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的女子,不只是實力厲害,而且長相也十分出色,不過凌天的表現卻有點出乎蕭鵬的意料之外,百天的時間,他的進步只不過如此,如此天賦,在這片征戰之地裡面應該並不少。

「蕭鵬,你在看什麼?」敗在那女子的手上,凌天心中不由地怒氣大升。

「看什麼?不過是在看一隻喪家之犬而已!」蕭鵬臉上露出冷笑,敗在其它人的手上,凌天卻想要從自己的身上找回面子?要是這樣的話,蕭鵬並不介意在這裡將他斬殺。

「喪家之犬?蕭鵬,你找死!」凌天目光冰冷凝視蕭鵬。

「不用急,凌天,要與我一戰的話,我自然奉陪,不過這樣也會妨礙其它人的戰鬥!」

「既然凌天大人與蕭鵬你有興趣一戰,小女子也不介意多等候片刻!」劉菲兒的美眸眨了一下,說道。

「我並不想要多等候一會,他們兩人實力也不過如此,要是生死戰的話,我倒是有興趣!」另一個披著斗篷的人說道。

生死戰?那就是不死不休!聽到這斗篷人的話,凌天的心中一顫,要是不知道蕭鵬已經掌握了二層意之境,他倒不會擔心,但是知道了蕭鵬已經領悟了二層的雷之意境,他也知道蕭鵬十分危險,現在又在青色幻境之中渡過百日,也不知道現在蕭鵬的境界到底會什麼地步,這時的凌天才想到了這些,剛才本來衝天的怒氣現在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只不過以凌天自傲的性格,又豈會反悔。

「蕭鵬,要是你現在反悔的話,我可以原諒你剛才所做的事!」凌天說道,這也算是給蕭鵬一個台階下。

但在這時,凌天卻似乎忘記了自己之前對蕭鵬所做過的事,蕭鵬目光落到禹峽身上:「禹峽大人,我與凌天大人的一戰,不會耽誤多久的時間的!」蕭鵬說完,走到了中央,他冷冷喝道,「凌天,給我滾出來!」


聽到蕭鵬這一句話,不管是誰都明白蕭鵬是不想要就此善罷甘休了!

「你這是敬酒不喝喝罰酒?」凌天目光閃爍。

「你的廢話太多了!」蕭鵬身上湧出強大的雷之意,「不敢戰就向我求饒,不然的話就立即給我滾出來!」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資格這麼囂張!」凌天終於忍不住站出來。

給讀者的話:

不要問無巫為什麼這麼晚更新,無巫也不想的,謝謝各位的收藏和推薦,更新不會漏下的! 「你很快就會看到的!」蕭鵬說道,眼中閃爍著寒光,他手掌上的雷電出現之時,凌天居然感覺到一股壓力壓在自己的身上。

凌天承受著蕭鵬身上的壓力,他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現在蕭鵬給予他的壓力居然如此可怕,比起那百日之前不知道要強大多少,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這種壓力幾乎讓凌天崩潰,他厲聲喝道:「我要殺了你!」凌天的掌風如刀,那手掌發出的勁風彷彿能夠將鋼鐵也切開,但是他的攻擊卻根本無法傷到蕭鵬,蕭鵬彷彿已經看穿了他的攻擊,凌天的攻勢迅捷而頻繁,卻連蕭鵬的衣角也無法碰到。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凌天心中十分驚訝,他居然無法傷到蕭鵬!

「廢物!」禹峽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凌天在蕭鵬挑戰他的時候已經亂了分寸,到了現在,他的實力連七成也無法發揮出來,又怎麼可能與蕭鵬對抗?

「凌天,這就是你引以為傲的實力嗎?看來也不過如此而已!」蕭鵬又說道。

「蕭鵬,你就只會閃躲嗎?連我一招也不敢接下!」凌天喝道。

蕭鵬手掌上雷光閃爍,臉上的笑容更冷:「不敢接你一招?那就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吧!」蕭鵬手掌凝聚起雷之鬥氣,而這股鬥氣凝聚的時候,禹峽等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天境初期!蕭鵬居然已經進入了天境了!

「天境!」這一刻,凌天後悔了,沒有踏入天境的時候,蕭鵬就已經能夠威脅到他,而踏入天境之後,凌天又豈是蕭鵬的對手?

