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丁點了點頭,深沉卻又稍顯哀傷的道:「可惜這壯麗山河不久就要毀滅了!」

「神王這話我有些不愛聽,未戰先怯可是婦孺都知道的懦弱思想。」卓越見他開門見山,也不再隱藏,沉聲道。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奧丁苦笑著搖了搖頭,又道:「你能來到這裡,想必聽說過不少關於諸神的事。那些事有真有假,比如我奧丁創世就是假的,我還沒那麼大的本事,不過一個流言卻是真的。」

「什麼流言?」卓越不自然地就被吸引住。

奧丁滿臉哀傷地道:「當尤格特拉希爾的主根被咬穿的時候,就是諸神毀滅之日!」

卓越一聽大搖其頭,不通道:「鬼扯,你肯定死不了,因為…」

「因為什麼?」奧丁沒想到他會這麼肯定,心中滿是疑問。

卓越心說因為什麼我沒法說啊,我能說我在後世遇見了你?於是臉一肅鬼扯道:「因為我曾經做了個夢,雖然在那個夢裡亞薩諸神和那些神魔妖怪大戰一場,整個世界也一片狼藉,但許多神靈卻活了下來,其中一個就是你。」

「你在騙我!」奧丁搖頭笑道,「你難道沒發現自己的一個弱點嗎,只要你一說謊話,眼珠必然會不自然地轉上一圈,我也是由此判定你和巴爾德的詛咒無關的。」


「日,這傢伙什麼時候把我觀察的這麼入骨了。」

卓越無奈地抓了抓腦袋,沉聲道:「神王,有些東西我沒法跟你說,你信也罷不信也罷,我只告訴你你不會死,這個是我確切知道的。」

奧丁點頭笑道:「按說我不應該相信如此荒誕不羈的事,不過我從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也從你眼中看到了真誠,我相信你了。」

卓越心說這恐怕跟莫名其妙地吸引雅典娜一樣,都是天庭那次相會的業果。皺了皺眉道:「不過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們既然已經知道這事,為何不主動出擊,把下面那頭孽龍給誅殺掉?」


「呵呵,這事先放這不提,你聽說過北地第一場諸神之戰嗎?」奧丁笑道。

卓越點了點頭,他知道亞薩和華納兩神族為了爭奪信仰以及世界的控制權曾經大打出手,兩族交戰多年誰也奈何不了誰,最後以相互交換人質的形式停戰,亞薩諸神派去的是奧丁的弟弟海尼爾,而華納神族遣來的則是弗雷父子三人。

「那你知道導火索是什麼嗎?」奧丁又道。

卓越有些不敢相信地失聲道:「古爾薇格,你的意思是華納大巫古爾薇格會復活那頭黑龍?」

原來據說兩族交戰的導火索,是華納大巫古爾薇格到亞薩園來和諸神商討誰該受人類膜拜,卻被亞薩諸神認為不懷好意而殺死。只是諸神用刀劍和烈火殺了她三次,她都再次復活,也由此惹怒了華納神族,才帶來一場諸神大混戰。

奧丁苦笑道:「未必是古爾薇格,但肯定有其他強大的存在復活過那頭黑龍,因為我們也殺過它三次,縱使挫骨揚灰也沒有效果。」

卓越奇道:「你這麼大的法力也查不出來是誰?」

奧丁搖頭道:「查不出來,即使查出來又如何,縱使是蘇爾特爾或古爾薇格做的,我也拿他們沒什麼辦法。」

「可我這點實力,就是想幫也幫不上啊!」卓越疑惑道。

奧丁沉聲道:「不,你的出現代表著一個轉機,也許那預言會因為你而失效也說不定。所以從你出現在北地我就在觀察你,發現你雖然實力低微,卻成長迅速,以一個人類之身修鍊到現在比普通神靈的戰鬥力都要強大,這是前所未有的。」

卓越笑道:「你就不怕我懷有異心,到時候我屠神滅魔,把你們一網打盡也說不定?」

「呵呵,你不是這樣的人,從你想法救治那些狼人就看得出來了。」奧丁笑道,「再說目前這情形,就是飲鴆止渴也不得不為了。」

「奶奶的,又是一個老奸巨猾之輩,我可得小心別被你當槍使了。」

卓越想著沉聲道:「我可以答應你未來若是情況允許會出手相助,不過我這人四海為家,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裡,這點你得理解。」

