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雲峰塔中經歷了一些事情后,葉凡與紫萱關係越來越融洽了,當然這份融洽中還帶有一絲的曖昧,而紫萱本身,也得到了一些洗禮,實力境界都有了顯著的增幅。

當然,增幅最明顯的,還是要數葉凡,吞噬掉那些靈性因子后,他的實力境界已經提升到了二印念珠境。

「你又提升了。」紫影眼光確實老道,他笑眯著紫色的雙目,盯著葉凡,意味深長的道。

被對方那種眼神看著,葉凡心中不由得一陣發毛,在這紫影的面前,他總感覺自己是透明的,任何心思都很難瞞的過對方,但是當葉凡擔心自己暴露的時候,紫影的黑眸卻又轉向其他的參賽選手,仔細的審視起來。

呼~


葉凡深呼了一口氣,神情微微放鬆,然後就與紫萱一起,站在了紫影的旁邊。

此刻,還有不少靈符師,正從雲峰塔內緩緩走出來,而直到最後一人從其中走出來,十名老者的眉頭,全都緊皺在了一起,尤其是那洪山,臉色極其的難看。

以他們的境界與資歷,如果誰有異樣他們肯定會察覺到,但眼下的情況,卻讓他們意識到,那名不知用什麼方法幹掉魔族人的選手,能夠深藏不露,心境的確是非常的出色。

當場上氣氛有些凝聚的時候,那被稱為德哥也就是之前被葉凡一番戲耍的鴨子嗓男子,很有袁路的風格,他湊到洪亮的身前,沖其恭喜道:「亮哥居然衝到了第五層,這份實力令我們望塵莫及啊,拿到競技大會的冠軍,可以說是實至名歸。」

人們常說拍馬屁是門藝術,眼下這名鴨子嗓男子,就很懂其中的精髓,這一個馬屁拍過去,頓時就讓洪亮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樣,他神態傲然的掃過望來的靈符師,然後嘴角微翹,對鴨子嗓男子笑道:「拓壓德,你表現的也很好,沒有給袁會長丟臉。」

兩人你來我往,相互恭維的非常有勁頭兒,但是他們並沒有發現,不遠處的洪山臉色越來越黑。

「壓德,你給我回來。」旁邊的袁路倒是很會察言觀色,他上前一步就將鴨子嗓男子拽了回來。

兩人恭維的正起勁兒,哪裡會在乎袁路的話,他們壓低聲音,仍舊在相互吹捧著,不遠處的洪山,臉色黑到了極點,終於開口,沉聲道:「滾回去!」

洪山一句怒吼,似乎帶上了跟強的靈魂震懾力,一出現就讓那洪亮,臉色頓時刷白,身形連退了兩步。

這一幕,也讓的場上的其他選手神色猛的一震,眾人都想不明白,洪亮已經拿到了第一名,這洪山為什麼還會這麼憤怒。

就連洪亮本人,也非常的不理解,他拼盡自己的力量,好不容易才登上了第五層的位置,本以為下來能夠得到洪山的大力讚揚,可是現在不僅沒能得到讚揚,但是被對方當眾怒斥了一頓,這讓他的自尊心倍受打擊。

他有些不服氣的站出來,開口想要與洪山爭辯一下,是這個時候洪山卻率先開口,語氣淡然的沖場上眾人道:「那位深藏不漏的英雄豪傑,還請主動站出來吧,我可想好好結交一下。」

聽到這話,剛要出言爭辯的洪亮,話語頓時就堵在了喉嚨里,他臉色變幻的盯著洪山,仔細的揣摩起對方話語的含義。

而聽到這話的葉凡,心頭卻不由冷冷的嗤笑一聲,雖然洪山說的很淡然,但他還是能夠感覺到對方話語間的冷意,除非他傻,否則他才不會站出來找虐呢。 競技大會的沖塔比賽已經落幕,但是眾人依舊距離在雲峰塔前,而且氣氛相當的古怪。

隨著洪山的問話出口,一眾靈符師頓時就變得騷亂起來,所有人都相互打量著,交頭接耳,議論不斷。

眾人這一刻都覺得腦子有些不夠用的,場上除了十個郡城的靈符師公會會長外,其他的都是參賽的選手,哪裡來的英雄豪傑?

