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這一刻,原本對通天路的提防竟然奇蹟般的消失了,飄渺的天宮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不斷驅使着他前進。

天空之上,綻放出無盡的瑞彩霞光,給天宮蒙上了一層瑰麗的色彩,夜寒沐浴在其中,感覺全身每一寸肌體都活躍了起來。

沐浴在光雨中,夜寒全身舒泰,氤氳的霧氣繚繞身旁,折射出更爲絢麗的光彩。

“嗒!”


夜寒輕輕踏上第一層臺階,頓時覺得自己的力量強了許多,身體達到了從未有過的巔峯狀態。

一種奇妙的感覺一直指引着他,讓他拾階而上。他已經忘卻了一切,眼中只有那座飄渺的天宮。

“醒來!”

突然一聲蒼老的大喝聲響起,猶如當頭棒喝,讓夜寒心頭猛地一顫,諸般幻象盡退,霎時間甦醒了過來。

想起剛剛黃泉劍聖對他說的那些話,他不由得心中凜然,進入深處的時候,他已經有所提防,可卻依然無法從幻境中超脫出來。

可見這通天路的力量!

只要心中對變強有所執念,就無法擺脫深陷其中的命運。

擡起頭,夜寒發現,在遙遠的天空,依然有一座天宮,籠罩在絢麗的迷霧之中,如詩如畫。

而腳下,則是宛若白玉雕琢的石臺階,瑩潤光潔,不染塵埃。

“難道我依然在幻境之中,沒有完全甦醒過來?”夜寒皺着眉頭道。

“你的確已經醒了過來,不過這通天路卻並非完全是幻象,石階和天宮,全都是真實存在的。”黃泉劍聖懸浮在夜寒面前,骷髏頭骨的眼窩中閃爍着點點光芒。

“這通天路,就是我畢生感悟的最精華所在,你若是能夠領悟其中的玄妙,精神力不但能夠恢復,反而可以有所精進。”


“若是悟性不夠,就算是你擺脫了幻境,依然走不進那座天宮。”

“不過,小鬼,我對你的悟性可是很有信心,別讓我失望。”黃泉劍聖嘿嘿一笑,骷髏頭緩緩虛淡,化成道道精神波動環繞在夜寒周圍,將幻境對他的影響完全消除。

“登上這座臺階,至於能不能領悟,那就靠你自己了。不過你也不要輕視這條通天路,其中被我摹刻下部分藍金法則,就是一些劍神強者都未必能夠悟透其中的神妙。”

“藍金法則?靈心藍金中烙印下的天地法則?”夜寒有些吃驚,問道。

“你竟然知道藍金法則?不簡單啊。”黃泉劍聖嘿嘿笑道:“那可是精神力修煉最核心的依據,堪稱至高祕法,任何祕術都無法與之媲美。”

夜寒一愣,他煉化過靈心藍金,得到了完整的藍金法則,難道說,根本無需登上什麼通天路,只要感悟那些藍金法則,就可以將他的精神力恢復?

這通天路中不過被摹刻下部分藍金法則,黃泉劍聖就敢說得那麼肯定,若是真的悟透了完整的藍金法則,那將達到什麼樣的地步?

天天曾說過,神金之中蘊含無盡神藏,悟透之後,必然能夠達到某一個領域的巔峯。

而靈心藍金所代表的,就是精神力領域!

夜寒臉上不由得露出古怪的表情,他突然發現,自己似乎忽略了最爲重要的至寶!

有了完整的藍金法則,精神力領域哪還會有什麼阻礙?

想到這裏,他乾脆不再前進,在第一個石臺階上坐了下來,心神沉凝,識海中亮起一道道藍色細紋,蔓延而出,直接將他的神識帶進了另外一片空間。

這是完全由藍色神鏈交織而成的世界,晶瑩的鏈條橫亙虛空,像是藍水晶一般瑰美。

這些藍色神鏈便是靈心藍金中蘊含的天地法則,看似簡單,仔細體會,卻又是玄奧非常,若非有超人的悟性,根本無法感覺到其中的神妙。

夜寒很快就進入了狀態,胸前的玉石散發出淡淡的溫熱,繚繞上識海,讓他的精神更加的通徹。

通天路再次沉寂了下來,夜寒的呼吸逐漸變得輕微,所有心神全都沉浸在藍金法則之中。 白色噩夢的盡頭,夜寒獨自一人端坐在石階之上,默默感悟着靈心藍金中的神祕法則。

這裏到處都是白色的岩石,除此之外再無一物,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甚至連風聲都沒有,安靜得嚇人。