奧丁大度地一擺手道:「理解,你若不四處遊歷變得博學多才,巴爾德恐怕就真的要出事了。而且你放心,在北地你有絕對的自由,即使你回南方也無妨,只要時常通些消息,到『諸神之黃昏』來臨時能來援手就行。」

「你說什麼,諸神之黃昏?」

卓越眼睛瞬間瞪得老大,「諸神之黃昏」這個詞在後世只要玩過一些西幻遊戲都知道,他本來以為是基督教里的東西,沒想到竟然出自這裡。不過若真是諸神都要毀滅的戰爭,叫「諸神之黃昏」倒是恰如其分。

「怎麼了,你聽說過?」

奧丁的驚奇要遠比卓越大,這小子如先知一樣,先是言之鑿鑿地說自己不會死,現在看他那驚詫的神態,好像早就知道這事一般,只是似乎沒想到發生在北地。心說這次估計真賭對了,這傢伙很可能就是事情的轉機關鍵點。

卓越這時已經從震驚中走了出來,苦笑道:「我的確在夢裡聽過這個名詞,不過我真沒想到會是發生在你們這裡。」

奧丁點了點頭道:「也許你的出現能阻止這件事發生也說不定!」

卓越心說你還真看得起我。又想到那智慧之泉,問道:「神王,世界之樹曾經要我去找智慧巨人密米爾討取智慧泉水。傳說你曾經喝過,那泉水真有那麼神?」

「若說能增加無上的智慧那是胡扯,不過倒真能開發腦領域,激發你的智力潛能。」奧丁說完又苦笑一聲,指了指自己那隻一直由眼罩遮蓋的眼睛道:「智慧泉水由密米爾那老傢伙看守,想要獲取可不那麼容易,你要做好思想準備,不要搞得像我一樣破相。」

卓越點了點頭,看了看他那獨眼龍造型,心說若是讓我用眼睛換,打死我也不幹。


奧丁又仔細地把路線給他說清楚,並一再交代千萬不能飛行,因為那是霜巨人的禁忌,從他們頭上飛過就相當於直接向他們挑戰。卓越點頭答應,見再沒什麼事,就告辭回去。

回到光輝神殿發現忒提絲已經從入定中醒來,她果然從化神中期進入化神後期。忒提絲一見他回來,喜不自勝地道:「不凡,你的修鍊方法真神奇,一粒小小的藥丸就能讓我提升一階。」

「還有更神奇的呢,想不想看看?」

卓越說完見她點頭同意,帶她來到地下密室,指著那頭大海王蟲笑道:「看看怎麼樣,是不是有點像我?」


「呀,還真是,這麼說不凡你是妖怪變得?」忒提絲心情高興,主動和他開起了玩笑。

「哼,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妖怪。」

卓越說著讓第二元神從大海王蟲身體里脫出來,幽幽地飄到忒提絲跟前,躬身一禮道:「娘子在上,小生卓不凡這廂有禮了!」

忒提絲這次真有些目瞪口呆,看了看眼前的卓越,又看了看飄在空中的第二元神,老半天才反應過來,驚奇地道:「你…你有倆元神?」

「嘿嘿,如何,厲害吧!」卓越對忒提絲的表現很是受用,心裡的高興勁就甭提了。

「你怎麼那麼多稀奇古怪的修鍊方法,和我們這的完全不一樣。」忒提絲道。

卓越過去一把把她抱在懷裡,小聲在她耳邊道:「還有更多驚奇的呢,比如那歡喜禪、雙修術,想不想練?」

「想得美,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忒提絲在他腰間狠狠地擰了一把。 「傑森, 重生奮斗俏甜妻 ,你是跟我走,還是自己在這裡修鍊?」卓越和忒提絲把一切收拾一遍,看沒什麼落下的了,對正在院中練氣的火麟獸道。

火麟獸幽怨地看了卓越一眼道:「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你也不讓我出來,還是自己在這裡修鍊吧!」