「你知道為什麼我一直不出手嗎?因為你根本沒有讓我出手的資格!對付你,一招就足夠了!」蕭鵬的身體一動,已經出現在凌天的面前,蕭鵬手掌往前擊出,與凌天的手掌轟在一起,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凌天的手臂骨頭一折,蕭鵬的手掌已經帶著雷電轟在凌天的胸口上,凌天的身體倒飛出去,蕭鵬不過只是一招,居然就已經擊敗他,而凌天中了這一掌之後,居然連站也無法站穩,可笑的是,他之前居然還說蕭鵬不敢接他一招。

「凌天?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也敢自稱凌天?」蕭鵬向凌天走過去。

「你……」

「十日之前,你曾經出手要取我性命,你又是否想到今天?」蕭鵬的聲音十分冰冷。

「蕭鵬,我認輸!」凌天立即說道。

「認輸?晚了!」蕭鵬手掌伸出,從他的手掌中出現一道強大的雷電光芒,那一道雷電轟中凌天的身上,凌天連求饒也來不及,身體被蕭鵬雷電轟中,那身體被雷電轟成焦黑之色,生機消失。

劉菲兒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她彷彿看到蕭鵬的目光隱約向她看來,當日之事,她也有份,以蕭鵬這種毒辣的性格,她並不認為蕭鵬會放過她,現在只有蕭鵬死去,她才有可能平安。

「這一戰,並不算是你們之間的第二戰,你可同意?」蒼狄目光落到蕭鵬身上,詢問道。

「當然,請前輩繼續吧!」蕭鵬平靜說道,彷彿剛才的事根本與他無關一樣。

「既然這樣,那你的一戰還是留到最後吧!」蒼狄說道,他這也是給了蕭鵬休息的機會。

「你好像叫做劉菲兒吧,不知道你敢不敢與我一戰!」那斗篷人將身上的衣服摘下,露出一張英俊的臉,而在他背上卻有一把重劍,他的目光落到劉菲兒身上,目光十分放肆。

「哼!」劉菲兒果然站了出來,那她的玉手握著一把長劍,那眼中閃爍著寒光。

那斗篷男子手上的重劍每一劍威力都極為可怕,劉菲兒的劍雖然敏捷異常,卻根本無法傷到斗篷人半分,最後因為一時大意,被那斗篷男子一劍斬中,劉菲兒的衣服被這一劍斬開,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膚。

「果然不錯,這肌膚不知道摸起來會如何!」那斗篷男人淫笑一聲。

那女子聽到之後,嘴角露出冰冷的笑容,看來這段時間也將他憋壞了,也算是她自己運氣不好。

「死!」劉菲兒怒極,她長劍一揮,劍之意從那劍身湧出,那劍之意猛漲,這一劍威力非同小可,刺向那斗篷人的時候威力不知道何等可怕,她是恨極了那斗篷人了。

「我倒不想就這樣死!就算要死,也要死在菲兒姑娘的身上才行!」那斗篷人說道,而他的話卻是越來越不堪,雖然如此,他的劍上氣勢居然也更加強,劍之意,而且還是二層的劍之意!他的劍之意比起那劉菲兒的還要強!

「叮!」

劉菲兒的劍與斗篷男人的劍擊在一起,劉菲兒的身體卻被那斗篷男子震退,撞到了牆壁上,她的嘴角一口鮮血流淌而出,似乎已經受到了重創。

「菲兒姑娘,這次是我贏了,在下勸你也不要再反抗,這樣的話我還可以讓你享受一下做女人的快樂,不然的話,你的武道之路只能夠走到這裡了!」斗篷男子冷笑著向劉菲兒走過去。

劉菲兒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有意無意地劍氣撕破,露出不少的春光,劉菲兒看到斗篷男子走過來,她的眼中露出恐懼之色,周圍的幾人目光冷漠,彷彿沒看到一般。

那斗篷男子手掌在劉菲兒的身上點了幾下,在她的身上布下一道道禁制,劉菲兒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鬥氣居然無法運轉起來,她不斷地掙扎,卻被那斗篷男子淫笑著抱起來。

「你們可以繼續戰鬥,我就先離開一下!」將劉菲兒抱起來的斗篷男子又道,在武道之路上,一個女人根本不算什麼,既然已經敗在斗篷男子的手上,她的命運也不再像以前的天之驕女了,那個女子早已經知道自己的同伴是什麼人,所以根本不會理會,禹峽對於劉菲兒也沒有一點感覺。

正當斗篷男子抱著劉菲兒離開的時候,一把聲音卻響了起來。


「等一下!」斗篷男子回頭一看,只看到說話之人居然正是蕭鵬! 本來劉菲兒已經絕望了,沒想到這裡還會有人開口,而當看到說話之人的時候,她的神色中帶著疑惑之色,居然是蕭鵬說話!