夜寒雙眸微閉,精神力的波動也緩緩變得靜寂,甚至連氣息都被完全收斂,唯有微微起伏的胸口顯示着他的生機。

他已經完全陷入了深層次的感悟,那些神祕的藍色鏈條蘊含着精神力領域的無上妙理,一條真正的通天階梯呈現出來,只待他拾階而上,到達那最後的巔峯。

時光飛逝,斗轉星移,夜寒枯坐在這裏,一晃竟不知道過了多少日子。

而他的精神波動也越來越弱,最後幾近完全消失……

白色噩夢外的村落中,天天和李敗天也在修煉,兩人都是特殊體質,青年一代中的絕頂高手,修煉速度自然也是不慢,這些日子過去,他們已經同時達到了劍靈境八階。

以他們的戰力,除了和劍魂境強者間隔着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之外,一般的劍靈境強者已經不在他們眼中。

而且,那道天塹雖說難以逾越,可若是他們拼死,也絕對能讓劍魂境強者重傷。

能以劍靈境的修爲做到這一點的,每一個都是潛力無限的人物。

修煉之餘,天天總是獨自站在白色噩夢的邊緣,遙望遠方,美眸之中,滿是期冀。

“天天,夜寒那小子已經進去好幾個月了吧?怎麼還不回來?”李敗天皺着眉頭,雙眼遙望着地平線處的一片白色,嘆了口氣。

天天也是黛眉微蹙,連她都不清楚夜寒的狀況,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夜寒現在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我能感覺到,他現在正在閉關感悟階段,或許再過一段時間,他就能出關了吧……”天天幽幽地道,這幾個月裏,她這句話已經說了不知道多少遍。

再過一段時間……可是,一段時間到底是多長呢?

“再過三個月就是青鋒大賽了,他要是再不出來,恐怕要錯過這一屆了。”李敗天道。

天天輕輕嘆了口氣,她聽夜寒說過,青鋒大賽是他的目標之一,只有進入神域,他纔有希望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貝齒輕咬下脣,天天似是做了一個不得已的決定,緩緩地道:“如果過幾天他再沒有什麼消息的話,我們就進去看看吧。”


此時,在白色噩夢的深處,通天路上,夜寒依然在靜靜盤坐。

氣息內斂,精神沉寂,整個人彷彿都失去了生機。

黃泉劍聖不時化成骷髏頭在他的身邊飄蕩,就連他這個曾經的劍聖強者也感覺到不解,夜寒根本沒有登上通天路,也沒有接觸到他摹刻下的藍金法則,卻奇蹟般地陷入了深層次的感悟之中,這幾個月來,他到底在感悟什麼?

這種感覺,似乎和他當初枯坐數十年,感悟真正的藍金法則時有些相似!

黃泉劍聖越往下想,就越覺得荒誕,神金之中蘊含的天地法則唯有劍聖境強者才能感覺得到,而若是想要長時間參悟,就是劍神境強者也是完全不可能,他當初枯坐五十年,其實是在一次次嘗試,真正留給他感悟的時間,不過是短暫的幾個瞬間而已。

而夜寒明顯與他不同,幾個月來,他一直處於深層次的感悟之中!

就算是真正有靈心藍金在手,夜寒的修爲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更何況,夜寒兩手空空,根本沒有神金!

黃泉劍聖陷入了困惑:“這小鬼,到底在幹什麼?”

就在這時,夜寒的眼皮突然一顫,沉寂了數月的雙眸竟然在緩緩睜開!

“刷!”

在他雙眼完全睜開的剎那,兩道眸光如劍,在他的眼中暴掠而出,劃過虛空,竟然發出了刺耳的破風聲響。

與此同時,他的精神力也不再沉寂,識海翻起驚濤駭浪,浩瀚的精神波動再一次傳出,壓抑了許久的爆發,瞬間釋放出了無與倫比的的威壓!

閉關數月,夜寒終於領悟了部分藍金法則,雙瞳深邃不見底,仔細注視,卻像隱藏着兩道冷鋒,劍氣無形,森寒刺骨!

就連黃泉劍聖都被夜寒突然爆發而出的精神力嚇了一跳,那種精神層次的壓迫感,就是現在的他也不具有!

