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靈戟?這天難不成要大變了嗎?是否是當年的那把天煞重新出世了?

同時,還有一些強得一塌糊塗的老不死都湧上北大荒這裡,全部尋找葉凌!

不斷地有強者湧來北大荒林,人們驚訝,而且不少人也是猜測出來,恐怕他們都是為了葉凌的那把天煞有關!

他的身份,實在太過矚目,雖然尚在年幼,但已經成功的凝結神印,這幾乎是奇迹。

萬載過去,神印師這個可怕的名字終於再現世…

不少的大勢力都暗中有了動作,想要拉攏這個未來的神!就算不能拉攏,粘上一些關係,日後指不定家族危難時,可以得到些許的庇護!

短短的半個月,整個大陸沸騰與震動,消息不斷傳開。且,一場風雲暴風也是在暗中不斷醞釀!有不少的天才人物,是極不情願地看到葉凌成長起來!

聞言,王浩眉頭卻是蹙了蹙,這種事他自然早有耳聞,但…這種神情很快便轉變,嘴角裂笑,「這是我們二人的生死斗,若是他還有點骨氣,還尋求什麼庇護?我看那小子是聰明人!」

人來得越多越好,到時就當著世人矚目將那所謂的聖子給挫骨揚灰!




這裡,是一片小湖泊,湖面清幽,輕風浮動水漂流,如此美景。

但,天卻是烏雲壓抑,輕風偶爾會變成大風,似乎要轉眼間便是狂瀾大驚。

如此,在這湖邊的人兒,卻也顯得頗為的襯當前景物…

琴聲,忽而在這片空氣中飄揚,人,此時是心境空白的,所以琴聲也是毫無音律可言。

但這錯雜彈,卻有一種『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之意!

「穆琴啊穆琴…為何如此多情?」這個人兒嘴角露出自嘲的弧度…

還有六日,便是那個人與她最為愛戴的宗門對峙,針鋒相對了…此時她心如無底幽潭。 「嗡…」

天空突然一聲鳴震動,旋即出現一個空間通道,一匹白麟寶駿踏空而出,背上載著兩個年輕的人兒出現。

這裡是一處沒有人煙的地方,展望周圍與遠處地平線,到處都是呈現出一派的原始之像。

偶爾在深幽的山谷中還會傳來幾聲獸吼…

而這兩位人,自然是葉凌與芊兒,前面在與葉天等人打過招呼后,兩人立刻就橫渡到這北大荒林的深處。

簡單地看了看周圍后,葉凌驅動著白麟寶駿,眨眼間便來到了前方屹立的一座青峰上。

這座青峰極為高大,高聳入雲,頂峰之處,還有一顆巨大的古樹,樹冠茂密,且生機勃勃!

「此處並無人煙,選擇這裡施展寶術,倒也不用擔心!」芊兒微笑道。

聞言,葉凌眉心也是略微凝重了些許,「嗯,芊兒待會兒就麻煩你幫我護法,我需要時間來參悟一番!」

摸了摸身旁少女的腦瓜,簡單地交代后,葉凌便是轉身來到大樹底下,盤腿坐了下來…

「不管有沒有效果,先試試吧!」輕呼一口氣,旋即雙眸閉上。

空曠的靈識空間中。

葉凌一步跨了出去,通體金光,盤坐在一頁放大地金書上。


「嗡…」

金書輕鳴,上年的銘文似乎在剎那復甦了過來一般,上面流轉著一股秘力…葉凌其身體似乎融入了書頁里。

而他似乎是處在一種奇特的感覺中,一步一步,慢慢地鑽研與摸索著這造化術的精華所在。

……

如今他與王浩的決戰在即,他料想恐怕這次不會太輕鬆,畢竟對方可是在化靈境巔峰的路上已經走得非常遠。

所以,他現在必須儘快,且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在神墟之中,他所得到的那頁金書寶術,——造化術,無疑是提升實力的最佳選擇。

