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沙通曾經承認過,現在也承認過,他的實力,遠不及那位神秘的聖女。

「海妖宗聖女沒有來,原因很簡單,很有可能是實力已經超出了雲中島的規定。」突然有人反應過來,猜測道。


這個答案,卻是讓很多人表示認同。畢竟,沙通說過,聖女的實力遠遠的超過他,那麼實力突破到了三魂境大圓滿也是很有可能。

有關注天河宗宗主季白昊的人,這時候慢悠悠的道:「季白昊能夠成為天河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宗主,實力也是達到了五層半圓滿之境,加上一些強大的手段,也許能夠闖過九十六層也說不定。。」

但也有人不看好,否定道:「天河宗作為海妖域有數的大勢力,季白昊能以如此年紀當上宗主,主要還是天資卓越。他現在的實力,最多能闖到九十五層,九十六層還是不可能通過。」

此人的話,立刻便是有人贊同:「的確,季白昊是這兩年突然崛起,展露出妖孽般資質的,其本身實力也就和周曉雲姑娘差不多。」

「那慕陽呢?他又能闖到哪一層?」有人更加好奇慕陽,後者可以說是這一次天梯戰中,最意外的一個人。

此話一出,敗給慕陽的人,心情都是極為的複雜,這其中又數衛秋,臉色很是難看。

她一開始可沒有把慕陽完全放在心上,隨著戰鬥越來越激烈,她將所有的底牌,甚至連異寶都使用了,但最後卻依舊敗了。

這種滋味,可不好受。

周曉雲卻也是比較好奇,她從天梯空間中一出來,便是不斷聽到這個名字。以天魂境中期的實力,擊敗衛秋,這種堪稱有些恐怖的戰鬥力,她還是首次聽聞。

江一鳴微微笑道:「多了不敢說,一直到九十六層,慕陽應該都沒問題。」

眾人聞言,側頭看了一眼衛秋,都沒有反駁。畢竟,衛秋都有六層半圓滿之境的實力,最終卻敗在了慕陽的手上。

無論如何,慕陽闖到第九十六層還是很容易。

只不過,要繼續往上,應該也不可能了。他們看得出來,慕陽能夠擊敗衛秋,已然是傾盡了所有手段。

在眾人猜測的時候,慕陽卻是站在一座巍峨的山峰上,峰頂極為的平坦,樹木稀少,遠遠望去,更像一片遼闊的廣場。

而慕陽的不遠處,則是一位能量人,那雙極其靈動的眸子,此刻正緊緊盯著慕陽,好似在思考什麼一般。

能量人的這種舉動,讓慕陽卻是有些疑惑。

正常來講,不應該是能量人直接攻擊他?要麼他敗,離開這裡,要麼他贏,進入下一層天梯空間。可現在,能量人根本沒有動手的打算,慕陽疑惑之下,也是沒有主動進攻。

於是,這峰頂上便出現了怪異的一幕,身形比常人高出一個頭的能量人,和一位闖關的青年,就此僵持了下來。


這種僵持一直持續了半刻鐘,而且能量人依舊還是沒有要展開攻擊的跡象。

但,慕陽卻無心在如此僵持下去,妖氣自體內緩緩湧出,然後一步步的向能量人走近。只不過與之相反的是,能量人依舊盯著他,雙眼微微轉動著,充滿了靈性。

呼!

慕陽向著能量人走出,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後,帶起一股逼人的勁風。金色的妖氣纏繞在手掌上,而後猛然握攏,一拳轟出。

砰!

可就在這拳頭剛剛轟出去的剎那,慕陽用力一腳蹬在地面上,將攻勢硬生生收了回來。同時身形暴退出去,臉色也是瞬間大變。

此時此刻,在慕陽的視線中,不再只是一位一層半圓滿之境的能量人,而是有著十位。這十位能量人的實力,逐步提升,站在最前方的一位,更是直接達到了三魂境大圓滿!

