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拳!不愧是宋神通攻出的拳式!這一式更有一個霸殺的名字,就叫“絕不空回”。

拳所帶出的颶風,吹得山林呼呼作響……

拳所帶出的音響,仿如串串炸雷,連山岩都爲之震顫。


沙石翻飛,枯葉急卷,若巨網一般的殺氣迸射八方,天上的那片烏雲爲之而裂,構成一個刀弧般的缺口……

шωш ▪ttκǎ n ▪℃ O

一拳擊出,山色變色,惟一不變的,是唐風孤傲挺立的身影。

三尺、兩尺半、兩尺……

拳所擁有的速度,以一瞬來計;拳所經過的空間,用寸來量。當拳逼入唐風兩尺距離之內時,就連宋恩玄與宋恩玄都驚詫萬分,更爲唐風所顯露出來的冷靜與鎮定感到不可思議。


然而,就在一剎那間,宋神通的拳速陡然一滯,彷彿撞在了一堵無形的牆上。

宋神通的心神爲之顫了一顫,他知道自己的拳頭有多硬,就算前方真的有牆,他也可以將之一拳擊垮,問題在於,他沒有感受到牆,感受到的是刀!

一把真真正正的刀!

如果說宋神通最初所感受的刀全是抽象的話,那麼此時他感受的刀就是實質的。誰也沒有看到唐風的手動了一下,更沒有人看到唐風出刀,但宋神通卻感到了自手上傳來的那種鑽心裂肺般的劇痛。

“呀……”一聲慘呼自宋神通口中發出,隨着驚呼聲起,宋神通的人影倒翻而退。

宋恩玄與宋恩玄飛身而上,將宋神通挾在中央,定睛看時,只見宋神通的右手自腕而斷,森森白骨盡露,血水若泉噴涌,斷腕處赫然是刀鋒的痕跡。

“你……”宋恩玄氣極而道,他們三人情同手足,想到宋神通之名從此而廢,不由怒火攻心,急得說不出話來。

直到這時,唐風的臉上才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微,慵懶地道:“我自問自己在拳上的造詣比及這位仁兄要略遜幾籌,所以只有用刀,得罪莫怪。”

宋恩玄好不容易纔壓下心中的怒火,冷笑一聲道:“想不到堂堂的漢王竟是一個如此卑鄙的小人,這也只能怪我們兄弟幾個瞎了眼!不過,你若認爲今夜還能全身而話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我的確像是一個卑鄙的小人。”唐風淡淡而道:“對付小人,我以小人行徑相待;對待君子,自然以君子之禮相待。”

“說得好!”宋恩玄與宋恩玄不再遲疑,兩人飛身而進,一左一右,對唐風形成夾擊之勢。

兩人所過之處,沙石如塵暴飛揚,身影疾動,仿如兩道疾風。

唐風已然聞到了風中所帶出的漫天殺氣,同時感受到空間一經擠壓所形成的驚人壓力,他沒有驚亂,卻已無法不動,腳尖點地,竟如一條飛龍縱上虛空。

“呼……”風捲衣衫,人在風中穿行,唐風縱入半空的身影翩翩滑動,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瀟灑與詭異。

“殺!——”就在唐風的身形升至極限,轉成下墜之勢時,一聲暴喝,從唐風的口中炸出,仿如天外驚雷。

宋恩玄與宋恩玄已在地面作好了攻擊的準備,憑他們的實力與經驗,只要唐風重回地面,遇到的將是最霸烈的狙擊,除非唐風會飛,否則就沒有理由不一敗塗地。

但唐風的暴喝聲一起,兩人尚未明白意思,陡覺眼前一暗,這月夜竟然真的變成了黑夜。

無論是宋恩玄還是宋恩玄,無不心中大駭,在他們的心裏都生出一個古怪而又荒誕的念頭:“難道眼前的唐風不是人,而是一個可以呼風喚雨的神?”

兩人驚懼之中,飛身直退,一路佈下九重勁氣。

“哎喲……”就在這時,兩人近乎同時發出一聲慘呼,殺氣隨之而滅,天地一片寂黑。

宋神通不知道這暗黑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疾叫幾聲之後,並未聽到有任何的迴應。他正欲踏步過去,卻感到前路上有一條身影靜立着,氣息翕動,正是唐風!