不過,前面葉凌也在暗中曾多次地練習,但是結果都有些不太令人滿意。而且加上寶術這種太過逆天,不能走漏風聲,因此手腳也是不能放開。


這,也是他們此次來這裡的目的。

「感覺葉凌哥越來越強大了呢…」

望著樹榦底下已經修鍊狀態的葉凌,芊兒臉上頓時花容盡綻,似乎覺得這樣一直默默地守護著他,認真地端詳著他,感覺也是一種滿足…

「莎莎…」

山頂起風了,清風緩緩,令周圍莎莎地響起草木地自然之音,一切,彷彿在這突然間,世間竟變得如此淳樸…

然而芊兒卻是眉頭蹙了蹙,小臉上瞬間浮上一抹難看之色。

她玉手揮動,雙手迅速嫻熟地結出六道紫色的圖紋,每道。閃耀紫光的圖紋上刻印一個詭異的印記,繚繞流轉於其身邊。

「去!」

芊兒輕喝,隨後在葉凌的周身兩米以外,六道圖紋紛紛沒入地底。旋即大地上衝上一道紫光屏障,將葉凌嚴嚴實實地護在了裡面…

樹上的一片落葉輕輕飄落,而越過那道紫色的光屏時,竟悄無聲的粉碎了去…

「芊兒先離開會兒!」

甜美的聲音落下,芊兒便是抽身躍起,踏步虛空離開了這座青峰之頂。

而要是葉凌此刻睜開了眼睛,一定震驚地張嘴吊眼…

踏步虛空…

這,這這不是化宗境的實力麽?!

芊兒輕步走動,一步百米,在這片沒有人煙的天空上行走。

這期間,不少的強大妖獸望見,都是不敢亂動,葡萄在地,測測發抖,有的甚至遠遠地望見這個身影走來,趕緊地逃出窩,向別的地方奔走…

「出來吧,來找我有什麼事嗎?」芊兒輕語,此時的那張美麗去畫像的臉龐已經轉變,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成熟,平靜,且沉穩的神態。

雖然此刻,她臉上沒有了之前在葉凌身邊時,那副楚楚動人之色,但從外人的眼光看來,卻又是充滿了絕美冷艷…

「嗡…」


虛空中,突然探出了一條柳枝,這柳條上有三片葉子,且每一片葉子都是翠綠欲滴,蘊含著龐大的生機精華。

芊兒玉手觸摸在其中的一片葉子上,頓時柳條傳音,道,「來的時候,被跟蹤了,對方是黑魂宗,而且是一位強大的護法!」

「黑魂宗?護法麽!」芊兒小臉上臉色瞬間有些變化。

黑魂宗中,能當的上護法一職的,那可是具備著強大化宗境實力!

「那他多半是沖著葉凌哥來的,如今葉凌哥正在修鍊中,不能被驚擾。」

柳條搖動,再次傳音,「如果你去,能有多少把握?」

但是芊兒沒有再理會,便是鬆開了柳條的葉片,沒入了那空間通道之中。

然而此時,在這大荒林的一處山脈中,一團黑物不斷地在天空中滾滾移動。

同時,在這團黑霧中路過的地方,下方皆是充滿了一股強大震懾力,幾乎全部的生物在這一刻都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強大如妖王,都只能測測發抖。

黑霧路過上空,他們就像乖乖地兔子,安靜地等候黑霧離開…

那一團黑霧,彷彿是死神在審視著這片山脈中生命,隨時都有可能收割去這裡的生命。

「戚戚…在哪?到底在哪?」

黑霧中,不斷地傳來令人悚然地凄慘笑聲,如同鬼怪在尋找食物,而且聽起來感覺非常的陰冷,直透人的靈魂,讓人心中發毛…

「要是抽干那小子的寶血,取了天煞,那本尊的地位便能大漲,戚戚…」

黑霧不斷地在這片山脈中移動。而黑霾之中,一道如同藍色鬼火般人形影子在黑霧中遊動著,似乎為尋找著什麼。

藍色火焰時而突然消失,時而突然出現,非常詭異…

「嗡!」

此時,在黑霧團所在的那片天空,突然轟鳴一聲,旋即紫光爆閃,一排圖紋將那片地方封鎖住!

