解開了封印。並且強行讓他盤膝修鍊。

這樣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唐舞麟每天幾乎都是在水深火熱中度過的,果然是一直到星羅大陸。

當遠處地平線上出現一片黑色的時候,唐舞麟感動的險些哭出來。總算是熬過來了啊!

歡呼聲也同樣從星羅大陸的人們口中發出,對於他們來說,回家了!

從遠處看,星羅大陸的海灘似乎和斗羅大陸並沒有什麼不同。就連遠處碼頭上的建築物風格,也只是略有差別罷了。

盛大的歡迎儀式什麼的對於史萊克學院的眾人來說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兩個使團的人經過一路航行之後,終於分開。

星羅大陸方面使團直接解散,放假。而斗羅大陸使團的出訪之旅才剛剛開始。

「這是我們接下來的行程單。我們首先會抵達星羅大陸上星羅帝國首都星羅城。進行一系列的交流比賽。主要交流對象是星羅皇家學院代表隊。之後我們還要前往……」 舞長空清冷的聲音告訴著眾人接下來他們要做的事情。絕大多數都是和一些星羅大陸上學院的交流活動,還有對一些星羅大陸上特有景觀的參觀。

唐舞麟聽的是最認真的,臉上也滿是期待之色。其他人,哪怕是女孩子們都顯得比他淡定。

「隊長,你怎麼這麼開心的樣子?」徐笠智碰了碰唐舞麟,低聲問道。

「啊?我有嗎?」唐舞麟摸了摸自己的臉。

「你的眼神中都是渴望啊!」徐笠智憨憨的笑道。

唐舞麟呵呵一笑,是啊!他可不是期待嗎?總算是要脫離大海了。一想到每天在大海衝擊之後全身那種又疼又麻又癢的感覺他就不寒而慄。總算是要脫離苦海了。

但是,對他來說,大海之中這兩個多月的航行也可以說是一次蛻變之旅,現在的他,和以前有了巨大的變化。

在星羅帝國的安排下,他們首先在海濱城市休息了一晚,然後直接稱作星羅帝國的魂導列車專列,前往星羅帝國首都星羅城。

「蔡老您好。」作為星羅帝國官方代表,外務大臣司馬藍瀟在蔡老面前一直都非常客氣。

「你好。」蔡老不咸不淡的應答著。

司馬藍瀟微笑道:「蔡老是這樣,我們剛剛接到消息。在我們星羅帝國首都,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青年魂師比賽。正好這次你們的行程安排第一站就是星羅城。您帶來的史萊克學院學員們也都是年輕一代的翹楚,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參加我們的青年魂師比賽。年齡方面他們可能會有些吃虧。但這絕對是我們星羅大陸年輕一代最盛大也是級別最高的比賽。如果你們能夠參加的話,必將成為這次比賽最大光彩,為大賽起到絕佳的提升和促進作用。」

蔡老淡然一笑,「我們只是來進行交流的,比賽就不用了。」

司馬藍瀟道:「蔡老,其實不麻煩的。以史萊克學院諸位學員的能力,初賽就不用參加了。直接從淘汰賽開始。其實也耽誤不了太久。而且我們可以保證他們的安全。」

蔡老瞥了司馬藍瀟一眼,淡淡的道:「我不是擔心這個。」

司馬藍瀟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明白過來,眼神微微一動,「看來,您對您的弟子非常有信心啊!」

蔡老微微一笑,「信心來源於實力。如果你們非要我們參賽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除非冠軍獎品是魂骨。」

司馬藍瀟臉色一變,魂骨是什麼他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哪怕是在兩萬年前斗羅大陸完全還是冷兵器時代的時候,魂骨也是絕對的至寶。而時至今日,魂骨的珍稀程度可想而知。

魂骨來自於魂獸,但和每一隻魂獸都會出現魂環不同。魂骨的出現幾率只有萬分之一。唯獨十萬年魂獸才會必然產出魂骨。

斗羅大陸上,現在魂獸凋零,想要獲取魂骨何等艱難。任何一個大家族如果有魂骨流傳下來,都將是家族之中最珍貴的瑰寶,而且一定會嚴格保密。

星羅大陸的情況雖然和斗羅大陸有所不同,但魂骨的珍貴程度也決不遜色。

「蔡老,我們的大賽叫做,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其中分為多種比賽。有個人賽,有團隊賽,也有機甲賽等等。您說的魂骨,我們只有在個人賽綜合大賽最終冠軍才有一塊魂骨獎勵。團隊賽之中,七人團隊賽的最終獎勵是魂鍛金屬每人一塊。二對二比賽的最終獎勵是萬年靈物。機甲賽的最終冠軍獎勵是黑級機甲,亞軍和季軍是紫級機甲。所以,這魂骨只有一塊的情況,您看……」

