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說出這樣的話之後,他們二人幾乎沒有半分的猶豫便是答應了自己,這可不是證明了他們兩人都是有真材實料的?若是沒有真正的實力的話,怕是也不敢到他們神龍學院來。

雖然他並不知道神劍學院和神天學阮都開出了什麼樣的條件,但想來應該不會比他們差。

呂大壯的面色頓時變得很難看,看著囚和田青青那心意已決的模樣便是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沒有用了,當下只能夠強撐起笑臉道:「沒事,就算我們不能成為同門,但是還可以做朋友嘛,你說是吧?」

別看田青青和囚兩人現在的實力算不得強,從兩人的年紀和實力便能夠看出他們的潛力,日後的成就絕對不是他們能夠匹敵的。

這樣的高手不論如何都得與其交好,說不定將來會起到什麼作用也不一定。

「這是自然,我很願意交呂老師這樣的朋友。」囚笑著道,那笑意讓人看不出半分的作偽。在家族中常年面對著各種人,對於這樣的事情早就手到擒來。

聽到囚的回答,呂大壯的面色這才好看了幾分。


梁家輝也是說了大致相同的話,他的心情比起呂大壯來要略微好上幾分。原本他便是知道他沒什麼希望,現在見到自己的死對頭也失敗了,心情自然就好了起來。

當囚慕琴和田青青與連成月一同從包廂中走出來的時候,大家也是看清了一切。

這四大勢力競爭到最竟是神龍學院獲得了成功,原本沒有看清包廂是何許人也的人也是看清了他們的廬山這面目。

待三人從離開酒樓之後,這酒樓中便像是炸開了鍋似的,熱鬧之極。

「就是這對帥哥美女,看來他們是加入神龍學校了!竟然能夠讓四大池校都派人前來招攬,他們的天賦怕是極為嚇人。」

「回去后打聽一番就知道了,這樣的人物不可能沒有人注意到,我一眼就能看出他們兩人絕非凡人,不論那男子還是那女子的氣度都遠非常人可比啊。」

「那麼多人掙破了腦袋想要擠入四大勢力之一,他們竟是讓四大勢力趕來招攬,這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這件事引起了不少人的感慨,短短時間這四大學院同時招攬一對青年男女的事情便是快速的傳了出去,田青青和囚不過初來來音城,這名聲便是被城中大多數人所知曉。

走了約莫半個小時之後,三人也是終於抵達了神龍學院所在的自己庭院

這個庭院雖然每三年才用一次,但卻比住酒店要好上許多,四個學校在來音城都有自己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庭院,以給招生的老師和新招進的學員提供住處。

這一路上,三人都沒有趕路,而是慢慢的走著,連成月則是一邊走一邊在向兩人介紹著神龍學院的一些事情以及他們兩人需要主意的事情,兩人聽得也是格外的認真。還有三天招生才會結束,因為他們不是本城人,所以連城月把他們安排在學校的庭院居住,這三天當然她們是自由的,可以隨便的逛,也可以在庭院里修鍊。

因為他們是低階大陸上來的,本來學校招生,收到通知后,會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真正的開學在一個月後,而錄取通知書,要決定用哪個學生時,會先製做出來,而田青青和囚的情況太特殊,一般考完試三天後,才會收到通知。而田青青和囚因為天賦太過異常,才會發生,沒有帶通知,而直接先去找學生的情怳。(未完待續)異寵

… 因為他們是低階大陸上來的,本來學校招生,收到通知后,會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真正的開學在一個月後,而錄取通知書,要決定用哪個學生時,會先製做出來,而田青青和囚的情況太特殊,一般考完試三天後,才會收到通知。而田青青和囚因為天賦太過異常,才會發生,沒有帶通知,而直接先去找學生的情怳。

這神龍學校的庭院並不是處於熱鬧的城中央,而是屬於城池的外圍,饒是田青青和囚的眼力,在見到神龍學院所在的庭院時的時候還是免不了驚訝。

這天茺大路世界與低級的地茺大路世界的差距果然極大,這一個神龍學校的招生庭院,雖然只是個臨時的場所,外表卻能看出這所學校的底蘊,處處大手筆,什麼都是最好的,可以來說比來音城任何一個酒店都要奢華,也比任何一個酒店也要大,而且這地方靈力也是相當的充足,若是在這地方修鍊,怕是比在別處還要快上許多。。

「因為我趕著去將你們兩人給招攬過來,因而在校長說出了條件之後我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去,只是時間短暫,很多事情還沒有安排好,現在你們便暫時先去普通弟子居住的地方如何?」連成月頗為尷尬的解釋道

