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海中行船速度很慢,尤其是在收割海帶的時候更慢,一艘四十馬力拖船,在拖著長長一條龍,差不多十條裝滿了海帶的舢板的時候,拖船速度不過是每小時三千米左右;即便是拖著空的舢板,速度也不過是七八千米每小時左右。

這樣一算,青山集團的養殖作業船一趟出海到海區作業,完成收割海帶后拖著返回,要比蔡倫村這樣離得近的海區要多出五千米的距離。

即便是算上去海區收割海帶的路上空舢板跑的快時間短,來回加起來也得一個小時以上。

這意味著,同等的工作量下,即便都是同樣的老員工同樣的工作效率,青山集團的員工也要比蔡倫村每趟來回出海作業多出一個小時。

一次出海作業是一個小時,而收割海帶忙的時候,雲逸記得蔡倫村這邊一天經常能作業四五次,端的是非常的辛苦;而若是每天僅僅同樣工作量下,青山集團的時間就得超過四五個小時。

海洋養殖業的辛苦,尤其是收割海帶期間的辛苦,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

以雲逸知道,相對周邊企業還要輕鬆點的蔡倫村為例子,蔡倫村養殖場在忙季都是每天凌晨三`點到三`點半就出海工作,工人起床至少得是兩點四十。

而最忙的時候,最晚回家恐怕都得六七點了,一天高強度的工作時間能夠達到十四五個小時。甚至十六七個小時都有過。

當然不是每天都晚上六七點回家,有的時候也很早,可是養殖海帶本身就是個極為辛苦的勞力活,極端的辛苦。

而相對於蔡倫村,如果青山集團海洋公司執行同樣的作業數量,即便是都是老員工,那麼工作時間最長則是更讓人受不了,蔡倫村一天最長工作十五個小時,青山集團恐怕同樣的作業量,至少也是工作二十個小時。

這、、、、當然是不可能。如果這樣給的錢再多也不會有人干,青山集團或者是雲逸從來沒有這樣想過,也不會這樣糟蹋人,雲逸打算的最多也就是讓他們工作不超過十個小時。

可問題是海洋上的員工基本上都不太相信私人公司老闆的良心,畢竟私人承包海區使用起工人來,簡直不當人看,尤其是有人故意散播謠言的時候,很多老員工心中更是喘喘不安,所以流失大批工人。甚至還有人再打算辭職也是正常的了。

很顯然,以青山集團海洋產業公司目前的情況下,青山集團別說是按照計劃在今年擴張到海上養殖一萬畝的水平,就是維持目前生產運營都有些困難。弄不好還可能導致公司員工集體出走,無法運營的笑話。

這種種問題是非常難以解決的,即便是工錢稍微多上一倍也是不行的,因為按照謠言中說的那樣。青山集團海洋公司員工每天在忙季,至少要工作十五六個小時,甚至二十個小時的謠言。那是會讓人累壞的,真正的累壞,而不是嘴上說說的。


不論是王澤鑒還是孫良,都沒有很好的辦法解決這問題,市政`府再怎麼幫忙也是沒用,所以只能是雲逸親自趕來了。

………………………………………………………………………………………………………………………………………………………………………

雲逸默默的思考了一會兒,沒有就海上的工作發表什麼看法,好一會兒后才慢慢的問道:

「陸地上員工的招聘工作如何?晾曬海帶的人手夠嗎?晾曬場面積足夠大嗎?防沙網之類的東西準備的如何了?」

孫良一愣,連忙想了想,回答道:

「這個、、、咱們公司海帶晾曬場開闢問題早就在市政`府支持下解決了,市政`府幫著協調了三百多畝地,足夠咱們公司使用了。

不過,在陸地員工招聘問題上也是有大麻煩,同樣是有外面流言說咱們公司人少,海區離家又遠,海上的活兒累,陸地上也跟著不能輕鬆了。

所以目前咱們公司這幾個月沒有招到一名在陸地上的老員工,新招到的兩百名陸地新員工,都是我自作主張用高出一倍半的價格招聘來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陸地上新來的員工也不知道誰告訴他們的謠言,很多人都鬧著要離職,也已經有不少離職了!」

