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農村的一件房子裡面,也正在準備著過年了。

轉眼之間,就到了大年初一的這一天。

在大隊的大禮堂里,人頭攢動,熱鬧異常。

美食小飯店

到八點鐘左右,在大隊毛*東思想文藝宣傳隊員的鼓樂的引導下,六對新人一起來到了大禮堂里。

「看,來了,來啦!」人群里不知道是誰叫了起來。

六對新人,十二個人,基本上穿的都是一樣顏色的衣裳,只是新做的,式樣有點不同,也就是心衣裳了。

每個新人的胸前都佩戴者一朵大紅花。當他們一起來到台上站好后,一邊站著的是證婚人錢東照。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岳母幫著小姑的母親一起做飯。

岳父坦然的坐在炕頭,頂替了林衛國的角色。受用的聽著小姑父親對林衛國結結巴巴的讚頌,不時的也接著話頭誇獎我幾句。

儼然一副大救世主的派頭。

林衛國在嘴裡很少提到的大舅哥,嘴裡叼著我帶來的紅塔山,也在一旁搭著話。

小舅子見飯還沒有擺上桌子就一溜煙的不知跑哪玩去了。

林衛國聽了一會兒,就踱進了小姑的屋裡,小姑的屋裡更是簡單,但收拾的還很乾凈。

一個有年頭的小柜子上擺了幾本教科書。

林衛國打量了一下四周,就把注意力放在我最親近的兩個小姑娘身上。

兩個人趴在炕上正玩著電腦,她們的兩個肥肥的圓屁屁翹翹的。

林衛國擠在兩人中間看著她們玩。

小姑和小姨子對視了一眼,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說笑著。

林衛國好好的過了一把手癮。

第二天下午,林衛國站在村口的小河邊看著水裡的小魚。心裡正盤算著要不要下河抓幾條。

這時林衛國聽到有人輕輕的喊他。


那甜甜的聲音,林衛國不用回頭就知道是小姑。

小姑今天顯得很興奮,身上除了書包還背著我的電腦包。

有了這個寶貝自然忍不住要拿到學校炫耀一番。

她坐到林衛國的身邊和我說著學校里的事。不光是老師同學看著驚訝,連校長也忍不住跑來湊湊熱鬧。

讓平時老實羞怯的小姑今天在學校里著實的風光了一下。說到開心處小姑熱情的送了兩個香吻在林衛國的唇上。

這時河邊的路上沒有什麼人。

小姑軟綿綿的躺在林衛國的懷裡,林衛國右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揉著肉包子,左手解開了褲子……

晚上,小姑的父母又把林衛國請到了家裡,這次小姨子屁顛屁顛的在後面跟著。

院子里已經收拾好了一大塊空地。

我的大舅子和幾個親戚經過一個下午已經搭好了一個羊圈。

家裡買了半隻羊在鍋里已經燉熟了,略帶著膻氣的香味,林衛國在門口就能聞到。

大舅子正聚精會神的對付著手裡的一根骨頭。

小姑父母還請了村裡有過牧羊經驗的人來做客一起商討明天買羊的事。

這事林衛國可不敢充內行,只好耐心的聽著。

來的客人很熱心的幫小姑父母分析著買羊的具體事宜,並對今後的發展做出了樂觀的估計,比我們當初預計的還要好一些。

這讓小姑父母兩人喜笑顏開的,林衛國聽了這話也算是徹底放了心。

小姑坐在林衛國的旁邊用欽佩的眼神看了林衛國一眼,林衛國心裡開始有些洋洋得意了。

幾天以後,羊買了回來因為是從外地購進的優種羊。還很費了一番周折。

因為要討好小姑,林衛國不得不舟車勞頓汗流狹背忙前跑后精忠報國,惹的身上一股子羊膻味。

兩天後才散去,著實的讓岳母心疼了好一會。以至後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看見羊肉就噁心。

不過看到羊兒們個個解釋簡裝生龍活虎的,以及小姑開心的笑容,林衛國便覺得這一點付出還不算太虧。

雖然晚上有小姨子讓林衛國欲死欲仙的,可是眼看著眼前的肥肉吃不到,心裡就老是痒痒的。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