劍魂境巔峯的精神力量!

夜寒眸光冷冽,掃視通天路,像是望穿了這裏的一切,緩緩站起身來,踏上那如白玉雕琢的石階。

“刷!”

腳步踏下,身體卻在瞬間消失,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緩緩虛淡下來。

黃泉劍聖眼窩中的光芒劇烈跳動,顯示出他的震驚,骷髏頭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上來。

夜寒走在通天路上,像是一條鬼影在移動,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軌跡,再邁出三步,他就已經登上了雲端!

“刷刷!”

腳步再次邁動,每一次停留都會在石階之上留下一道殘影,連續六步,六道殘影浮現,從地面一直排列到天穹,而他的本尊,已經與天宮近在咫尺!

“轟!”

夜寒的最後一步重重踏下,震得天宮都在顫抖。

鬼步迷蹤,七步登天!

夜寒轉過身,對着追來的黃泉劍聖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到底感悟到了什麼,居然能夠破解我的通天迷陣!”黃泉劍聖的語氣中滿是不可置信,這座通天路可是代表了他在精神力領域的所有成就,被夜寒輕鬆看破,讓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

夜寒嘴角一翹,露出玩味的笑容:“不過是一點藍金法則而已,雖然僅僅是最淺顯的部分,不過破你這迷陣還是足夠了。”

黃泉劍聖頓時感覺到倍受打擊,心中不住唸叨:“這小子,就是一個變態!”

片刻之後,他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骷髏頭骨陡然停在夜寒的面前,激動地問道:“你哪來的靈心藍金?”

夜寒撇撇嘴:“你以前能得到,爲什麼我就不能?”

“就算你能得到靈心藍金,又怎麼可能感覺到其中的天地法則?那可是劍聖強者才能觸及到的力量!”黃泉劍聖繼續追問道,看來夜寒給他的刺激實在不輕。

“這你沒必要知道。”夜寒淡淡地道:“你若是真心服從於我,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傳授給你。” “你說的是真的?”黃泉劍聖眼窩之中光芒連閃,虛幻的骷髏頭劇烈波動,甚至險些維持不住形態。

可見他激動到了什麼地步。

“我說過,你必須真心服從於我。”夜寒淡淡地道。

黃泉劍聖不說話了,他畢竟是一個劍聖,讓他向一個剛剛劍心境的小劍士真心臣服,那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萬年來,能夠讓他真心臣服的人只有那個他曾經追隨過的劍神強者。

可考慮到自己的處境,他心中頓時涌上陣陣無力感,連本源魂印都交出去了,就算不真心臣服,又能怎麼樣呢?

他心裏清楚,即便他拒絕,夜寒也會拿本源魂印作威脅,讓他淪爲一個強大的打手。

骷髏頭轉到夜寒的面前,眼窩中的光芒不再閃爍,直直盯着夜寒的雙眼。


那感覺,似是要將夜寒一下子看到底一般。

最後,黃泉劍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面前的這個少年實在讓他看不透,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實力,而且底牌層出不窮,就算他一直跟在夜寒的身邊,也依然不知道夜寒最後的底牌是什麼。

面對這樣一個潛力無限的少年,黃泉劍聖竟然有些動搖了,他似乎看到了未來,夜寒力壓衆多同代高手,至聖封神,踏上劍道絕巔。

“或許,這真的是一個值得追隨的人物。”黃泉劍聖心中突然升起這樣的念頭。

念頭一升起,立刻讓他打壓了下來,可這個思想卻像是一顆種子種了下去,在他心中生根發芽,再也無法抹去。

看着猶豫不定的黃泉劍聖,夜寒微微一笑,對於這樣的強者,威脅是絕對沒有用的,唯有向他展示自己的潛力,才能得到他的認可。

無論任何時候,一個真心臣服的人總要比受到威脅才服從的打手更加可靠。

夜寒轉身走進天宮內部,留下黃泉劍聖獨自在矛盾中掙扎。

這裏是黃泉劍聖當年的閉關之地,修煉有成之後,那些剩餘的修煉資源則被隨意地放在了這裏。

大殿的一角,靈晶碎裂後的粉末堆積在一起,像是一座巨大的雪山。

夜寒不由得有些心痛,當年這裏必然是堆滿了靈晶,可是上萬年過去,再好的靈晶這樣暴露在外也保存不下來,全都靈氣流盡,化爲粉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