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熊不可謂不強大,但是卻被一股寒氣冰封,連煞氣都無法化解這樣的寒氣,直接重傷,天賦也在這一刻失去了應有的效果,傷勢竟然沒有恢復。

「果然是那種天賦!」雷狂瞭然,目光中帶著一抹驚艷。

寒氣冰封一切,除卻真凰之類天生近火的妖與修者,沒有什麼人敢於抗衡這樣的冰寒氣,哪怕是羽蝶等掌控神秘力量的強者,面對這樣的冰寒氣都要畏懼七分。

這樣的力量是凍徹神魂的,除卻天生對頭之外,沒有力量可以抗衡。(未完待續……) 所有人皆看著這一幕,心神發顫。

這樣的畫面是驚人的,一股寒氣從天際落下,凝成了一顆太陰星辰,一舉將大地熊這樣一位強妖重傷,天賦都失去了應有的效果。

毫無疑問,這絕對是足以震驚心神的一副畫面,大地熊天賦不凡,立身於大地之上,任何人都不敢說自己在同等境界能輕易的將它重傷,但是如今卻有人做到了。

一位女子,傾城絕世,臉容若皎潔的明月,泛著一絲絲瑩光,一雙眸子更是銀芒刺目,璀璨的像是月亮,她靜靜的站在遠處,如同仙入凡塵,超塵脫俗。

「大姐她做到了,母親曾經說過,銀色古書所蘊含的力量可以輕易的毀去一個人,但是大姐她為了家族竟然真的觸及到了這部古書。」林韻呢喃,眼眸里有欣喜也有害怕。

銀色的古書來歷不凡,她很小的時候就曾經聽說過,但是這一刻她卻覺得自己以往知道的事情還是太少了。

這一部銀》》小說.色的古書竟然可以另一個人激發另一種天賦,這無疑才是最為驚人的。

近道者莫不是天生而成,後天想要轉變為這樣的天賦是艱難的。

「天賦可以改變,一些妖國的強妖血肉若是吞食可以緩慢的改變一個人的體質。」易辰陷入了恍惚,當日文候的話回蕩在他腦海。

那一日他了解了很多,天生近道者的確很強大,這是最為純粹的一種天賦。天生貼近天地的某種道。

但是有些天賦卻也可以後天形成,只不過過程是艱難的,且很難與天生近道者相比。

「這是後天造就出來的一種天賦?」綠詩與羅青嚇到了,被林韻的呢喃給震住了。

這樣可怕的天賦若是可以人為形成,傳出去足以震動所有王朝,引來無數大勢力的覬覦。

「這應該是天生的血脈力被激活了。」易辰眸光燦爛,他神念橫掃,仔細的觀看那部銀色古書,而後他發現了一絲不一樣。

這部古書看起來像是一部書籍,然而它內部卻如星海。深邃不可測。哪怕是易辰的神念也難以穿透,只能看到表面。

但是就算是表面,易辰也同樣發現了一絲玄妙,這部銀色古籍蕩漾出的光芒。絲絲縷縷納入林依的身體。在淬鍊林依體魄的時候竟然同時在淬鍊血氣。

它像是一部轉化機器。將林依體內的血氣快速的淬鍊,凝練出一絲絲帶著銀色光芒的血液,這是冰寒氣的來源地。


嗡!

一股氣息忽然間蕩漾出來。易辰臉色一變,他感覺自己的那一股神念力在此刻竟然要被凍結了,逼得他快速將神念抽回來。

「竟然真的可以凍結神念力。」易辰心悸,他受到了重傷,神念未曾完全恢復巔峰,此刻難以抵擋這樣的冰寒氣。

嗡!

林依目光掃向易辰,銀色眸子里不夾雜任何色彩,有些妖異,然而當她目光看到了林韻時,神色卻是一緩,同時那股冰寒氣快速的消散。

易辰很吃驚,這樣的冰寒氣說散就散,掌控力顯然不一般。

「不過這種天賦真的不一般,竟然從始至終都能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易辰的目光看向了雷狂,這同樣是一位近道者,且為雷霆道,霸烈至極。

但是雷道卻需要沉澱,在這個境界只能夯實基礎,不如冰雪之道,在這樣的境界就能發揮出神秘的力量。

「你必須要接受懲罰。」林依神色漠然,目光不再注視此地,冷冰冰的看著大地熊,話語更是顯得寒冷。

「你!」大地熊當即心顫,它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在接近,這是死亡的氣息。

它彷彿看見了一片冰雪天地朝著它接近,那冷冷的氣息直接滲入了它神魂,無從抵擋。

咚!

