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按照修仙界的嘗試,境界夠高,開始修煉精神力後,會誕生一種叫神識的東西,頗爲奇特。

秦陽雖然沒有,但他識海開闢的極早,精神力無限廣大,自然妙用連連。

這種撓癢癢一般的感覺,便是被人盯上了,有人在窺竊!

秦陽帶着那背後的人,開始兜了幾圈,藉助一些拐角,他看到了身後的人,那熟悉的面孔,立刻就讓他回想起來。


楊威!

楊威之前誤以爲秦陽很有天賦,甘願結交,豈不料,秦陽只有最低等的天賦,這讓楊威惱怒,甚至追上來,願意賠償些東西,讓秦陽不要提起和他認識。

這是一個趨炎附勢的人,秦陽當時也並未同他計較,只不過現在楊威的跟蹤,卻是讓秦陽心中大爲不快。

不用問,秦陽也猜到,剛纔遞交任務的時候,恐怕被這楊威看到了些什麼,這才引得豺狼。 秦陽心中頗有些憤怒,既然這楊威跟來,當真就是有些結仇了。

之後,秦陽不猶豫,勁直去了功法殿,功法殿是七星宗的重地,只有弟子可以進入,而進入後,挑選好功法,則會進入單獨的房間,進行抄錄。

這個過程中,是不允許其他弟子在場,進行觀看的。

功法殿,是一個類似塔的建築,很高大,尖塔,越往上走,空間越小。

秦陽進入功法殿,展示了身份令牌,快速消失。

楊威看的心急,這功法殿內,不得喧譁,不得出聲,不得交頭接耳,反正除了挑選功法,什麼都不準做。

而且功法殿內都是無數書架,地形錯綜複雜,上下有無數樓層,在這裏面找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楊威面色有些不爽,那弟子莫非發現他了,一路上走了那麼多錯道?

隨後,楊威快速否定了這個想法,他修煉了一門極爲高深的步法,走路的時候沒有聲音,而且他跟蹤能力極強,就連金丹的野獸,也根本發現不了他。

豈會被一個小小弟子發現?

他所幸就在功法殿外,找了一地,默默等待起來,他就不信,秦陽會待在裏面不出來!

秦陽進入了功法殿,立刻就有些震驚,這裏當真配得上千萬門功法的格調。

一條極長的走廊,通向一條樓梯,那可能是通往第二層的地方。

重生八零:潑辣小媳婦 ,則是大大小小的書架,書架上的書都是功法,武技,法術等,皆是上面有陣法,無法查閱。

秦陽晃了一圈,這第一層,大多數功法都很低級,和他的八蘊補天訣,根本無法相比。

之後,他果斷上了第二層。

這功法殿分等級,第一層,築基修爲可進入,第二層,練氣修爲可進,第三層則是結丹,以此類推。

越往上,需要的修爲越高,當然功法也越給力。

秦陽在第二層逛街一樣,無數的功法在他左右路過,疾風拳,火焰拳,飛毛腿,等各種功法。

秦陽是看不上的,先不說他不需要,就說這個飛毛腿,這個名字,他就有些看不上。

逛了許久,秦陽眼睛一亮,發現一門法術。

踏空術!

引動靈氣,將四周靈氣匯聚,形成一個踏板,藉此,可在各種地形翻越,行走於各種地方。

秦陽看得正解,各種地方,天空自然也是可以的。

修煉之後,在天空中,也可以宛如地上走路一般,踏空而行。

選了,秦陽當即將這法術取下來,看一眼兌換需要的任務點,並不多,一千點。

當然,對他而言不多,但整個二樓的法術中,這絕對是一個重量級。

練氣弟子,想要賺到一千任務點,可並不容易。

之後,秦陽再次逛起來,他這次有了目標,就去找那些貴的法術,絕對會有他心儀的。

***,半月斬,劍氣縱橫,御劍術,豪火球。

衆多功法中,秦陽選了御劍術,這門法術價格中等,剛好在他的承受能力範圍,需要四千任務點。

說是御劍術,其實御使各種武器也可以,大錘,手帕,沒有不行的。

秦陽果斷收起來,向着一層而去,那裏有登記的地方,還有抄錄的房間。

“這兩門法術價格不菲,你確定要兌換?”抄錄間內,負責的長老語氣微微驚訝。

“我確定,長老,這是我的身份令牌。”秦陽很肯定的開口。

長老不再多說什麼,接過令牌,直接滑走秦陽五千任務點,解開兩門法術的陣法。

“你可以抄錄一份,但不可外傳,學會之後儘快銷燬,一但外傳被發現,宗門不會輕饒。”長老很嚴肅的開口。

“弟子曉得,多謝長老。”秦陽道。

那長老點了點頭,便是坐在一邊,閉目養神了。

不多時,秦陽抄寫完畢,將兩門炒好的,放入儲物戒指,兩枚原本,則是遞交給長老。

“弟子已經摘抄完,先行告退了。”秦陽道。

說着,在長老點頭的動作中,秦陽退了出來,出了功法殿。

楊威則是一直都在等待,此刻他眼皮都有些半困,懷疑面具人是不是已經撤走了?

