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入口不遠處的花叢中,有著一個精緻的亭子,而白天宇正盤坐在亭子中。他一襲乾淨的白袍,臉上卻帶著一抹病容,看來是在秘境崩潰時為了抵抗空間碎片,受了不輕的傷勢。張葉對這些並不奇怪,他奇怪的是,宗內怎麼會派白天宇來看守幻陣入口的。

在張葉走入后,白天宇立即便感應到了,他立即睜開雙眼,先是一怔,像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過了好半響,方才道:「張師弟,你…你不是……」

當時張葉被魔帝左掌握住,眾人全都看在眼裡,均都認為張葉必然死於非命,但是現在張葉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白天宇一時哪裡能反應過來。

「僥倖逃了一命。」張葉自然不會多加解釋,微笑道。

說話間,白天宇站起身來,身形一動,便來到了張葉身前,他上下打量著張葉,尤其是發現張葉竟然毫無傷勢后,神情愈加複雜,過了半響,方才道:「秘境崩潰之後,掌教以及諸位師叔,還有許多同門都已出宗尋找我們。如今張師弟安然回來,簡直是我天凈宗之福。」

白天宇似乎對張葉極為看重,言語間很是感嘆。

張葉這才明白為何宗內如此安靜,笑道:「白師兄言重了。」立即問道:「不知龐師兄和楊師兄等人回來了沒有?」

「楊師弟等人昨日已經回宗,現在想必正閉關養傷。」白天宇點了點頭,嘆道,「這次秘境之行,我們天凈宗損失實在太過慘重。到目前,內門弟子只有八人回來,核心弟子除了我,還有四人陸續回宗,至於諸位外門弟子,幾乎全部喪命。」

他接著嘆道:「不過陰羅教和雀山莊也好不到哪去,甚至比我天凈宗還要慘些。」

聽聞楊雄和龐虎無事,張葉當即鬆了口氣,眼神一凝,沉聲道:「佟琦是否還活著?」

「尚且不知。」白天宇搖頭道,「不過以佟琦的修為,應該可以逃過此難。」他的神情忽然變得奇怪,問道:「張師弟你跟佟琦之間是否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在秘境時,你跟佟琦……」

在秘境中,一開始張葉趁機要藉助眾人之力擊殺佟琦,之後佟琦又趁機偷襲追殺張葉,兩人顯然有著深仇大恨,白天宇當然全都看在眼中。

不愉快的事?何止不愉快!

張葉微微一笑,並未介面,顯然不想提及此事。

白天宇當然看得出,轉而道:「掌教出宗時留下了命令,進入秘境的弟子一旦回宗,便立即賜予一件極品靈器和一枚回天丹,這裡是回天丹,至於極品靈器,張師弟可以在空暇之時前去煉器谷領取。」他對張葉和佟琦之間的事絕口不再提,一翻手取出一個小玉瓶。

在秘境中,張葉以還未到靈脈期的修為,竟然能反擊佟琦重傷,這當時就讓白天宇心有忌憚,此時張葉修為直逼七竅境第二層,竟然又能從秘境中安然脫身,這更讓白天宇覺得張葉深不可測。他雖然一向眼高於頂,但是對於張葉,卻不自禁的不敢有絲毫怠慢。

張葉接過玉瓶,沉吟一下,道:「我並不缺靈器,不知掌教是否能將賜予靈器的條件改為能讓我免費進入靈眼一次?」

有了黑罡錘和天罡針,張葉哪裡還對七竅境的靈器看在眼裡,即使是極品靈器。但是對於進入靈眼內,對張葉可就非常有用了。

白天宇一愕,道:「我可以問下掌教,想必掌教多半不會拒絕。但是……張師弟你真的決定要如此?只需貢獻值到了,就能隨時進入靈眼,但是得到一件極品靈器,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多謝白師兄提醒,但是我還是想換成進入靈眼。」張葉笑道。 內院。

跟宗內一樣,內院中也是一片安靜。張葉並未御器飛行,而是沿著山路慢慢向洞府方向走去。所有內門弟子留得性命的,竟然只有八人,這讓張葉莫名的有些傷感。他也不知為何自己早已冷卻的情感為何會變得如此豐富,難道自己真的喜歡上了蘇荷?

