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雷霆在他的臉上看到了表情,一個從來沒有出現在冷星辰臉上的表情,笑。

真正的笑,不是嘴角勾起,幾乎看不出有絲毫弧度的笑。

是眼眸微彎,嘴角揚起,透著暖意的笑容。

跟在冷星辰身邊接近十載的光陰,他可從不成見到過。

如果不是被發現,只能上前確認,砍了他的腦袋他也不會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會是冷星辰。 現今對天一閣明裡暗裡的攻勢都不在少數,如果不是謹慎小心,天一閣不知被滅了多少回。

只能怪他們的眼裡太差,正牌都當是仿冒,這樣的懲罰他們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請閣主懲罰。」

齊刷刷的請罪聲音,如同治軍嚴謹的部隊,獎懲分明。

這樣治理天一閣,難怪他們能夠多次以少勝多,偷襲軍營,他們根本就是一隻小型的軍隊。

冷星辰剛想開口,卻聽水月然咳嗽一聲,朝著她看去,只見她擠眉弄眼,似有求情之意。

再大的火氣,見此便也瞬間熄滅。

看著跪在地上垂首等待的幾人,開口道:「眾人聽命。」

「是!」

「此刻立即上天山,抓雪兔。」

「什麼?」眾人面容嚴肅的等待嚴懲,卻聽到這樣的懲罰,不由的掏了掏耳朵,他們沒有聽錯吧。

抓雪兔?懲罰?平日練習武功也比這來的辛苦。

「我娘子現在可是正要補充能量的時候,雪兔的肉質最為鮮美,不容易捕捉,所以你們必須每人抓上三隻。」

眾人眼睛瞪的比銅陵還大,面面相覷。

早在他們相擁在一起便是兩人關係不一般,可娶妻?

今天他們受的刺激實在太大。

閣主不僅性情大變,還冒出一個美若天仙的妻子,更不建議他的驚世容貌恩愛異常。

這……

雷霆是眾人之中第一個回神的,他眉頭緊鎖,不由的擔憂起來。

「閣主,你娶妻可是大事,不是您個人能夠決定,關乎整個天一閣,長老他們會同意嗎?」聖女還在等著你。這一句話雷霆並未說出,只是以眼神警示。

教主只能娶聖女,這是天一閣的規矩,誰要是破壞規矩,那這個閣主之位……怕只能另選他人。

冷星辰自然知曉他的擔憂,伸手一擺道:「這事你無須擔心,長老那一邊我只會解釋。」

水月然本就是他命定的妻子,只是命運的捉弄險先讓兩人錯過。

好在已經恢復正軌,只要解釋清楚便可。

「可……」雷霆還想說什麼卻被冷星辰抬手制止。

「這些你不必在多說,我問你一事,嚴浪你可有消息?」

祈山一事,嚴浪的消失非常關鍵,他總覺得事情還另有隱情。

只要找到他,真相或許更加清明一些。

雷霆無奈只能遵從,彎腰行禮之後回答道:「本是不知,可前幾日,有人送了一封信到天一閣的暗哨處,內容是說嚴浪與一名叫小九的姑娘被俘,控制在卜修竹的身邊。」

「信可是送到暗哨處?」水月然此時上前插話問道。

雷霆點點頭。「不錯,收到之時,並未寫收件人是誰,以及落款,憑空出現。所以我們才會打開一看。」

「那他們沒事。」水月然安心的笑道。

她魔力曾探查過,知道他們並未有性命之憂。

既然知道暗哨之處,定然也是熟悉天一閣暗哨分佈之人,否則也不會輕易找到。

此信的目的只有兩個,一是透露嚴浪與小九都在卜修竹的身邊,二,報平安。

思來想去怕是有人暗中施以援手。

至於是誰,暫時不得知。 現今對天一閣明裡暗裡的攻勢都不在少數,如果不是謹慎小心,天一閣不知被滅了多少回。

只能怪他們的眼裡太差,正牌都當是仿冒,這樣的懲罰他們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請閣主懲罰。」

齊刷刷的請罪聲音,如同治軍嚴謹的部隊,獎懲分明。

這樣治理天一閣,難怪他們能夠多次以少勝多,偷襲軍營,他們根本就是一隻小型的軍隊。

冷星辰剛想開口,卻聽水月然咳嗽一聲,朝著她看去,只見她擠眉弄眼,似有求情之意。

再大的火氣,見此便也瞬間熄滅。

看著跪在地上垂首等待的幾人,開口道:「眾人聽命。」

「是!」

「此刻立即上天山,抓雪兔。」

「什麼?」眾人面容嚴肅的等待嚴懲,卻聽到這樣的懲罰,不由的掏了掏耳朵,他們沒有聽錯吧。

抓雪兔?懲罰?平日練習武功也比這來的辛苦。

「我娘子現在可是正要補充能量的時候,雪兔的肉質最為鮮美,不容易捕捉,所以你們必須每人抓上三隻。」

眾人眼睛瞪的比銅陵還大,面面相覷。

早在他們相擁在一起便是兩人關係不一般,可娶妻?