片刻的騷亂后,氣氛逐漸安靜下來,但是自始至終,都沒有人主動站出來,這讓眾人對於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充滿了更加濃郁的期待。

「殺了魔族人,還登上了雲峰塔的七層,這樣的人應該得到大家的稱讚,這樣隱藏起來,不覺得對自己太不公平了嗎?」見沒人站出來,洪山眼底閃過一抹隱晦的寒芒,隨即臉上浮起一抹並不好看的微笑,語氣緩和的說道。

葉凡就現在距離洪山不遠處的地方,所以對方的一舉一動,都沒能逃過他的眼睛,眼下對方故意不提黑龍蛋的事情,就是想給他造成一個假象,不過對方卻小看了他葉凡,他可不是沒有腦子的人,當然也不是會被名利所吸引的人。

不過場上的其他人,並沒有葉凡這份淡定,聽到洪山的話,他們神情頓時變得無比震驚,以洪山的身份與地位,說假話的可能性不大,那也就意味著,真的有人闖上了第七層,但那種情況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這競技大會每年都會舉辦,到現在已經不知道多少屆了,但就算是再妖孽的靈符師天才,也都止步在第六層,眼下有人能夠衝上七層,這是他們根本就想象不到的事情。

場上的年輕靈符師,沒有人敢出來質疑洪山,唯獨洪亮,因為雙方關係比較近,加上這個消息讓他受到了不小的刺激,洪亮頓時就站出來,率先質疑道:「會長,你不是在騙我吧,怎麼有人能夠衝上第七層呢?」


「洪亮賢侄,洪會長說的千真萬確,的確有人衝上了第七層。」旁邊的袁路,很會觀察形勢,眼下還沒等洪山發火,他就主動開口解釋道。

旁邊幾名與洪山關係較好的老者,也是紛紛點頭,表示整件事情都是真實發生的。

「這怎麼可能!」得到一眾靈符師公會會長的確認,洪亮身體不由得倒退一步,臉色白皙,流露出濃濃的難以相信。

本以為自己的成績能夠傲視群雄,可到頭來才發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到底是誰?」

此刻,無論是年輕的靈符師,還是年長的靈符師公會會長,神情間都充滿了濃濃的疑惑。

場上氣氛一時陷入沉寂之中,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在仔細揣摩著身邊的靈符師,而不久前才突破二印靈符師的葉凡,則是被眾人自動過濾了。

「對了,當初在雲峰塔二層,你們是不是發生了暴亂,只要能夠找出這場暴亂的發動者,那這個人就能浮出水面了。」

片刻的沉寂后,那袁路眼中閃過一抹亮光,他目光落向場上的年輕靈符師,開口詢問道。


聽到這話,原本神色平靜的葉凡,嘴角微微一抽,心中暗道不好。

「真尼瑪的賤人!」葉凡盯著那一臉笑意的袁路,心中忍不住罵道。

而就當葉凡眼神逐漸冷下來的時候,場上大部分年輕靈符師的目光,瞬間都落向了葉凡,眼神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就連待在葉凡旁邊的紫萱,那張白皙的臉蛋上,也浮現出一抹濃濃的疑惑與驚訝,之前她還在好奇,為什麼葉凡來到第二層后,會主動找拓壓德的麻煩,而且還刻意引起一場不小的騷亂,眼下如果與袁路所說的聯繫起來,一切似乎都順利成章了。

可讓她相信葉凡登上第七層,這卻有些難度,因為在她的記憶中,葉凡只是一個前不久才凝聚本命印記的靈符師,能夠拿到參加競技大會的資格,就已經是萬幸了,登上七層空間,那太不現實了。

眾人的目光僅僅在葉凡停留了剎那,察覺到對方那全部的多強的靈符師境界,眾人本能的將目光轉移到了拓壓德的身上,當初引起整個暴亂的就兩個人,一個是葉凡,但他的境界太低,可能性不大,而另一個就是拓壓德,對方境界稍微高一些,可能也就大一些。

場上幾名老者,隨著一眾年輕靈符師的目光望了過去,卻驚訝的發現,眾人目光凝聚出,居然是袁路的弟子。

原本還為自己想出的法子得意不已的袁路,看到眾人目光凝向拓壓德,臉色不由狠狠的一抽,神色後悔到了極點。

「你這個孽徒,真想不到居然是你,趕緊滾過來給洪會長賠罪!」袁路沖拓壓德冷冷喝道。

自己的弟子能夠隱藏著這樣的本事,,這讓他既興奮又心驚,但見到洪山那張陰沉到極點的臉龐,他趕緊站出來圓場。

袁路表面上雖然是在呵斥,但卻暗地裡對拓壓德做起了小動作,拓壓德心領神會趕緊上前認錯,但是剛走到一半,他才反應過來,當下止步道:「師父,我什麼能力你還不了解嗎?那個登上七層空間的人不是我!」