剛走到一半,忽然從峰上飛來一個白袍人。

張葉心中一動,停下腳步看去,卻見此人竟然是在煉器谷被自己打傷的陳平。

「張師弟。」陳平立即也看到了張葉,他不但沒有裝作看不到的飛離,反而朝著張葉飛來,落在山路上,對張葉一抱拳的打招呼道。


他的臉上竟然全是感激之情,根本沒有一絲怨恨。

張葉心裡明白,如果不是陳平當初被自己打傷,定然也去了秘境,他因此反而因禍得福,逃得了一條性命,對自己充滿感激倒也並不是多出人意料。

「你好。」張葉笑了笑,拱手道。

對於張葉修為已經到七竅境,陳平並無驚詫,好像已經知曉了一樣,見張葉微笑相對,並無倨傲厭惡之色,陳平神情間愈加感激,又是一抱拳,竟然一時沒有說出話來,頓了頓才道:「以前的事是我有錯在先,希望張師弟千萬不要介意。」說完,抱拳對張葉長長一揖。

「以前的事,我早都忘了。」張葉笑道。

對於陳平此人,張葉其實並無多大好感,但是此人竟能感恩圖報,當面認錯,這讓張葉不由的也為之略微改觀,但是並無跟此人深交的念頭。

陳平凝注著張葉,道:「以張師弟如今的修為,已是內門弟子第一人,料想很快就能進入七竅境第二層,成為核心弟子,以後還請張師弟多多指點。」

「陳師兄太客氣了。」張葉擺了擺手,笑道。

就在兩人略微交談剛告辭,張葉忽然轉身,問道:「陳師兄,不知江慕白回來了沒?」

陳平立即轉過身來,聞言一怔,神情陡然變得很是複雜,搖頭嘆道:「至今沒有江師兄的任何消息,他可能已經在秘境中遇難了。」

張葉靜靜聽著,臉上並無異色。

在遇到水靈時,江慕白被眾人圍毆成重傷,在秘境崩潰后,哪裡還能逃得了性命?十有**是死在了空間碎片之下。

而江慕白一死,張葉在內院中已再無仇人。對於江慕白喪命秘境,張葉也並無憐憫之情,即使江慕白沒死,他也會設法取了江慕白的性命,他對江慕白實在沒有任何一絲好感。

和陳平微微一笑拱手告別後,張葉沿著山路繼續向上走去。

走到洞府處,張葉仰頭看去,峰上靜悄悄的,除了風聲和竹葉的聲音,沒有其他任何聲響,龐虎也沒有來糾纏池柔雪。

「不知池柔雪遇難了沒有?如果遇難,龐虎也不知會怎麼想?」張葉嘆息了一聲,邁步向洞府走去。

洞府中。


修鍊室里蒲團依舊。

張葉剛在蒲團上盤坐下,忽然一道白光穿過洞府外的防護光罩,直飛入修鍊室中。

「傳音符。」張葉伸手抓住。

對於傳音符,如果兩人將神識注入其中,分別藏放,那麼就可以直接傳訊,而如果是陌生人要傳音的話,那就只能單向傳送。這張傳音符顯然便是單向傳送,可見發送傳音符的人知道張葉住在何處,卻跟張葉不相熟。

張葉微一皺眉,輕輕將傳音符捏爆,一個聲音立即在室中響起:「准許你免費進入靈眼一次,同時賜予一件極品靈器不變,你可以隨時前往煉器谷挑選一件極品靈器。」頓了頓,這聲音又道:「你修為已經突破過靈脈期,在休養過後,可抽空前去靈體洞測試天賦體質。」

聲音剛一響起,張葉便聽出是掌教,在說到修為時,掌教聲音中顯出一絲掩飾不住的異常,似乎對張葉修為的激增,仍有著殘餘的震驚。而讓張葉沒有想到的是,掌教不僅准許自己免費再進入靈眼一次,並且仍然賜予了一件極品靈器,不過張葉對此心知肚明,這分明是在拉攏獎賞自己。

「既然如此,我就卻之不恭了。」張葉輕笑一聲。

對於這種送上門來的好處,他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想了想,張葉忽然站起身來,出了洞府,御起黑罡錘徑直向靈眼飛去。

從進入修鍊世界,張葉就只有一個念頭,血洗雀山莊!佟琦雖然是七竅境第二層巔峰,但是張葉自忖以自己現在的修為,雖然比佟琦低上一層,但是佟琦已萬不是自己的對手,下面要超越的,就是雀山莊莊主,佟南松!

