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萬擎宮可謂風聲鶴唳,五步一崗,十步一哨,高度戒備,以防周浩再次突襲。

在萬擎山附近聚集了不少的仙界修者,他們是附近勢力中的門人,聽到了萬擎宮的事後,都頗為震驚與好奇,紛紛趕來爭相一睹令整個萬擎宮都寢食難安、獨自狂屠兩百餘萬敵軍的絕世狂人。


很多人都是最近才趕至,未曾見過周浩與萬擎宮大戰的景象,守了幾日,沒再見到周浩出現,不由得有幾分失望。

「你們說那人會不會死了?」

「這個極有可能。每一回他都重傷垂死,就是閻王的命也沒這麼硬,我不信他每回都可以挺得過來。若是不死,以他的個性,應該早就殺回來了。」

「如果真的是那樣,就太沒意思了,我這兩天日夜趕路,為的就是看看那人有什麼三頭六臂的本領,敢獨身一人單挑萬擎宮。若是不能親眼目睹,簡直是平生憾事!」其中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搖頭,失望的說道。

「你才趕了兩天的路,我可是從橫嶺日夜兼程趕了五天的路,腿都快斷了,好不容易在昨天趕到。還盼著能開下眼戒,一瞻其風采,要是他死了的話,我豈不白跑一趟?嘖嘖,說起來這人比起淚滄海和小妖帝冷玉更狂,實力也極其可怕,以前怎麼就沒聽說過這號人物?」

「我也奇怪,不過我更好奇的是他怎麼不去闖古天路?要是他去闖古天路,遇上了淚滄海、冷玉、血修羅和韋不二那幫人,不知道誰更強?」

一名長相妖嬈的女仙道:「現在古天路上的封帝之戰,異常激烈,仙妖鬼佛人五界之中,各出了一名有封帝實力的熱門人選。我們仙界已經有了淚滄海,如今又多出一名神秘的帝級強者,要是他踏上古天路,和淚滄海聯手的話,我們仙界絕對會大放異彩,把妖族都給壓下去。至於人族,鬼宗,佛界,到時候統統都要矮我們仙界一頭!」


眾人見她說得十分有理,全都點頭附和。

另一人介面說道:「華雲仙子所言不差。現在五界的年輕一輩傳人,實力彼此旗鼓相當,如今我仙界又出了一尊絕代天嬌,以他的戰力來看,絕對能夠和小妖帝冷玉、修羅鬼王他們一拼。

等他踏上古天路后,我仙界就相當於出了兩尊年輕帝者,聯手之下,定能橫掃各界同輩之人。到時候我們踏上古天路,在另外四界傳人面前,高人一等,風光無限吶!」

這幫年輕的仙人聚在一起,興高彩烈地討論著周浩的事迹。、人間的仙界同輩高手,見過周浩的,幾乎統統被殺死,他們對周浩這魔王僅是聞名,不曾見面,沒有人認出他。

還以為仙界又出了一位能夠和淚滄海爭峰的年輕帝者,暗自高興,豈不知他們眼中的年輕帝者,正是他們仙界的大仇人。 (萬分感謝「四楓院月玉」兄弟投的月票,感謝!第三章半個小時后更新。)

不一會兒又有十幾名聞風趕來的,為首是一名身穿黃金鑲邊長袍,高壯威武的英俊男子,臉上帶著一抺倨傲之色,另外的人對他似乎十分恭敬,以其為中心。

這幫正在討論得十分起勁的年輕仙人,見到來人後,也都紛紛迎了上前。

「原來是飛花宮的無花公子,失敬失敬!您怎麼也來了?」

「無花公子大駕光臨,我等有幸得瞻台顏,實在是榮幸啊!」

不少無門無派的散修,想趁機巴結來人,好攀個靠山,言語中免不了一番恭維。全都圍著無花公子,阿諛奉承。

「我聽聞仙界最近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少年強者,一時好奇,就過來湊下熱鬧。大家都別太在意,當我不在存就是了,本公子不喜太過張揚。」那名叫無花公子的年輕仙人,有幾分漫不經心的說道,神色之間,頗為傲慢,有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另外一些大派的年輕仙人們,見一堆散修圍著無花公子轉,對自己卻視若不見,心中都頗為不爽。只是無花宮勢力龐大,他們不敢得罪,就算不像那些散仙們刻意去討好,仍滿臉堆笑,走過去說些場面客套話。