「有事?」那斗篷男子冷冷看蕭鵬一眼。

「放下她!」蕭鵬淡淡說道,彷彿是在說一件平凡的事一般。

「哦?你找死?」那斗篷男子說道,就在他的話剛落下,只看到一道雷光突然向他擊來。

那斗篷男子的身體一晃,躲過那一道雷電攻擊,蕭鵬居然說出手就出手,根本沒有一點顧忌。

「鏗!」重劍出鞘,斗篷男子將劉菲兒放開,他的重劍向著蕭鵬一劍斬出,一道驚天劍氣向蕭鵬斬來,蕭鵬的身體一退,那一道重劍斬在蕭鵬的面前。

蕭鵬眼神中閃爍著一道寒光,他的手掌上出現一道強烈的雷光,那雷光轟向斗篷男子的重劍,兩人同時被逼退。

「你的實力倒是不錯,只不過你與她似乎並沒有什麼關係吧!為什麼要替她出頭?」斗篷男子凝視著蕭鵬,蕭鵬的實力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居然能夠敵得住他的攻擊,要不是蕭鵬能夠擋下他的攻擊,他根本不可能與蕭鵬說話,會直接一劍斬了蕭鵬。

這一個問題也是劉菲兒想要詢問的,蕭鵬與她應該並沒有關係能夠讓他保護她,甚至不惜得罪斗篷男子。

「我的武道,是為了能夠讓自己能夠保護我所重視的人,而且還要做到,不負本心!」蕭鵬眼皮微抬,平淡說道。

不負本心!不知道有多少的強者為了到達更高的境界而做出不少有違己心之事,所以說起來不負本心很容易,但要做到,卻是很難,所以很多人都會讓自己變得冷漠,例如現在這裡的人。

「不負本心!」劉菲兒聽到之後身體一顫,她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難怪蕭鵬能夠修鍊到如此地步,修鍊的速度如此之快!

「很好,我的名字叫做高峰,希望你能夠活下來!接下來,我會挑戰你!」斗篷男子說道,他現在這樣說,是因為之前遇到的人,都沒有資格知道他的名字。

「我叫做蕭鵬,我們之間必定會有一戰,你等著就是了!」蕭鵬擋在劉菲兒的面前。

高峰退後了幾步,眼中的戰意不斷高漲,那本來的慾望已經被戰意所遮掩。

「高峰,那小子怎麼樣?」那位女子在高峰的身邊問道。

「難道我們梅薈姑娘也對他感興趣了?」高峰微笑說道。


「廢話少說!」那女子淡淡說道,不過語氣卻極為不客氣。

「他的實力很強,沒錯,他現在也隱藏了實力!」高峰似乎對於梅薈十分忌憚,他說道。

「隱藏實力?那似乎很不錯,要是他真的如此厲害的話,那這裡的傳承讓給他又如何?」梅薈聲音平和說道,兩人的交流聲音很小,並沒有其它人能夠聽到他們交流的話。

聽到蕭鵬的話,禹峽的臉上卻露出一道冰冷之色:「必有一戰?你未免太高估自己!」要是真如蕭鵬所說,他要與高峰一戰,他就必須要贏得了他。

「聽說禹峽是青龍城第一天才,我一直想要領教一下閣下的實力!」蕭鵬的身體湧出一身的雷電光芒。

「你所領悟的是雷之意,而我所領悟的,是冰之意!」在禹峽說出這一句話的瞬間,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

冰冷的氣息讓地面居然變成了一片寒冰,而且那寒冰從地面涌去,向著蕭鵬接近。

「二層的寒冰之意!」蕭鵬的心中暗驚,果然禹峽的天賦也不凡,居然能夠領悟到第二層的寒冰之意。

「二層雷之意!不過光是這樣也無法威脅到我!」禹峽手掌向蕭鵬轟去,那手掌上出現一陣寒冰之氣,不過這一次,蕭鵬卻沒有絲毫的後退,他的右手上出現一道雷霆光芒,他的右手手掌轟出,那手掌轟中禹峽的手掌上,兩人同時在地面上劃出兩道痕迹。

這一幕有點出乎了禹峽的意料之外,蕭鵬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境界不過只是天境初期而已,但是居然也能夠與禹峽相拼。

「你!」禹峽眼神中閃爍著一道寒光,這一次他的氣勢大漲,禹峽身上的寒意急升,禹峽的手掌轟出,那手掌上卻湧出一道藍色光芒。

「冰龍怒!」

藍色的光芒化成一條巨大的冰龍,那冰龍向蕭鵬衝來,這冰龍彷彿要將蕭鵬凍結了一般。

「滾!」蕭鵬手掌上出現一道雷電光芒,手掌上彷彿出現一把雷電之劍。

天雷刃!

