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更加朦朧,涼風卷著烏雲,似乎將天空中最後一點亮光也給遮住了。

兩道人影,如履平地一般,在牆頭、樹葉上飛速前行。

終於,這兩道人影在一處停光無法普及到的角落裡停了下來。

東方修哲和辰星,望著正前方那重兵把守的大門,眼神之中都流露出激動的光芒來。 這是一扇兩丈來高的巨大木門,四周火把通明,數百名侍衛分列隊不停地來回巡邏,手中端著長矛,就算是在夜晚,依舊精神抖擻。

在四周的高牆之上,還站著數不清的弓箭手。

兩旁有著兩座高達數十米的瞭望塔,上面共有四人,分東南西北監視,只要發現什麼情況,就會敲響他們頭頂上面的那個巨鍾。

如此森嚴的防護,足見這扇巨大的木門裡面一定有著不一般的東西。

「少爺,裡面到底有什麼好東西啊?」

利用心靈交流,辰星問道。

「這個我暫時也不知道,不過很快就會知道了!」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由東方修哲的眼神中流露出勢在必行的光芒來。

辰星也跟著笑了起來,她一直都盼望著有這樣的事情,曾經不止一次想象著和小少爺一起歷險的感覺。


「少爺,門前的這幾百名侍衛我可以輕鬆解決,不過城牆上的弓箭手,還有那塔上的人……」

辰星呢喃地說道。

「要是能夠在不驚動任何人的進去,那就再好不過了!」

東方修哲微眯著眼睛,腦中思索著辦法。

他來這裡,可是志在盜寶,多餘的事情他可不想做,而且他也清楚,像皇宮這種地方,一旦引起了騷亂,那麼將會有源源不斷的人馬趕過來。

「少爺,要不我們使用隱身術吧!」辰星提議道。

「這個主意不好,我們的目的是走入那扇門,雖然他們一開始不會發現咱倆,但只要那扇門發出響動,就會立時引起所有人的警惕!」

東方修哲一邊說著一邊皺眉,就在這時,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來。

侍衛還在盡職盡責地巡著邏,周圍非常的安靜,除了火把燃燒的聲響外,便是來回走路時身上鎧甲發出的摩擦聲。

在這裡守護的人,沒有一人交頭接耳,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是誰?」

就在這時,突然有輕微的腳步聲由黑暗中傳來,立時引起了巡邏侍衛的警惕,手中的長矛立時擺出前刺的姿勢。

隨著這聲呼喊,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過來。

城牆上的弓箭手,已經拉弓上弦,瞭望塔上的人,已經將手放在了敲鐘的木樁上,周圍原本安靜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肅殺起來。

黑暗之中,緩緩走出兩個人來。

看到這兩個人,剛剛的肅殺氣氛竟然又一下子煙消雲散,緊接著便是便來侍衛紛紛叩拜的聲音。

「屬下參見吾皇!」

望著這些跪倒一地的人,東方修哲心中暗喜,他利用變幻之術,變成了那個皇帝的模樣。

「都起來吧!朕這次來,只是隨便看看,你們該做什麼做什麼吧!」

學著皇帝的語氣,東方修哲擺著架子說道。

辰星就站在他的身邊,變幻成了一個宮女,倒也沒有露出破綻來。

「最近一切都安全吧,朕打算到裡面看看。」來到那扇巨大的木門前,東方修哲沉聲說道。

「陛下,進裡面需要有令牌……」負責看守的一人,聲音有些吞吞吐吐地說道。

「哼,朕來看看還要令牌,難道你們以為朕是假的不成?」

將眼睛一瞪,東方修哲學起來還真是入木三分,之所以能夠如此像,還要歸功於他使用了「搜魂之法」。

「屬下不敢!」那名守衛立時跪倒在地。

東方修哲探手入懷,將一塊純金打造的令牌扔在了這人腳下,冷哼道:「現在朕能不能進去了?」

那守衛早已被嚇出了一聲冷汗,撿起地上的令牌,不敢多看,然後誠惶誠恐地低著頭,雙手奉上。

木門被打開了,東方修哲和辰星兩人很輕鬆地走了進去。

而那位守衛,依舊跪在地上,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直到木門再次關閉,他的臉色才緩和些。

走入木門,裡面被無數火把照得如白晝一般。

石鋪的路兩旁,各站著一排如石雕一般的士兵,一動不動。

「皇帝來了,你們還不趕快行禮!」

辰星突然大喝一聲,然後又偷偷對東方修哲吐了吐舌頭。

誰也沒有想到,一直沉迷於酒色的皇帝,竟然會大駕光臨此處,這真是讓所有人既吃驚又意外。

在條石鋪路的前面,聳立著一扇巨大的石門,氣氛宏偉,猶如巨人的盾牌擋在前面。

東方修哲和辰星兩人,又很順利地穿越了這道石門,裡面的燈光反倒是有些暗了,並且也沒有看到守衛。

一直向前走,大約十分鐘,只見一扇巨大的金屬門,像山一樣出現在正前方。

在金屬門的前面不遠處,幾位正趴在石桌前記賬的老者,聽到腳步聲,俱都停下了手中的筆。

當看到來人竟是當今皇帝時,趕忙過來行禮。

「朕打算到裡面看看,你們把門打開!」

這種說辭,東方修哲並不是第一次說了。

幾位老者面面相覷,竟然沒有動地方。

「你們也要令牌么,還真是麻煩!」

東方修哲又將那塊從皇帝身上搜出的令牌拿了出來。

然而這一次,似乎不再有用了,幾位老者依舊沒有要開門的意思。

就在東方修哲準備象徵性地咆哮兩聲時,一位老者用沙啞地聲音說道:「啟奏皇帝,這門重達兩萬多斤,要想打開它,需要用三位國庫司的鑰匙打開機關才行,不是臣等不願意為皇帝開門。」

東方修哲眉頭一皺,心中暗道:竟然還有這種事,難怪這裡不設一兵一卒!