要說這這種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干,一般招攬人才都是在審核之後過了幾日的時間再過去,待那時什麼時候都已經準備好了,更何況他們神龍學校招攬人才的時候鮮少遇到拒絕的。

只是囚慕琴和田青青顯得很是特殊,生怕被對方給搶走了,這才立馬趕過去,所以很多事情都沒有準備好。

聞言。田青青也是微微點頭:「無礙,我們等等又何妨?」


反正他們兩人到來音城一天的時間都還沒到,正好趁著這段時間好好熟悉一番周邊環境。校方已經承諾了,自然不可能不守信用的。

「好,我這就帶你們前去。」

田青青來到了普通學生的居住處,這外門弟子的居住並不需要特意安排,因而什麼時候來都可以居住。

按照連成月的話。三日後正好是月初。也是招生考試的結束,到時校方會發入學通知書,拿著入學通知書。一個月後就可以去神獸學校報道了。他們可以在這住三天,當然了,也可以住到開學,這段時間。他們可以自由的活動,不受校方的任何約束。

走進屋內。田青青將屋內的物什都給打量了一遍,可謂是應有盡有。這普通學子的居住條件都已經這般好了,想來那資優生的居住條件會更好吧!

連成月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道侶,可還是給她們安排了兩個相鄰的房間。因為他聽到少女一直叫男的大哥,所以自己還是別弄xp了。而且修鍊時有時需要靜心,單個房間更易於修鍊。

關上房門。田青青和囚這才鬆了一口氣坐在了床上。

這一日對於他們而言格外的漫長,只覺得彷彿過了數月似得。這一天的時間裡他們得消化太多的事情,這突然多出的考試,入校,對兩人的衝擊可不是一般的大。

田青青甚至有一種錯覺,今日的一切是不是在做夢?這種感覺就彷彿與以前隔斷了聯繫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一般。這種感覺並不陌生,她就曾經體會過一次。

不過還好他們邁出了一步,到了學校,修鍊會更上一層,到時也就不怕睚眥了。

而當下,最要打聽的一個是囚的主體被囚的位置,一個就是尋找晶靈海,為王若千恢復神智,還有就是找凌霄霄和祝融南。當然了進了神獸學院,這些都比現在她們二人抓瞎的好。

這一夜,田青青和囚兩人都沒有修鍊,而是回到了春回大地,去看看眾多妖獸和王若千,到了春回大地才發現,原來到了天茺大路之後,春回大地的靈氣,居然也是濃郁了很多,契約獸雖然多,當是每個都刻苦修鍊,在諦聽和朱雀的約束下,卻是相處的奇樂容容,而最刻苦的就是白戰,一直在用功,因為之前和朱雀娘的衝突,讓他總被朱雀打壓,讓他下了決心修鍊,一定要在法力上壓過那黃毛小鳥,田青青和囚也只是在空間呆了一會兒,在什麼時候都要低調,不能讓人發現他們的最後這一底牌。好好的休息一晚上,許久沒有睡覺的他們這般睡起來倒是格外的沉。

第二日,當田青青睜開眼睛看著這依舊陌生的一切時便是徹底的接受了這件事情,以最飽滿的精神來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田青青和囚兩人走出了屋外,

隔壁屋的人走出來之後見到慕芷璃和韓如烈也是一怔,他怎麼不知道隔壁屋是什麼時候來人居住的?

「你們是昨日才來神龍學校的學生嗎?」鄧寶強面帶驚訝之色的問道,要知道,這神獸學院招生可以極為嚴格的,每次學院在這裡招收的學生不超過五人,而這天譯國,四大門派只有來音城這一個招生的地方。也就是說整個天譯國也就五個名額。天茺大路一共一百多個國家,每次招生,絕不超過二百人。當然了也有的小國是沒有考點的,只能到相鄰大一眯的國家參加測試。