岳父和岳母帶著一家人去吃一個親戚家的滿月酒。

林衛國因為不想去,就借口不舒服沒有去,心疼他的岳母當然沒有勉強,小姨子也因為快到了考試,去了一個同學家複習功課。

林衛國一個人懶散的躺在床上心裡想著小姑,實在覺得無聊,就起身去了她家。

小姑父親去了山上打草了。她母親在打掃著院子,看到林衛國來了臉上笑成了一朵花,忙不迭的讓座。

小姑果然在家正在屋裡忙著什麼,趁著這難得的好機會,林衛國悄悄的告訴她這會家裡沒人。

她彷彿沒聽到似的給他倒了一杯水就回了屋,林衛國坐了一會又出去看了看羊圈裡的羊。

然後謝絕了小姑母親的挽留就回了家。

林衛國在家裡坐卧不安的等了一會。終於看到小姑走了進來。

看著小姑羞紅的臉甜甜的笑容,林衛國的腦海里會永遠留下這難忘的畫面。

他們穿好衣服坐在炕上,小姑依靠在林衛國的肩膀上,林衛國回味著剛才的激情。

小姑這時抬起頭眼睛里含著頑皮的笑容問到:「如果我是個男孩,你還會那麼幫助我們嗎。你要老實回答我。」

林衛國撫摸著她的臉蛋說道:「你要是男孩,我看在親戚的份上也會幫助的,只是不會這麼起勁。」

小姑開心的笑了,他們嬉鬧了一會就送她回了家。

小姨子那邊雖然有學校接收,但考試還是要的。

小姨子還挺爭氣,在全年紀考了個第五名的成績,林衛國費了一點周折,又請了她們校長一次客,才算把事情搞定了。

小姑也順利的升了高二,離開的頭天晚上,小姑來和他們告別。

一向相處的姐妹似的小姨子有些傷心的哭了,林衛國拉著小姑的手囑咐她明年一定要考上北京的大學,小姑笑著答應了。

自從做了那次以後,他們就再也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了,這不免讓林衛國感到有些遺憾。

他們回到了北京,因為是第一次來,小姨子看的眼花繚亂的,林衛國特意從長安街開過,讓她看看**。

小丫頭的興奮自然就不用說了。

離別的時候總是要來的,離別前的夜晚小姨子用前所未有的熱情和林衛國親熱。

林衛國給她留了兩千元錢,囑咐她好好照顧自己。

第二天我們離開的時候,小姑娘眼角濕潤的送了他們很遠,看著她嬌媚的身軀漸漸的遠離了自己的視線。

林衛國的心酸溜溜的。

回到北京不久,林衛國和女友領了結婚證,他們是合法的夫妻了。

他和金月仙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我的親戚朋友都參加了。

金月仙的老家也來了好多人,但是最讓他思念的小姨子,因為要上學讀書沒能來成。

這真的林衛國很覺得有點掃興。

婚後的生活很幸福。林衛國真心的愛著他的金月仙,金月仙也深深的愛著林衛國。

他們的生活依然十分的和諧。但他總覺得少了那份激情。說真的,林衛國確實深愛著他的嬌妻。

可是在林衛國的內心深處總有那小巧的身影停留著。

金月仙總是經常的和他打趣:「怎麼,又想小姨子了……」

每到這時,林衛國總是將她一把摟住,脫個精光,在她身上發泄著那份深深的思念。

第二年五月的一個晚上。

林衛國和金月仙一場激情過後。金月仙躺在他懷裡,懶懶的和他說道:「咱們把妹妹接來吧……」

林衛國感到有點意外。

這時,台下的人們也隨著台上的聲音也齊聲唱了起來:

反動派,被打倒,


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全國人民大團結,

掀起了社會主義建設高-潮,建設高-潮。

……

第三個節目是《半籃花生》。

第四個節目是《沙家浜》。

集體婚禮和文藝演出結束,已經是夜裡十二點多了。

十二個新人走出大禮堂,向著自己的家裡走去。社員們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家裡去了。

為了安全起見,錢興祥和大隊里的幾個基幹民兵就開始了夜間巡邏。這樣的巡邏每年在春節期間都進行的。

當錢興祥來到一間新房附近的時候,看到有幾個人正在那個新房的走廊上面徘徊著,交頭接耳地不知道他們正在干著什麼。

錢興祥就走過去問道:「你們還不去睡覺,在這裡幹什麼?」

其中的一個年輕人指指他自己的嘴巴,又指指前門的門,再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微笑著朝著錢興祥點了點頭。

錢興祥看懂了他的啞語,原來他們幾個是在門外偷聽新郎新娘的情話。

於是,錢興祥就輕輕地說道:「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家去睡覺吧。」

他們幾個人微笑著想著錢興祥點了點頭,錢興祥這才朝著別的地方走去。

來到大隊的東面,錢興祥又碰到了其他的幾個人。

「興祥。你就放心回去吧,有我們這幾個人就足夠了。」一個小夥子看著錢興祥說道。

「我再走走吧,反正睡得太早也睡不著。」錢興祥說道。

「還早?都已經一點多了。」另一個青年抬起手來看了一下手錶說道。

「那好吧,你們也注意點,早點去睡覺。」錢興祥說著就向自己的家裡走去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進了林衛國的家以後,看著還算豪華的寬大房間有些發獃,見到她的姐姐后更是高興的摟在了一起,老婆早已給她預備好了房間。

晚上他們又一起出去吃了飯。

小姨子這個暑假是在快樂中度過的,金月仙幾乎帶她玩遍了北京的旅遊景點。

開學以後小姨子很認真的上學了,林衛國和妻子的生活添了不少樂趣。

他們並沒有晚晚都是三人同床,只是偶爾搞一搞聯歡。

每次總是先把金月仙送上巔峰。

早就在旁邊看的臉紅耳熱的小姨子。

林衛國扶著她的身子說道:「寶貝,別著急,你姐說了,等你上初三才能給你的幸福。」

後來金月仙又鬆了口,說等到初二時就行了。


娥皇女英的日子還真是不錯呢。

秋後的時候,金月仙回了趟老家,林衛國因為當時正好出差。就沒有一起去。

等他們又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金月仙說起了家裡的近況。

岳母眼前最著急的是大舅子的婚事,四處張羅著。岳父現在正在全神貫注聚精會神全力以赴的競爭下一屆村長。

他提出的競選口號俗的不能在俗可實際的不能在實際,就是要迅速帶領全村人脫貧致富奔向那好多人不知道是什麼的小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