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竟然還有這樣的人,太無恥了。“然後他對林楓說道:”林先生,你放心,這件事回去我會反映給我們所長的,您有什麼想法就直接跟我說,我們會想辦法幫您辦到的。“

其實這個警察的話很明白,就是想告訴林楓,你想怎麼收拾他們,你就說。回去我們就按照你說的做。

林楓笑了笑:“沒有什麼想法,這點兒小事就不麻煩你們孟所長了。你回去幫我帶個好,不過這兩口子如果帶人來我家找麻煩的話,估計到時候還要麻煩你,請你們幫忙。“

警察也明白林楓的意思,他不想再繼續追究了,如果說對方沒完沒了的話,惹怒了林楓,林楓還是會出手收拾他們,到時候再追究他們。

警察點了點頭,就站了起來,衝着林楓說道:“沒有什麼事情我們就先走了,今天是打擾你了,不好意思。“說完他們就站起來,轉頭要走。

“等一下。”林楓叫住了他們,然後走進屋裏。從自己房間裏拿出來六條好煙。裝到了包裏,就出了院子。

林楓把手裏的包遞給那個警察。

“幾條煙而已,兄弟們拿着抽,抽好了告訴我,我再給你們送。”

那警察打開包看了一眼,頓時驚了,這樣的煙他只是在菸草店裏見過,價格貴的嚇人,自己可捨不得買,這包裏的六條煙都夠自己一個半月工資了。

他臉上掛滿了笑容,衝着林楓說道:“林先生太客氣了。”

林楓連忙擺了擺手:“今天家裏有客人,事情很多,我不方便留你們吃飯,改天你們如果公幹路過我們村兒,就到我家裏來,大大魚大肉沒有,家常便飯好酒好煙還是有的。

那警察很高興:“謝謝林先生,以後有事您說話。我改天一定來,討酒喝。”

然後他就打折那個輔警走了。

送走了警察,林楓和父親打了聲招呼,就去了工地。

他僱的那些人已經在山上開始挖坑了,他早上臨走的時候把名單和事情交代給了王鵬程,告訴他讓人幫忙盯着下,在山上他用白灰圈的地方挖坑,1.5米深一米寬。

挖好讓他驗收,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樣。

忙活了一上午,終於有空過去看看了。

林楓這頭去忙着去檢驗工程,胡萊,胡麗,已經吳連奎他們三個人。已經回來吳連奎的家裏。

胡萊的那些朋友,已經回去了。吳連奎,這次真的是大出血了,把之前家裏攢的一萬塊錢掏了出來,讓胡萊給了他那些朋友,畢竟是因爲自己的事情受了傷,總是要掏些錢出來表示表示的。

胡麗和胡萊兩個人,坐在炕上聊着天。吳連奎在廚房忙活。

胡麗和胡萊兩個人,不停的在商量着什麼事情,主題就吳齊國有沒有老山參,這件事。還有就是怎麼樣去找林楓要錢?

胡萊是個地痞流氓。捱了這頓打,心裏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

他和胡麗商量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辦法來,於是他狠下心來,衝着胡麗說道。


“你想辦法幫我弄點錢,我到市裏面去找我認識的一個大哥,讓他帶些人下來,幫我把林楓那小子給擺平了,到時候我們連本帶利的,從林楓那把錢要出來。”

胡麗有些爲難,剛掏出去一萬塊錢,她現在也沒有什麼錢了。

“那個,不是我不給你錢。剛掏出去一萬給你的朋友,我現在手裏沒有那麼多錢了。”

“那你有多少?”

“我手裏只有5000塊了。”

聽了胡麗的話,胡萊無奈點了點頭。

“嗯,就5000塊,你把錢給我,我去了以後請人吃個飯,然後讓人來幫忙,等事成之後,我再分給他們一些,估計那個大哥能夠答應。”

胡麗想了想,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

於是從抽屜裏,把那僅剩的5000塊錢拿出來,給了胡萊。


胡萊把錢揣進了兜裏,起身就要走。

“大哥,你吃完飯再走吧。”

胡萊氣呼呼的說了一句:“我現在只有兩個牙了,吃什麼飯?我要去醫院看看,把牙鑲上,然後再到市裏請吃飯。不然,我這幅樣子怎麼樣出去見人?”