「我們是昨日剛來的。」田青青出聲應道

原本看著兩人的背影鄧國強還沒什麼感覺,當田青青轉過頭來的那一剎那他不由再度怔住了,美人啊!這般美人就連他也是從來不曾見過。

第一反應他便是猜想眼前的女子是沐家的第一美人神劍門的沐凌紗,不過沐凌紗怎麼可能跑到神獸學院來?這麼一想立馬便是將這想法給排除了。

眼中是濃濃的驚艷,他只聽聞沐凌紗是第一美人卻是從來不曾見過,但是在他看來眼前的女子已經是美到極致了。

此時,囚也是轉過身來,朝著鄧國強回以微笑。鄧國強這才回過神來。

「我是前天成為這裡的學生的,比你們也早不了多少,有你們來了,我也就不學的孤單了,嘿嘿。」鄧國強憨憨的笑著

田青青的眼中帶著略微的驚訝,一般到了他們這般境界的人都是心思聰慧之輩,換言之那都是一個個人精般的人物啊。但是眼前的鄧國強看起來卻彷彿很老實。

只是這是真老實還是假老實就看不出來了。從這話中鄧國強也是看出了神獸學院招攬人才的要求之高,三天的時間才出這麼一個,難怪神獸學院的實力這麼強了。一個個都是潛力極好的精英存在,想勢力不強都不可能啊,就是有了這般含金量才能夠讓人趨之若鶩。

「我叫鄧國強,不知兩位怎麼稱呼?」鄧國強笑著道。他來這神獸學院三天了,基本在這裡除了老師就沒看到人。聽說神獸學院也過來兩個精英幫忙。可這兩個學長,他根本就沒見過,來到這裡一直在閉關。

「囚慕琴。」

「田青青。」

田青青和囚一起起回答道,這裡還有一名新生這一點也是昨日連城月告知他們的。

這鄧國強用田青青的思維就是長得像鄧超。性格卻象王寶強,是個不招人煩的傢伙,來至於天譯城的寶月城。


「喂。你們去淘大街了嗎?」

「淘大街?」田青青聽到這名字就覺得有趣。

而囚也是感興趣的問道「那是什麼地方」

「額,看來你們不是天譯國的人嗎?居然連淘大街都沒有聽說過」鄧寶強一臉驚奇的問道

「恩。我們來至地茺大路」

「怪不得的,淘大街就是因為四大學府的人每三年來到這招生七天,所以吸引了無數的考生來這裡,這來音城就在這七天的淘大街的地方,所有的商鋪,有寶物想出手的人,或者因為某種原因賣了自己的人,都會出現在淘大街,當然了,那裡也能買到各種契約獸,獸晶,寵物,賣消息的,只要你出得起價錢,總的來說,那裡就是應有盡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

聽到這句話,田青青和囚都不由得眼前一亮,這可真是好地方。

看著田青青和囚感興趣的樣子,李寶強也是興奮起來了:「怎麼樣,今天我們就去逛逛」

田青青和囚相互看了一眼:「好,請李大哥帶路吧」

三個人說去就立即行動起來。只是三人現在是學校的學生,怕真要是發生什麼事,動起手來,怕是對學校影響不好,所以大家也是默契十足的都變了妝,田青青為了方便更是穿了男裝。

三人溜溜達達一邊走,一邊鄧寶強,向她們講如何砍價,以及自己曾經如何花很低的錢買到了一個好東西,逛這個街,不需要快,必需放慢腳步。今天逛不完還有明天,所以要慢點,否則就有可能錯過寶貝了,不過最好能撿到漏了,撿漏不過是賣家不知道自己賣的是寶貝,而當便宜貨給賣聞。不過絕大多數都是精明的商家,所謂買的不如賣的精,所以也不能商家給騙了,淘大街的假貨也是很多的。

淘大街到是離神獸學校不遠,三人走的不快,半個小時也就到了。

怪不覺得昨天來音城人不多,原來人都跑在這條街上來了。


剛進淘大街就知道此處絕對與地茺大路的不同,果然靈氣充足的大路物產也是要比地c茺大路要強上很多,但就草藥一項,在地茺大路以算珍貴的玄品草藥這裡時空見慣,就連地品的草藥,也是能隔三差五的映入眼帘,而天品的草藥雖是稀少,卻也不能說是斷了影了,而丹藥,皮甲,寶劍,法器等等等。真的是在這淘大街只要你有錢,沒有買不到的。

咚咚咚——」敲鑼的聲音扯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見大街上四處圍滿了人,人聲鼎沸,好似在討論著什麼:「咦——好稀奇,這人力氣怎麼這麼大?」

「居然把人當獸類使喚著,這也就家沐的大公子做得出來。」

「是啊,沒想到這沐家的大公子長得那麼人五人六,真可應了人面獸心那句話了」

另一個人說

「你知道什麼?這是一隻魔獸,罕見血脈,聽說大公子準備以後沒事就拉出來溜,真是可憐了這魔獸,竟然遇到了沐公子,誰不知道沐公子曾經被一頭獸咬掉了那個地方,從此對魔獸深痛欲絕,連自己的召喚獸都不放過,死死的虐。」