蔡老眉毛微挑,她也沒想到,這星羅帝國的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獎品居然如此豐厚,不但真的有魂骨,其他比賽的獎品也都相當不錯。

「聽起來是不錯,但是,你們不同比賽的獎品獎勵程度似乎相差有點大啊!」

魂鍛金屬和機甲、天材地寶靈草雖然都不錯,但要說和魂骨比起來,珍貴程度還是有不小差異的。

司馬藍瀟道:「一對一的獎品之所以如此豐厚,是因為我們的一對一比賽被稱之為,無限挑戰賽。也就是說,在比賽中可以使用一切手段進行比拼,機甲、斗鎧、武魂、魂導器,什麼都可以。而且,要簽生死狀的。唯有極其珍貴的獎品,才能吸引最多人蔘賽。這一對一比賽,也是我們所有比賽中最重要的。」

這就和斗羅大陸上情況不一樣了,在斗羅大陸上,七對七團戰才是王道。而在這裡,很顯然,更崇尚個人英雄主義。

「參賽限制是什麼?」蔡老淡淡的問道。

司馬藍瀟心中一喜,知道她有些動心了,「二十歲以下。其他沒有什麼限制了。尤其是對於史萊克學院的諸位來說。」

「好。」蔡老的回答只有簡單的一個字。

唐舞麟他們茫然不知,才剛剛來到星羅大陸,他們就要面對一場別開生面的大賽。

此時的他們,坐在豪華的魂導列車專列上,正看著屬於星羅大陸的風景。

相比於斗羅大陸的繁華和機械化,星羅大陸明顯要顯得更加原始。這裡被開發的時間畢竟遠遠不如斗羅大陸。

魂導列車的速度也要慢上不少,車窗外,森林、湖泊不斷呈現。空氣澄凈的可以讓目光及遠。偶爾經過一些城市,仔細辨認就能看得出,其現代化程度和斗羅大陸相比還是有相當差距的。

星羅大陸的食物和斗羅大陸區別不大,為了招待他們這些使團成員,列車上準備了非常豐盛的美食。

看著風景,吃著美食,這种放松的旅行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前所未有。至少在加入史萊克學院之後,就沒過過這種好日子了。

和唐舞麟他們同車的,還有星羅皇家學院代表隊的使團成員,大家都坐在一節車廂之中。

當初在剛上船的時候雙方還有過一些摩擦,但後來也就逐漸熟絡了。始終都沒真正動過手。

列車上每四個人兩兩相對而坐,中間是桌子。

唐舞麟旁邊是古月,對面徐笠智,古月對面是葉星瀾。謝邂、許小言、樂正宇和原恩夜輝坐在另外一桌。

此時,唐舞麟和徐笠智自從上車之後,就沒停過,一直在大吃特吃。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吃更重要的事情了。

星羅皇家學院這邊,也是四人一桌,目光不時看向唐舞麟他們這邊。

「那傢伙可真能吃。」一名少女低聲說道,「長得也挺好看的。」

坐在她對面的另一名少女「噗哧」一笑,「珍珍,你這是想老牛吃嫩草嗎?他可比我們小四、五歲呢。他可是史萊克學院代表隊隊長。那天海魂獸圍困我們的時候你們看到沒?他釋放出的那些跟蛟龍似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武魂,真是好強。這麼小就四環了。」

「你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們隊長都四十五級了,肯定不比他弱的。而且隊長已經是一字斗鎧師了。他可沒有全套斗鎧。」 一邊偷瞄著唐舞麟他們,星羅皇家學院幾名學員竊竊私語著。

「據說帝國方面已經邀請他們也來參加這一屆的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到時候比賽台上見唄。」

「這有什麼好比的,他們雖然出身於史萊克學院,但差著年齡呢。或許是參加低年齡少年組比賽吧?那樣的話還有冠軍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