它快速倒退,像是一尊巨人踩踏的大地咚咚作響,天地都震動,那一片冰渣子更是被它震裂了不知多少,然而那冰寒氣卻無窮盡,無數的冰渣子再現,鋪滿了大地熊腳下的地面,甚至有些蔓延到了它身體,令它軀體覆蓋了一層白霜。

轟隆!

煞氣滾滾,大地熊氣血震動,若雷鳴般,而後它體表環繞著閃電,驅除冰甲。

「你逃不掉。」林依無動於衷,似乎未曾看見大地熊退避的身影,唯有口中吐出一句冷語。

嗡的一聲,天地間像是下起了大雪,有無數的光芒在飛舞,絲絲縷縷皆有凍人心神的氣息,覆蓋了大半個天地。

它絢爛無比,令人神池目眩,然而光芒中蘊含的氣息卻讓人感覺這是死亡光霧,所有人皆凜然。

銀色古書在這一刻毫光蒙蒙,如夢似幻一般,這部銀色古籍在這一刻朦朧了,不再真實。

「死吧。」林依口吐冷語,一雙晶瑩如玉的手緩緩揮動,十指芊芊劃過那部銀色古籍,同時打出一縷縷光納入這部銀色古書。

轟隆!

一剎那而已,這部銀色古籍瘋狂的震動,而後散發出熾烈的光,銀白燦燦,耀徹天地。

「嗯?」易辰猛然間心神一動,他感覺自己的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他眸子燦亮,緊緊盯著這一部古籍,一眨不眨。

咔嚓!

光芒快速蔓延,冰寒氣凍結天地,它一個呼吸時間不到已經追上了大地熊退避的身影,接著寒氣快速侵襲,將大地熊籠罩。

「吼!」

瞬間,大地熊發出了驚恐的怒吼,它不斷的震動軀體,體表浮現出無數的煞氣,澎湃激蕩,要阻擋這股寒氣的入侵。

咔嚓!

若陶瓷一般,大地熊的軀體陡然間裂開了一道裂縫。沒有血液飛濺,只有一塊塊晶瑩的碎片被崩開。

「什麼都被凍結了。」所有人皆驚駭。

那一塊塊的晶瑩碎片竟然是大地熊的血肉,它們被一層冰覆蓋,像是琥珀很瑰麗,但是其內蘊含的東西卻足以令人發顫。

「不!」大地熊瘋狂的怒嘯,它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寒氣要凍結它的血液,冰封一切。

咔嚓!

另一邊身體也出現了一道裂縫,冰冷的氣息直接將那露出的血肉凍結了,晶瑩的像是水晶。就這般的出現在大地熊身體上。

它渾身都冒著寒氣。那銀色戰甲在加厚,顯然冰封的速度在加劇。

「我是不會認輸的!」大地熊的凶性被徹底的激發了,死亡降臨,它被迫的拚死反擊。

轟!

天地震動。不得不說它很強大。在這樣的情況下。它瘋狂的咆哮著爆發,一股股煞氣滔天,化作了浪潮。而後它一咬牙直接引動這股煞氣朝著自身席捲。

「好狠!」羅青呢喃,眼珠子發直,這等於是自殘,這樣的煞氣滾滾如潮,竟然被用來對付自己。

「不愧是妖!」易辰也吃驚,這大地熊未免太兇殘了,連自己也下得去手,但是轉念一想,大地熊這般作為也是迫不得已,若是不對自己狠一點,後果不堪設想。

「妖的可怕不是沒有道理,單憑這樣的狠辣就足以令很多人畏懼。」雷狂與琴音候後輩等也皆動容。

煞氣滾滾,大地熊完全爆發,這樣的煞氣伴隨著大地熊的凶氣足以鎮住很多人族天才,但是它卻毅然決然的將這樣的煞氣凶氣全部朝著自己灌注,只為了破除冰雪的鎮封。

咔嚓!