“天又要變了!”唐風擡頭望天,並不在意宋神通的存在。

宋神通一愕,擡起頭來,只見那片烏雲正緩緩地飄移着,烏雲過去,明月再現,天地間又是一片月華。

當他轉眼望向宋恩玄與宋恩玄時,兩人如殭屍般挺立於三丈之外,一動不動。

在兩人的身後,還站着一條人影,白衣勝雪,長劍橫前,風吹衫動,顯得飄逸瀟灑。能讓宋恩玄與宋恩玄如此聽話,自然是他一手爲之。

是擁有生命與靈魂的刀,不知從何處而來,也不知從何處而去,來去俱如清風,充滿着詩的想象與意境。當它的軌跡出現在空中時,不知有始,未知有終,就像是生命的延續般無窮無盡。

天地間只此一刀,它的出現,是一種永恆的美麗。

宋神通死了,他死得關不痛苦,因爲他的臉上還帶着一絲笑意,也許,他覺得能夠死得美麗,未嘗不是一種幸運。

當唐風的刀發出時,唐斬的劍也同時動了。曾經在韓國叱吒風雲的七大家族,他們的盛名隨着他們生命的消失而如流星般墜落。

“從今天起,首爾甚至整個韓國就是我們的天下了,”唐風笑了笑說道。


“不錯,從今天起,我們不需要再怕任何人,可以幹我們想幹的事情了。”唐斬笑着說道。

“我會將首爾的事情交給趙飛、仇拳他們,他們便能控制這裏,讓林凱隨着我們過去美國,在紐約,我有預感,我們可以解決這個世道的一些不公平。” 黃昏其實極美那淺淺滑落的太陽,那由頭頂若驚鴻般劃過的歸巢之鳥那淡薄的流雲,通紅的晚霞,湛藍的天空,便像是夢一般甜美。

微微的風拂起幾片地上棕色的樹葉與那片片豔紅掛於樹梢的樹葉沙沙地響成一支黃昏曲。

風輕輕拂起凌能麗那柔順的秀髮,如絲般灑在那照人的俏臉之上竟比整個天地加起來更美麗更動人。

這是一個女人的身影,她在靜靜地望着遠處刀光劍影的殺戮,眼神中卻閃爍着不可思議的平靜、

很少有女人見到如此的殺戮和打鬥會面不改色的。

而眼前的這個女人卻做到了。

女人向來都是心軟的動物,是水做的,所以她們見不得殺戮但是眼前的女人卻好像是喜歡殺戮一般、

遠方,問天的人馬在攻略全家。

刀光劍影,問天此次派出的是他們問天“殺手部隊”的第二組,由高手林海帶領。

林海也是華夏逃來的,他也曾經在這些人身上吃過虧。

看到全家的第一高手全泰安,林海臉上帶着冷笑猛然出手,他的出手就如同一道流星,手中的寶劍化爲嗜血的魔光暴掠而去。

全泰安心裏暗暗叫苦,因爲他感覺到了林海那輛劍的存在,但卻並沒有任何方位,那輛劍的的確確是存在,存在在哪裏?

全泰安卻不知道。他每一個預料這柄劍一定會出現在它最該出現的地方,那便是破擊這一刀的殺機和所有的後招。 離林海越近這種感覺越清晰,那柄劍也越來越真實,真買一本實‘

——“當!”一聲輕脆得有些讓人吃驚的聲音響在每一個人的心中,的確,這一聲輕響是由每個人的心頭升起來的。

脆響之後,便是一切都恢復正常,全泰安依然是全泰安,他的身子已經不是在進,而是在退,狂退,很慌張的狂退,像是有一個索命的鬼在追逐着他,使他不得不退,更似乎是越遠越好,有多遠便有多遠,在他的眼神之中更多的是驚懼。

全泰安的身子在衆人的眼中,變得清晰之時,林海的身子卻不見了。

至少在那些旁觀者的眼中,林海的身子便像是突然淡化了一般,只不過全泰安看到了林海的笑臉,那有些可怕但又那麼真實的笑臉,他也弄不明白林海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得這麼近,於是他又感覺到了林海劍的存在,說實在的,他根本就未曾見到林海的劍,

不知劍從何處來,也不知劍往何處去,他知道劍的存在全是憑着自己的感覺,知道這劍的存在。

全泰安知道自己必須出刀,不能再退,絕對不能,退只有加速他的死亡,他清楚地感應到自己絕對不會比林海跑得更快,不會,所以他必須停下身子出擊。

全泰安的身子說停就停。停住之時便像是釘在地上的釘子穩定得叫人心裏吃驚,也顯得極爲古怪,

全泰安門哼了一聲,但他的身形很快便停了下來,也很快便改變了角度,在他起身之前,踢出一腳,是掃向林海的下盤。這一腳極快,像是一道水磨般的幻影,滿地都是腳但誰都知道,真正的腳只有一隻。

全泰安卻一聲慘嘶,身子又疾翻而出,因爲在他踢出這一片腳影之時,便有一道不知由哪兒射出的電芒標射了出來。

那般突然、那般強勁、那般狠辣、那般快捷全泰安的腳流了血,不多,只有三道劍痕,這只是他見機得快,否則,恐怕他的一條腳已經不再屬於他了。

全泰安的確沒有想到林海竟可以從這種角度下手,而讓他發現不了這柄劍是在哪裏,這種可怕的程度幾乎快讓他發瘋了。

想到一個人滿身都可以出劍,滿身都是殺人的劍,無論是誰都會受不了,全泰安也是這樣。

全泰安想到了他師父的話,千萬不要惹華夏人!!!