……

田青青也忍不住朝著大街中望去,便看見一個頭髮散亂看不清人臉的上身裸著,拉著一匹馬車,馬車上坐著十來個人,美女環繞之中的華服公子哥手中握著鞭子,時不時就揮舞兩下,好似在做什麼極為有趣的事情一般。

每一鞭落下,那拉著馬車的人就悶哼一聲,身體一顫,繼續拉著馬車往前走。

抬頭的瞬間,田青青便看到一雙極為桀驁的眸子,眸子里盛滿了不甘、隱忍、還有滔天無盡的恨意,相信如果此時賜予他強大的力量,一定會立刻奮起反抗。

冰冷的眼神一下子就觸動了田青青,心裡狠狠的顫了一下,田青青承認,就這麼一個眼神就打動了她。

握了握拳頭,耳旁便傳來鄧寶強的聲音:「操,竟然敢做這樣的事情,看本少爺不上去扒了他的皮,魔獸怎麼了?魔獸就該被這樣對待?人渣……該死的……」

「誒,別衝動。」囚連忙拉住鄧寶強,這件事對於囚來說,是最讓他不能忍的,可是沐家的勢力卻是他們惹不起的,他到是不怕,就怕連累了青兒,當下勸道:「別衝動,不明不白的,你知不知道這沐家可是大勢力,府中有神月學校第一高手沐凌莎坐鎮,你隨便衝上去,還不得讓人給撕了。」

「神月學院…..我靠,沐家就了不起,他敢動我試試,本少爺立刻派人攪平了他。」鄧國強哪裡阿捺得住,上前就要救。

「這裡是家沐的地盤,你被殺了,即使背後的勢力很強,即使我們老師能立即能得到消息?別魯莽,龍頭不壓地頭蛇。」囚對這種事也是深惡痛絕的,不過他素來冷靜,想要救人也不是這麼個救法。(未完待續)異寵

… 「這裡是家沐的地盤,你被殺了,即使背後的勢力很強,即使我們老師能立即能得到消息?別魯莽,龍頭不壓地頭蛇。–」囚對這種事也是深惡痛絕的,不過他素來冷靜,想要救人也不是這麼個救法。

田青青深深看了一眼那魔獸一眼,一下子拉住統鄧國強的衣袖手,道:「別管閑事,走!」

「青青,你」鄧國強被強行帶走,不甘的看了那魔獸一眼,終是走了。

通過這件事,田青青和囚也是對鄧國強增長了不少的好感。

此時馬車以是過去,三人也是有點看得累了,

「鄧國強,你冷靜一下好不好?」田青青也急了,怎麼鄧國強有時候就鑽了死胡同呢?他有說不救了嘛?

「我沒法冷靜,囚慕琴,你為什麼不說話?,我知道你們看上去冷冷的,其實也是個正義的人,怎麼就不說話呢,我們三個人都一起出動,不信沐家的敢無聲無息的殺了我們。殺了神獸學阮的三個學生,神獸學院也不會放過他們的」鄧國強大聲的說著,眸子轉向了囚,囚這人看上去行事做周全,只要他說行,那就一定行。

囚慕琴悠悠望了鄧國強一眼,

慢慢道:「我們三人中有任何一人打得過沐凌紗的高手。我們立刻就去。沐凌紗代表示神月門,我們這一去,就代表了和神月門幹上了,我們還沒進學院,就挑起兩個門派之間的戰爭,怕是神獸學校不是我們的保護傘,到時先就處置了我們。必竟我們對神獸學校還沒有人任何的建設到現給惹下了麻煩,一個愛惹麻煩的學生,如果你是校長,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呢。」鄧國強一聽一下子沉默下來。不再說話,一杯一杯的灌起酒來,獨自生悶氣。

吃過了飯之後,鄧國強也是沒有了逛下去的心思。就先回去了。

田青青和囚則相對一笑

田青青:「我去換錢。你先找晶靈海。剛才看上幾樣東西還真不錯」

「要不也把朱雀和諦聽他們實力強的放出來,讓他們找,我和你一起去換錢。你一個人,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田青青聽了,點了點頭。

當下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簡單的布了結界,就讓朱雀,諦聽,龍五,白戰,還有狂情獅小瓊父子出來幫忙找寶貝叮囑它們不可以惹事,特別讓諦聽看著龍五,田青青而她和囚則負責弄錢」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拍賣行,對於拍賣行田青青可是輕車熟路。

