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這些混混們不說話了,他們不自由主的腦袋一縮,退了一步,他們誰也不認為自己的骨頭比鋼管硬。

「鑰匙在這裏,你怎麼不過來拿?」陳宇看着黃毛,又揚了揚手裏的鑰匙。

黃毛愣了愣神,咬咬牙但終究是不敢上前去。

「黃毛哥,這車肯定是這傢伙偷來的,我們現在馬上聯繫彪哥,這是大功一件啊。」有個狗頭軍師在黃毛身後說。

「對,馬上聯繫彪哥,他最喜歡這輛車,怎麼可能借給這小子?馬上打電話。」黃毛眼前一亮,連忙拿手機打電話。

黃毛這群人只是望川的一些小混混,和彪哥這群人根本是沒辦法比的。

他也一直想找機會和彪哥套近乎,現在逮到這個機會了,他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

拿起手機,撥通了彪哥的電話,響了幾聲以後對方便接通了。

「彪哥,我是望川的黃毛啊,您還記得嗎?」黃毛拿着電話恭敬的說。

「我記得,你有什麼事黃毛?」彪哥的聲音有些疲憊。

「彪哥,你的那輛越野車是不是被人偷了?」黃毛嘿嘿笑道:「被我找回來了。」

「哪輛越野車?」彪哥疲憊的聲音頓時緊張了起來。

「就是那輛寧城牌照的,你最喜歡的那輛,我還給你搞過配件的?」黃毛一聽彪哥的聲音都變了,他頓時更加興奮了。

看來彪哥是十分看重這輛車的,他這一次可是真的立了大功了。

「你在哪看到的?望川嗎?」彪哥聲音一抬。

「是啊,是個外地來的小子,年紀不大,挺狠,也挺能打,現在我們把他給圍起來了,你放心吧彪哥,他走不了,你快點帶人過來。」

「你他娘的怎麼不去死?誰讓你扣他的?快把人給勞資放了。」彪哥的聲音頓時抬高了。

他今天被帶走關了一天,現在才剛放出來。

豹哥和他幾個重要的手下是出不來了,他們被查個底朝天,持槍,販毒,社團團伙性質,十年起步,上不封頂。

。 這位傳說中在節目錄製現場的網友放出了兩張照片。

第一張照片就是黃榮提着水果去裴菀菀和宋晚舟休息室的照片,第二張是黃榮從裏面走出來的照片,照片可以清楚的看見她臉上的一滴淚痕。

還有她抬手擦眼淚的動作。

這兩張照片徹底激起了廣大網友的不滿。

一些路人也開始憤憤不平。

「什麼人啊,我尋思著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黃榮啥也沒幹吧,裴菀菀和宋晚舟真是欺人太甚,做的有點太絕了。」

「黃榮小姐姐就是太善良了,她才是真的大家閨秀該有的樣子,哪裏像裴菀菀和宋晚舟,這麼高調就算了,人還惡毒,陰險。」

「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坐等一個回應。」

網絡上對裴菀菀和宋晚舟的聲討聲越來越多,疑問聲也越來越大。

就在這時。

一個自稱是黃榮好朋友的人站了出來。

【原本這個事情我不想做聲的,畢竟人家都是有錢有權還有背景的人,咱們這種小屁民壓根得罪不起,可是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我的好閨蜜好姐妹受這種委屈。

我來給大家還原一下當時的情況。

這段錄音是我背着榮榮發出來的,她不許我發,但是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榮榮現在情緒非常不好,大家不要再私信她了,也不要再討論這件事情了,我怕她會真的想不開。

下面是事情的完整錄音。】

第一句就是宋晚舟顯得有些漫不經心的,又有些不屑的聲音

——有事么?