他才真正地感受到林海的可怕,只是此刻他已是欲罷不能,林海的氣勢早已經將他完全鎖定,如影隨形地跟上來不停地攻擊,而且速度總比他想象的更快,連讓他還招的機會都沒有,真是可悲。

全泰安的自負源於他從未敗過,而今他連連受挫,鬥志不由大消,但作爲一個高手求生的本能,他的身子一退的同時,又像彈簧一般,迅速彈射而回,以雙手握刀,以命博命的架式向林海的腦袋上疾斬,拖起一道風雷之聲,氣勢極爲驚人。

林海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

全泰安立刻感到不好,但發現已經來不及了,林海竟然追至他刀勢之外,他根本就沒有看到林海在哪裏,這的確是一件極爲要命的事。全泰安的身子竟在空中連用,向剛纔位置的反方向衝去,但仍忍不住慘叫一聲,天空中飛灑下幾點鮮血。

林海也沒有想到全泰安竟會在空中換氣,竟逸出這一招本來可能要他命的一劍。

全泰安今日的表現的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誰也想不到全泰安的武功竟會如此厲害,反應如此靈便。

唐風的眼中射出數道狂熱的光芒,他在心底對林海多了幾分欣賞,因爲林海只一上場便已看出了全泰安的武功

全泰安的確是一個極爲頑強的對手,

全泰安的表現也同樣是那般頑強,那般生動,那般有生命的爆炸感,的確,也便像是一個煤開的煙火。具體地說,應該不是他像爆開的煙花。 他的刀,他的刀在他的腳剛剛一着地的剎那,便像是爆開的煙花,閃爍出一片悽豔,密集地兜向林海。他的反應的確快得驚人。

他的刀法本身也是極快,再加上他的頑強,他的求生慾望,纔會有他這奇蹟般的一刀,這讓所有旁觀者驚咦而不得不讚賞的一刀。這一刀,便像是在林海的身前開滿了無數的鮮花,開得那般豔麗,那般燦爛,那般悽豔,那般動人,更可怕的卻是這一刀變得無比肅殺。

這是絕招,是全泰安的救命絕招,與他師兄彭連點共同苦研了幾年的刀法,終聚成這精華的一刀。

全泰安心中有些嘆息,他絕對不想使出這一刀,他絕對不會希望有人可以將他的底子摸透,但是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他必須使出這一刀,這救命的一刀,被別人看清楚自己武功底子總比被別人殺死要好些,更何況他從來都未曾用過這一招對筆,他倒也想看看這一招到底是怎樣一種威力,怎樣一種可怕。

林海的神情只是微顯驚訝,因爲全泰安這一刀所驚訝,也因爲全泰安那種狠勁微微有些驚異,但他絕對不是怯縮。

這個世上似乎並沒有誰可以讓他快縮,也沒有什麼東西值得他住宿,一切都是那般自然,一切都是那般生動,一切都那般從容,便像他的步子。林海的步子依然是那般輕鬆,從容而優雅,也沒有人看到他的劍在哪裏,沒有。

若有人要問林海劍在哪裏,相信林海定會告訴他劍在心中,心中有意念,意念無處不在,因此劍也是無處不在,無處不可放創,無處不可出劍;無處不是劍。的確,林海的劍的確似是無處不在,無處不存,無處不出,讓人感覺到他便像是一個渾身長滿無形之劍的刺猾,或許是他自己本身便是一柄無堅不摧的劍。

全泰安深切地感受到了林海劍的存在,每一次他總是被林海的劍先一步攻入心中,他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無論他的刀勢如何凌厲,無論他的氣勢如何強勁威猛。 無論他的心種如何聚中在自己的刀上,而林海那柄意念之劍總會早一步刺入他的思想,統治他的意念,讓他感到林海的劍那種無處不在的可怕。全泰安心頭的駐異絕對不會比那些對他這一刀感到駭異之人小,因爲他居然發現林海的劍法再好,劍術再強,便是可以讓滴水不透,可以讓空氣都不透進來,但仍然不可能斬斷對方的意念,絕對不可能將對方的思想完全毀滅,那是一種純粹的以另一種形勢存在的氣勢,也只有這樣的攻擊纔是最可怕最有效的。