「黑魂宗之鬼,最近活動得可有些頻繁,不知有何要事?」

芊兒身材曼妙,竟是比平時豐滿上了些許,而且那三千青絲涌動,變得越來越長…

她突然從虛空中走出,婀娜的蠻腰突出地極為火辣…充滿了成熟的韻味。她周身紫光縈繞,雙眸變得空洞深邃,而且其氣息竟是達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嘩啦啦」

一顆小樹苗在這少女的頭頂上浮現,然而在這少女身上的氣息突然暴漲后,神奇的事,發生了…

小樹苗搖動,紫光瀰漫,嘩啦啦生長成了通天柳樹…

黑霧遊動,從中傳來了一道蒼陰地冷笑,

「戚戚…原來在此處,我宗門做事,可是輪不到小女娃來過問的!」 「小女哇,你這手段可困不住我,還是省省吧,將那天煞所在位置說來,我考慮今天不殺你…」

那團黑霧困在紫光圖紋之中,不過看起來它的確是被困住了,然而那忽隱忽現的藍色火焰人形卻顯得頗為隨意…

「那你倒是破給我看!」

芊兒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這個傢伙,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讓他找到葉凌的地方…

「嘿嘿,我既然能跟找到這裡來,你以為我是等閑之輩?」

黑霧突然翻動,衝天而起,那宛如墨汁般的氣體瞬間幻化成一個猙獰的大鐵鉤。

黑色鐵鉤栩栩如生,似乎是可怕的殺器,輕輕的搖動,頓時一股陰慘的寒意沖訴空氣中…

「哼!」

芊兒冷哼一聲,玉手高高地揚起,紫氣涌動,化作霞光凝聚於五根手指上,輕輕地點向虛空,在前方的一排圖紋頓時紫光衝天。

「轟!」

紫光凜冽,如同可怕的尖利刀鋒,剎那全部向中部的空間射去十幾道攻擊,洞穿虛空。

「吞雲嗜!」

冰冷陰寒聲音再次傳來,黑色的鐵鉤動了,鋒利的幾道光影閃過,直接劃破虛空,剎那滿天的空間氣息浩蕩滾滾。


然而那割開的空間裂縫將所有的紫光利劍全部吞噬。

「轟!」

鐵鉤再次動了起來,詭異的凜冽之鉤刃向周圍划動,頓時空氣中傳來悶嘯,聲音聽了令人心中髮指…

可怕鐵鉤直接劃破了三四道圖紋,隨後破空而出。

「戚戚,既然你不要前面的機會,那我只好將你斬了,在讀取靈識!」

黑色鐵鉤如同墨汁一般,此時被一位蒼老的老者抓在手中,鉤尾鏈接著一天鐵鏈,滑動起來,金屬聲碰撞,發出陰慘的聲音。

「吞雲嗜!」

老者投擲鐵鉤,割向頭頂的柳樹,似乎要將其生機毀滅。

芊兒臉上的表情變得愈發冷漠,黑魂宗所修鍊的武技過於詭異,連她的圖紋都無法對其造成束縛!

頭上懸浮的通天柳樹散發出熾烈的紫氣,芊兒輕喝,「紫氣東來!」

柳樹轟鳴,彷彿是一顆神樹一般,此刻突然探出十八條柳藤,紫色的光澤逐漸的包裹住柳藤,隨後狠狠的與那鐵鉤撞在一起。

芊兒身形突然騰空上一個高度,目光冷視這下方,手印再次變動!

「噼噼啪啪」

繚繞在柳藤上的紫氣突然轉化成紫電,狠狠地戳向鐵鉤!在一聲悶響中,柳藤破碎五根。

「噔噔」

那位護法身形同時也被震退了好幾步,他臉上露出驚訝,「小女娃倒是好手段,不過你現在多半就是使用秘術吧?」

「秘術可以讓你暫時獲得強大地爆發力,但是天底下任何短時間內能增強實力的秘術都會有時間限制,你認為你可煞得住?」

「少多言!」

芊兒目光冰冷,咬破手指,一個血印在空氣中迅速比劃而成。

現在,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傢伙找到葉凌。

但前面他們怎麼也不會料到,橫渡萬里來到此處,居然還被這不人不鬼的東西給盯上!

「戚戚…要拚命了嗎?」

見到芊兒刻畫出來的血印,這位護法臉上終於收起了剛才的傲慢之態。

因為從他的感覺中,這個印不太一般,現在必須要認真起來了!

「翻天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