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慕南不得不和那些攤位保持一段距離,不然的話,熱情的攤主會讓你脫不了身。

搖頭笑了笑,現在大荒城的人做生意,一個比一個拼。

然而,當他的目光抬起,不經意間落向了前方。

只見,前方的兩道熟悉的身影,讓他停了下來。

「大師…」

嘴中呢喃著,慕南愣了愣神,看著前方不遠處的枯葉大師,以及…冰靈。

發愣之際,枯葉大師也注意到了慕南,面帶慈祥的笑容朝著這邊走來。

目光瞥向枯葉大師一旁的冰靈,慕南驚愕的發現,今日的冰靈臉上居然沒有冷冰冰的面容,反而是古井不波,看上去也沒那麼冷了。

以往冰靈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千年冰雕,難以靠近她周圍半分。

「呵呵,慕南小兄弟今日怎麼有閑情來這裡?」

走進了一段距離,枯葉大師笑著對慕南說道。

「傷勢剛剛恢復,出來隨便逛逛。」

微微一笑,慕南客氣的回應道。

然而,當他無意間透露他受傷時,冰靈的臉上,一抹隱晦的擔憂一閃而過。

冰靈美眸有意無意的瞟向慕南,發覺這傢伙並沒有什麼大礙,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我怎麼擔心這個小**?」


心頭莫名其妙的嘀咕了一句,冰靈的臉色略微不好看,冰潔的臉龐泛著陣陣暈紅。

「嗯?靈兒,你怎麼了?」

一旁的枯葉大師,發覺冰靈有些不對勁,低聲問道。

「啊!我沒事。」

被枯葉大師的話語一驚,冰靈急忙的搖了搖頭,企圖掩飾眼中的慌亂之色。

就在枯葉大師打算繼續追問下去時,忽然,一道驚恐的聲音響起。

「不好啦,大家快讓開,一頭瘋了的馬衝進來了!」

這道驚恐的聲音中,慌亂不已。

聞聲,街市中的眾人尋聲望去。只見,一頭奔騰的馬,正朝著眾人這個方向疾馳而來,那模樣好像是瘋了一般。

在其身後,一個氣喘吁吁的男子,正在拚命的追趕著馬屁。

不過,馬的速度太快!那人根本追不上。

瞧著脫了韁繩的馬屁,如同瘋狗一般,橫衝直撞,眾人一時之間也亂了陣腳,不知如何是好。

「不好,快攔住那匹馬!」

忽然,正處於驚慌失措中的眾人當中,一道尖銳的叫聲響了起來。

只見,那人一臉驚恐的指著馬屁的前方,在那前方,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女孩,似乎是被橫衝過來的馬屁嚇得不敢動彈,站在原地。

