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老大,香火不是應該男孩嗎?”

“他主人家只生女兒不行?”

“行行,當然行,……,不對!老大,既然你們是仇人,那剛纔他,那老王怎麼不對我們下殺手?”

“因爲他怕!”

“他怕什麼?”

“怕我把他主人家最後的血脈也給殺了,所以,在他保護的人有能力自保之前,他是不敢惹我的。”

“原來是這樣,我說,當時,那女的怎麼一上來就喊打喊殺的,把我當殺父仇人似的,趕情還真是!老大,你的仇人可是有點多了啊!”

“債多了不愁蝨子多了不癢,好了,說這麼長時間肚子都餓了,……,來,小黎,吃些肉乾。”

“不,不用了,恩公,小黎不餓的,謝謝!”

“那隨便你,嗯,陸勝,來點,接着,……,呃,一文錢,你們不是吃了嗎?伸手做什麼?”

乾文一厚着臉皮道:“剛沒吃飽的,嘿嘿,主上,多給點,我飯量大……”

“去你的,你這傢伙就是想佔便宜,咳咳,老金,你也伸手?”

“哈哈,老大,你們都吃,我不吃,不是顯得不太合羣,也多給我點,我沒帶多少的。”

“好好,你們兩個是大爺,怕了你們,嗯,無相,你要不要再吃點?”

“不用,”無相擺擺手,接着眼睛看向外面,“主上,外面感覺有些,嗯,我出去看看。”

“行,去吧,……,呃,一文錢,你又怎麼了?”

“主上,吃這個有點幹,你那果汁,給我幾瓶。”

“還幾瓶,我看你是看上裝果汁的玉瓶了吧,……,給,你和老金一人一瓶,再多沒有。”

“主上,這,這一瓶不夠喝啊!”

“我管你,嗯,無相,怎麼了?”

閃身進來的無相說道:“主上,有十幾人正往我們這靠近,他們後面跟着不少喪屍。”

“是嘛,走,都出去看看。”

“老大,我就不去了,正吃東西呢!”

“主上,我也不去了。”

“隨你們,陸勝你也留在這,小黎別怕,這裏很安全!……,走吧。”

李一然一揮手,隨同無相出了結界,並飛到了半空。

今夜月光慘淡,光線不佳。

不過靈力灌注雙眼,李一然倒能看清不遠處下方場景。

十幾人一邊往後扔着火焰彈之類的東西,砰砰砰聲響,吸引身後緊追不捨喪屍羣的注意,一邊方向明確往他們腳下休息的地方跑來。

“哦!”李一然看清那羣人爲首一人來,正是隨同小黎一起被青蛙吞進肚的小鬍子,“那個人,不久前見過,看來真是城中撿漏的。”

“主上,要不要幫忙。”

“可以。”

“主上,喪屍背後應該有人控制,會不會……”

“沒事,她說不定早知道了,上吧,呃。”

無相身影已經消失。

片刻後,無相用風力託着那羣人飛到了李一然面前。

下方的喪屍羣頓時一滯,低吼聲不斷,揚起頭看向半空的衆人。

李一然右手一揮,隱身靜音結界瞬間形成包裹衆人,下方喪屍忽然沒了目標,沒了嗜血的渴望,又開始無序的遊蕩起來。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結界裏李一然見過的那個‘小鬍子’,抱拳感謝道,“要是沒有前輩出手,我等兄弟十幾人……”

“不用,”李一然擺手道,“不用感謝,舉手之勞,嗯,你們這城中來的就你們,十五個?”

“回前輩的話,還有不少,都散在城中各處,前輩想必早已知曉在下等來的目的,會不會看不起在下等?”

“看不起?那倒沒有,都是憑本事吃飯,就是下午的時候,你和那小女孩,呃。”

啪!

小鬍子用力的扇了自己一耳光,倒把李一然給整的有些懵了。


“是在下的問題,得了失心瘋,竟對她有了齷齪想法,多虧前輩及時阻止,才能讓在下不至於做出那等傷天害理的卑鄙行徑!”

“呃,你這倒挺坦白。”

“前輩救在下等性命,就是在下等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自然不能對前輩有任何隱瞞,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

是!是!是!


小鬍子的同伴各自點頭稱是起來,情緒激動,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好了好了,”李一然雙手下壓,嘴角翹起,掃了一眼面前衆人,說道,“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小鬍子恭敬的回答道:“在下,馬勇,牛馬的馬,勇氣的勇。”

“嗯,記住了!馬勇,你們的事辦完了沒有?”

“沒有,纔剛開始,本來想多在這呆的,只是看剛纔的架勢,哎,能力不夠只能儘早離開了。”

“好,那我讓人送你們離開。”

“啊?”馬勇愣了下,眼中驚慌一閃而逝,但很快反應過來,低頭抱拳道,“多謝前輩的好意了,只是在下等還要和其他同伴匯合,也就不麻煩前輩了,想必前輩在此處還有非常要緊之事要忙!”

“沒有啊,呵呵,我就是過來串個親戚。”

“呃,串親戚?”

“哈哈,先不說這個,嗯,你是個聰明人,我也看你比較順眼,這樣吧,反正你們過來也是賺錢,你們在這城中撿漏的時候,要是找到倖存者,救下來,交給我,一人我給你一萬兩!”

一萬兩!