卓越歉意地笑了笑,從異空間拿出一個三陽增元丹遞給它道:「不好意思,之前那些環境不適合你出現,就用這粒丹藥來給你些補償吧!」

傑森一看大喜,趕緊接過丹藥大表忠心:「多謝主人,這次我一定能進化為成體火麟獸,到時候就能飛行幫助主人了。」

「嗯,以後有你傑森出力的時候。」

卓越安撫一番火麟獸,和忒提絲、卓瑪剛到門口,就見人影一閃,斯露德瞬間出現在面前。只見她銀盔銀甲披掛整齊,站在那裡笑吟吟地道:「不凡,忒提絲姐姐,你們不是去霜巨人國度嗎,我來給你們當嚮導吧!」

卓越一聽頭立即大了三分,這些天一直就在躲避著她,誰知還是被她得到出行的消息。於是臉色一沉,裝出一副極為嚴肅的樣子道:「你是女武神,本職工作就是收取戰鬥武士的英魂,怎麼能正事不幹陪我們瞎跑。」

「哼,你別想甩脫我。女武神還有七個呢,她們有足夠的人手,再說神王也同意了。」

斯露德說完又拿出一把綠瑩瑩的木劍,向著卓越一笑道:「看看這是什麼,不讓我去,這寶貝你就別想要了。」

「該死,這寶貝怎麼在你這?」卓越一看大急,斯露德手中拿的正是世界之樹幫他凝鍊的五行青木劍。

斯露德拿在手裡得意地道:「詩寇蒂姐姐交給我的,到底讓不讓我去?」

忒提絲見卓越面露難色,過來解圍道:「不凡,多一個嚮導也不錯,再說斯露德戰鬥力比我還強,說不定能幫我們的大忙呢,讓她去吧!」

卓越心裡一陣感動,這媳婦真是善解人意,於是裝作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答應下來。斯露德把劍遞給卓越道:「對了,神王還要我問你用不用他幫忙施法附魔?」

卓越拿起木劍,感覺劍上青木之氣充盈,靈性十足,撇了撇嘴道:「沒那個必要,我要的是劍中的青木靈氣,傷害效果倒在其次。神王自己煉製的那把斯卡雷利槍雖然堅韌不凡,卻丟失了靈氣,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神界的出口是一個由水、火和空氣製成的七彩虹橋,三人和卓瑪來到橋邊,見英俊的海姆達爾正站在橋頭的天衛宮前一動不動地望向遠方,卓越不禁笑道:「老大,你有千里眼還是順風耳,這麼看能看多遠,等你發現,敵人早跑到跟前了!」

海姆達爾笑道:「呵呵,卓越兄弟,別看你古靈精怪的東西很多,若是論視力、聽力,你肯定不行。」

「不是吧,你真有千里眼、順風耳?」卓越見他如此自信,奇道。

「笨蛋,海姆達爾真能眼觀千里,耳聽八方,他是諸神中耳目最靈敏的,連地面上草生長的聲音都能聽到。」斯露德看了卓越一眼撇嘴道。

卓越調笑道:「那你是不是聲音也很大,發現敵人就一嗓子把他們吼暈,再把諸神喚醒?」

海姆達爾一指頭上世界之樹的樹枝上掛的一個號角,沉聲道:「那是加拉爾號角,此角一吹天地震動,亞薩園和精靈國度的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我試試。」

卓越說著剛想邁步去取,卻被斯露德一把拉住。斯露德眼一瞪道:「那號角一吹就代表著戰爭來臨,你現在吹響,諸神發現沒有敵人來,不扒了你的皮才怪。」

「扒我皮幹嘛,我的皮又不能做皮衣。」

卓越笑著和海姆達爾告個別,直向切爾奇他們矮人一族所在的卡布諾山飛去。

路上卓越想起剛才斯露德話里的破綻,問道:「斯露德,不是說你們女武神是九人嗎,你剛才怎麼說還有其他七人,另一個呢?」

斯露德一聽笑道:「你說布倫希爾德啊,那個傻丫頭,因為戰場上搞錯了要幫助的對象,被神王封在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了。上次齊格弗里德殺了萊格尼,我本來想讓他去把人救出來的,後來想想還是算了,一切還是交給命運做主吧!」