銀色戰甲片片崩碎,化作光雨絲絲縷縷,濺落在地面,凍住了大地。

大地熊一舉掙脫了出去,而後它快速退後,退離了那片冰雪天地。

嘶!

它咧著嘴,眼珠子都紅了,煞氣滾滾,雙手血淋淋,那一道道裂痕也在此刻噴出了血液,冰寒的氣息被它驅除了,但是它卻感覺心慌慌。

剛才那一剎那它險些要被直接冰凍,成為冰雕了。

「實力還是有些差距。」易辰有些失望,這一股冰寒氣的確很厲害,但是林依本體的實力卻不足以將這樣的寒氣發揮到極致,否則的話大地熊絕對無法掙脫。

「人類!」 陸少蜜寵:前妻在上 ,發出了驚雷一般的喝吼。

它們畏懼了,毫無疑問,這樣的力量它們不曾見識過,感覺到了未知的恐懼,冰封神魂,凍結一切,這令它們恐懼,哪怕是蛟龍也感覺渾身發冷。


「你們還想再戰?」雷狂邁步,一步登天,他氣勢狂野,雷光繞體,對著眾妖喝道。

「若是要戰,決死一戰!」琴音候後輩根本不像一位女子,她話語清冷,但是卻蘊含一種斬釘截鐵的意味,古琴在此刻也鏗鏘震鳴,跳躍著一顆顆音符,像是小星辰將她環繞,襯托著她的不凡。

「妖,終究不是無所不能!」易辰也沉著臉色緩步朝前,他重傷未愈,但是此刻卻有一種氣息在逐漸迸發,令眾妖感覺恐懼。

這位少年人是它們最想要滅殺的存在,敢於抗衡天罰,在天罰力量下被打得半死不活但是始終都未曾毀滅,這樣的存在比林依更可怕,這是眾妖的認知。

「一定要毀了他們!」眾妖皆怒嘯,這一群人族天才讓它們感覺到恐懼,每一位都不凡。

轟隆!

突然,一束燦爛的光芒橫貫蒼宇,從天際落下,像是九霄仙光浩蕩,就這樣直直的朝著這片大地降落。

「這是怎麼回事?」易辰臉色發白,他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這一束仙光竟然是沖著他而來的。

「大姐!」林韻目光看向林依,發出了驚呼。

那一部銀色的古書在這一刻竟然產生了一動,這一束仙光來自天宇,但是卻是銀色古籍自行爆發引動了域外星光降落。(未完待續……) 光芒浩蕩,銀燦燦的很刺目,像是九天落下來的仙光,它化作了一條星河,其實更像是銀河垂落,直接從九天接通了人間大地。》.

這樣的景象是驚人的,一時間所有人皆心神凜然,在這樣一道像是銀河垂落般的光芒中,所有人皆感受到了一種恐怖的大危險降臨。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這是怎麼回事?」雷狂臉色變了,很難看,這道仙光蘊含著毀滅性的力量,那般可怕,哪怕只是散發出來一絲絲的餘威,都足以令他心神難以安寧。

這是大危險,來自他內心的深處,他很警覺,非常警惕的看著這一束星河般落下來的仙光。

「上通九天下臨黃泉!」琴音候後輩的臉色也變了,她明眸璀璨,兩道光芒迸射,緊緊盯著這一條星河,殷紅的嘴唇緊閉,眉頭蹙起,有一種美感。


「易師他怎麼會引來這樣的異象?」羅青與綠詩不可置信,這一束九天落下來的仙光直接朝著易辰降落,目標很明顯。

「大姐!」 婚然天成:帝少霸愛甜蜜蜜 ,她看向林依,口中疾呼。

毋庸置疑,這一束像是星河般垂落的仙光是因為那部銀色古書而引起的,她不由自主的想到林依在掌控這一切。

「不關她的事情。」易辰神色凝重,他心裡在發毛,目光更是像電光一般的盯著那束仙光。

這一刻易辰覺得自己體內那件東西的震動更大了,似乎在共鳴!