馬勇和同伴們都是眼前一亮,他們可都是些墊底的靈者,本身都不富裕,大都平常兜裏能有一百兩剩餘就偷笑了。

別看他們過來撿漏,滿城的金銀財寶沒人和他們搶,可是不知道金銀財寶藏在哪找不到也是白瞎,再加上遍地的喪屍,搜刮動靜不敢太大,也有好多地方根本不敢去,所以到現在爲止收穫並不多的。

這次他們老大雖然東拼西湊又找人擔保連買帶租弄了十幾個空間戒指,但是空間都不大,值錢的大件是裝不下的,只能裝銀票或者金銀,再加上還要裝供衆人吃喝的食品和水,還有藥品救命的低階法寶衣服等等,所以算下來,能裝的東西就更少了。

一萬兩,只是順便的事,何樂而不爲!

“那,那個前輩,你說的是真的?”

“騙你做什麼,無相,拿一嗯五十萬兩定金給他,……,錢你拿到了,還有這兩個你拿好。”

說着李一然拿出小巧的一黑一白兩隻木質青蛙,遞給了馬勇,解釋道:“你要是找到倖存者的話,輸入靈力到這白色青蛙體內,可以和它交談,它能基本聽懂你說什麼,到時候它會控制黑色的青蛙吞下倖存者交給我,白色的你隨身攜帶,對了,要是遇到危險,和白色的說,它會保護你的,嗯,還有什麼問題沒有?”


“……,前輩,在下能斗膽問下,前輩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嗎?”

“原因?無聊,錢多的沒處花!”

… … “浪費啊,老大!”老金聽完李一然講完剛纔和馬勇的交易後,大叫道,“什麼錢多了沒地方花,多了可以給我啊!”

乾文一也是痛心疾首道:“就是,給我多好,哪個平民能值一萬兩!呃,小姑娘,你是排除在外的。”

“好了,”李一然見小黎情緒低落,於是吩咐陸勝道,“陸勝,你帶小黎進去休息,裏面我檢查過了倒還乾淨,……,呃,小黎不用怕,我讓這位叔叔守着你,去吧。”

等到陸勝帶着依依不捨的小黎離開後,老金鬆了口氣,站起身,活動下手腳,大聲說道:“哈哈,輕鬆多了,有小姑娘在場,剛纔我都不好說話的,老大,你真準備救人了?”

“是啊,你不早就知道了,還問什麼。”

www _ttκΛ n _C○

“不是,我是說,你爲什麼要他們幫忙,他們跑這來,肯定都是亡命徒,能信嗎他們?還有,今晚這事有些蹊蹺?”

“什麼蹊蹺?”

“好巧不巧的跑這來,怎麼看都是有目的的,對了,他們可是靈者,就算實力再怎麼差,應該能飛吧,還用跑的,不是明顯要讓老大你出手幫忙嘛。”

李一然笑着用手指了指頭頂:“你可別忘了,天上可是有喪屍鳥的,對了還有喪屍蚯蚓,它們可比地上的喪屍難對付多了。”

“呃,也是,不對!老大,我們剛來的時候,天上就沒見幾只喪屍鳥的,是不是這裏有什麼古怪?”

“能有什麼古怪,喪屍鳥也是動物,動物要生存就要吃東西,這城中都是喪屍,肉都不能吃,喪屍鳥還留這做什麼。”

“好像有點道理,呃還不對,那這城中怎麼都是喪屍,它們怎麼不出去吃東西,不餓它們?”

“餓啊,只不過有人控制它們而已,這個先不說了,老金,一文錢,你們倆現在沒什麼事吧,有事讓你們去做!”

“有事啊,老大,一文錢閒的沒事的,有事可以找他!”

“咳咳,咳咳,主上我那個那個肚子痛,要去那啥,讓無相去吧。”

李一然翻了個白眼:“別想偷懶,你們倆跟我一起,無相要留這守着的……”

“守這?老大,這裏,哦,你說她啊,陸勝一個人就可以啊,保護個小姑娘綽綽有餘,呃不對,不夠,再加上我才勉強夠。”

“說什麼了你,我的意思是,哦!正好,來了!”

李一然話音剛落,忽然只聽呱的一聲,一隻黑色的青蛙跳了進來,體型變大,接着咚咚兩聲,將兩個人吐到了地板新鋪的厚實毛毯之上。

“我去!老大,你這效率可以啊,又找到了兩個倖存者,我看看,……,艹!兩個男的,怎麼還暈了,艹,什麼味這是,咳咳,咳咳,晦氣晦氣!”

“哈哈,老金你可夠現實的,嗯我答應你和一文錢的條件了,我和無相出去,你呢和一文錢留這,幫忙治療他們,給他們東西吃,對了,還要幫忙他們洗澡……”

“艹!免了免了!我還是跟老大你吧,要一文錢留這吧,他最喜歡給人搓背了。”

“去你妹的!老金!你才喜歡給人搓背,主上,我跟定你了,……,呃,主上,他倆是不是死了?這臉,不會中毒死了吧?”

“應該不會,這城裏沒那麼多樹,沒什麼瘴氣的,空氣還行,估計是餓的,嗯,無相就辛苦你這晚上了,明天援手應該會趕過來。”


“沒事,嗯,主上,真要給他們洗澡?”


“怎麼可能,開玩笑的,這裏的井水我試過,有毒,不能用的,哪有水洗澡,你呢,給他們些食物清水,別讓死了就行,要是,有人偷襲這,你和陸勝自保爲主,嗯,記得把小黎帶上就行,……,老金,你笑個屁!”

“哈哈,哈哈,老大,我笑笑都不行嘛,哎哎,別動手,正事要緊正事要緊。”

… …

大約一刻鐘之後,李一然、老金、乾文一三人來到了城外三十里左右的一處光禿禿的小山坡之上。

天上星光灑落,四周寂靜無聲。

布好結界之後,李一然坐了下來,招手道:“坐吧你們倆個,要等會兒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