抬頭望了望這扇漆黑的巨大金屬門,東方修哲心中想著:以自己的力量,應該推開它沒有問題吧?

退一步說,就算無法將其推開,憑藉他所學會的「融火術」,在金屬門上開一個可以供人進入的洞,應該還是可以的!

想通了這件事後,東方修哲身形一閃,竟然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緊接著就看到,這些老者一個緊接一個地昏倒在地。

「裡面就是寶藏了,我們已經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了!」

利用陰陽眼,東方修哲已經看清了金屬門裡面的情況。

在四周布置了一個防止聲音傳播的結界,然後雙手在金屬門上猛然一用力,只聽「咔嘣嘣」一陣響動,金屬門緩緩打開了。

門被打開的那一剎那,奪目的光芒驟然從裡面射出來。

望著裡面堆滿的黃金、珠寶,以及各種奇怪的物品、器具,東方修哲還不覺得什麼,身後的辰星一下子張大了小嘴,眼睛閃爍出無數顆星星來。

後面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兩個如饑似渴的狼,進入到了一個儲有食物的地方,簡直就是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碩大的金庫,片刻的工夫,便被兩人給搬空,最後就連那兩扇巨大的金屬門,都沒有放過。

這簡直比強盜還強盜!

東西到手,東方修哲和辰星兩人立馬閃人,當他們乘坐著巨鳥返回東方府時,守護國庫的眾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幾個被打暈的老者,幽幽醒來,當他們看到守護半輩子的國庫,竟然連大門都沒有了,再次華麗麗地暈了過去。

第二天,原本以為整個「藍宇國」會一片大亂,但讓人感到意外的是,超乎尋常的平靜。

似乎皇帝失蹤、國庫被盜的消息,被有意地壓了下來。


對於這些政治上的事,東方修哲可不關心,甚至對於從國庫里搬來的那些寶物,他也不怎麼關心。

畢竟,他有著太多類似的經歷,可能未來還會有太多這樣的好事。

相比較,辰星反倒是很激動,和她的姐姐辰月關在一個房間里,開始欣賞著那一件件發光發亮的東西。

女人似乎都比較熱衷於此!

東方修哲可沒有閑著,去了一趟傭兵協會,雇了數百名傭兵,護送著那位原財稅大臣還有他的女兒常雯婷,再加上三百多名嬰兒,前往鐵秦帝國,也就是他的地盤。

因為擔心中途有什麼變故,東方修哲又命幾十個豆將隨行前往。

安頓好了這些后,東方修哲又開始著手對當年聯名誣陷父親的那些大臣們,進行挨家挨戶串門。

當這一切都做好了,已經是三天以後了。

這天一大早,東方修哲、辰月、辰星,李二牛還有雷牙五人,開始向著「夏單國」。

在「夏單國」,還有著一個傢伙需要解決掉,就是當年在戰場上,設計差點將東方龍殺死的那個邊遠大將軍——弋習奇!

當年如果不是這個人,父親就不會身受重傷而差點死掉,當東方修哲自己也不會因為給父親療傷結果自己重傷。

如果不是這個人,李二牛的哥哥也就不會為了替東方龍擋上一箭而死去。


當然,除了要殺死這個人外,還有著另外一件事需要做:東方修哲打算將一直潛伏在弋習奇身邊的影五叫回來。

坐著辰月的寵獸巨鳥,「夏單國」只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便到了。

向當地人一打聽,邊遠大將軍的住處很容易就找到了。

只是,讓東方修哲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這次去竟然撲了個空,弋習奇竟然不在府中,而且是離開了好幾個星期,去了哪裡,誰都不知道。

最後,通過陰陽術中的秘法,聯繫到了一直陪在弋習奇身邊的影五,這才知道弋習奇的下落。

竟然是在「黑暗拍賣行」! 「黑暗拍賣行」的分點,在夏單國一個十分隱蔽的地方,能夠進入那裡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雙眸中流露出來的光芒,在一瞬間變亮了許多。

沒有任何猶豫,東方修哲一行人火速趕往那處「黑暗拍賣行」的分點。

對於他們這幾人來說,誰都沒有去過「黑暗拍賣行」,東方修哲當年也只是聽柳紅說起過一些而已。

「這裡就是『黑暗拍賣行』?不會搞錯了吧?」

望著眼前這處很普通的酒樓,雷牙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東方修哲也是皺了皺眉,很顯然他也沒有料到「黑暗拍賣行」會是這個樣子,不過他對此一點也不懷疑,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影五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