和囚打聽了一下,原來天茺大路也有昊天拍賣行,田青青對昊天拍賣行多少還是有點感情的,當下和囚就來到了昊天。

沒想到這昊天拍賣行的建築和地茺大路到是一般無二,這讓田青青不由得備感親切起來。難道這天茺大路和地茺大路的昊天拍賣行是一個人開的,這人也太牛x了吧!」

這家天昊天拍賣行,一見田青青要拍賣的都是值錢的東西,一看這兩人就是大客戶,當下掌柜的親自接待了后,就給田青青和囚每人一張金色的會員卡,田青青也就不客氣,直接把東西賣給了昊天,換了一大筆天茺大路的買東西的墨玉。

換了墨玉才知道原來墨玉就好比元角分里的分,只是換算不同,而一個晶、白玉可以換一百個墨玉,一個晶玉可以換一在個白玉。而一個晶籠卻可以換一百個晶玉。

天茺大路的物品貴,藥材原料雖然很多,但藥師卻並不多,而煉器師,和魂器師倒和地茺大路差不多,極少見。所以田青青的丹藥,和法器,倒是賣了不少的晶籠,和幾張千單位的晶玉卡。只是雖然換了很多錢,卻花了兩人不少的時間,因為丹藥和法器都要鑒定,再加到數額太大,這一坐就將近用掉了一個下午。而這一下午,田青青也是沒閑著,把昊天的拍賣物品給瀏覽了個便。一個犄角旮旯的地方一本烏黑的小冊子到是引起了田青青的注意。

掌柜的看田青青感興趣的眼神,當即掏了出來:「這本小冊子,也不知道在這呆了多少年了,好象上上個掌柜有一天發善心給了一個要飯的一口水喝,那要飯的就非常把這個小冊子送給大掌柜,

俗話說的好,有啥別有病,沒啥別沒錢,田青青總絕身上有點錢,還是有安全感的。

剛出了昊天的門,就感到心神一緊,拉著囚就走:「諦聽它們出事了」

因為有心靈感應,田青青很快就找到了諦聽它們,看到諦聽居然受傷了,而朱雀,小瓊和龍五正和幾個男子戰鬥在一起,邊上圍集了很多人。

三人連手下,那幫人的實力以是不抵,卻還在不停的咒罵:「你們這些自以為是人的畜生,你們等著我妹子來,我讓她把你們都給收了,到時我就一天一頓鞭子,活活的打死你們」

田青青以氣得牙咬得直響,卻不曾想囚低聲說道:「沐凌紗來了,我製造混亂,你快點讓他們回到空間」

田青青點了點頭,下一刻,囚以掏出幾大把白玉向天空拋去,看熱鬧的人-大多數的都是修鍊者。突然看到天空飄下的居然是白玉,不是每個修鍊者是有錢的,當下以有不少人飛上去搶了起來,而田青青搶亂以風一樣的速度到了那個罵人的人面前,張開雙手,就是幾個大嘴巴子,然後收起了眾獸趁亂就離開了。

等那個長得人面獸心的男子被打得暈頭轉向等等回過神來時,卻根本看不見是誰打的。

這個男子就是沐劍英。是沐凌紗的大哥,也是四大家族沐家的大少爺。

昊天拍賣所。

就是田青青和囚離開的時候,大掌柜以發出了回信獸,這回信獸那個昊天拍賣所都有一隻,這隻獸在這以呆了半年,沒想到終天派到用處了,何該他們這來音城分店發財,想當初昊天的大當家以說了,誰要是碰到一個漂亮的少女叫田青青和一個總穿紫衣服的叫囚慕琴,或都一頭白髮紫瞳漂亮的不象話的叫凌霄霄。或者一看就氣質不凡。有英雄氣的叫祝融南的幾個人,只要發現他們的行蹤立即放出迴音獸,那麼主事大人就都會獎勵每人五十萬白玉。這對於誰來說都可以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了。

淘大街的一角

在田青青和囚離開,找了一個最近的酒店包房。好問問它們幾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不象剛才三人去時不是飯口時間。現在可是傍晚最高峰時期。當兩人走入酒樓之後。整個大廳彷彿有著一瞬間的安靜,直到兩人走上包廂之後這才恢復了最初的情況。

「剛才進來的是不是最近名聲大噪的田青青和囚慕琴」一人悄聲問著旁邊的同伴。

「好像是的,根據大家傳出來的形象應該就是他們兩個人了。聽說他們在考試時,可全是一百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