見到自己的弟子中途又翻臉否認,袁路臉色也逐漸的難看起來,他想不明白,一個能夠登上雲峰塔七層的靈符師,怎麼會這麼沒有心眼。

「不是你那是誰?!」袁路冷冷的質問道。

「是他!」拓壓德身形一轉,手指指著葉凡,扯著鴨子嗓冷冽道,「就是他主動來挑釁我的,之前我還不明白為什麼,現在一想,肯定是這個傢伙,想要搞出動靜來混淆諸位會長的視線!」

拓壓德也不是笨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於是毫不留情的揭露起來。

此刻,場上包括十名公會會長在內的所有人,目光全都向葉凡凝聚了過去,如果說之前他們還因為對方的實力有所懷疑的話,在聽到拓壓德的分析后,他們將最終的目標都鎖定在了葉凡的身上。

這一刻,場上神色最為精彩的,還是要數紫影,他千算萬算,卻將自己身邊人給忘記了,對於葉凡的潛力,他非常清楚,辦到這一切雖然很不可思議,但也並非是沒有可能。

「小傢伙,真的是你?!」紫影盯著葉凡,神色古怪的問道,他投給對方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道,「不管怎麼樣,我都會護你周全的。」

雖說他登上了七層,拿到了黑龍蛋,可這一切肯定損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他要面臨的形勢很不樂觀,但紫影這個時候還能站出來護他,這讓他心底有一絲溫暖與感動。

「是我。」葉凡沒有遮掩,既然都已經露出馬腳了,再繼續藏著也沒什麼意義,與其說謊欺騙,倒不如說實話來的乾脆。

「真的是你!」

這一刻,場上很多人說出了同樣的話,其中包括紫影與紫萱,也包括洪亮與拓壓德,猜測是一回事,確認下來又是一回事,眾人很難想象,一個境界如此低微的靈符師,怎麼會有能力衝上雲峰塔的第七層!

符師郡公會會長洪山,這一刻臉上的笑意徹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凜冽的寒意,他很清楚一個能夠登上七層空間的靈符師,對於一個郡城意味著什麼,而且他也很清楚,那傳言中的黑龍蛋,絕對不能夠落入他人的手中。

「紫影,你們平陽郡還真是出了個人物啊。」洪山沖紫影陰陽怪氣的道了一聲,然後目光就凝向了葉凡,淡淡問道,「既然你已經登上七層空間,肯定拿到那枚龍蛋了吧。」

「龍蛋?什麼龍蛋?」聽到洪山的話,葉凡一臉的疑惑,很不解的反問道。

「你放心,我只是詢問一下,如果你拿到了,我也不會用什麼借口讓你將東西留下。」洪山露出一副淡然的神情,語氣緩和的問道。

聽到這話,葉凡心中卻再次嗤笑一聲,此刻洪山所說的話,恰好暴露了對方想要搶奪黑龍蛋的真實目的,而他,絕不會傻到去承認這件事情。

「洪會長,我對著雲峰塔發誓,我真的沒有見過你所說的龍蛋。」葉凡舉起手,指著不遠處的雲峰塔,信誓旦旦道。

場上氣氛非常的緊張,但是聽到這話的紫影,差點就笑了出來,他嘴角一抽,生生忍住了笑意,不過心中卻對葉凡一陣腹誹。

早在來比賽前,他們就聊起了黑龍蛋,而且對方的目標當時也很明確,就是奔著黑龍之血去的,可眼下對方卻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神情,實在令人無奈。

聽到葉凡回答的洪山,臉上的冷意逐漸的涌動出來,但似乎是考慮到紫影的存在,他並沒有徹底翻臉,而是繼續追問道:「那你就說說,你在七層到底遇見了什麼東西!」

「真的要說嗎?」

「說!」洪山冷聲道。

「那好吧。」葉凡點了點頭,臉上帶著一絲委屈,耐心的解釋道,「其實我是被人扔上七層。」

啥?扔上去的?

這一刻,眾人臉上神色十分的古怪,他們盯著葉凡,完全就是在看一個奇葩。

如果說是其他理由,他們還有可能會信,可是這麼奇葩的理由,他們根本無法去接受。 聽到葉凡的解釋,眾人頓時就迷糊了,尤其是在場的幾位老者,神色也非常的古怪。

「我知道你們不信,可那時的情況就是這樣。」葉凡擺擺手,開始了狂吹模式,他心中很清楚,如果給不出一個滿意的解釋,洪山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葉凡望向洪山,繼續道,「之前我衝到了第六層,碰上了一個一身是血的男人,是他將我扔上七層的,後來我就昏過去了,等醒來的時候人就在七層了,至於會長說的什麼龍蛋的,我是真沒見過。」