孫良說著臉上很是尷尬,好容易用比別的公司高一倍半的價格,他這個陸地主管廠長竟然沒有招夠人手,真是夠丟臉的。

可更丟臉的是,高價找來的人竟然還有很多不幹了,這更是讓他覺得沒臉見人了,人家低得多的工資招的人都比他多得多,而且辭職的人也少的多。

……………………………………………………………………………………………………………………………………………………………………..

ps:感謝『141102195336319』打賞支持和『voltage994』月票支持。。。(未完待續。。) 「雲總,都是我工作做得不好,你、、您、、、您扣我工資吧!」

想到這裡,孫良很是不安的看著雲逸,有些困難的開口認錯道,雲逸如此相信他,給他了任意提高員工待遇的權力,他開始信心滿滿的,卻是做的如此差勁,真是讓他太受打擊了。。。

「不,你做的很好了孫總!面對招人不順利的情況,你果斷給工人增加一倍半的做法是對的,而且很合適!」

雲逸輕輕搖頭,微笑著看著孫良道。

聽到雲逸這話,孫良臉漲得通紅,在他耳中雲逸這話簡直就是挖苦他只會漲工資,而工作水平不行。

「雲總,這漲工資的事情是我和孫良兩個人商量的,我們都認為如果不漲工資肯定會招不到工人,所以如果您要怪罪的話就請連我一起批評。

另外,剛才我沒來得及向『你』請示的是,我們海上的工人我也早就許諾過了,等到總部來人後,我會給他們漲一點七五倍,從目前的一年差不多四萬元的收入,漲到一年七萬元的水平!」

見到孫良挨了雲逸的『挖苦』,王澤鑒這個脾氣更為耿直的人當即看不下去,走到雲逸面前,炯炯有神的雙眼看著雲逸,主動和孫良一起承擔責任。

而且,相比於主動承擔責任,王澤鑒這個心地善良,卻是很倔強的人繼續道:

「雲總,你也是咱們蔡倫村出身的人,知道海洋養殖企業的工人是多麼的辛苦,他們給社會創造了多大的財富,將多少海帶、扇貝、鮑魚等美味養出來讓社會享用?

可是他們常年在海上勞作,落下一身的風濕、腰痛等疾病,老了之後卻沒有任何保障。

你能忍心這樣看著嗎?至少我不能,我也是海上出身的。既然你讓我負責海上的所有事情,還給我漲工資的權力,那麼我就要給他們漲工資。

這樣雖然不能給他們一個晚年的保障,可是卻會讓他們能多攢點錢!」

王澤鑒一臉平靜的說著,可是雲逸卻分明從他的眼中看出一絲淚光在悄然閃動.

這讓他心中也是很感慨,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王澤鑒果然是個不忘自己出身,不忘本的,很忠於職守,很有良知道德的人。

雲逸當然清楚哪些在海洋上工作了一輩子的養殖工人的辛苦。以及職業病後沒人管沒人問的艱辛痛苦,從很早之前他就想幫助這些人,只是當年還是窮**絲的雲逸連自己都幫不了,何談幫助別人。

不過,有了空間的雲逸,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后,已經開始慢慢的幫助了很多人,未來還會幫助更多,讓更多遭受苦難的人不再如此艱辛悲慘。

這樣在心裡想著。雲逸忽然一愣,難道這就是自己獲得空間的原因????

………………………………………………………………………………………………………………

「雲總,真是對不起,你交給我們的事情我們沒能做得好。既然如此我們只能辭職了!」

雲逸在心裡想著事情,眼前的王澤鑒和孫良卻是已經平靜了下來,看樣子兩人都是已經打算拒絕雲逸的批評,直接辭職了。

雲逸愣了一下。隨即好笑的看著神情有些黯然的兩人,笑道:

「你們的工作確實沒有做好,尤其是你王澤鑒!」

這話讓兩人眉頭一皺。雲逸卻是接著道:

「孫良的工作沒有做太好,但是馬上能決定用高工資吸引人還能留下這麼多已經很不錯了.