飛花宮的勢力比萬擎宮還要大得多,許多人都比較忌憚。

「聽聞無花公子之前曾去闖蕩古天路,見聞一定很廣,不如給我們說說天路上的新鮮事,好讓我們一飽耳福。」

「是啊是啊,聽說當年人族那個叫周浩的狂魔,血洗古天城,殺了三界近千名精英高手,無花公子卻安然無恙,從那狂魔手底下全身而退,一時間傳為佳話。不如就給我們說說當時天路上,您是如何與那狂魔大戰,好讓我們開開眼戒。」

那些有意巴結飛花宮的散仙們,帶頭鼓勁,在給無花公子抬身份。

無花公子聽人提起他從古天路上逃回來的事,非但沒有惱怒,反而十分得意,一邊把玩著手中摺扇,一邊心情大好的說道:「雖然好漢不提當年勇。不過,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那我也就勉為其難給你們說一下。

當年古天路上,淚滄海、冷玉他們對洛風還之死,萬分惱怒,下令屠盡古天路上所有人族。後來把周浩那個魔王激怒,跳上了古天路,大殺四方。這時候淚滄海和小妖帝他們已經闖進第二重天路,只有十雄中的莫工、紫衣龍王和我三人,帶領著千餘名三界高手鎮守天城。

那日我正好外出,等回來之時,正見那狂魔血洗天城,連紫衣龍王和莫工都被他斬殺。

我一怒之下,上前與之大戰三千回合。無奈此人的法力太過可怕,直追半步仙王,我終是不敵,以半招敗落。不過那魔王也被我擊成重傷。這是本公子生平唯一一次敗在他人手中。雖然這魔頭可恨,卻也是個極令我欽佩的對手。希望下回古天路遇上,能夠與他再決雌雄!」

無花公子說得聲情並茂,慷慨激昂,雖然表面上裝出一副敗得十分不甘心、希望有朝一日能與周浩再一爭長短的表情,實際上看到眾多年輕仙人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眼中充滿了崇拜之色,早就樂開了花,整個人都飄飄然。

當年在古天路上,他因為有事暫時離開了天城,所以沒遇上周浩,是第一天城裡,三界年輕一輩中唯一的倖存者。

知道周浩血洗了古天城,嚇得屁滾尿流,連忙逃回了仙界。

不過聞風而逃這麼丟臉的事,他自然羞於啟齒。當時的人都死絕,唯有他一個倖存者,所以回到仙界后大肆吹噓,自己曾與周浩交手幾千回合,最後兩敗具傷,他以半招之差輸給了周浩,頓時成為年輕仙人們眼中的英雄,受到無數女仙的追捧。

老一輩的人知曉天城上的一切,卻也不會跟一個晚輩計較,不顧身份跳出來戳破其謊言。而年輕一輩中的人,都不知道當時天城上的情況。所有人都死了,連妖族十雄的莫工與紫衣龍王也慘死在大魔王周浩手中,僅有他生還,說的話自然就無人懷疑。

當所有人聽著無花公子的「英勇」事迹,讚歎佩服之際,又有另一撥人走了過來。

為首的黑衣男子同樣出自附近一大教,與無花公子素來不和,遠遠就聽到對方在吹噓,出盡風頭,心中很不爽,忍不住諷刺道:「大家都要小心了,可別被大風颳走啊。」

他身後的人不禁好奇的問道:「黑風公子,您這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有人在那裡吹得天昏地暗,怕他的口氣太大,把你們吹走,好心提醒一下而矣。」黑風公子的話很響亮,在場的人全都聽見,頓時引得一片嘩然大笑。

「黑風,你什麼意思?難道以為本公子在吹牛么?」無花公子見老對頭拆自己的台,令他遭人恥笑,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怒視著黑風公子質問。

「難道不是么?那周浩的法力是何其的厲害,獨自一人斬殺三界千名精英高手,甚至連莫工與紫衣龍王聯手,都慘死在他手中。難道你無花自問比十雄更厲害?嘖嘖,臉皮真厚吶,居然到處吹噓自己和周浩交手三千回合,沒見過這麼不知羞恥的人!」

