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天哪天哪!

他是所有低年級學員的偶像!

言朵朵拉著醉眼醺醺的青青,對著圍攏來的幾個少年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笑著低聲道:「別聲張,葯聖大人找他有事,現在必須得走了!」

飯簍子黑瘦的臉上似乎放著光,他熱切地盯著青青,像要把青青刻在腦子裡,卻不敢說話。

葯聖大人找青青小俠有事,那肯定是大事,自己絕對不能浪費青青小俠的時間。

青青雖然醉意醺醺,卻注意到了少年的眼色,那種混合著渴望,敬仰,崇拜,還有一絲絲害怕的眼神。

外形是個三四歲男孩兒的青青咧嘴一笑,摸出一柄純白色的短劍遞給飯簍子:「喏,給你!長大了要做一個,呃,」他打了個酒嗝,發現自己似乎忽然忘記要說什麼:「做自己就好!」

飯簍子滿臉激動地雙手接過短劍,短劍入手極沉,少年的手一沉,差點拿捏不住掉在地上。

飯簍子雙手捧著短劍放在胸口,油乎乎的黑瘦的小臉上神情莊嚴:「要做我自己。」

青青掙脫了言朵朵,又一次跳上凳子,踮起腳尖拍了拍飯簍子的肩膀:「嗯,好樣的!」

周圍的幾個少年艷羨地看著飯簍子的肩膀。

青青笑了,小男孩嬌嫩漂亮的小臉上浮現出善解人意的微笑,悄悄對著其它幾個學員勾了勾手指,學員們都會心地悄悄圍攏過來。

青青拿出幾柄看起來做工粗糙的馬刀,一一分發給學員們:「這是繳獲的獸人的裝備,送給你們留作紀念。他那個是短人大師的精品,意義不同,你們不會眼紅他吧?」

「不會!」學員們異口同聲,興奮不已。

戰場上繳獲的敵人的武器,雖然粗糙了些,但比起矮人大師的精品卻更有紀念意義。學員們捧著馬刀,都是興奮得臉孔通紅。

言朵朵歉意地朝著幾個學員笑了笑,拉著心不甘情不願不住扭頭回望的青青走出門去。

乍從喧鬧的食堂里出來,外面清爽的涼風撲面,言朵朵和青青二人都是精神一振。

回首打量著人聲鼎沸的食堂,看看總部到處張燈結綵,想到遍布大陸的天驕分部。言朵朵心裡感慨:誰能想到當初蕭天的一個念頭,只是想要幫這些孤兒一把,卻成就了這麼大的事業,造就了這麼多的人才呢?

言朵朵拉著兀自不肯走的青青,向肖邦的辦公室走去。黑喬和武奕兩個老人家正在那兒等著她倆。

**********

西南大營。

晏道同早起訓練的士兵們一道回到大營,渾身**的都是汗。他簡單地沖了個澡,便向著蕭天所住的帥帳走去。

最近獸人不知道是被打怕了,還是其它什麼原因,總之老實多了。

近半個月除了偶爾有小股的士兵騷擾之外,雙方几乎沒有任何大規模的戰事。

趁著這難得的清閑時光,晏道準備回一趟巴彥諾爾。

自從兩年前獸人造成大型海船,登陸梅尼堅並站穩腳跟之後,波爾塔山腳下矮人的壓力就減輕了許多——那邊建立了大型的港口和完善的後勤機制,並且梅尼堅那邊人類的抵抗也遠遠不如波爾塔這邊矮人的抵抗堅決和勇猛。

半年前在被蕭天打了個埋伏,一場大火燒死將近三萬獸人之後。獸人總部就學乖了,他們調整了策略,多數獸人兵都從梅尼堅那邊上岸,只有少數從波爾塔山上岸,而且這些獸人兵執行的也多數是搔擾任務。

獸人也不是傻子,他們也懂得吃柿子揀軟的捏的道理。放著梅尼堅又大又寬敞的碼頭,完善的後勤,還有接應的友軍,獸人除非瘋了才會繼續用添油戰術往波爾塔山給矮人送戰績。

戰事不緊,人類世界送來的物資又極其豐富,加上有蕭天坐鎮西南大營,老奸巨滑的拿波侖陛下和武奕一商量:「正好,閑著也是閑著,矮人們都撤了,去張羅著重建矮人王國吧。」

巴彥諾爾王國境內的大青山就是矮人王國曾經的國土。在大陸和平協議上,巴彥諾爾王國已經正式將大青山劃歸矮人王國,並且承諾,在矮人王國重新建國時,會給盡量給予支持。

在知會了菲爾普王國和巴彥諾爾王國之後,一夜之間,浩浩蕩蕩的矮人們從地底洞穴傾巢而出,奔向他們祖先的發源地:大青山。

在那裡,他們將重建昔日輝煌的矮人王國。

巴彥淖爾王國很樂意地執行了大陸和平協議的內容,在幫助矮人重建的過程中儘力地幫助他們。 獸人已經在梅尼堅站穩了腳,誰也不知道獸人下一步會去哪兒,保不齊什麼時候獸人會像突然出現在梅尼堅那樣,出現在巴彥諾爾境內。