「這……不對吧?」

慕陽瞪大了眼睛,看著逐一排開的十位能量人,雖然都沒有將那強大的氣息波動顯露出來,但那身體之中隱藏的可怕力量,慕陽卻依然能感覺到。

只是,從九十一層開始,每一層不是只有一位能量人守關嗎?

而且能量人的實力,也是一層一層的逐一提升,可眼前這十位能量人,卻是讓慕陽的腦子實在有些轉不過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慕陽極其疑惑,但卻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不過,十位能量人卻沒有攻擊慕陽,而是同時盯著後者。

這一幕,讓慕陽更加疑惑了,他如今可是在九十一層,不但最後十層所有的能量人都出現了,並且還沒有攻擊他的打算。彷彿,就要這般,和他一直僵持對峙下去。

但是,每一層停留的時間,最多只有三個時辰,這般對峙下去,不就相當於失敗嗎?只是,將這個失敗的過程,延長了一些而已。

與慕陽一樣,天梯空間外的眾多三魂境強者,同樣也是疑惑不已。

四塊龐大的光幕碎片上,其中有三塊其上的數字已經變成了「九十二」,唯獨左側的一塊光幕碎片,依舊還是顯示著「九十一」這個數字。

而這一塊光幕碎片,其上的數字,對應的便是慕陽此刻所在的天梯層數。

眾人疑惑的是,祝奇等三人都已經到了九十二層,而慕陽卻依舊停留在九十一層,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按照慕陽的實力,擊敗一層半圓滿之境的能量人,應該很容易,現在都過去了快半個時辰了,卻還沒有結束。他們可不相信,慕陽是陷入了苦戰之中。

既然不可能陷入苦戰,那又是什麼原因?

他們的疑惑,同樣沒有人能解答。

天梯空間內,慕陽還在和十位能量人對峙,他此刻不敢有絲毫的輕舉妄動,一旦十位能量人展開攻擊,他絕對不可能擋得住。

不說別的,單單就那相當於三魂境大圓滿的能量人,要擊敗他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噠!

突然,十位能量人同時踏出了一步,雖然身上沒有驚人的氣息波動散發出來,但慕陽的瞳孔依然猛地一縮,這是要動手了嗎?

金色的妖氣在慕陽的周身環繞旋轉,不朽劍甚至都出現在了手中,雖然十位能量人齊齊出手,他必敗無疑。可他卻不甘心,哪怕知道要敗,也要拼盡全力。

「看來,這一次不可能得到一品水屬性靈寶了……」慕陽心裡嘆息道。

深呼吸了一口氣,慕陽的臉上也是浮現了一縷狠色,就算得不到,但他至少也讓眼前這是個傢伙,損失幾個。不然,心中的憤懣之氣實在無法消除。

反正沒有生命危險,那就瘋狂一把吧!

慕陽的身上,立刻有著金芒浮現,爆炸般的力量在其體內洶湧激蕩。突破天魂境中期以後,天龍降也是能勉強施展,而不會在出現肉身崩潰的反噬了。 十位能量人再次往前踏出一步,慕陽身上的妖氣波動,隨之便是更強了一分。

能量人每一步都很整齊,而且步伐速度也是極慢,但慕陽卻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威壓,讓自己都有喘不過氣來。

砰!