佟南松是靈圖境初期修為,這樣算來,必須要進入七竅境第五層,才有絕對的把握將之擊殺。

由此,要想報仇,必須用盡所有可能儘快提升修為。

靈眼內。

剛走過幻陣進入,張葉便立刻看到了那看守靈眼的黑袍老者。根據白天宇所言,掌教和七位掌峰都出宗尋找從秘境中活命的弟子,而從方才掌教發出的傳音符和眼前這黑袍老者看來,就在張葉剛回到內院后,掌教等人便也隨之回到了宗內,放棄了尋找。

「難道進入秘境三百多人,只活下來二三十人?」張葉心中苦笑一聲。

「把你的玉牌拿出來。」張葉剛走入,黑袍老者便發覺到了,他顯然對張葉印象很深,也聽說了張葉在秘境中的事,上下打量了一下張葉,目光雖然習慣性的陰沉,但是仍然不自禁的閃過一絲驚異之色,開口沉聲道。

像第一次一樣,黑袍老者在玉牌上一拍,將玉牌還回張葉,緩緩道:「你又得到一次免費進入靈眼的機會,掌教已經對我吩咐過了。連上這一次,你一共剩下兩次免費進入靈眼修鍊的機會,希望你好好把握。」說完,再度閉上雙眼,不再理會。

對於這次修鍊,張葉早已充滿了信心,以他現在的承受能力,他自己都不好猜測能在靈眼中堅持上多久時間,不過至少也是在一月以上。

藉此機會一舉進入七竅境第二層,僅僅是張葉最低的目標。

當下張葉笑了笑,對黑袍老者抱了抱拳,便御器向懸崖下飛去。

穿過冒著濃鬱金黃色靈力的狹窄洞口,張葉輕車熟路的飛向下方的石柱,以他現在的承受能力,徑直往前飛了三十多丈才停了下來,在石柱上盤坐下來,此處靈壓適中,只需運起一成靈力來抵抗即可,而天地靈力又極濃郁,正適合長時間修鍊。

但是雖然如此,張葉已是位於周圍修鍊數人的最前方。

此時在靈眼旁石柱上修鍊的一共有七人,這七人張葉全都認得,有的還比較熟悉,因為這七人全是核心弟子和內門弟子,在秘境中都照過面,他們顯然是來藉助靈眼散發的天地靈力恢復傷勢的,白天宇赫然便在其中,不過並未見到龐虎和楊雄的蹤跡。

白天宇本位於眾人最前列,但是張葉一來,就若無其事的超過了白天宇。對於張葉的到來,眾人自然早有所覺,白天宇看向張葉的背影,無奈的苦笑一聲,便不發一言的繼續修練起來,似乎對張葉能如此靠近靈眼並且若無其事,一點都不驚訝。

其他六人也都看了張葉一眼,木然互視一眼,好像對張葉屢次出人意料已經習慣,接著也跟白天宇一樣繼續修鍊起來。

而此時,張葉深吸一口氣,已是開始運轉起吸靈**。

「呼」一聲。

以張葉為中心,周圍數丈範圍內的天地靈力像是忽然受到了極大的吸引力,以極快的速度形成一股巨大的金黃色颶風,猛然開始向張葉體內灌入。只是片刻間,張葉周圍已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黃色圓球,巨量的天地靈力瘋狂般的向圓球中湧入。

這種突發的異狀立即再度驚動了眾人。

不過在看到是張葉時,白天宇再度苦笑一聲,盤坐的身軀忽然一動,二話不說的便移到了一側的石柱上,避開了金黃色靈力圓球,眼神複雜的看了金黃圓球中心的張葉一眼,一言不發的繼續閉目開始修鍊。