王國境內有這麼一支號稱獸人剋星的矮人存在,無論怎麼看都不是壞事。

而且更讓巴彥諾爾王國放心的是:矮人們只對大青山脈有興趣,其它的平原地帶,你就是給他們,人家還不要呢。

巴彥諾爾的國王巴圖爾高興得不得了:這簡直就是一支不花錢的雇傭軍嘛。

矮人王國全員撤走後,來自精靈族的三個木系元素使聯手,在矮人族地底洞穴的出口催生了大量爬藤類植物,把洞口遮蓋得嚴嚴實實,即使晏道殿下親自回來,也得要費點力氣才能找得到自家原先的洞口。

現在的晏道就是打算趁著戰事不緊,回一趟巴彥諾爾,畢竟將近一年沒回過家了。看著青青和言朵朵等人都瞅著機會溜了,他也想趁機放鬆一下,回去看看魯清淺那丫頭。

晏道走近蕭天的賬篷。

守門的衛兵沖著他行禮:「王子殿下早上好!」

「好!」想到即將到來的休假,晏道心情愉快極了,他微笑著點頭回禮,撩開帳篷帘子走了進去。

……

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從蕭天帳篷里衝天而起:「我靠!蕭天你這混蛋竟然也跑了!」

蕭天慣常處理事務的帥案上擺著一張白紙,上面是龍飛鳳舞的幾行大字。

晏道兄:

濯纓節將至,我將回鄉掃墓,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胖子那廝,西南大營就拜託你了!蕭天頓首

「頓個屁啊!」晏道憤怒地咆哮著,一腳踹翻了帥案。早知道這樣,前幾天就跟著朵朵和青青去戛納了,也省得被這傢伙捉差!

果然好心是不能濫施的啊!自己擔心胖子出事蕭天會做出過激行為,才留下來協助他管理西南大營的,沒想到這傢伙趁機把擔子壓自己肩上,他逃跑了!

想到前天胖子在元素聯盒裡賤兮兮的那番話:「你們不必找我,找也找不到的,我去旅遊度蜜月了,玩夠了自然會回來的……」

晏道飛起一腳踹翻了角落裡的衣架,發出傷心的嚎叫:「你們掃墓的掃墓,度蜜月的度蜜月,就連青青和朵朵都去天驕度假了,就剩下我一個在這兒做苦力,不管了,老子也要跑!」

門口值守的警衛探頭進來,驚訝地看著地面上的一片狼籍:「殿下,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嗎?」

晏道有氣無力地苦笑:「我想長一雙青烏族的翅膀,你能幫我嗎?」

那警衛吐了吐舌頭,笑道:「殿下您說笑了,要有的話我也想長一雙呢,好飛回家去看看我娘。」

晏道嘴裡說是他也要跑,可這隻能是發發牢騷而已,該做的事還是得做,誰讓自己有這麼個好兄弟呢?

發泄了一通之後,晏道悻悻地將帥案扶起來,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整理好,又把自己踹倒的衣架扶起來,看到上面掛著蕭天的斗篷,拿起來扔在地上踩了兩腳:「臭蕭天,讓你算計我!」

**********

春風得意馬蹄疾。

不對,是春風得意龍翅疾。

蠍龍在低空滑翔著,龐大的雙翼展開足有幾丈長,蕭天坐在它的身上簡直就像雄鷹身上趴了一隻小蟲。

勁風撲面而來,混雜著蠍龍的口臭味兒。

蕭天今天心情極好,好到他自動忽略了蠍龍的口臭味兒,原諒了它好幾天沒刷牙的事兒。他拍拍蠍龍的脖子:「你說,晏道那貨看見我的字條會怎麼樣?會不會把帳篷都拆了?」

在沒有旁人的時候,整個大陸上最年輕,手上握有兵力最多的大將軍蕭天,顯示出了他不為人知的促狹的一面。

蠍龍嘶啞沉悶的聲音響起:「他也許會扔下這個爛攤子跑掉。」


蕭天被這句話噎了一下,突然怒氣勃發,在蠍龍脖子上打了一拳:「回去刷牙!你這臭嘴!」

是的,這隻蠍龍正是當年太子殿下洛沐賭輸給蕭天的那對蠍龍,這是其中的那隻鍋架子,雄蠍龍。

在對付雷聲遠的那場戰鬥中,這對蠍龍表現得還不錯,既沒有臨陣倒戈,也沒有趁亂逃跑,還很聽話地全力攻擊了雷聲遠,表現出一番很是忠勇雙全的模樣。

事後蕭天對他倆大加褒獎,當然各種名貴丹藥是少不了的。這兩貨一看,這個主人比洛沐要靠譜多了,有仁有義不說,大把的珍稀靈藥還不時地賞賜下來,兩公婆一商量,也就死心塌地地跟著蕭天混了。