只不過,當看到人羣中那熟悉的面孔,他立刻興奮起來。

好險,差一點就被這面具人走丟了。

秦陽一路返回,隨即速度加快起來,在下了天峯後,便是快速閃動,向着緣峯快速而去。

而楊威則是一驚,如何能夠不知道,他已經被發現了,當即心下一狠,要追上去。

楊威有一件法器,是金丹才能夠操控的,他的實力已經金丹後期,完全沒有問題。

這是一件類似於絲帕的法器,不考慮使用者的性別的話,這法器倒是妙用多多。

催動起來,遮蓋住身上,可以隔絕一些探查,而且還可以踏在腳下,作爲飛行的一種道具。


他催動絲帕,從地上而起,直接追向遠處的秦陽。

在半路的時候,這裏距離緣峯還有一半的距離,此處的弟子頗爲稀少,沒有多少人。

而在此地,秦陽被攔下來了。

前方,一張招搖的絲帕,粉紅色,還繡着小花,只不過上面站着的,卻是一個男人。

正是楊威。


“這位師弟,在下楊威,武峯金聚長老門下,入門大弟子!”楊威開口介紹道。

實際上這話有些吹牛皮的成分,自從上次推薦秦陽未能成功,反而害得他師傅金聚丟了面子,他的身份就一落千丈。

如今,不但損失了買玻璃瓶的衆多靈石,還落得個師傅討厭的下場。

“師兄攔下我,可是有什麼事?”秦陽聲音冰冷,沒有好話。

這楊威居然追了上來,那絲帕的法器,看起來也是頗爲不凡。

楊威從絲帕上跳下來,收起絲帕,不覺得用這般法器有什麼問題。

他開口:“師弟,爲兄有一件大好事和你商量,對你我皆是有天大的好處。”

秦陽依舊冷眼,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我不想聽,我還有要事在身,不多奉陪了。”

說着,秦陽便是準備離去了。

不用猜測,他也能知道,楊威攔下他,到底是有什麼心思。

不出意外,接下來,楊威就會露出狼子野心,貪婪無比。 見到秦陽就要走了,楊威頓時大急,他的大事還沒有成,怎麼能讓秦陽就這麼走掉?

“師弟,你且聽我說。”楊威快速將秦陽攔下來,直接吧啦吧啦的開口。

“我觀師弟是有大氣運之人,渾身貴不可言,若是不出意外,師弟應該完成了那無人能夠完成一次,尋找神奇草藥的任務!”

“一次可就是五千任務點,可憐師兄沒有師弟的本事,孤苦操勞,數天忙活,也不過是幾百任務點!”

“可憐啊,師兄的疾苦,又豈是師弟能夠猜測的?”

這楊威的話,儼然有賣慘的嫌疑,竟然是丁點臉皮都不要了,渾身都是無恥的氣息。

“師兄到底想要如何?”秦陽冷聲開口。

楊威實力不錯,這般攔在他身前,還真不一定有把握走掉。

“我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師弟答應。”楊威開口。

“既然是不情願開口的事情,還是不要說了,咱們走吧。”秦陽立刻就順着下場。

大唐第一梟雄 ,哪有這麼說話的道理,這師弟不按套路出牌啊。

他再次攔住秦陽:“我願付出大代價,請師弟將神奇草藥的情報告知一份。”

“師弟掌握草藥之祕,想來是還要去完成任務的,這次數一多,不免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若是多我一個知道的,還能分擔些注意,咱們雙贏。”

楊威再開口,完全是將顛倒黑白和無恥,發揮到了極致。


秦陽聽的好笑,這楊威有着一張好嘴,但他的秉性,秦陽太過於瞭解。

這種人的話,沒有一句是能信的!

“師弟要是不願意呢?”秦陽就冷冷的開口,看着楊威。

“不願意!”楊威面色一沉。

“這是對你我都有好處的事情,我豈能看着師弟誤入歧途?”楊威大義凌然。

秦陽有些想笑,好一個無恥的人,竟然將明搶說的如此富麗堂皇,學到了,呸,是好無恥。

“師兄無恥至極,既然如此,我有一物,當給師兄看看。”秦陽冷笑。

言罷,他手上的儲物戒指一閃,反手握住一個東西,攥在掌心中,要給楊威看。

楊威被點名無恥,倒也不在乎,言語上的嘲諷,哪有實際利益來的舒爽。

他想要附身去觀看。

“這是!”楊威驚訝。

因爲那手還未完全打開,便是忽然捏拳,襲擊而來。


拳上拳風鼓盪,威勢不凡,剛猛且充滿生機,正是陽拳。

“好小子!”楊威怒喝,他不愧於結丹後期的實力,快速便是反應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