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解釋着,結果鬱子宸就更疑惑了,拿着手辦又看看她。

她就接着笑道:“我知道有些話說了你會誤會,可我還是想說。在我心裏,你就是那個給我超能力的人。只要在你的氣場範圍內,我就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什麼都能做到。

不管是多麼不可思議又困難的事,只要一想到你,我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努努力就肯定能完成。”

對鬱子宸她從不想隱瞞什麼,因爲隱瞞容易引起誤會。

就算現在沒辦法把他當成男朋友,可她對他的各種感情,依然還是想跟他真實的表達出來。

她想着,或許等到這些感激聚集的足夠多的時候,她對他的感情就會發生質變。

她不排斥那一天的到來,就算到時候鬱子宸已經不會喜歡她了,她也甘之如飴。能真心的喜歡一個人,本身就是很幸福的事。

鬱子宸安靜的聽她說完,眼神微閃,眼裏劃過了一絲笑意。

“你知道這些話更像是告白嗎?”

這女人還真是百無禁忌什麼都說,卻不知道這話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顏愛蘿只能再次低頭說對不起。

鬱子宸拿着旁邊的書本在她頭上敲了一下,警告道:“這話你跟我說說就算了,我不會當真,更不會覺得你個蠢人是自不量力要勾引我。要是對別人說,當心被賣了去。”

這些話隨便哪個男人聽了都會心動,這女人還真是沒有意識到危險性。

“我知道。”顏愛蘿趕緊點頭:“很多話其實我都只跟你說,沒跟別人提過。也只有你知道我到底是什麼樣。”

她笑着又繼續幫他按摩,不想再糾結這個話題,說起接下來對杯子銷量的希望。

而鬱子宸把那個手辦連着盒子一起放在了牀頭櫃上,偶爾轉頭看一看,嘴角的笑意淡的幾乎看不見,卻始終沒有消失過。

這女人,在某些方面遲鈍的厲害。或許,她自己早已深陷其中,卻從未發覺。

這種感覺其實也不錯,保持現狀,有時候也是種很好的狀態。

鬱子宸看着自己早就跳進網裏的魚兒,想着讓她自在的遊一會,也很好。

……

顏愛蘿回去後,一直想着杯子銷量的事,倒是輾轉反側沒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趕緊洗漱,又跑去上面給鬱子宸按摩。着急的做完這些,跑下來吃早飯,趕緊去上班。

鬱子宸看她急匆匆的還差點摔倒,不禁在後面提醒:“一點事情就急成這樣,這麼不沉穩,別說你是我教出來的。”

顏愛蘿第一次做生意,前期效果也不好,自然緊張了些。被他潑了一盆冷水,才冷靜一點,再着急也沒敢再表現出來。

他這才滿意一點,讓她今天坐自己的車去上班。

在車上,有他盯着,她也不敢看手機,只能忍着到公司再看那些不斷提醒的消息。

鬱子宸知道她着急,但故意壓着,就不讓她看,還一直盯着她。看她着急還不敢表現的樣子,倒是覺得今早風景更勝一籌。

等到了銷售部,憋了半天的顏愛蘿才趕緊打開手機,找到幾個網店的聯繫方式,想問問銷量。

結果,消息自己就跳出來了。都是讓她快點生產發貨,他們這邊訂單接到手軟,存貨已經不夠了。

“你自己看熱搜。”

對方最後扔下這麼一句,估計也是忙着接單去了。

顏愛蘿打開熱搜看了看,果然見謝卓然的名字排在前面。而且,還是連着好幾條,只是換了幾種不同的關聯詞。

上面說他幫忙宣傳明德市農村電商,對粉絲態度好,說他是良心藝人。這一次,幫忙宣傳的不光是他的粉絲,還有明德市的官方部門,以及旅遊局還有下面的鄉鎮。

畢竟,黑茶的銷售帶起來了,也是創收的好項目。現在的官方部門也很接地氣,會跟粉絲們打成一片,用各種花式辦法宣傳下面的產品等。

而且,謝卓然昨天晚上還有今天一大早出門,竟然都還帶着那個杯子。經過粉絲們分析,說看那裏面液體的顏色,肯定就是泡的黑茶。

粉絲們都要激動瘋了,一是高興能看到愛豆更多的方面,二是看到愛豆果然是她們心裏期望的樣子。

她們的哥哥簡直太好了,收了禮物就一直拿着。就算那黑茶味道奇怪,也不嫌棄。還泡來喝,給免費做宣傳。

她們是走了什麼好運氣,粉了這麼好的愛豆。

還有人在下面引導說,那個杯子跟哥哥在一起,真是莫名好配啊,我也要同款。接着就有人炫耀道,她們昨天已經下單了同款,老闆馬上就要發貨了。

接着有人說,杯子都被你們買空了,老闆已經聯繫廠家加貨,她們的杯子得再過幾天才能拿到。

下手晚的人無比後悔,看着別人比自己早點用上同款,真鬱悶的想哭。

還有在明德市的粉絲,已經曬出同款。還表明是在哪家店買的,還問有沒有要的,她可以代購。

於是,一幫人又去求代購。

顏愛蘿的杯子就這麼被謝卓然帶火了,火到了她完全沒想到的程度。

“粉絲的力量,好嚇人。”

她這是用的好,能讓粉絲帶動杯子的銷量。萬一用的不好,或者是得罪了哪個,估計就會被粉絲給淹了吧?