聽到葉凡的回答,洪山眉頭再次緊皺了幾分,盯著對方,似乎要將對方看透,但葉凡神情一直很平靜,根本看不出哪怕一絲的慌張。

「難道是魔族人搶走了龍蛋,然後帶著龍蛋逃跑了?」有名老者,皺眉猜測道。

聽到這話,其他幾位老者也點點頭,表示同意這種看法,但是那袁路,卻冷笑著站了出來,對洪山建議道:「洪會長,我覺得應該搜搜他的身,這樣一切都會有答案。」

這話一出,葉凡眼底就閃爍出一抹寒意,袁路三番五次的挑事兒,讓他心中很不爽,但礙於場合,他只能去隱忍。

就當葉凡臉色微微發生變化時,旁邊的紫影站了出來,沖袁路怒斥道:「袁路,你不要得寸進尺,別說我徒兒沒有拿龍蛋,就算是拿了,那也是他的本事,誰要動他,先問問我紫影答不答應!」

紫影頗具氣勢的話語,讓的場上氣氛驟然緊張起來,眾人目光落向洪山,似乎是想看看對方會是一種什麼反應。

此刻的洪山,臉色的確很不好看,他將目光轉移到紫影的身上,臉上帶起淡淡的冷笑,道:「如果我非要動他呢?」

「洪會長,你覺得一個二印念珠境的靈符師,有能力衝上雲峰塔七層嗎?」這個時候,秦文站了出來,面色平靜,說道,「這一切肯定都是魔族人所為,所以我認為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將那魔族人抓獲,而不是在這裡責問小輩。」

秦文姿態不卑不亢,但只要是明眼人就能夠看的出來,對方就是在庇護葉凡。

秦文的出現,讓洪山的臉色沉了幾分,一個平陽郡他並沒有放在心上,但再加上一個郡城,他就不得不去顧及了,不過想讓他這般輕易的放過那小子,也是不太可能的。

場面一時間,陷入一種無聲的僵持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洪山的身上,眾人心中明白,接下來的情勢如何發展,全都要看洪山的選擇。

「既然洪會長有意要搜我的身,那我就同意你的要求。」當氣氛壓抑到極致的時候,沉默了片刻的葉凡,突然站出來,開口說道,他嘴角一翹,笑道,「不過我有一個潔癖,並不喜歡男人碰到我。」

葉凡這番態度,倒讓場上的靈符師感到有些意外,紫影也是如此,後者本以為葉凡已經拿到黑龍之血了,可是眼下這麼坦誠的態度,卻又讓他很費解。

「不喜歡男人碰,這好辦,讓女人給你搜身便是。」洪山還未開口,旁邊的袁路就率先說話,他笑了笑,然後轉頭望向不遠處的一名老者,道,「徐遠會長,你們隊伍里不是有一名女子嗎,就讓她來給這小子搜身吧。」

這話一出,那名被稱為徐遠的老者,臉色微微一變,在其旁邊,一名身材姣好,只是看上去還有著青澀的妙齡少女,臉蛋兒上的神情突然紅了起來。

「袁路會長,小慧年齡不過十八,你讓她做這種事情,恐怕不妥吧。」徐遠皺著眉頭,語氣冷淡的應道。

「難道你認為洪山會長沒有這個面子?」袁路沖徐遠冷冷道。

聽到這話,徐遠眉頭不由皺的更緊了,看那模樣顯然是有著忌憚洪山的勢力。

「徐會長,就讓你郡城裡這個女子來給他搜身吧,過後我送她一株聚魂果作為補償。」洪山開口道。


而這話,讓原本還皺緊眉頭的徐遠,臉上浮起一抹喜悅,他望向自己身旁的女子,見對方眼神微熱的點了點頭,當下就向洪山回道:「既然洪會長這麼說了,那我徐某人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小慧,你過去給那位少年搜身吧。」

「嗯。」

身材姣好的少女,樣貌倒也標緻,那乖乖女的姿態,與紫萱形成了鮮明的對此,她點點頭,然後就向葉凡走了過去。

見到少女走來,葉凡嘴角忍不住掀起一抹笑意,其實他之前那麼說,可以算得上是要有預謀,因為他知道,這洪山不搜他身,肯定不會罷休,而他提出這個要求,也是觀察到場上除去紫萱外,場上還有一名女子,此女看上去很單純,如果搜身肯定會忽略一些地方。

當葉凡心中笑意涌動的時候,那名叫做徐慧的女子已經邁著巧步來到了他的面前,他直視著對方的雙眼,想要給對方一些壓力。

似乎是感受到了葉凡的目光,少女微垂下腦袋,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