接着是黃榮有些卑微的聲音傳出來。

——那個,真的不好意思,我是來替我粉絲道歉的,她們大多都是小女孩不懂事,如果說了些不好聽的話,請你們見諒,不要跟她們一般見識。

所有的責任我來扛。

再是宋晚舟帶着冷笑,有些諷刺的聲音。

——是嗎?黃小姐如果真心想要道歉,就直接網絡上公開道歉吧,這樣也顯得有誠意一點。」

——如果我道歉了這件事情就可以到此為止了嗎?

一秒鐘之後,裴菀菀盛氣凌人的質問聲傳出來。

——黃榮,你是不是有點太天真了,這事你覺得能了嗎?做了這麼多噁心的事情,道個歉就能結束了?」

接着,是黃榮帶着哽咽的聲音。

——你們還想我怎麼樣?跪下來求你們嗎?

——黃小姐既然不是真心道歉,那麼,請回吧。請離開這裏,我不想髒了我的耳朵。

錄音到此結束。

聽完錄音,所有人的怒火都被點燃了。

「什麼東西啊,裴菀菀和宋晚舟仗勢欺人,人家黃榮家裏也算是富甲一方了吧,她們都能這麼趾高氣昂的欺負她,如果事情的當事人換成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是不是直接就沒命了?」

路人也紛紛揭竿而起。

「這不是在為黃榮而戰,也是在為我們千千萬萬個普通的你我他而戰,我是真沒想到這些有錢人這麼齷齪。

陸諶真是瞎了眼睛才看上宋晚舟的。」

「宋晚舟裝的好唄,深情人設賣得飛起,把陸諶騙得團團轉。

果然是蛇蠍美人,咱們扒開她的真面目讓陸諶好好看看這女人的真面目。」

黃榮放下手機,冷冷的勾了勾唇。

等到事情發酵到最厲害的時候,宋晚舟才站出來。

【黃小姐自導自演的戲份結束了嗎?如果結束了我就要開始放錘了。】

「放錘,你放個毛線錘啊,有錘不早放了,還能等到這個時候。我就看看你怎麼洗,怎麼編,來來來,大家都來分享一下宋婊剛編的故事。」

黃榮胸有成竹。

她跟這些網友的想法一樣。

如果宋晚舟和裴菀菀手上有錘,怎麼可能等到現在才發出來。

她們這種沉不住氣的千金大小姐,怎麼受得了網友的辱罵。

如果真的手上有證據早就跳出來把她踩進泥潭裏了。

黃榮又用自己的朋友的身份發了一條微博。

【我們已經猜到了宋小姐那邊可能要用一些虛假的錄音消息來抹黑榮榮了,大家一定明辨是非。】

不就是一條模糊不清的錄音么。

她有的是辦法。

「放心吧小姐姐,我們不會相信宋婊和裴婊的。」

「對,小姐姐一定要照顧好榮榮哦,告訴她,還有我們這些皇冠在背後默默的守護她,她一定要堅強勇敢,不能屈服在惡勢力之下。」

【放心吧,我一直陪着榮榮呢,她現在狀態好多了,讓我謝謝你們,她說有你們這群溫暖的粉絲在,她一定會堅強的挺過去的。

大家一起加油。

為了榮榮,也為了正義,我們絕對不能妥協。】

「小姐姐真是神仙姐妹,這種時候有小姐姐陪着我們放心多了。」

【應該的呀,因為榮榮也是非常好的神仙朋友,她好所以身邊的朋友才會對她好,我只能說你們真的粉了一個非常非常棒的人呢。】

在黃榮以自己朋友身份的帶領下,大家已經做好了各種應對錄音的準備。

然而。

宋晚舟並沒有發那段錄音。

而是直接發了一段視頻。

視頻里她面容扭曲,嘴臉猙獰的在謾罵自己的粉絲。

【這群蠢貨,傻逼,沒事幹了嗎?誰讓她們去攻擊宋晚舟和裴菀菀的,我都發了微博了她們還他媽的鬧,氣死我了。

一群只會壞事的臭蛆,要不是看在她們還有點利用價值的份上,我早把她們拉黑了。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玩意!】

宋晚舟:【這就是你們口口聲聲要維護要守護的好姐姐。】

粉絲:「……」

路人:「……」

這——

就有點尷尬了。

黃榮人都傻了。

這是她在自己休息間說的話,宋晚舟怎麼會有視頻?

