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此人雖然只有武王修爲,不過看他奔跑的速度,必然是煉體的武者無疑。剛好可以爲影子大人修建祭祀大殿。”初階武聖嘿笑一聲揮了揮手“你們兩個去周圍看看,以防敵人發現我們。”卻是指揮兩名武尊戒備去了。

“雖然對方只是小小武王,但不可打草驚蛇,待他靠近我們,你們四個上去迅速將其合圍。”初階武聖輕壓手掌,趴伏在樓頂,扭頭對四名武皇吩咐到,想必一名武王,必然是不用我堂堂武聖出手的。

東方絕距離樓頂幾人越來越近,與古云濤所學暗殺之術發揮了作用。隱約察覺到了對方的不懷好意。

“難道是敵人?”少年猛地停住了腳步,身上站意騰的升了起來“剛好心情不爽,就有人送上來當沙包麼?”

“咦。對方竟然有武聖存在,不好!”東方絕散發出神識,感應到了對方實力,豁然望向樓頂。

“媽的,這小子竟然如此警覺,是你們幾個廢物沒隱藏好身上的氣息麼?”初階武聖怒罵一聲“上,堵住他。不要讓他跑掉!”

東方絕確實萌生了退意,武聖強者與他相差了三大等階,如果對戰,可謂凶多吉少。可此時已然是來不及了。

四名武皇接到命令,刷的從樓頂跳下,並排攔在少年身前,果然是堵住了東方絕的退路。

“恩?那名武聖沒有下來麼?”少年腦子一轉就明白了對方心理“看來人家是看不起我一個小小武王啊!”

“如此甚好,即便最後死在這名武聖手下,也能拉幾個墊背的了!”東方絕身上殺氣瞬間暴漲,死死鎖定在四名武皇身上,伸手從背後拔出玄龍刃。

四名武皇被少年殺氣鎖定,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心中竟是有些發虛。互相看了看,事不宜遲“上!”

齊喝一聲,四人凝聚體內能量欺身上前,右掌帶着風聲向東方絕劈頭砸下,竟然是整齊劃一,合擊之術。

少年屏氣凝神雙腿岔開,將體內源力調動到極限灌注入手中緊握的玄龍刃之中,豁然斬出。

“多龍合擊!”空蕩的大街上突然響起一聲龍吟虎嘯,漆黑的夜晚被絢麗的湛藍色照亮。湛藍的光芒中夾雜着道道赤紅,如同煙花綻放般美麗異常。

“恩?”樓頂的初階武聖,猛地睜大了雙眼“什麼?一劍之威竟然將四名武皇斬了個七零八落。這還是九階武王麼?看來一定要本尊親自出手了!” 吃過晚飯之後,景安便起身打算告辭,當然他不會主動的去碰她,既然Dawn有那種的心思,那麼他自然得要等到她自己爬上身來的時候,再欲拒還迎的把她壓倒。

「吃飽了飯,不想再做點兒別的事情嗎?」

果然,Dawn一聽他要走,整個人馬上便貼了上來。

「Dawn!」景安喚了一聲,伸手想推她,不過身上的女人可比大膽得多了,早早的便一下將自己的衣服給脫了。

看著她絕好的身材,真是有讓人流鼻血的衝動。

「你就不想要嗎?」

昏暗的視線,看不清楚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從裡面時不時的便付出幾聲的聲響。

緊接著便是他們的對話聲。

「會後悔嗎?」景安的聲音悶悶的從房裡傳了出來。

「試過之後,再說!」言罷,紅唇早已送了上來。

「討厭,你弄髒了我的地!」話雖如此,可卻依然帶著性感的誘惑。

外面的雨越小越大,聲音把房裡曖昧且不宜的聲音慢慢的給蓋了過去。

微微開啟的窗戶,帶來外面汽車喇叭的聲響。

很吵……

很鬧……

可卻完全不會打擾到房中的兩個人,過了很久,甚至可以說大半個時候,房裡傳來一聲帶著氣憤且不滿的聲音。

「景安,你到底行不行啊?」

「對不起啊,我今天應該是有點兒累了,所以……」緊接著傳來男子的聲音。

女子開始安慰著他。

雷聲四起,閃電聲蓋過了一切,使得房裡的情形也變得越來越惹人遐想。

「我剛剛說話有點兒重,我幫你!」

可是過了許久之後,依然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昏暗的房裡,傳出一聲極大的不滿,緊接著便聽到女人的聲音憤怒,且鄙夷:「你丫不是累了,你丫是不舉。浪費老娘時間。」

