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冰層的緣故,這些東西極有可能會被冰層連帶著破碎。

至於其餘的人,則是被趙龍帶著在這周圍尋找東西。反正只要是好東西,他們都是照單全收了。

凌天賜現在很好奇,這下面究竟會是一些什麼東西?他的動作很慢,也很穩。

細長的根莖,充滿了生命的活力,很是柔軟,而且讓榮天成他們都感覺到奇怪的是,這些根莖都十分的有彈性,給人一種溫軟的感覺,並沒有這種嚴寒的氣息。

隨著這不斷的挖深,他們周圍圍觀的人也都是紛紛的好奇湊了過來,凌天賜小心謹慎的將周圍的冰層全部清理掉,這下面的一幕卻是讓他們都瞪大了眼睛。

在這下面,竟然是有著一個無比巨大的冰晶屋子,而這些植物,就正好是長在了這這冰晶屋頂上面。

而且這屋頂的上面,剛好還有著一汪碧藍色的水液。

所有人都好奇的盯著這淺淺的碧藍色的水液,實在是無法相信,在這樣的環境下,竟然還有著液體可以保持著原本的形態,而沒有被冰凍起來。

其餘的人都加快了挖掘的速度,然後是極為小心的將周圍的冰晶碎塊全部移動到了一邊。

而所有的人都退後了好幾步,只留下還抓著植物的人。

「這是什麼液體?」司空金隅等人都想要一探究竟。而這些植物生長在這些液體的上面。

說實話,凌天賜也不清楚這究竟是什麼,但是他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他們這次做任務所需要的東西。

「你們先掌控好,我下去看看。說不定這還是一種深藏很久的神秘靈液。」凌天賜的附魂珠抖動的頻率加快了很多,他知道,好東西就在這下面。 我的身體一碰到他的背,就感覺到他的背脊明顯的一僵,渾身也隨之繃緊了。

認識十幾年了,他們間最親密的關係就是拉拉手,偶爾的不小心抱一下,氣氛都會陡然的緊張尷尬。

更不用說,女孩柔軟的身體只隔著布料緊貼著他的背,李蕭辰的心不由自主的,顫了一顫,渾身的肌肉都綳了起來。

他好不容易深呼吸,平穩了自己的情緒,站了起來。

卻發現,女孩的頭就埋在他的頸脖間,呼出來的氣息帶著蘭花般的幽香,輕輕的拂著他的肌膚,鑽入他的鼻孔,痒痒的,讓他有些心笙蕩漾,意亂情迷。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緒,嗖忽就又再次提了起來,灼熱難耐卻又忐忑不安。

我在他背上懶懶的裝睡,埋著頭偷偷的笑,簡直不要太開心了。

也不知他究竟哪來的力氣,背著我爬山還步伐穩健,如履平地。

來到一塊懸崖峭壁前,看見一個腳印,深陷在岩石里,赫然在目,大得驚奇。

「仙人腳。」

正常人能在這堅硬的岩石上留下這麼深的腳印,除非他練就了絕世的武功,可是,正常人的腳板也沒那麼大啊。

也不像是刻上去的,刻的畢竟有刀琢的痕迹,可這腳印就像是一腳踩在了軟軟的泥巴上般自然圓滑。

剩下唯一的解釋就是,這腳印果真是神仙留下的,只有神仙才能有法力,想在岩石上留個腳印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個從遠古時期就留在了岩壁上的腳印,留給世人無窮的幻想與猜測,至今還沒能給出個合理的解釋。