她一激動連小號都忘記切了。

「你怎麼有這個視頻,人家榮榮姐在休息室裏面的畫面,怎麼可能被你看見,你是用了AI換臉技術吧。」

宋晚舟回復:「首先,黃小姐,你忘了切小號。其次,你還不值得我這麼大費周章。」

黃榮看見這條回復,尷尬的臉唰的一下全部紅了,恨不得當場就挖個地洞把自己給埋了。

事已至此,她只能硬著頭皮。

「對,是我本人。先不說這段視頻裏面的聲音是不是合成的,就你在我休息室裏面的裝攝像頭這個事情已經違法了!

你這是偷窺,侵犯了我的私隱,我要告你。」 溫惜拿了墨鏡,跟着陸卿寒來到了客廳,還有半個小時就可以用晚餐了,風珏跟秦斯衍也是前後腳走進來,陸綰之驚喜地喊著,「風珏哥哥!」

風珏對陸綰之有些躲避,陸綰之對自己的心思,他不是不明白,但是他對陸綰之,卻沒有這種心思。

他只是冷淡疏離地應了聲,「綰之。」

「風珏哥哥,這幾日你是不是很忙啊,我去你公司找過你幾次,前台都說你不在。」

那是風珏特意吩咐的,若是陸綰之找她,就說自己不在。

溫惜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看着來電顯示上「沐舒羽」三個字,拿着手機,走到了陽台,「喂。」

那端,果然如同溫惜所料的那般,沐舒羽像一個潑婦一樣瘋狂的轟炸,而溫惜早就把手機遠離了耳朵,等到那端沐舒羽罵完了,她才淡淡的勾了一抹唇角。

「沐舒羽,你猜你剛剛聲音罵的這麼大聲,我周圍的人會不會聽到啊。」

那端,沐舒羽似乎是愣了一下,有些害怕。

「你說什麼,溫惜你這個賤人!!我在9號別墅園,你快過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現在還未到飯點,陸家的傭人都在忙碌。

溫惜隨便找了一個借口,說是出去逛逛花園就離開了餐廳,傭人小琳想要跟着她,被溫惜拒絕了。

小琳有些猶豫,還是提醒了一句,「沐小姐,後方的竹林,您還是不要去了。」

「我懂,我們不是都已經看過一次現場大片了嗎?」

小琳臉頰一紅,「沐小姐知道就好。」

看着「沐舒羽」面色和善,小琳忍不住多說了幾句,「那個江旭是江管家的兒子,平日裏面,在陸家也是身居要職,但是他就……就是有些好色,陸家不少年輕的女佣人都跟他有一腿,而且平日裏面,年輕男女,你情我願,老爺子也不會理會這些。」

溫惜笑了笑,「謝謝提醒,我一個人去那邊走走。」

……

竹林後面是一個雙層的別墅小樓,沐舒羽在這裏等她。

溫惜一走過去,沐舒羽就怒氣沖沖地走過來,抬手就要給她一巴掌,卻被溫惜攥住了手腕,沐舒羽沒有想到,溫惜這麼大膽,竟然敢反抗自己!瞬間愣了一下。

「溫惜,你好大的膽子,竟然還裝作我來陸家見卿寒,若不是被我知道了,我竟然要被你蒙在鼓裏了!說,你以前是不是也這樣裝作我跟卿寒見面!」

「若不是被你知道了?」溫惜輕輕地念著這一句話,「你是怎麼知道啊,哦,江旭跟你說的吧。沐舒羽,你跟江旭,關係倒是不錯,陸卿寒知道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