Dawn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來,鄙夷的眼神一點兒都不隱藏,盯著景安看了兩眼之後,怒道:「自己滾,不用我來趕!」

言罷,Dawn已轉身進了房間里。

「啪」的一聲,門被大力的關上,連著一邊的沙發,也跟著抖了抖。

景安看了一眼,依然只覺得自己這幾天是累壞了,再加上今天因為君上邪那報道而興奮過頭,所以才會如此,他就不相信自己真的不舉。

穿上衣服掃一眼地上的東西,隨後便離開了Dawn的家。

他現在想著的便是關久久和君上邪到底什麼時候離婚,只要他們倆人離婚了,那麼他一定會馬上找到關久久,那個時候就跟關久久說他們要娶她。

他相信,那個時候正傷心難過的關久久,一定最希望一個人來安慰她,而他就是最好的,可以安慰他的人。

而且他們倆人從小一起長大,他對關久久的了解,要比君上邪不知道多多少。

他們倆人就算是不在一起了,那麼君上邪也一定會給關久久一筆不小的費用,讓關久久獨自生活。

那個時候,他就不會再被任何人看不起,越想便越興奮,對於剛剛Dawn的話早已經拋到了腦後……吃過晚飯之後,景安便起身打算告辭,當然他不會主動的去碰她,既然Dawn有那種的心思,那麼他自然得要等到她自己爬上身來的時候,再欲拒還迎的把她壓倒。

「吃飽了飯,不想再做點兒別的事情嗎?」

果然,Dawn一聽他要走,整個人馬上便貼了上來。

「Dawn!」景安喚了一聲,伸手想推她,不過身上的女人可比大膽得多了,早早的便一下將自己的衣服給脫了。

看著她絕好的身材,真是有讓人流鼻血的衝動。

「你就不想要嗎?」

昏暗的視線,看不清楚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從裡面時不時的便付出幾聲的聲響。

緊接著便是他們的對話聲。

「會後悔嗎?」景安的聲音悶悶的從房裡傳了出來。

「試過之後,再說!」言罷,紅唇早已送了上來。

「討厭,你弄髒了我的地!」話雖如此,可卻依然帶著性感的誘惑。

外面的雨越小越大,聲音把房裡曖昧且不宜的聲音慢慢的給蓋了過去。

微微開啟的窗戶,帶來外面汽車喇叭的聲響。

很吵……


很鬧……

可卻完全不會打擾到房中的兩個人,過了很久,甚至可以說大半個時候,房裡傳來一聲帶著氣憤且不滿的聲音。

「景安,你到底行不行啊?」

「對不起啊,我今天應該是有點兒累了,所以……」緊接著傳來男子的聲音。

女子開始安慰著他。

雷聲四起,閃電聲蓋過了一切,使得房裡的情形也變得越來越惹人遐想。

「我剛剛說話有點兒重,我幫你!」

可是過了許久之後,依然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昏暗的房裡,傳出一聲極大的不滿,緊接著便聽到女人的聲音憤怒,且鄙夷:「你丫不是累了,你丫是不舉。浪費老娘時間。」

Dawn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來,鄙夷的眼神一點兒都不隱藏,盯著景安看了兩眼之後,怒道:「自己滾,不用我來趕!」