一雙乾淨的眼眸之中,出奇的沒有懼色。不過,對於這絲毫不動彈的小女孩,相距不遠的眾人,皆是嚇傻了眼。

此刻衝過去,已經來不及。

望著女孩那楚楚動人的眼眸,眾人心都揪了起來。

「不要!」

人群之中,一道絕望的聲音響起。

但是,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頭失控的馬,沖向小女孩。

「唰!」

整個街市,安靜了下來,眾人長大了嘴巴,只聽見一道破風聲響起。

「嘶。」

忽然,那匹馬慘叫了一聲,前蹄高高的抬起,整個身子昂起。

終於,這匹馬在女孩前側一尺處,停了下來。

「呼,好險。」

見那頭馬屁終於停了下來,眾人皆是鬆了一口氣,人群之中,一個婦女急匆匆的沖了出來,將女孩抱起。

「砰!」

忽然,那匹馬摔在了地上,馬身痙攣著。

慕南不急不緩的走到了馬的一旁,將先前丟出去的匕首拔了出來。

擦拭掉上面的鮮血,慕南正打算將匕首收起來。

忽然,一隻枯燥的手伸了過來。

「小友,給老夫看看這匕首。」

枯葉大師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邊,開口道。

聞此,慕南點了點頭,將手上的匕首遞給了大師。

抓著這匕首,枯葉大師渾沌的眼眸中,發射出一絲精芒。

仔細的打量著匕首上面的黯淡紋路,枯葉大師心頭震動不已。

「和靈兒的匕首,似乎…一模一樣!」


「不對,不同的是上面的圖案,鳳形匕首,這上面的圖案似乎是龍形,難道…?」

心裡閃過無數個念頭,枯葉大師表面上平靜不已,不過,仔細察覺的話,不難發現此刻他的臉龐僵硬,眼中不斷的閃過震撼之色。

再度的把玩了片刻,枯葉大師將匕首交到了慕南的手上,對此,他並沒有說多少。

但是,這一巧合,讓他不禁提起了心眼,或許這匕首能夠幫助冰靈查詢到身世。

「呵呵,拿去吧。」

笑了笑,枯葉大師將匕首遞迴給慕南。

兩人笑著聊了幾句,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離去。

慕南的方向正是老古董的住處,今日出來另一個目的就是幫他將骨毒完全驅除。

半個時辰過後,慕南從老古董的住處走了出來。

天色已經不早了,因此他也沒有過多的停留。

回到家族中,忽然,體內的一道波動讓他心頭一凜。

「這波動…要突破了?」

愣了半晌,慕南狂喜,呢喃著。

但是這突破來的太突兀了,抑制內心的喜悅,慕南回到了房中,關上門在床榻邊上坐了下來。

「終於又要晉入生靈境了…」

嘴中呢喃著,慕南舒出一口氣,準備著突破… 房間之中,慕南的身影盤坐在床榻邊上。

身體周圍發出的淡淡微光,以及體內傳出的陣陣波動,可以看出,此刻的他正在進行突破。

先前,準備突破的他,已經和吞天**代過,替他守護著。

小生靈境突破到生靈境,千萬不能有人打擾。

一旦突破的過程被人打斷,那麼後果不堪設想,想要再度的尋到突破的機會,難上加難。

因為,每一個初學者即將突破到生靈境時,都是尋找一個契機。

這種機遇,只能偶遇,不可多得。

但是,只要天資一般,契機,遲早會來。


不過,契機來之不易,如果第一次契機被打斷,那麼下面就很難再出現。

像慕南這樣由於實力倒退而出現兩次契機,實屬罕見。

因此,在突破之前,他再三的叮囑吞天獸,替他把關。

此刻的吞天獸,正懶散的依靠在床邊上,無聊至極,時不時的看慕南一眼。

「估計這次突破,得需要一兩天。」

琢磨了一下時間,吞天獸繼續打著盹。

此刻,慕南正全神貫注於體內的突破。

原本破損的經脈,經過修復之後,比之前更加的強橫,寬敞,靈力在裡面流通的更為的順暢了。

因此,大量的靈力此刻在他的體內攢動。不斷的朝著一個方向彙集而去。

那彙集的地方正是體內的氣旋。

氣旋,方形大小,是一個修鍊者必備的靈力儲存空間。

空蕩蕩的氣旋之中,逐漸的被淺黃色的靈力充斥滿。

生靈境和小生靈境不同之處在於氣旋歸元,原本的靈力,化為一種實質元力,一旦進入了生靈境,靈力的強橫程度就上升了一個層次。

靈力,實質化,相當於靈力是用手可以觸及的,不再是一種空洞的修鍊媒介。

因此,人們將小生靈境和生靈境之間的界限,看作修鍊者的一道重要的門檻。一旦跨過了這道門檻,那麼接下來的修鍊就順暢無比。

但是,之後的修鍊和小生靈境打下的基礎休戚相關,如果之前沒有打好基礎,那麼進入生靈境之後,修鍊的速度也會滯緩下來。

對於慕南來說,現在的突破無疑是最佳時機。準確的說,他進入生靈境已經過去三年多的時間。

雖然中間有一年多的空洞,不過他的靈力修鍊卻是一天都沒有落下來,因此,他的基礎可以說沒有幾個比他更加牢固。

腦海之中,慕南的意念之力擴散開來。

這次的突破極為重要,不是他信不過吞天獸,這種情況容不得他有半點的閃失,因此他的神經緊繃著,時刻的關注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慕南的氣旋和常人與眾不同,讓他驚愕的是,雖然經脈破損一年,不過當他再度接觸靈力之物時,詭異的血紅色漩渦吞噬藥草之事,歷歷在目。

現在他才發現,那火紅色的漩渦,正是他氣旋外放。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的氣旋能夠出體外,吞噬靈性之物。可慕南的氣旋,卻是能夠如此。

這樣的好處,顯而易見。氣旋能夠在短時間內吞噬掉靈性之物,並且化為靈力進入氣旋之內。這樣一來,就可以彌補自己靈力不足的窘境。

錯愕之餘,慕南驚喜不已,這樣的話以後碰到比自己修為高的人,拼起靈力來,他也絲毫不懼!

房間之內,安靜了下來,只有慕南微不可聞的呼吸聲。

體內的氣旋,一切平靜的運轉著,方形氣旋,逐漸的凝聚著靈力,氣旋歸元之時,他便再度晉入生靈境。



此刻,交易坊中,枯葉大師的房間內。

從街市中和慕南告別後,枯葉大師就一直心神不寧,這一點被冰靈察覺到,不過並沒有過問什麼,只是由著大師魂不守舍的走上了樓梯,回到房中。

坐了下來,枯葉大師依舊想著先前的那一幕。

慕南用印著龍形圖案的匕首,將小女孩救了下來。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真正讓枯葉大師關心的是那龍形匕首。

匕首的造型和冰靈身上的那把一模一樣,而且,巧的是,冰靈的匕首之上,刻著的是鳳形,而慕南的匕首上,刻的是龍形!

這讓枯葉大師陷入了深思,難道說,這兩人有著什麼關聯?

不過,慕南從小就在大荒城之中,而冰靈則是他從外面的世界帶到大荒城中來的。

枯葉大師本不是大荒城中人,十六年前的隱退,偶遇被丟在雪地中凍的冷冰冰的冰靈,枯葉大師將冰靈帶了回來。

從那以後,枯葉大師帶著冰靈來到了大荒城,隱居了起來。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十六年過去了。

枯葉大師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不過原來巴掌大的孩子,現在已經長的如此水靈了。

「難道說…冥冥之中么。」

枯葉大師看了一眼正在觀摩武學的冰靈,心頭呢喃道。



時間緩緩而過,這次突破,耗費了兩天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