就在前一個月,這隻雄性蠍龍突破瓶頸,進化成為三階,終於可以展翅飛上藍天。

蠍龍的飛行速度比起青烏來只快不慢,一隻三階蠍龍日飛萬里根本不在話下,如果上了四階的話,幾乎是瞬息千里了。最關鍵的是,這種魔獸騎乘起來極為舒適,坐在魔獸的背上不比坐在馬車裡差多少。當然,這是指不算蕭天這隻蠍龍的口臭毛病的情況下。

這也是蕭天為什麼會突然動心出行的原因之一,一方面是擔心胖子,另一方面則是有了這個日飛萬里的交通工具,即使西南大營有什麼事兒,他也能在兩個時辰之內趕回來。

就讓晏道哭去吧!反正矮人的壽命那麼長,多在西南大營呆個一兩年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事兒。

現在需要關心的是胖子。

不管胖子樂不樂意被人打擾,蕭天還是希望能夠跟胖子和葉真真見上一面,三人一起去肖老爹的墓前,告訴老人家這個喜訊。

胖子有出息了,還娶了媳婦。肖老爹,你若泉下有知也該瞑目了。

蕭天心裡默念著,又想起了肖老爹那布滿血污,死不瞑目的臉。

蠍龍的速度果然不是一般的快,待蕭天從滿腹愁思中回過神來,才驚訝地發現地面的景色是他從未見過的?

這似乎不是去往雷王城的路吧?怎麼回事?蕭天拍了拍蠍龍:「喂,這是到哪兒了?」

「我怎麼知道,你讓我飛我就飛,你不指示方向我就一直往前飛!」蠍龍也是一肚子的氣——當魔寵也就罷了,還要當坐騎;當坐騎也就罷了,還非得逼著老子刷牙!你不知道口臭是男人味兒啊!俺媳婦就喜歡俺這味兒!

蕭天當然不知道他的坐騎心裡有這麼多的抱怨,他心裡暗叫一聲不好:菲爾普王國的柱國大將軍,天驕的創始人,棄幫實際上真正的幫主,大陸上唯一的全系元素使蕭天,竟然迷路了!

……

沒辦法,一人一龍只得飛到最近的城市,先辨明方向再走了。

前方就是一座城池,蠍龍在城外一片樹林里落下,蕭天把它收回魔獸徽章,向著城門走去。

凌海灣?


竟然陰錯陽差地飛到了這裡?這鍋架子的速度也忒快了點吧?

空氣中有著淡淡的海水腥氣,凌海灣還是那麼的迷人,充滿著海港城市特有的風情。

蕭天原打算進去補充點食物和水的——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飛回雷王城,萬一路上餓了怎麼辦?

但是眼前這座城市充滿了不愉快的回憶,就是在這兒,他確切地知道了雷霜和秦芳亮的關係。這座城市見證了自己初戀的慘痛結束。

蕭天實在不願意再踏入這座城市,他返回樹林里找了個隱蔽的地兒,把蠍龍放出來,一人一龍重新踏上飛往雷王城的歸途。

藍天上閃電般地飛翔著一隻龐大的蠍龍,上面坐著的年輕人心懷激蕩,歸心似箭。

父親母親,肖老爹,我來了!

當初那個青澀的少年,如今已經長成參天大樹。他握有全大陸二分之一的兵權,他擁有的天驕,弟子遍布全大陸,他在暗中的勢力棄幫,成為全大陸最大的幫派。

這些都不是蕭天想要告訴父母的。他真正最想要告訴父母親的是:自己擁有全大陸最為美麗溫柔的精靈妻子,並且這個精靈妻子已經懷上了一對龍鳳雙胞胎,蕭家,後繼有人了!

蠍龍這一次沒有迷路,在蕭天的指引下,它伸展雙翼,穩穩地停在蕭家後山,龐大的雙翼帶起的氣流扇得地上的小草東倒西歪。

蕭天迫不及待地從蠍龍背上跳下來,快步來到父母親的墓前,跪下磕頭。

五年前,他在這裡親眼看著雷霜自殺,雷聲遠服下兩粒定乾丹,胖子和青青後來也告知了雷聲遠爆體而亡的下場。

蕭天站起身來四下里張望。他到這裡來既是掃墓,又是同胖子約好了,在父母親和肖老爹的墳前見面,那麼胖子在哪兒?

蕭天站在當地東張西望地看了會兒,卻不見胖子的蹤影。他童心忽起,跑到樹林里一棵老樹下,搬開那兒的一塊石頭,掏出石頭下藏著著的幾枚髒兮兮的銀幣,擦了擦,放進自己懷裡。

做完這一切,蕭天小心地拍拍手,把石頭挪動了一下,讓它看起來不像有人動過的樣子。然後這位高權重的柱國大將軍做了一件讓旁邊的蠍龍看傻了眼的事。

他跳起來摘下幾條柳枝,把它們編成一個帽子戴在頭上,走到墳墓后伏下身子藏好。

蕭天抬頭看到蠍龍迷惑的眼睛,心念一動,拿出魔獸徽章,將它收了起來。二十一歲的青年大將軍扔下幾萬兵馬,戴著草環,耐心地趴在草從里,等著嚇自己的兄弟一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