言罷,Dawn已轉身進了房間里。

「啪」的一聲,門被大力的關上,連著一邊的沙發,也跟著抖了抖。

景安看了一眼,依然只覺得自己這幾天是累壞了,再加上今天因為君上邪那報道而興奮過頭,所以才會如此,他就不相信自己真的不舉。


穿上衣服掃一眼地上的東西,隨後便離開了Dawn的家。

他現在想著的便是關久久和君上邪到底什麼時候離婚,只要他們倆人離婚了,那麼他一定會馬上找到關久久,那個時候就跟關久久說他們要娶她。

他相信,那個時候正傷心難過的關久久,一定最希望一個人來安慰她,而他就是最好的,可以安慰他的人。

而且他們倆人從小一起長大,他對關久久的了解,要比君上邪不知道多多少。

他們倆人就算是不在一起了,那麼君上邪也一定會給關久久一筆不小的費用,讓關久久獨自生活。

那個時候,他就不會再被任何人看不起,越想便越興奮,對於剛剛Dawn的話早已經拋到了腦後…… 東方絕一式多龍合擊揮出,四名武皇支離破碎,鮮血四濺,看的樓頂初階武聖目瞪口呆。

少年體質經過巨龍精血淬鍊本就異於常人,又被陰陽欒果此等天地異寶改善,說是神體都不爲過。之後又被古云濤用海量靈藥晶核堆積打造。再配合自創的《源動決》與玄龍五式,雖然只有九階武將修爲,但真正的實力確實不止如此。

東方絕剛剛失去心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又遭到襲擊,此時情緒極其不穩。但物極必反,少年將四名武皇斬於劍下,保持着出劍的姿勢,一動不動站在街道中央,就像一座大山般穩重。不過身上氣勢全部內斂,任誰都看不出他現在究竟是何反應。

“難道他隱藏了實力?”初階武聖心中嘀咕,仔細觀察少年“不對啊,確實只有九階武王修爲。一定是他的武技比較厲害,那四個廢物又太過大意。看來還是要我親自出手!”

想罷,初階武聖騰空而起,蒼鷹般俯衝而下落在東方絕面前。

東方絕感受到對方落地,全身源力急速流轉,心中戰意升騰,輕輕擡起眼皮看了對方一眼“武聖又如何?你要戰我便戰!”

“恩?”初階武聖猛然瞪大了雙眼,因爲對方此刻在他的感官之中竟然完全失去了蹤影,可人卻又實實在在站在那裏。

“這是怎麼回事?”初階武聖感到頭皮有些發麻,兩人實力相差如此懸殊,可對方竟然給了自己一種無處着力的感覺“難道他真的隱藏了修爲?”

東方絕此時也不好過,剛剛四名武皇的合擊還是讓他受了一些創傷,而他保持一個姿勢不動,正是在努力恢復體內傷勢。可他的神識足夠強大,卻是初階武聖所不能及的。所以纔會給對方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


“不能再等了,對方肯定是在虛張聲勢,試探一下再說。”初階武聖終於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眼睛,揮手打出一道能量。武聖畢竟是武聖,能量波貼着地面急速向少年衝去,石板路都開始龜裂。

“此人隨手一擊,竟然強過四名武皇全力合擊,果然不愧是武聖強者!”東方絕終於動了,迅速將玄龍刃收回,橫在自己身前大喝一聲“羣龍護主”

湛藍色的劍氣,宛若條條巨龍,收攏纏繞在少年身前,堪堪抵擋住了武聖隨手一擊。

轟的一聲巨響,東方絕被能量波撞得貼着地面向後飛退,街道中灰塵四起。

“咳咳…”灰塵消散,少年用玄龍刃支撐住身體,胸腔內血氣陣陣上涌。

“本尊看的沒錯。你小子果然是在虛張聲勢!”初階武聖一擊得手,心頭大定。臉上浮現出邪惡的笑容“小子,你殺了我四名屬下,此等罪行難以饒恕。就讓本尊將你拿下,送往地獄之中吧!”