「哦?那你倒是來解釋一下,為什麼連莫工、紫衣龍王在內,三界過千名高手,統統被殺死,而我卻活了下來?難不成你以為人族那個殺人魔王,會突然大發慈悲,唯獨放過我一人?」

「就是,無花公子說得對,那個毫無人性的殺人魔王,怎麼會殺了所有人,單單就放過無花公子?分明是黑風公子妒嫉,想要抺黑無花公子!」

「說得對!黑風公子休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紫衣龍王怎麼啦,莫工很了不起?他們還不是被周浩殺死,只有無花公子能從其手下全身而退,這說明妖族已經無人,所謂的十雄浪得虛名,連無花公子都比不上!」

一些飛花宮的人,以及刻意巴結無花的散仙,紛紛指責起黑風公子。

無花十分得意的看著黑風公子,而黑風公子則被氣得說不出話來,臉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

「你們快看,那邊!」這個時候,有人-大喊了起來,指著遠方,臉上現出驚恐與難以置信之色。

眾人聞聲,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遠處出現一幕極其驚人的景象。

茫茫無邊的山林,所有的草木都瘋狂的長生,變成了參天巨木,全部活了過來,化成了樹精木怪,怒吼震天,向著這邊奔騰而來。密密麻麻的木精樹怪,奔走之間,可怕的木須把大地拍裂,煙塵滾滾,如潮水勢不可擋的湧來,漸漸散開,形成包圍之勢,把整片萬擎山脈圍住。

在這些樹怪當中,有幾百頭高大的綠色「巨人」,每一頭都是百萬年的樹木被點化后,化成的巨妖,法力濤天,吼聲如雷。如一根根移動的天柱,奔踏間,震得大地亂抖,啪啦裂開。

「嗷!」

一尾幾千丈的青色巨龍,咆哮著飛舞而來,在它的龍首之上,一名年輕的男子傲然而立,雙手抱胸,滿臉的煞氣。在男子身後的高空,有兩頭巨大的魔獸盤旋,一路相隨。

青色的巨龍飛過的時候,所有的樹精木怪,如避蛇蠍地遠遠退開,十分害怕其龍首上男子散發出來的氣息。

縱然離得很遠,黑風公子一幫人,依然能夠感覺到站在青色蛟龍上那名男子恐怖的法力波動,以及那令人心驚肉跳的煞氣。

「好重的殺氣啊,這人…簡直如殺神再世!」

「太霸氣了,這才是真男人啊,什麼叫強者?這就是!」一些年輕的仙人,看著這名站在蛟龍首上,不可一世的男子。

數以百萬計的樹怪木精,在他的驅趕之下,如萬馬千軍湧來,將整片萬擎山圍成了鐵桶,如此驚人的手段,化草木為兵,統御萬妖,如神帝降凡,巡狩萬界,這種氣勢讓他們嘆服。

「難怪他可以對抗一個三百萬的大教,如此逆天的神通,縱然半步仙王也做不到啊!此人好面生,奇怪,如此絕代天嬌,以前怎麼都不出來走動的么?」

在所有人都驚嘆著周浩的可怕手段時,無花公子卻臉色煞白,全身發抖,眼睛瞪大如銅鈴,好像見了鬼。

「他……居然是他…真的是他啊,周浩!他……是周浩!!」

「無花公子,你說什麼,這名男子莫非就是名震各界,殺了我界無數強者的人族魔王周浩?」

「不可能吧。真是那樣的話,他也未必太膽大包天了。殺了我仙界這麼多人,居然還敢明目張胆的闖入仙界之中,公然挑釁一個大派,難道不怕引起公憤么?還是他以為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一些仙界的人十分氣憤。

無花公子看著周浩慢慢逼近,兩退發抖,直冒冷汗。一想起古天城上釘著的一具具妖族屍體,就想到眼前這魔王有多麼的恐怖,他死都不想再看到這魔王,對方簡直是他的噩夢!