慕陽終於是忍不住了,身形暴掠而出,妖氣瘋狂席捲之下,不朽劍猛然斬出。三重天龍不滅勁,直接便是施展了出來。

而他這一擊,目標乃是實力最弱的那一位能量人。

這種攻擊,絕不是實力只相當於一層半圓滿之境的能量人能夠擋下來的。只是,慕陽的攻擊剛剛展開,堪比三魂境大圓滿的能量人,卻已是擋在了他的前方。

足以重傷六層半圓滿之境的強悍攻擊,卻是被三魂境大圓滿的能量人,一隻手給擋了下來。

那能夠震動山嶽的霸道力量,直接是被化解乾淨。

攻擊被這般輕鬆的擋住,慕陽並沒有放棄,反而是將天龍降催動到了極致,澎湃的力量讓他低吼一聲,不朽劍毫無花哨的直刺而出。

空氣炸裂,劍光猶如洞穿了虛空,瞬間繞過了三魂境大圓滿的能量人,繼續朝著其中最弱的一位攻去。

實力的差距就在此刻體現了出來,三魂境大圓滿的能量人後發先至,再一次擋下了慕陽的攻擊,並且還將其震退出去。

趁著慕陽身體止不住後退之時,十位能量人立刻將慕陽包圍在了中間,而那位三魂境大圓滿的能量人,則是主動的攻向了慕陽。只不過,三魂境大圓滿能量人的攻擊,並不是多麼的兇悍狠厲。

慕陽剛剛凝聚的妖氣,被猛然的震散,體內的妖氣剎那間變得有些紊亂起來,以至於防守也是出現了一瞬的空隙。

就在這一瞬,其餘九位能量人突然全部朝著慕陽沖了過去,並且,每一位能量人的手臂上,在此時都有著刺眼的光芒閃耀。十位能量人,十隻手臂同樣對著慕陽伸出。

咻咻咻……

十道光芒,從各個方向激射而來,瞬間與慕陽的身體碰觸了。

剎那間,慕陽的身體徒然一僵,臉上儘是掙扎之意。這十道光芒撞到他身上的瞬間,便有著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將妖氣直接壓回了他的體內。

緊接著,這十道光芒化為了十條鎖鏈,將慕陽的身體直接禁錮了起來。

這突然的變化,讓慕陽神色大變,瘋狂的想要催動妖氣,卻是被那股強大之極的力量徹底壓制著。

十位能量人將慕陽禁錮了以後,便什麼也不做,只是站在周圍。

片刻后,十位能量人的身上忽然有著淡淡的光芒浮現,然後,他們的身體徒然開始崩解。從十位能量人的身體上,不斷有著細沙般的光芒碎點飛出。

慕陽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十位能量人化為漫天的光點,臉上的表情驚駭到了極致。這一幕,又一次讓他萬萬沒有想到。


可是,當他的驚駭之色還沒有從臉上消失,那漫天的光點忽然全部鑽進了他身上的光芒鎖鏈之中。下一霎,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便是湧入了他的體內。

這股力量,擴散全身,最後甚至影響了他的魂,意識在此時逐漸變得昏沉起來,原本瞪大的雙眼,不知不覺中閉上了。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天梯空間外,眾人原本臉上的疑惑,已經變成了不可思議。他們望著左側那一塊龐大的光幕碎片,上面依舊顯示著九十一。

因為,此時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個時辰,但顯示著慕陽所在天梯層數的光幕碎片,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難道看錯了?」眾人眨了眨眼,然後再度看過去,九十一這三個字,依然沒有變。

既然沒錯,那麼現在時間明明已經過了三個時辰,為什麼慕陽還會停留在第九十一層?既然沒有進入到九十二層,那麼也應該從天梯空間中出來才對。

畢竟,在每一層最多只能停留三個時辰,一旦過了三個時辰,不管任何情況,都算失敗。所以,現在還停留在九十一層的慕陽,其實已經失敗了。

江一鳴輕聲自語道:「祝奇和沙通,以及季白昊已經闖到了九十四層,但慕陽這邊為何如此奇怪?」

無論怎麼說,此刻的事情,讓所有人都有些難以置信。

而此刻,慕陽終於是清醒了過來,當他睜開眼的剎那,瞳孔便是驟然緊縮。在他的視線中,一個絢麗的光球,直直朝著他撞過來。

慕陽本能的想閃躲,但他這個念頭剛升起,便發現自己身上的光芒鎖鏈雖然不見了,但卻被無形的力量禁錮著,依舊無法動彈。光球在瞳孔中急速放大,最後猛地撞在了他的身體上。

嗯?