“哦?送往地獄之中麼?”東方絕豁然擡起頭,嘴角竟然也有着一抹微笑。

看到少年臉上的微笑,初階武聖雖然已經探明瞭對方實力,可心中卻仍是有些發虛。努力揮去這絲不適的感覺,雙拳凝聚能量,飛身向東方絕衝去。

“既然你那麼迫不及待,我就成全了你!”這一拳轉瞬到了少年身前,帶起的強勁風力,竟然刮的面部生疼。

此時還擊已經來不及了,東方絕只好將雙臂交叉於胸前,凝聚源力硬生生吃了這一拳。

強橫的力量,將東方絕直接推到了空中,咔嚓一聲,少年只感覺大力傳來,雙臂上傳來劇痛,竟是有些骨裂了。

體內源力迅速修復着創傷,東方絕腦子有些發矇,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哈哈…初階武聖怪笑一聲,竟是騰空而起,向少年追去。雙拳已然又凝聚出了磅礴能量。

“就這麼輸了麼?”東方絕感到自己如在雲端一般無處着力,身體卻彷彿有萬斤重,急速向下墜去。

“不行,我還有那麼多未完成的事情。家族大業未定,父母沒有找到,母暴龍的恩情未還!如此落於敵手,實在不甘!”

東方絕猛然睜開雙眼,身體中涌現出無窮的力量。

這時,武聖包裹着能量的拳頭近在咫尺,少年雙臂已經受創,肯定不能再受一次重擊。

東方絕腰部用力,猛然在空中翻轉了一下,蜷縮起雙腿應向敵人雙拳。

“小子,你還挺配合嘛。看樣子你是想四肢俱斷,方便本尊將你拿下啊!”初階武聖嗤笑一聲,雙拳狠狠砸在東方絕腿上。

“就是現在!”少年腿上劇痛,眼中卻是一喜,藉助對方拳頭的推力,急速向空中飛去。

緩緩閉上雙眼,全部意識沉浸在天地之間,東方絕以一種優美的姿態將玄龍刃舉過頭頂,體內源力洶涌的灌入劍中。

空中的東方絕氣勢越來越勝,手中玄龍刃散發的湛藍色幾乎可以照亮街道,竟然就那麼漂浮在了空中。

“恩?這是什麼?”初階武聖看着少年手中武器越來越璀璨的湛藍色,心中一陣發慌“這個小子太過怪異,勞力不少他一個,還是殺掉算了。”

初階武聖原本並未對東方絕動殺心,只想將其捉回去作爲勞力修建祭祀大殿,可此時卻是有些發毛了。調動體內能量,竟是發出了全力一擊向蓄勢中的少年打去。

再次睜開雙眼,東方絕眼中閃過一抹深藍。看着洶涌而至的能量波並未有任何懼怕。

“玄龍瘋斬!”少年彷彿隨手揮動了手中長劍,一道璀璨的劍氣呈弧形向武聖的能量波斬去。可這道劍氣在半途卻突然變成了一條龐大巨龍的樣子,張牙舞爪嘶吼着鑽入對方能量波。

沒有發出什麼聲音,天地間突然一片明亮,刺目的光芒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光芒消散,黑暗重新降臨,初階武聖吐出一口鮮血,駭然望向破敗布偶般從空中掉落的少年。少年砰然落地,激起陣陣灰塵。

“他真的只有九階武王修爲麼?”初階武聖眼中盡是不可思議。捂着胸口流血的劍痕向東方絕走去。

少年躺在地上,此刻滿臉死灰,完全沒有了呼吸,儼然已經在武聖全力一擊之下喪了性命,不過雙手卻仍然死死握着玄龍刃,到死身上的站意仍然讓人心顫。

“媽的,本尊堂堂武聖,竟然在武王手中傷到如此地步,實在罪不可恕。即便你已經死了,我也要撕裂你的屍身。”

這名武聖猙獰地盯着少年緊握武器的雙手,心中仍有一絲忌憚,頓時有些氣急敗壞。衝到少年身邊,舉拳就向對方屍身頭部砸去。

“額…啊…”初階武聖突然停住了動作,臉上滿是驚恐之色,接着身體軟軟倒地,鮮血自七竅緩緩流出,竟是莫名其妙死的不能再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