不過,她現在該慶幸,她用對了,而且還找了個很合作的藝人。

感謝謝卓然繼續拎着那個杯子,感謝他喜歡黑茶的奇怪味道。

顏愛蘿統計了一下數量,又估計了之後還能賣出的數量,報給鬱子宸看了看。在他點頭後,就跟董升說了,加緊生產。

董升看到數量都驚了,難以置信的打電話過來確定:“你是不是多打了一個零,或者是多打了一個數?怎麼要這麼多?” 董升的廠子之前就跟個小作坊一樣,沒接過多少大單子。自從接了傑昆的單子之後,生產量才節節攀升,生意也好起來。

只是,這杯子一開始定的數量就不大,賣的據說也不是特別好。現在突然要這麼多,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顏愛蘿說就是要這麼多,問他材料還夠不夠,什麼時候能出貨。

董升說材料那方面沒問題,就是有點擔心,這麼多杯子得賣多少年才能賣完啊?

這種東西雖然不會壞,可積壓的時間久了,最後就真的一點也不值錢只能甩賣了。

顏愛蘿自己截了幾張圖給他發過去,讓他自己看看,完全不用擔心賣不出去的問題。

董升看了看,也是很驚訝,沒想到現在年輕人買東西這麼跟風,更沒想到他們會下手這麼快。

等他信了,顏愛蘿又囑咐快點生產保證質量,因爲爆款也就賣這一陣,一定要趕上熱度。


而且,一旦發生質量問題,很容易引來反彈,到時候就不好收場了。


“你放心,絕對保證質量。”

在這方面,董升絕對能打包票。

顏愛蘿跟他說完,解決了一件事,心情也好了很多。

很快,就能收回成本,還能賺不少。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再做別的就簡單的多了。

解決了這件事,接下來就是尚儉那邊的事要快點解決。


尚儉那人不給人第二次機會,如果知道她是鼎鑫的,肯定不會見她。

她想了想,就拿着他的號碼,打了過去。然後,假裝自己是一個新的公司,想跟他們合作。

但是,尚儉也是個人精,聽她說完,立刻就冷聲道:“你們公司主營項目是什麼?”

顏愛蘿想了想,把睿慶需要用到的材料都說了,作爲她編出來的公司的主要經營項目。

但是尚儉立刻冷笑道:“這方面的批號早就滿了,不可能有新的公司註冊。而且,我查過了,你說的公司名字根本沒在工商備案。想騙人,也多做點功課。”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估計還把她給拉黑了。

顏愛蘿拿着電話很慶幸,她就是怕自己第一次失敗被拉黑,所以用的借來的手機。

看來,尚儉能做到那個位置,智商也是絕對的,是她想的太簡單了。

她只好用自己的號碼打過去,打算真誠相邀,希望能再給她給鼎鑫一次機會。

結果,尚儉一聽她的聲音加上她報了鼎鑫的名字,立刻就怒了。

“你們鼎鑫好歹也是個知名大公司,請來的員工都是這麼沒誠意又不專業的嗎?不要跟我道歉,道歉沒有任何用處。”

教訓完,就打算把電話又給掛掉。

顏愛蘿情急之下只能喊道:“尚先生,我見到尚太太了。”

尚儉沒有掛電話,但卻更生氣了:“公私不分,你想通過她來走關係,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不是的。我只是那天剛好看到她,也根本沒想過找她拉關係。我只是想問,你們和好了嗎?尚先生,你太太給過你多少次機會了?”

顏愛蘿想說他只給人一次機會這種做法太苛刻,但想到這樣會惹怒對方,而且她也沒資格對人家指手畫腳,就把話收了回去。

但是尚儉很明顯聽出了她沒說出來的意思,沉默了一下。

“激將法,很低端的方式。”


然後,就把電話給徹底掛斷了。

這人很理智,理智到連激將法都不管用。

顏愛蘿無奈的抱着頭,想着還能用什麼辦法跟他見上面。總不好,直接堵在他辦公室門口,就等着他出現吧?

按照他的性格,估計會直接叫保安,或者報警。

拉個業務被人拽到警察局去,那可就太丟人了。

顏愛蘿想了想,覺得還是得去一次他的辦公室,讓助理打電話約時間。不管怎麼樣,態度還是得有的。

而且,她記得那個助理會把各種時間安排都寫在本子上。要是能看一眼那個本子,知道尚儉最近的行程安排就好了。

顏愛蘿想到就去做,跟師父說了一聲,就趕緊出門。

可是,出去的時候,就接到了向陽的電話,說是要拿貨。

“有個店送去的杯子,一下子全被買光了。我得去補貨趕緊送去,你倉庫在哪兒?”向陽一直很忙,問的時候也很着急。

顏愛蘿根本沒倉庫,想了想,讓他來找自己,她給他貨順便請他幫個忙。

向陽說可以,不過他不是免費的,耽誤時間的事兒都要收費。

“知道了,你來就可以了。”


顏愛蘿無奈,掛了電話就找李哥去董升那裏幫忙拿貨,給送來公司門口。

向陽到了之後,李哥還沒回來,她就跟他說了要他幫的忙。

他想了想,說可以,只是伸手過來,還是要收費。

“一百,不能再少了。”他直接開口,要的還不少。

顏愛蘿算了算成本,鄙視道:“最多五十,多了沒有。你不幹,我找別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