但下一刻,慕陽卻是目光一閃,因為那撞過來的光球,竟然是直接穿過了他的身體。

短暫的驚訝過後,慕陽開始仔細打量四周的環境。這一打量,他便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竟發現自己,站在一片神秘的虛空中。

四周不時的有著光球劃過,這些光球也是這片虛空,除了灰濛濛的迷霧之外唯一肉眼可見的存在。

視線遠望,卻是無法看到這神秘虛空的盡頭,如果不是因為光球所散發的光芒,這片神秘虛空,絕對模糊得讓人看不清任何東西。

雖然,這兒除了光球,什麼都沒有。但有光亮,總會讓人心裡莫名的鎮定一些。

當他在仔細打量那些光球,立刻便是發現了,光球之中好似有著什麼畫面在閃爍,至於這些畫面具體是什麼,卻無法看清。

身體依然被禁錮著,這讓慕陽有些苦惱。身體無法動彈,也就代表著對於危險的抵抗能力,幾乎沒有。

而且,他原本在天梯空間之中,可卻不知怎麼的,就到了此處。現在無法動彈,也就沒有辦法尋找離開的方法,一直乾等著,這可不是他的性格。

只是,現在不管他願不願意,都只有如此等著了。

「為什麼我會來到這兒,天梯空間到底出了什麼變化?」冷靜下來的慕陽,開始思索這個問題。他敢肯定,他來到這兒,肯定和那十位能量人有關。

最後十層的能量人,竟然全部出現在九十一層,然後還把他送到了這個地方,顯然就是天梯空間出了問題。

不然,又有誰能控制能量人呢?

「如果天梯空間出了問題,那其餘人又在哪兒?」片刻后,慕陽又開始懷疑自己的猜想了。因為在這片神秘的虛空,只有他一個人存在。

並且,天梯空間也不可能出現這些問題,雲中島存在了如此之久,這百層天梯也如此神秘,不可能會出現什麼問題。

可如果沒有任何問題,那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慕陽想不透。

就在這時,虛空的深處,忽然有著朦朧的光芒浮現。這朦朧的光芒,分不清是什麼顏色,好像沒有任何顏色,卻又好像任何顏色都存在。

嗡嗡!

這朦朧光芒出現的瞬間,這片神秘虛空都是顫抖了起來。那些劃過虛空的光球,被這朦朧光芒碰到,立刻便是直接消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朦朧的光芒突然開始了旋轉,隨著旋轉速度加快,最後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漩渦。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吸力從漩渦中傳出,從虛空中劃過的光球,面對這股吸力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但奇怪的卻是,慕陽絲毫不受這股吸力的影響。

他能清楚的感知到,但這股吸力彷彿有靈性一般,每當要靠近他的身體時,就主動繞開了。

當所有的光球被吞噬進去,這片虛空唯一的光源,便是那朦朧的光芒漩渦。

吞噬了所有的光球之後,漩渦旋轉的速度,立刻開始緩慢下來,只是片刻后,漩渦便徹底停止了旋轉。

突然間,那龐大的漩渦猛地開始收縮,只是幾個呼吸間,漩渦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顆拳頭大的光球。光球散發的光芒,極其的柔和,而在光球裡面,彷彿有著天地萬物,生長,毀滅,不斷的循環。

「不好!」

慕陽的臉色猛的一變,只見得那拳頭大的光球,竟然朝著他衝來。而這一次,他有一種感覺,這拳頭大小的光球,絕對不會從他的身體中穿過去。

只是,他雖然有這個直覺,但身體無法動彈,所以就算想要躲避,也是無能為力。

而且,慕陽察覺到,那禁錮自己住身體的力量,在此刻還猛地加強了。原本腦袋還能轉動一下,此刻唯一還受他控制的,就只有視線目光了。

光球的速度越來越快,在虛空中帶出一抹絢麗的光尾,配合著那朦朧的光芒,顯得很是美麗。

但慕陽的心,卻是在這瞬間沉到了低谷。

這顆光球到底是什麼,他不清楚,對他有沒有什麼危害,他也不清楚。畢竟,這裡可不再是天梯空間,就算出現了生命危險,也不會在這之前被傳送出去。

只是轉眼間,光球便是跨過了不知多遠的距離,而後速度不減的繼續沖向慕陽。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