雷電之劍居然被那禹峽所發出的冰龍擊中,雷電之劍居然被轟散,天雷刃居然會被對方的攻擊破解,那麼可以知道的是,禹峽的這一招鬥技威力已經是地級下品之上!

蕭鵬右手上的雷電猛烈往前轟出,那拳頭擊在冰龍的頭顱上,那冰龍居然被這一拳轟碎了,雖然這鬥技雖然比起天雷刃要強,但是威力卻減弱了不少。

「你以為你還能夠逃走嗎?」禹峽的臉上露出一道冷笑,這一次在禹峽身上所凝聚的氣勢更加可怕,禹峽一邊後退,他的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寒冰巨人。

武魂之影!這一招恐怕是地級中品的鬥技!

「逃走?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你以為我需要逃走嗎?」蕭鵬右手上出現一道道青色旋風,而且那旋風之中彷彿出現十三道雷光。十三道風雷印?

在場的人雖然也修鍊了那一套青風雷魔訣,但是能夠凝聚出十道風雷印就已經不錯了,但是現在蕭鵬卻能夠凝聚出十三道風雷印!

「不,並不只是如此!那風雷印的數量似乎還在增長,看來這一種青風雷魔訣對於他來說十分適合!」梅薈有點驚訝說道。

這時蕭鵬右手上旋風中所出現的風雷印卻是越來越多,十三道,十四道……那一道旋風每增加一道,蕭鵬身上的氣勢就增加一分,青色的雷電聚集在蕭鵬的手掌上,那風雷印的數量,居然一直增長到了二十多道風雷印才停了下來。

給讀者的話:

推薦漲得速度超過無巫意料,很感激各位朋友,看來無巫也能爭一下了 「二十五道風雷印?」看到那旋風之中的風雷印時,不只是梅薈和高峰,就連那蒼狄的臉上也露出驚訝之色,二十五道風雷印,就算是在青色幻境裡面,也不過是短短一百日而已,二十五道風雷印一起轟出,疊加起來的這種威力可不是尋常地級下品鬥技能夠相比的!攻擊力恐怕能夠與地級中品的鬥技相比!但就憑這個是否與那禹峽一戰?

寒冰巨人向蕭鵬轟來,彷彿從天空落下一般,那寒冰巨人之影,那雙手握著巨劍,那驚天寒意向蕭鵬襲來,這一劍,有種將天空破開,那劍從天而降一般。

「二十五道風雷印?還不足夠!」蕭鵬冷冷說道,體內的鬥氣瘋狂轉動,在他手上的青色旋風之中居然又再次出現一道風雷印。

還不足夠!蕭鵬的心中瘋狂地喊道,第二十九道!


「死!」禹峽冷冷喝道,寒冰巨人的劍已經向蕭鵬斬下,在這一瞬間,蕭鵬的手掌也同時轟出,風雷印的數量到達三十。

「殺!」蕭鵬怒喝道,那風雷印注入了這旋風之內,而這一個旋風出現的瞬間,一種可怕的聲勢從那旋風湧出,那種旋風與寒冰巨人發生了劇烈的碰撞,兩股能量居然抗衡在一起,禹峽的神色微變,原來以為蕭鵬能夠擁有二十五道風雷印已經很了不起了,但就算禹峽也想不到,蕭鵬居然凝聚出三十道風雷印!

這青風雷魔訣本來就是天級功法,這種功法本身的威力就不弱,風雷印要是能夠疊加起來,威力又豈會弱?而且這三十道風雷印轟擊之下,彷彿一道道炸彈在寒冰巨人之下爆炸,那寒冰巨人不斷被轟退,風雷印的威力比起蕭鵬的想像之中還要強大不少,這青色的旋風已經將寒冰巨人逼到了禹峽的身體前面。

禹峽的臉色一變,他的手掌擊在地面上,一道寒冰之牆從地面升起。

「冰牆!」

轟!

寒冰巨人的身體不斷出現裂痕,這地級中品的鬥技,居然被蕭鵬以風雷印的旋風擊成粉碎,風雷印居然有如此威力!