今天他們受的刺激實在太大。

閣主不僅性情大變,還冒出一個美若天仙的妻子,更不建議他的驚世容貌恩愛異常。

這……

雷霆是眾人之中第一個回神的,他眉頭緊鎖,不由的擔憂起來。

「閣主,你娶妻可是大事,不是您個人能夠決定,關乎整個天一閣,長老他們會同意嗎?」聖女還在等著你。這一句話雷霆並未說出,只是以眼神警示。

教主只能娶聖女,這是天一閣的規矩,誰要是破壞規矩,那這個閣主之位……怕只能另選他人。

冷星辰自然知曉他的擔憂,伸手一擺道:「這事你無須擔心,長老那一邊我只會解釋。」

水月然本就是他命定的妻子,只是命運的捉弄險先讓兩人錯過。

好在已經恢復正軌,只要解釋清楚便可。

「可……」雷霆還想說什麼卻被冷星辰抬手制止。

「這些你不必在多說,我問你一事,嚴浪你可有消息?」

祈山一事,嚴浪的消失非常關鍵,他總覺得事情還另有隱情。

只要找到他,真相或許更加清明一些。

雷霆無奈只能遵從,彎腰行禮之後回答道:「本是不知,可前幾日,有人送了一封信到天一閣的暗哨處,內容是說嚴浪與一名叫小九的姑娘被俘,控制在卜修竹的身邊。」

「信可是送到暗哨處?」水月然此時上前插話問道。

雷霆點點頭。「不錯,收到之時,並未寫收件人是誰,以及落款,憑空出現。所以我們才會打開一看。」

「那他們沒事。」水月然安心的笑道。

她魔力曾探查過,知道他們並未有性命之憂。

既然知道暗哨之處,定然也是熟悉天一閣暗哨分佈之人,否則也不會輕易找到。

此信的目的只有兩個,一是透露嚴浪與小九都在卜修竹的身邊,二,報平安。

思來想去怕是有人暗中施以援手。

至於是誰,暫時不得知。 冷星辰撫摸著下頜,跟她的想法一樣。

即便猜錯,嚴浪與小九也是威脅他們的手段,也斷然不會輕易讓他們出事。

「回閣。」不再多說,眼下還有許多事急需處理。

一個時辰后。

冷星辰環抱著水月然來到一處懸壁停了下來。

「到了?」

冷星辰眼眸微彎,點頭示意。

水月然哧溜一下竄了下來,看著眼前的場景,腦中出現了許多武俠小說出現的場景,機關!!

隨即興奮的左摸摸右看看,尋找著能開啟崖壁的暗匙。

可這裡所有的突起的石頭她都摸遍了也不見這山體有任何的變動。

微微撅起紅唇,小說不都是這麼寫的嗎?難道她領會錯了冷星辰的意思?

猛然一轉頭,果然看見冷星辰藍眸之中有著抑制不住的笑意。

「哦,你故意的。」水月然一步上前,用手指戳著他堅實的胸口,發泄她不滿的情緒,害的他在眾人面前難堪。

雷霆以及隨行的幾位,雖然沒有冷星辰那麼明顯,可肆意抖動的肩膀顯示著他們在隱忍著笑意。

一把抓住柔胰,冷星辰說道:「我可什麼都說,你就跳了下來,怎麼?這倒怪起我來了?」

「我不怪你,怪誰!」不滿手被控制,水月然想要抽回,卻始終掙脫不開纖長而有力的手。

「好,怪我。」寵溺的一笑,不再反駁,將手送到嘴邊一吻,再行鬆開。

他可不是怕自己受傷,而是怕水月然太用勁傷了手指。

水月然笑臉微微一紅,這調情的手段真是越來越高明了。

忽然想起什麼,猛然探頭向冷星辰的身後看去。

原本眼睛瞪的老大,下巴快垂地的眾人,立即收回驚訝的神情,將目光瞥向四周,像是在欣賞著風景,沒有偷看一般。

不愧訓練有素,動作奇快,都像是約好一般,連方向都是一致的。

半響,眯著眼挑著眉,水月然轉臉對著冷星辰埋怨道:「你讓我被人看笑話。」

還沒等冷星辰回答,後面幾人齊齊回道:「我們什麼都沒看到。」

冷星辰淡淡的瞥向身後的眾人,藍眸光亮一閃也不知他想什麼。

雷霆只感覺千金壓身,緊張不已。

「十隻。」

先是一愣,眾人會意冷星辰所說的是何意。

雪兔不難捕捉,卻蹤跡難尋,這兩日,他們是別想休息了。

暗暗嘆口氣,同時又有些埋怨。

明明是小兩口耍花腔為什麼要他們承擔後果。

正大光明的做,憑什麼他們就不能看,明明是他們若無旁人。

不過誰也不敢說,又不是不想要小命了。

冷星辰回眸發覺水月然依舊小嘴微嘟,氣還沒消,親昵的點了一下她的額頭。

「幹什麼。」語氣中的不滿更為明顯。

冷星辰但笑不語,伸出一個手指,指了指頭頂的天空。

水月然眯著眼順著他的手抬頭望去,眼睛也瞬間變的渾圓,聳立與峭壁之上的雲端之中似乎有一建築。

如果不是有人指引,怕誰也不會想到如此至高之處會有如此宏偉的建築。 冷星辰撫摸著下頜,跟她的想法一樣。

即便猜錯,嚴浪與小九也是威脅他們的手段,也斷然不會輕易讓他們出事。

「回閣。」不再多說,眼下還有許多事急需處理。

一個時辰后。

冷星辰環抱著水月然來到一處懸壁停了下來。

「到了?」

冷星辰眼眸微彎,點頭示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