而王澤鑒也不錯,不過為什麼還非得等我派人來你才敢真的漲工資,這樣不是讓工人心裡懷疑我們的誠意么,你直接漲工資多好?」

雲逸的話徹底讓兩人驚訝了,不敢相信的看著雲逸,結結巴巴的道:

「雲逸,你不怪我們給工人那麼多工資,讓你少賺那麼多錢?」

「真是的,明明我給你們漲工資的權力,你們為什麼不用?還等我來,讓工人們懷疑那麼久,不然咱們公司員工數量不是更多,老員工留下的更多?」

嘆氣的看著驚訝的兩人,雲逸繼續道:

「你們看我是那為了錢,死命剋扣工人工資的黑心資本家嗎?我從小不就是好人嗎?還有,你們看我的青山集團對待員工的名聲不好嗎?

其實,一直以來,我最大的夢想不是賺非常多非常多,甚至一千億一萬億的錢,而是希望我能讓很多人在我的幫助下生活的很幸福,讓所有人都有舒適的房子住,有可口的食物吃,孩子能夠受到良好的教育………………..

我希望,任何一個為我工作的人,都能夠共同快樂、幸福的生活在這片藍天下,讓員工們不再飽受資本主義和資本家的欺壓………….」

雲逸一番話,讓孫良和王澤鑒兩人感慨不已,兩人從來都沒有想到,這個曾經話說說笑笑的同伴,在變成了大資本家,卻仍然有著如此高的道德水準,如此美好的心靈。

「所以,你們漲工資不是漲的太多了,而且太遲,我告訴你們兩個,我這次來,就是讓咱們青山集團海洋公司的人工作從此再也不會那麼辛苦,再也不用披著星星起床,再也不用戴著月亮回家,再也不用一天一身臭汗!

我宣布,我們青山集團的員工,早上出海工作時間是六點半,太陽出來以後,而晚上下班不得晚於五點半,太陽下山之前!

我要讓我們青山集團海洋部的員工,永遠告別那種披星戴月,不能再床上迎接太陽,不能陪著老婆逛街,不能和孩子一起看山那邊夕陽的日子,我們要讓他們像是白領那樣上班下班!!!」

雲逸臉上蕩漾著一番喜悅的表情,情不自禁的笑著,發出這樣的一番宣言,頓時讓孫良和王澤鑒兩個人震驚的不知所措,好半天王澤鑒才結結巴巴的開口道:

「雲逸,你這改變也太大了吧,出海不起早每天工作能跟得上嗎?就算是你心疼工人三點出海太辛苦,咱們可以改成四點半,那時候天微微亮了也能看得到晨曦,也不算起早熬人了。

至於晚上,咱們可以晚點下班,反正早上起早辛苦,晚上下班晚不辛苦!」

作為一名在海上工作了將近十年的老養殖工人來說,王澤鑒當然是明白,實際上養殖工人起早也是無奈,不然從換衣工具間到碼頭就得用十幾分鐘,加上上船出海,到了海區作業地的時候,如果三點出海,至少都是四點了。

即便是這樣,三點起床,一天蔡倫村離得作業海區近的企業,一天最多可以收割五趟海帶;如果按照雲逸的安排六點半出海,以青山集團離得海區那麼遠,一天最多也只能收割兩次海帶。

五比二的工作量,加上青山集團海洋公司員工承諾將近兩倍的公子,王澤鑒閉著眼也知道青山集團海洋公司的利潤,將會少到什麼樣的程度。

青山集團應該不會賠本,可是雲逸開公司是要賺錢的啊!!

王澤鑒雖然同情和自己出身一樣的工人,可是也不是傻瓜和盲目的人,當然也要考慮老闆的利潤,所以才反對。

……………………………………………………………………………………………………………

ps:周末小爆發一下,求大家支持下!(未完待續。。) 「呵呵,我想你們都知道我是青山集團的大老闆,以青山集團那麼龐大的財力,你覺得還支撐不了咱們這海上養殖業的開支嗎?」

雲逸微笑的看著王澤鑒和孫良,對於外界的其他人來說,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青山集團的老闆真正是誰,就連雲逸家鄉小城的很多人都不知道。