胡萊說完話就走了。

胡麗這時才反應過來,他大哥要那麼多錢,不只是爲了請別人吃飯,還要去鑲牙。想到這裏,她便想起自己也掉了幾顆牙齒,只不過現在沒有錢去鑲牙了。

“吳連奎,你給我死出來。”

胡麗大喊了一聲,吳連奎正在廚房做飯,急忙把火關掉,急衝衝地跑了出來。

“老婆,你叫我什麼事情?”胡麗看着吳連奎那窩囊樣,氣不打一處來,指着他的鼻子便罵了起來。罵的吳連奎摸不着頭腦。

胡麗罵了十幾分鍾,覺得累了才停下。吳亮奎舔着臉問道:“老婆,你氣消了嗎?消了的話,我去給你做飯。”

“做什麼飯?老孃嘴裏的牙已經掉了三顆,吃什麼飯?你現在想辦法去弄點錢,我去把牙給鑲上。”

吳連奎愣了。

“家裏不還有5000塊嗎?”

胡麗氣呼呼的說道:“錢都給大哥哪去了,哪還有錢。”

吳連奎有點爲難:“爸在的時候還有地方要錢,現在真的沒有地方要了。”

胡麗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你爸走的時候,把那套老宅子給你了,你去把那房子賣了,說不準能賣一些錢。”

吳連奎諾諾的說道:“那院子是我們家的老宅子,賣了不好吧?” 胡麗聲音頓時高了八度:“什麼老宅子,你爸都不在了。還留那破房子幹嘛?能不能賣出錢來?還兩說呢。”

吳連奎想了想,點點頭答應了,扭頭跑了出去。

他去村委,讓村裏的大喇叭,給喊一下,有沒有人想買自己家的那個老宅子?

你別說。吳連奎他的那種老房子還真的有人要買。

吳連奎從村委回來之後,就有人上門了。要買他家的老宅子。

買主他之前和吳齊國,算得上是好朋友,他在家聽到,吳連奎要賣老夥計的房子,心裏便有了主意。自己不缺那兩個錢,但是不能眼看的吳連奎,把自己老夥計的房子賣了,他便從家裏拿了兩千塊錢,來到了吳連奎家。

吳連奎兩口子都很痛快,兩千塊錢就把老爺子的房子給賣了。拿着這兩千塊錢,胡麗讓吳連奎騎着家裏的摩托車,帶上自己去了鄉里的牙科診所,鑲牙去了。

怎麼說都想要先把自己吃飯的傢伙事兒給修好。

林楓承包的荒山上已經挖了大大小小几十個坑了,一上午的時間,有的人自己挖了一個坑,有的是兩三個人合夥挖了四五個坑,反正是怎麼幹的都有。

王鵬程沒有親自上來監工,而是派了一個人,歲數稍微大點的人過來盯着。

那個人也算負責,有的人見林楓不在這,就想偷懶,把坑挖得小一點。他都給標了出來,讓重新挖。

林楓到了之後在山上轉了一圈,挖坑的人見到林楓,都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林楓也很有禮貌,每個人都回了一句話,該叫叔叔的叫叔叔,該叫嬸子的叫嬸子。一圈轉下來,林楓對他們幹活的進度還是比較滿意的,估計也就一天半的時間,就可以把活幹完了。

林楓看完之後就直接下了山,和王鵬程聊了一會兒。


轉身林楓就進了廚房。家裏面有酒有肉,但是自己的父母也跟着忙乎了一上午了。他想讓李國志大叔幫忙做幾個菜。他到廚房的時候正好碰上了李月琴。

李月琴每次見到林楓,心裏都感覺砰砰砰直跳,林楓衝她點了點頭。

沒有和她說話,徑直走向了正在炒菜的李國志。

“李大廚你有空嗎?家裏來客了,幫我炒幾個菜唄。”