太不可思議了。

聽說這腳印帶著仙氣,只要能上去踩一踩,便可以成仙。

我也不裝睡了,愣愣的看著那個腳印出神,心中充滿了期待,突然間,也想去踩一踩,正好比試比試,是我的腳印大還是那個神仙的腳印大。

呵呵,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概。

「放我下來。」

此時的我,完全忘記了自己在裝頭暈,應該裝出一副軟綿綿有氣無力,而不是如此興緻勃勃雙眼發光的樣子。

「我要去踩腳印。」

「岩壁有些陡,爬上去有危險。」

「就要踩。」

帶著撒嬌的語氣,軟糯糯的直擊李蕭辰的心坎兒,他的心莫名其妙就軟了。

就想縱容女孩的任性,甚至是無理取鬧。

他也不明白,這是怎樣的一種心理。

雙手穩穩的扶著我爬上岩壁,看著我脫了鞋子,得意洋洋的伸出自己的小腳丫就去夠那個大腳印。

李蕭辰勾了勾唇,這麼不顧形象,有些小孩子氣的事情,也只有這丫頭才做得出來。

嗷,那腳印也太大了,我的腳板踩上去只佔了一個邊角。

就好像一隻小老鼠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和大象比試誰的腳印大一般。

李蕭辰看見我憋屈的小模樣,忍不住咧嘴笑了。

「哈哈。」

我沒功夫理他,心裡想著:神仙的腳真的有這麼大?那肯定是大腳神仙。

於是暗下決心,以後進得寺廟裡一定要仔細瞧瞧,究竟是哪個神仙的腳最大,居然能留下這麼大的腳印。

我輕輕的從岩壁上跳下來,抬頭,正好看到了李蕭辰的目光,正咬牙切齒的盯著我,像是要把我吃掉一般。

「你頭不暈了?」

壞了,穿幫了。

「嗯,那個,那個——」

我訕訕的笑,撒開腳就跑。

「好啊,敢騙我,你給我站住。」

我才不幹呢,不想死得太快,一溜煙就跑了個沒影兒。

我一口氣跑到了會仙峽。

會仙峽,俗稱一線天,兩邊長長的岩壁,中間僅容一人通行,抬頭,只見一線天光,從縫隙中透下來。

因只容一人通行,前面有人堵住了去路,我便停了下來,喘著氣往後看,李蕭辰追了上來,我無處遁形,逃無可逃。

「跑啊,繼續跑啊。」

我看看峽道,正好是個老太公牽著個老婆婆一前一後慢悠悠的走著,我一臉無奈的看著他。

他抓住我,板過我的身體,讓我面靠岩壁,伸手就往我的屁股上招呼。

兩大巴掌狠狠的打在屁股上,用了狠勁,打得很疼。

「看你還敢嚇我,敢騙我。」

我眼淚就要出來了,睜著兩個霧蒙蒙的眼睛看著他。

「哥,疼。」

軟糯糯的聲音道盡了委屈與傷心。

李蕭辰看著我撒嬌耍賴的樣子,心立馬就軟了,放開了手,閉了閉眼,又來這招。

要知這招他最是招架不住,女孩鬼精鬼精的,偏老是用這招來對付他,他只好舉雙手投降。

臉上卻還是不動聲色,沉著臉,聲音依然冷冷的說:

「你知道我剛才有多害怕多擔心嗎?」

「開個玩笑而已,真當真了?」

「有些事情是不能開玩笑的,知道嗎?以後不許拿這種事來開玩笑。」

其實,他想說的是,不許拿生病的事情來開玩笑,他會特別的緊張與害怕。

所以,他的聲音幾乎是吼了出胸腔,還帶著顫音,有一種憤怒得要哭的衝動。

我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他的臉黑得像鍋炭,一派沉冷,知道他是真生氣了。

於是,嬉笑著,說:

「好。」

其實,只要他放過我,什麼我都會說好,至於以後該怎麼做還怎麼做。

李蕭辰這人雖然是霸道吧,但只要主動示弱,他肯定就不會再為難我的。

摸了摸屁股,剛挨了兩巴掌,這會兒還辣辣的疼,他還真下得了手。

從小到大,無論我怎麼惹怒了他,他都從來沒打過我。

我撅著嘴,這會兒,實在是委屈得想要哭。

「你還委屈了?」

李蕭辰也知道剛才自己太衝動了,那兩巴掌是下了狠勁的,肯定打得不輕,咬咬牙,也好,讓她長點兒記性,記住有些事情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

那時,他還真的以為女孩有恐高症,有多後悔自己帶她來爬山,如果真出了什麼事情,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不理他,徑自鑽進了峽道。