可是對於王澤鑒和孫良兩人來說,他們卻是清楚的知道雲逸就是青山集團老闆的,畢竟王澤鑒和孫良是青山集團海洋公司創建的元老,人也是很忠誠的人,雲逸不覺得有必要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份。

「雲總,我們也知道青山集團的實力很強大,別說是目前咱們這幾百個人和幾千畝海區,就算是在擴大十倍、一百倍也能支撐的起來!」

王澤鑒看著微笑著,一臉樂觀的雲逸,很認真的看著雲逸雙眼,道:

「可是雲總,就算是您想幫助那些海洋養殖工人,可是您開公司畢竟還是要賺錢的,如果不賺錢還一直往裡倒貼,這樣的事情不論是誰也幹不成了長久的,還會拖累到青山集團母公司。

而且,即便是您不在意賺錢還是賠錢,可是一家正常的企業是不能一直靠輸血存在的,這樣的公司是絕對不可能繼續發展下去的!」

王澤鑒的話讓雲逸很是感動,這是一個心地很善良,而且還不是那種盲目的善良不講代價蠻幹的善良,很實際很好,不忘本也懂得什麼事情都不是想做就做的,能充分考慮到各方面的問題。

「是啊雲逸,澤鑒說得對,你開公司還是要賺錢的,不然就要是你願意賠錢,那些工人們心裡也是不踏實的。畢竟他們不能創造價值卻拿那麼多工資,怎麼能夠放心呢?畢竟這世界上從來沒有真正的好人!」

孫良也在一邊勸著雲逸,他說的也很是正確,想想看,如果一家公司老闆太黑心,那麼工作必然會太累而收入太少,那麼工人們肯定會怨聲載道並且紛紛離職。

而若是一家公司活兒不多,可是工資卻是很高,而且企業還賠錢,那麼企業工人就要懷疑這老闆的目的了。

兩人的意見讓雲逸很感動。都是能夠堅持做人良心的根本,卻又不乏在實際操作中的靈活與踏實,這樣的人是做實際工作的最好人選.

再加上平時雲逸和了解這兩人的習慣和操守,這樣的人才是最讓雲逸這種善良的老闆,最喜歡的忠誠而又有良心的手下。

「你們兩個說的很對,這都是其他公司賺錢多與少的地方,扣得工人工資多他們就賺得多點,扣得工人工資少他們就賺得少點,這些企業的利潤點全都指望著剋扣工人!

這樣的企業。是咱們天朝很多企業的特色,說白了很多天朝企業都是來料加工的代工廠,基本上全都是靠著賺點加工費生活,根本沒有多少靠著技術和品牌發展的企業。

對於這樣完全是靠著苦力和深度剝削的血汗工廠。我們青山集團是絕對看不上,也不會走上這條路的,我們青山集團從一開始走的就是高技術和高質量以及品牌路線。

還有,你們知道青山集團的名稱是怎麼來的吧?青山集團和青山書院名稱來源都是一樣。青山集團是我的公司,青山書院也是我一手創立的.

青山集團發展的這麼快這麼順利,青山書院功不可沒。尤其是生物科技,農業上和漁業上都是有很大幫助的!」


知道兩個人的顧慮后,雲逸微笑著將青山書院和青山集團的關係說出來,這讓兩人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雲逸走的不是原來海洋養殖企業靠剋扣工人工資的那條路啊。

確實,有了青山書院生物學院的支持,海洋養殖業在生物科技的支持下,絕對不是一般的養殖企業,甚至國際頂級生物巨頭公司也差不了多少,畢竟青山書院生物學院是全球最厲害的。

……………………………………………………………………………………………………………………………………………………………………..

對於魯省濱海市小城望山鎮一帶的養殖公司,尤其是蔡倫村村辦的養殖公司來說,青山集團海洋產業公司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笑話。

隨隨便便就組建起來一個公司,而且一出手就是六七千畝海區,而且看著公司的架構還是那麼正規,做事都是按照國家勞工法等法*律來,一點兒都不知道變通.