對林風的要求,李國志立馬就答應了下來,畢竟人家是老闆,吃的喝的用的是人家的。

“我這就給你做,不過現在食材有限,做不了幾個菜,你就將就一下。”

林楓連忙點了點頭。

“能炒幾個是幾個,我家裏還有一些菜,能湊一桌酒席就夠了。”

李小成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到了林楓,走到林楓跟前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林楓笑了:“有什麼話就跟哥說。”

那小子扭扭捏捏的說道:“那個採購的錢已經花完了,我還墊了一部分,這幾天總不見你人影。”


林楓門拍了下腦門兒,這纔想起來,工地上那麼多人吃喝,一萬塊錢能撐到現在已經不錯了。於是急忙問道。

“你幫忙,墊了多少?我下午去取錢,回來一塊給你,我現在身上沒有錢。”

李小成說:“不着急,我就是給您說一下,我手裏還有點,我墊了一共七千。”

林楓算了一下,60多個人吃喝,一天怎麼也得幾百塊錢上下。一人十塊的話,還是600呢?

林楓點了點頭:“我下午去取錢,到時候給你一些。”

小成點了點頭,然後去幫着幹活了。

過了十幾分鍾菜就已經做好了,李國志把菜裝到了盒子裏,遞給林楓。

“你先拿回去吧,這些菜也是將就着做的,不好吃的話,別怪叔。”

林楓道謝之後急忙就走了。

廚房裏,李月琴有些失落。她剛纔一直想跟林楓說話,但是林楓總是不看她。

她心裏難免有些生林楓的氣,林楓其實也想跟李月琴聊上幾句。

但是怕影響李月琴幹活,畢竟已經快到飯點兒了,影響工人吃飯就不好。

不過林楓走的時候衝着李月琴說了聲再見。估計她不會生氣。

林楓回了家,家裏了,林母已經做好了幾樣菜,林楓把帶回來的菜放到了盤子裏,端到桌上。便叫自己的父母不要再做了,他拿出了兩瓶酒,把碗筷擺好,就讓吳姍姍去叫吳齊國起來吃飯。

吳齊國被叫起來之後一家人在一起算是吃了一頓團圓飯。

飯桌上,林楓和吳齊國聊起來自己要種藥材的事。

吳齊國說自己腿腳現在不方便,種藥材的話估計幫不上多大的忙。

林楓連忙笑了笑:“我不用您幫着幹活,只要您幫着指導一下,技術方面的事情,我不懂,我到時候會僱傭一些人來做的,畢竟那麼大一座荒山,靠咱們爺倆是幹不過來的。”

吳齊國點了點頭:“你大舅我雖然老了,但是在種藥材這方面,在咱這十里八鄉還是數一數二的,只要你信得過我,我就絕對給你往好了幹。”

林楓急忙敬了大舅一杯,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吃完飯之後。林父和吳齊國兩個人都喝多了,躺牀上睡覺去了。林母自己在收拾東西。

林欣和吳珊珊兩個丫頭帶着陳毅德,在院子裏玩兒,林楓從屋裏走出來,衝着他們說道。

“我下午要到鄉里去辦事兒,你們有沒有要買的東西?”

“我們能不能跟着一起去?”

林欣站起來問道。

吳姍姍也一臉期待,林楓點了點頭說:“那我們就一起走吧。”

林楓帶着林欣,吳珊珊還有陳毅德,和林母打了聲招呼,就開車去了鄉里。

林楓這次去鄉里是去取錢的,他之前一直想要去去一些錢放到空間裏,以備不時之需。

一路上林楓情好,吳刪刪和林欣兩個人不停的逗陳毅德。她們兩個挺喜歡這個小傢伙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