蒼狄的雙眸已經瞪大,他根本不敢相信,蕭鵬到底是如何修鍊的,三十道風雷印,這已經是蕭鵬能夠修鍊的極限了,因為現在蕭鵬修鍊的青風雷魔訣並不是完整版本,所以能夠擁有三十道風雷印已經是他的極限,要是之前就將後面的功法交給蕭鵬,蕭鵬是否會凝聚更多的風雷印?

青色的旋風轟到那冰牆之中,當那旋風轟到那冰牆上的時候,禹峽已經退開了。

「之前禹峽大人似乎被稱為四大天才之首,但今日一見,也不過如此而已!」蕭鵬眼神之中帶著血色光芒。

「你的瞳術對我沒用!既然這地形對我不利,那我就自己來改變!」禹峽說道,周圍寒氣凝聚,那恐怖的寒氣將百丈之內都覆蓋在其中。

周圍的寒氣逼人,而這一次禹峽居然再次凝聚出一道武魂之影,他居然還有鬥技,而且似乎比起剛才的攻擊還要強大。

是這周圍的環境的關係,蕭鵬心中一動,蕭鵬手掌伸出,然後手掌變換為指,一股驚天之氣出現在蕭鵬的手掌上,準確地說,是在他的手指上,蕭鵬的手掌往前伸出,一隻巨大的灰色手指從他的手掌發出,這一根手指似乎帶著一種古老的氣息,那手指轟出之時,那周圍的寒氣居然在這一瞬間消失,這一隻手指居然連那寒氣也逼退。

禹峽的背後所出現的,居然是一個巨大的拳頭:「你的武魂是一隻手指,而我的是一個拳頭,你如何與我抗衡!」禹峽的話說完,那拳頭的武魂之影隨著禹峽的手掌轟出。

聽到那禹峽的話,蕭鵬嘴角卻露出一道冷笑,他的手指也同樣擊出,本來眾人還以為蕭鵬與禹峽這會是一場劇烈的戰鬥,但是讓所有人震驚的是,蕭鵬的手指,居然將那一個拳頭轟碎。

「手指不能與拳頭對抗?你怎麼不看清楚,你的是手,能與我的手相比嗎?」蕭鵬冷笑說道,那手指輕易地將那拳頭擊碎之後,那手指仍然向禹峽擊去,雖然禹峽的鬥技召喚出來的武魂之影是一個拳頭,蕭鵬的武魂之影是一隻手指,但是小孩子的拳頭和大人的手指力量能相比嗎?

禹峽的身體之前再次湧出一道冰冷氣息,只看到一面面冰牆被召喚出來,擋在他的面前。

「同樣的招數,你覺得還會有用嗎?」蕭鵬冷冷說道,那一根手指碰到那冰牆上時,冰牆不斷地崩塌下來,這冰牆連這手指一秒也無法抵擋得了,那一根手指向禹峽轟去,禹峽的眼中滿是恐懼之色,在他的口中發出一聲慘叫:「不——」

但那一隻手指卻已經壓到他的身上,轟!一聲巨響,眾人再仔細看向禹峽的時候,禹峽的身體已經被壓扁了,那隻手指將他的身體壓成這樣,他又怎麼可能活下來,這一戰的結果也不用宣布了。

「剛才的鬥技很強,那並不是地級中品的鬥技吧!」高峰看著蕭鵬,眼中閃爍著寒光,看到蕭鵬將禹峽擊敗,他不但沒有擔心,戰意卻變得更加高昂。

「接下來的,應該是你們兩人了!」蒼狄看向梅薈與高峰說道。

「不用了,我認輸!」高峰臉上露出苦笑,他根本不看梅薈,即使梅薈的臉比起劉菲兒還要美,身材也更好。

「那就……」蒼狄目光落到蕭鵬與劉菲兒的身上。

「我……」劉菲兒張了張嘴,她之前那麼對蕭鵬,而現在蕭鵬的實力也遠不是她能夠相比的,蕭鵬會放過她嗎?

「我不殺你!」蕭鵬的臉上冰冷的笑容,劉菲兒的心中一喜,但蕭鵬接下來的話,卻讓她的心彷彿墜入了谷底,「自廢修為吧!」

自廢修為,這種懲罰比起殺了劉菲兒還要難受,她原來可是天之驕女,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捧,但要是她真的自廢修為,以她的絕色容顏,她被捉起來之後,下場可是很凄慘。 「蕭鵬,我自知那天對不起你,可是你廢我修為,那不如殺了我算!」劉菲兒閉上了眼睛。

「好,既然這樣,我就成全你!」蕭鵬的手掌一動,將劉菲兒身上的長劍抽出來,他的劍向劉菲兒那白皙的脖子斬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