峽道不高,像我這樣的矮個子剛剛好,不用彎腰,可是,對於個子高的,就——

我回頭,果然看見李蕭辰正彎著腰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走,怕一個不小心,就磕到了頭上的岩石,肯定會很疼。

看來,個子太高,也不全是好事。

看著他彎腰弓背的樣子,我有些想笑,氣也消了一半。

出得會仙峽,離山頂已經很近了,從山上,透過蔥蔥鬱郁的樹木,可以清楚的看到東邊的地平線上,紅彤彤的彩霞已經滿天了。

太陽還未出來,卻早已把東邊的雲朵渲染得炫麗多彩,光焰奪目。

「快,快,要出來了。」

我在峽道口,招呼著某個還在小心翼翼穿過峽道的人,忍不住的大叫起來。

語氣甚是興奮急切。

離到山頂還有一小段路,沒有鋪石階,有些打滑,我攀拽著旁邊的樹木爬到了頂峰。

西山之巔,山風呼嘯而來,潔白的霧紗縈繞在山頂,還未散去,身臨其境,如仙如練如幻境。

立於山頂之端,彷彿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天空。

此時此刻,站在這裡,背靠崇山峻岭,層層疊疊,只東北方,一條水流劈開山脈,如緞帶般蜿蜒而來,這便是潯水,自北而南,繞城后在東南口分流,一條向東,一條向西,三江分流,氣勢磅礴,繼往開來。

果真是靈氣薈萃之地。

站在這裡,可清楚的看到東北邊兩山之間的峽口,水,自上而下,洶湧而來,極為險峻。

這便是當年候將軍抗擊明軍入侵的峽口,想必候將軍的雕像,便在這岩壁之上,可惜在這兒看不見。

但,卻能感受到那磅礴的氣勢,濤濤不息。

潯城便在腳下,在山上看,矮小的房屋,密密麻麻,一條一條的街道,把那些密密麻麻的房子切割成數不清的方塊,就像一個巨大的凹凸不平的蛋糕,被刀切割分塊一樣。

李蕭辰伸手從他的背包里掏啊掏,掏出來一個望遠鏡,遞給我。我眯起眼睛,他這背包簡直就是個百寶箱,應有盡有。

望遠鏡里,看得到天的盡頭,太陽剛剛冒出了一指寬的頭頂,強烈的光線把周圍的雲朵都染成了亮麗的橘黃,以太陽為中心,由近而遠,逐漸的變成了橘色,粉紅,深紅。

「太美了。」

我轉動著鏡頭,調整焦距,以便看得更加清晰一些。

太陽還在凝聚著力量,隨時準備跳出來。

我轉了一個方向,看見潯城,清晰的就在我的腳下,一條條的街道整齊劃一,看清了潯城標註的建築,江洲酒店是如此的引人注目。

只看了一眼,我又把鏡頭對準了太陽,怕錯過了太陽一躍而起的精彩與震撼。

「好看嗎?」

李蕭辰看著女孩如此專註興奮的樣子,眸子里閃著亮光,這個時候的她,最是美麗動人。

她,彷彿集天地之靈氣,日月星辰之光芒於一身,煥發出耀眼的光輝,增添了無窮的魅力。

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就如此時初升的太陽,清澈,純凈,透亮,柔情,灼熱,而又光芒萬丈,靠近了,卻又深不見底,讓人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當她正回過頭來,目光灼灼的看著他時,更有一股勾人的魅惑,讓人心神蕩漾。

他需要集中所有的力量,穩定自己的心神,增強自己的定力,才能與之抗衡。

「好看極了。」

女孩回答,笑靨如花,聲音軟軟的,非常好聽。

李蕭辰的自我防禦意識徹底的崩潰,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最無法抵抗的,便是女孩軟糯糯撒嬌的聲音,她勾人的眸光,她的笑靨如花,只要任何的一招,他便會舉手投降。

現在是,三招同時使用,李蕭辰已經毫無還手之力,只傻傻的看著她,腦子像漿糊,任由她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她簡直就像只小狐狸精一樣,給他施了魔法,定定的失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