全泰安感到一陣虛弱,因爲他知道自己永遠也破不了林海的劍法,正像他完全無法斬斷對方的意念,完全無法讓對方禁止住意念,因爲他在精神上的修爲永遠也無法追及林海,這是他的自知之明,他更明白爲什麼林海的劍總會在最應該出現的地方出現,那是因林海那柄意念之劍早已將他心中的一切思維完全清楚,自己對於林海來說,便像是一個沒穿任何衣服的人,包括自己的思想,都是**裸地展現在林海的眼下,因此他註定只會有一個命運,敗亡的命運,便是他的武功再高,結局仍然是如此。

全泰安感覺到林海的劍的存在,也感覺到那似乎無處不在的劍意,那無處不存的殺氣,他在心中暗歎,因爲他知道林海劍絕對會出現在最應該出現的地方,出面在他最不願意對方的劍出現之處,這真是一種難以說清的悲哀。林海的劍的確是出現得很突然,也異常精彩,不可否認,這正是最該出現的地方。

全泰安一聲慘嚎,在心中卻只有無限的絕望,他這一刀仍然是被破了,以最無奈的局勢被破了,無論多好的招式。

在黃海的眼中卻只像擋住林海的心劍;由意念所發出的精神之劍,這種劍纔是最可怕的,纔是最有殺傷力的,全泰安在這一刻才真的明白爲什麼會有“啞劍”不敵之說了,那是因這個世上沒有幾個人可以敵得過自己。


全泰安再一次重重地掉落在地上,他的刀已經着一隻破天的雲雀鍋上了雲霄,沒有人看見過林海的劍是怎麼一個形狀,也沒有人看到林海是怎麼出手,甚至沒有看見林海是怎樣走路,怎樣滑行移步,但這個戰局已經奇蹟般地成了這種模式。

無論是誰,也不管你是故是友,都不禁自心底開出了一絲等意,甚至讓很多人都看得稀裏糊塗不明所以,誰也想不到如此狂猛的全泰安,如此可怕的刀法竟然被他這般輕描淡寫之下便破掉了,讓人深深地感覺到全泰安竟是如此不堪一擊,但絕對不會有人說冉長江的武功不好,他們畢竟好手,雖然他們無法知道林海的劍出自哪裏,收自何方,但對於全泰安的武功他們卻懂得欣賞,懂得品味,他們甚至處處爲林海設想如何破解全泰安的殺招,只不過,他們在還沒來得及想出破解之法時,全泰安已經被擊敗了,也不知道是如何破解的,也不知道是魔法還是虛幻術,但全泰安的確是敗了,敗得極修,雖然在旁觀者的眼中這是必然的,但這種敗法卻大出旁觀者的意料之外。

全泰安的身子在重重地聯在地上之時,整個身子便像是一隻老蝦,彎M成一團,但在林海那鬼魁般的身影走近之時,那彎曲的身子卻驟然抖直,一道殘虹在天空中亮起。竟是一口鮮血,一口鮮紅得讓人感到刺眼的鮮血,標射出滿天悽豔與慘烈。

全泰安死,全家在七大家族的位置也正式消失。


七大家族已經被唐風覆滅掉了五個。 黃昏其實極美那淺淺滑落的太陽,那由頭頂若驚鴻般劃過的歸巢之鳥那淡薄的流雲,通紅的晚霞,湛藍的天空,便像是夢一般甜美。微微的風拂起幾片地上棕色的樹葉與那片片豔紅掛於樹梢的樹葉沙沙地響成一支黃昏曲。

風輕輕拂起凌能麗那柔順的秀髮,如絲般灑在那照人的俏臉之上竟比整個天地加起來更美麗更動人。

這是一個女人的身影,她在靜靜地望着遠處刀光劍影的殺戮,眼神中卻閃爍着不可思議的平靜、

很少有女人見到如此的殺戮和打鬥會面不改色的。

而眼前的這個女人卻做到了。

女人向來都是心軟的動物,是水做的,所以她們見不得殺戮但是眼前的女人卻好像是喜歡殺戮一般、

遠方,問天的人馬在攻略全家。

刀光劍影,問天此次派出的是他們問天“殺手部隊”的第二組,由高手林海帶領。

林海也是華夏逃來的,他也曾經在這些人身上吃過虧。

看到全家的第一高手全泰安,林海臉上帶着冷笑猛然出手,他的出手就如同一道流星,手中的寶劍化爲嗜血的魔光暴掠而去。

全泰安心裏暗暗叫苦,因爲他感覺到了林海那輛劍的存在,但卻並沒有任何方位,那輛劍的的確確是存在,存在在哪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