卓越又想起第一次見到斯露德的情形,心說原來如此,怪不得那天見她似乎想說什麼,最後又忍住了。

來到卡布諾山,矮人門衛洛林一看卓越知道是族長的客人,立即把幾人帶到切爾奇處。 腹黑老公:復婚請排隊

於是悄悄地去問斯露德怎麼回事,斯露德扭捏地道:「以前曾經有個矮人喜歡我。」

「喜歡你怎麼啦,你不同意也不至於這樣啊?」卓越更是驚奇,北地人都知道諸神討厭矮人,沒想到還有人想要超越禁忌的戀愛。

斯露德一聽更是窘迫,紅著臉結結巴巴地道:「可…可我老爹把那個矮人給殺了,還去矮人國度把眾矮人都大罵一通,威脅要一把火燒了他們的城市。」

「我暈,不同意就不同意嘛,這麼干就不地道了。」

切爾奇這時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卓越知道他來的目的,嘟嘟囔囔地發牢騷道:「那劍坯我已經鑄好,可辛里奇那幾個傢伙就是不願把盧恩文典借給我,我沒法附魔,到現在也沒完成。」

卓越心說肯定你老小子貪了,想要人家那部文典,人家不給你。於是笑道:「那你直接讓他們附魔就是,誰附不都是一樣。」

切爾奇眼一翻,氣呼呼地道:「那…那怎麼能一樣,他們附魔就算他們鑄造的,那我之前那麼多工作不是白乾了!」

「得,你們都是大爺!你把劍給我,我自己去求他們總成吧,到時候還算你頭上。」

切爾奇無奈,只得和他們一起來到辛里奇所在的另一個地下世界。只是過去一看辛里奇和那些長老的臉色面黃肌瘦,似乎有些不大對勁,一問不禁勃然大怒。

原來當時這些矮人來到這裡后發現口糧不足,就想向切爾奇部落借些糧食好度過難關。誰知切爾奇卻趁機想把那三四千人融入到自己的部落,辛里奇等人當然不同意,於是他們就從切爾奇那邊離開,想辦法和南邊的人類交換一些糧食,自己也重新在此處開鑿山洞居住。

卓越氣得指著切爾奇大罵道:「媽的,他們怎麼說也是你同胞,你就這麼對待投奔自己的人?」

切爾奇也是憤怒地道:「哼,在矮人之鄉他們也沒少欺負我們,不然我們為什麼要從地下遷出來,我們來的時候就好過了?」

辛里奇憤恨地道:「他不光想吞併我們的部落,還想騙我的盧恩文典,說你答應過他的。」

卓越好不尷尬,這事自己的確答應過幫切爾奇去搶,可並沒承諾一定搶到手啊,這時更不可能幫他搶了。於是拿出那個聚金指環,冷冷道:「切爾奇,我用這個指環和你換那把劍如何,我相信足夠你打造的報酬了吧?」

切爾奇嘟囔道:「這東西本來就是屬於我,你當初答應用盧恩文典交換的,不能說話不算數。」

卓越氣得不顧形象地破口大罵起來:「我去你大爺的,這東西是老子殺了法夫尼爾得來的,和你有一毛錢的關係!怪不得外面都傳言你們矮人貪婪,惹火了我,小心我一把火把你地下那個窩給燒了。」

切爾奇知道自己遠不是卓越三人的對手,只得交出那把劍,拿著聚金指環嘟嘟囔囔地向自己部落走去。


卓越沉聲道:「辛里奇、帕度長老,這事怪我,我當初的確答應幫他搶你們的那本盧恩文典。」

「都是過去的事了,還說它幹嘛!勇者幫我們逃出地下,這是我族永生都難以報答的恩情。辛里奇,把文典交給我們的大恩人,那東西就由他支配吧。」帕度笑道。

辛里奇立即從身上一個皮口袋裡把文典拿出來遞給卓越,只是卓越這時如何能要,趕緊又推了回去道:「這東西對我沒用,你們還是自己留著吧。」

帕度點了點頭,指著卓越手中的劍道:「如果勇者信得過我們,我們願意幫你在那把劍上附魔,保證不比切爾奇做得差。」

卓越剛才握劍試了試,發現那劍雖鋒利無比,卻沒一點靈性,希望全寄托在這道附魔上,趕緊把劍遞過去道:「多謝,我正想請你們幫忙。」

帕度接過後又從辛里奇那拿過盧恩文典,和其他幾位長老一起商討附魔的事去了,辛里奇則陪卓越幾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