花錢多不說,而且新公司沒有威望,提高了那麼多的工資,公司的員工還都紛紛辭職。

周邊的養殖企業,尤其是以蔡倫村為主的一些離得近的公司,都在等著看青山集團的笑話;蔡倫村不用說,自然是在村幹部們領*導下對青山集團抱有敵意。

而其他的離得近的公司,則是因為青山集團不懂規矩的亂漲工資,讓這些企業的工人都在背地裡說讓他們企業也要跟著漲工資。

周邊這些養殖公司一方面在嘲笑青山集團,可是另外一方面,青山集團的名頭讓這些或是鄉鎮辦養殖企業,或是村辦養殖企業,再不就是私人養殖企業的當家人們從心底里感覺到發毛,一種本能的敵視和仇視青山集團。


青山集團是的實力和能力究竟有多強,這些鄉下的土鱉們或許不太清楚,可是青山集團那短短几年就遍布全國的銷售門店體系,還有年年都在大規模上馬的蔬菜基地卻是足以證明青山集團的實力是頂級巨頭。

而在國內就是農牧業的頂級巨頭的青山集團,在向國外出口的時候同樣強勢的嚇人,揍得號稱全球農業技術最高最精細的日*本農業沒有還手之力。

這樣一家碉堡的龐然大物,而且手腳伶俐出手兇狠的農牧漁業類企業進駐到他們這行來,就算是他們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他們自己心裡是非常的,他們不過都是一些靠著大力剋扣剝削海上養殖工人才能夠生存賺錢的夕陽產業。

沒技術沒能力,隨便來家稍微規模大點的企業就能全部幹掉他們,只是這行的利潤基本上都是靠工人工資,所以很少有大公司看得上。

………………………………………………………………………………………………………………

ps:三更,來點支持吧……..這些情節不是小寞水字數,而是必要的說明和鋪墊,畢竟對自己手下的員工號,讓他們有優越感,這也是爽點是吧……….(未完待續。。) 可是青山集團絕對不同,他們就算是再不怎麼看社會上的新*聞,可畢竟也不是那些整天忙著上班無暇看新*聞的工人,他們也是知道傳說中青山集團對屬下員工那讓別的企業老闆感到絕望的福利和待遇。..

看看吧,高出其他公司百分之一百七十五,甚至是百分之兩百,百分之兩百五的薪水,這點就讓其他老闆望其項背。

還有,更是讓其他老闆不能想象的是,青山集團竟然還給屬下員工們提供住房,甚至超過一定年限後房子歸屬於員工、……

天啊,青山集團這得是有多碉堡啊,一套房子多少錢?二線三線六七十平方的一套房子價格就得在六七十萬,乃至百萬之間,這都是除了青山集團外沒有任何一家企業敢做的事情。

更何況,青山集團這個讓其他公司老闆看了絕望的是,在京城這樣全球聞名房價高的地方,他們竟然還是開始準備履行給員工提供成套的房子,並且在一定年限后屬於員工!!!

天啊,京城的房價有多高?據說青山集團建造房子的那地方在三環內,房價至少是兩萬五以上,一套六十平方的房子就是一百多萬,青山集團就這樣分給員工了,誰敢有這樣的底氣???


…………………………………..


還有,青山集團的醫療福利待遇也是極為讓人羨慕,不光工傷之類的全部公司全賠以及照發工資,而且只要是進公司三年以上,在入職前沒有病症的,那麼青山集團將會為員工的醫療開支全部埋單,不用員工掏一分錢。

醫療這麼重要的事情,一旦一個員工出問題那麼開支就是極其誇張驚人的。可是青山集團仍然是全部報銷了,可見對員工的照顧。

當然了,除了一些性*病外。

……………………….

而且,除了員工自身的這些福利之外,青山集團還向屬下員工們的孩子,承諾提供非常好的教育資源,而且都已經兌現.

並且最讓人震驚的是真的有至少五個以上的青山集團員工的孩子,已經正式進入了青山書院學習,進入青山書院預科班的孩子更是高達百個。

即便是沒有進入青山書院預科班的孩子,他們所就讀的學校也都是青山集團協調青山書院。派出了書院培訓的非常優秀的教師進行教育,而且還時不時的會有青山書院內部非常資深、著名的優秀教師經常講課。

在這樣的培育下,青山集團各地的職工子弟學校的教育水準,絕對不會差於當地頂級的重點中學、小學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