而坐在張葉正後面的幾人,吸取天地靈力也立刻受阻,當下也都暗中嘆了一口氣,紛紛一言不發的移開。

轉眼已經過去了八天。

這一天,張葉身周的金黃色圓球忽然變得狂暴了起來,周圍的金黃色天地靈力忽然愈加瘋狂的向圓球中湧入,簡直就像是逃避某種災難似得,只是短短几息時間,金黃色圓球猛地變大了一圈,凝目看去,張葉幾乎身處在一片金黃色的靈力液體中一樣。

這種異狀立刻引起了周圍諸人的注意,猛地睜開雙眼看去。

「這是…….」

「難道他要進入七竅境第二層?!」

「只是八天,僅僅八天時間,這怎麼可能?」

張葉確實要進入七竅境第二層了。

八天內,他已經吸取了巨量精純的天地靈力,隨著這些靈力入體,第二個靈竅已經隱隱成形,現在正是進入第二層最關鍵的時刻。 隨著金黃色圓球愈加的耀眼,一時間,周圍眾人全都停下了修鍊,凝目看向張葉。∑頂點小說,www.②③wx.com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忽然,金黃色圓球猛地暴漲,卻又在瞬息之間恢復了原狀,同時,圓球內猶如實質液體的天地靈力已是變得薄弱了許多,似乎突然消散了,但是眾人心裡卻都明白的很,那些巨量的天地靈力必然是被張葉全盤吸收。

而圓球忽然有此異變,那隻能有一個解釋:張葉已經進入了七竅境第二層。

張葉靜靜的盤坐在石柱上,一動不動,但是他的嘴角,忽然露出一絲喜悅的神情。

因為在他的右胸中,一個新鮮的靈竅已經完全成形,股股天地靈力像是溪流一般的不停注入。

他終於進入了七竅境第二層。

緩緩睜開眼睛,張葉暫緩修鍊,扭頭向身後看去,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喜悅,但是在看到目瞪口呆神情各異的眾人後,還是報以歉意的一笑。他自然心知肚明,剛才旁若無人的突破,已經影響了眾人的修鍊。

眾人迎上張葉的目光,臉上各異的神情立即收回,都笑著朝著張葉微微點頭,有的甚至對張葉抱了抱拳,雖然沒有做聲,但是顯然是在向張葉恭喜。

「張師弟,真沒想到……」白天宇的聲音忽然在張葉耳邊響起,他好像實在太感慨了,欲言又止的嘆道,「現今你進入了七竅境第二層,想必出去之後就會被掌教收為核心弟子,真是恭喜你了。」頓了下又道,「沒想到天凈宗竟然出了你這樣一位怪才。」

白天宇苦笑不止。

從進入天凈宗到現在,不過僅僅數月時間,張葉已經從丹田竅期一舉進入了七竅境,這是簡直如同做夢一樣的精進,加上在秘境中的大放光彩已經在整片大陸傳揚開來,張葉赫然已經成為天凈宗帶有傳奇色彩的弟子。白天宇雖然自負驚才絕艷,但是卻也只有望之莫及。

這哪裡不讓他不感到極為的感嘆。

張葉微微一笑,傳音道:「以後還要請白師兄多多指教。」

閉上雙眼,暫且停下了吸靈**,張葉靜靜感受著剛成形的第二個靈竅,過了片刻,就毫不遲疑的準備繼續修鍊。進入七竅境第二層,這不過是他的初級目標而已。

然而就在張葉要將吸靈**運起的時候,忽然一個念頭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魔奴說到了七竅境第五層,才能激發魔帝左掌的一絲威能,我現在已經是第二層,不知能不能感應到魔帝左掌的存在。」

在得知魔帝左掌融入到了自己的左手中,張葉已經暗中感應過無數遍,但是根本毫無察覺,整個左手跟平常無異,此時修為又進一步,忍不住想要嘗試一下。

目光閃動下,張葉暗暗運起一絲靈力向左手中湧入。

「還是沒有反應,莫不是靈力太少?」

感受著這一絲靈力在左手中轉了一圈,左手卻依然沒有什麼異狀,張葉皺了皺眉,略一沉吟,猛地運出一股精純的靈力,直衝入左手中。

讓張葉失望的是,這次自己的左手除了感應到靈力的運轉外,仍然沒有其他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