這樣的感覺很不可思議。但是卻很真實,他真實感覺到了自己體內有東西與那部銀色古書在共鳴,且瘋狂的激蕩,想要衝出他的體內,卻似乎隱有忌憚。

「哈哈,他這一次在劫難逃。」眾妖卻是大笑,很猖狂,這一束仙光蘊含的氣息未免太恐怖了,甚至不下此前那道天罰雷霆。

咔嚓!

瞬間而已,這一束九天落下來的銀色星河已然距離地面不足千丈。恐怖的威壓瞬間浩蕩了下來。像是一整片天空都崩塌了,大地更是被這樣的威壓壓得不知道碎裂成了多少塊。


轟隆!

不遠處一座小山承受住了天罰雷霆的毀滅,然而在這一刻卻難以承受這道仙光浩蕩開來的氣勢,一瞬間就被崩裂了。化作了石塊紛飛。

亂石穿空。宛若驚濤拍岸。一股恐怖的浪潮席捲天地,所有人皆飛快的倒退,離開了中心地域。

「他竟然沒有退避。」雷狂的速度最快。他身體衝出一道紫色光幕,將羅青卷帶著帶向遠處,而後驚疑不定的轉頭看著易辰。

少年人不曾退避,他黑髮揚起,嘴角流著血絲,但是眸子燦亮,身形穩如泰山,不動不搖,任由那驚天地泣鬼神般的威壓壓制,依舊沒有挪動腳步。

「不是他不想退避,而是那股威壓只針對他一人,他無法退離。」琴音候後輩聲音清冷,古琴跳躍音符,化作無形波浪將綠詩與林韻兩人卷帶著離開中心,而後她明眸璀璨,這般猜測。

「哼,他死定了!」眾妖無疑是最為興奮的,一個個皆瞪大了眼睛等待那束仙光結束那位可怕少年的性命。

「大姐!」林韻卻是焦急,她看向林依,眼神中充滿了希冀,希望林依此刻可以將銀色古書收起。

嗡!

銀色古籍震動,這一刻它噴薄出一道光幕,將林依的身體飛快的震退,讓她避開了這一道仙光的中心。

它似乎有靈性,在虛空沉沉浮浮,像是一輪圓盤,銀光璀璨。

「鎮壓我?」易辰眼眸子里冒出了一縷縷的精芒,他聚集了好不容易才恢復了些許的文氣,瘋狂的震動雙臂,打出一束束光,在虛空形成了一顆顆辰星。

這樣的景象令人讚歎,不得不欽佩。

「他的確可以當得起一聲妖孽的稱呼。」雷狂很狂霸,但是這一刻卻是感覺自己略有不如,那位少年人分明就受到了重傷,在天罰雷劫之下差點直接就被毀了。

然而如今氣勢迸發,竟然依舊有此神威,令人讚歎。

那一顆顆的辰星分明就是一個個的大字,但是卻像星辰一般的可怕,蘊含極其強橫的力道,令他動容。


「不可想象,這裡竟然遇見了這樣一位少年人。」琴音候後輩的震動更大,她內心泛起了波瀾。

她出身不凡,見識過太多自詡為天才的人物,但是卻從未曾遇見過這樣一位少年人,面對天罰強勢抗衡,在近乎毀滅的境況下硬生生的撐住了,不到一天時間依舊能展現這樣的神威。

這樣的人物給了她很大的觸動,讓她收斂了內心的驕傲,面對這樣的人物,她無法自傲。

「易辰,你千萬不能有事。」林韻呢喃,一雙璀璨明眸緊緊盯著易辰,嘴唇緊逼,臉上有說不出的憂色。

「易師他是最強的!」羅青與綠詩兩人則是堅信,這位少年人一路走來給他們的觸動太大了,無論何等險境都能輕易化解。

數百位妖不可謂不強大,但是卻依舊隕落了,那些天才人物攜文寶鎮壓一方天地,不可謂不強勢,但是卻輕易被瓦解。

這帶給了他們一種極其強烈的信心,似乎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易辰的腳步。

就算是天要懲罰,也必定迎來破天一擊。

轟隆!

彷彿有十萬雷霆在齊鳴,這樣的聲勢浩大無邊,震人心魄,令人神魂都要顫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