若非這麼多人盯著,他真恨不得馬上轉身就逃,有多遠就逃多遠。

「該死,我幹嘛來湊這個熱鬧,早知道是這個魔王,我逃都來不及呢!」 「無花公子,那人真的就是周浩?」一些人還是不敢相信,再次向無花公子求證。

一來,若眼前的人就是周浩,對方在殺了他們仙界無數高手后,仍敢強闖本界,還公然單挑一個大派,也太肆無忌憚了。無疑是對仙界輕視到極點,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二來,他們先前都以為仙界又出一位能和淚滄海、冷玉他們一較高下的絕代天嬌,百般讚賞,到頭來居然證實是人族的大仇人,無異於自打耳光,怎麼都令人難以接受。

薛家良履職記 是他,絕對錯不了,就算他化成了灰,我都不會認錯的!」無花公子情緒有些激動的叫喊,定定的看著周浩,眼中充滿了畏懼之色。

「好啊,這個人族周浩太囂張了,完全不把我們仙界放在眼中。殺了我們這麼多人,不躲起來,還大搖大擺的在仙界橫行,作威作福。如果這事傳了出去,我們必定會淪為各界笑柄,今天絕不能放過他!」有些人憤憤不平的說道,眼冒凶光,不懷好意的看向周浩,打算呆會兒暗中打悶棍。

「這魔王你都敢惹,嫌命長啊?要送死自己去,我可不奉陪!」有人忌憚於周浩的凶名,怕會被其他人扯下水,連忙撇開干係。

古天城上,過千名三界精英高手,聯起手都被周浩宰殺乾淨;眼前一個三百萬的大教萬擎宮,都給對方一人挑了,死傷兩百多萬人,萬擎宮主這位快接近半步仙王的存在,聽聞都被周浩打傷過。

他們只是普通的仙人,對上周浩簡直就是送死。

「你們這些膽小鬼,怕死的就快滾開,等下趁他和萬擎宮爭鬥的時候,我看準時機,定取他狗命。讓別人知道,我仙界並非無人!」那些打算混水摸魚的,十分鄙夷的對那些置身事外的人痛斥。

黑風公子看到無花一臉的驚懼之色,嘿嘿冷笑,走了過去,對那些爭論著是否要混水摸魚,趁機除去周浩的人喝罵道:「你們在瞎吵個什麼勁?周浩這魔王,豈是你們這些雜魚對付得了的?哼,就算真要對付他,哪用得著你們這些蝦兵蟹將出手,不是還有無花公子么?」

「黑風,你…這話什麼意思!」無花公子聽了他的話之後,猛然驚醒過來,知道對方是想給自己設套,又氣又怒的質問。

「沒什麼意思。無花公子,剛才你自己不是說在古天路上,曾和周浩交手三千回合,僅輸了半招么?你的人還說我妒嫉,故意抺黑你。既然你這麼厲害,那麼除去周浩的重任,當然非你莫屬啦。這樣你不需再等到上古天路,就可以一雪前恥了。

怎麼,莫非你不敢?之前的都是在吹牛?」

黑風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無花公子。

「誰…誰說我不敢!哼,區區一個周浩,何足畏哉。不過今日他與萬擎宮主的私怨,我不便插手,以免被人恥笑我仙界以多欺少,勝之不武。」無花公子知道黑風是故意給自己難堪,暗恨得咬牙。臉上更是青一陣白一陣,極其尷尬。

若是當面否則的話,這臉可就丟大發了,以後不必再出來見人。所以心虛的找了個蹩腳的借口,說完后,連自己的臉都紅了。

這時候,周浩已經騎著青色的蛟龍,來到了萬擎山下,無數的木精樹怪,如青色的潮水,把山脈圍得水泄不通。

他將法力全部轉換成為了混沌真元,法力暴漲四倍之多,五行訣疊加后的威力更加可怕,催生出來的木精樹怪,遠非前面幾次可以擬的。

黑風、無花公子等人,離得不算太遠,周浩一逼近,其無敵的氣勢就震懾住全場,恐怖的法力波動,好似汪洋大海,有種要將天地撕崩的感覺。

剛才還口口聲聲說要討伐周浩的人,全都嚇得臉如豬肝,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

黑風公子這時沖著周浩高喊道:「周浩,你別太囂張,我們仙界的無花公子要與你一戰,有種的就光明正大跟他較量一番!」

說罷,他出奇不意的在背後推了無花公子一下。無花公子見到周浩后,整個人都嚇得腿腳發軟,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給他一下推到了周浩的面前。

「無花?沒聽過。你要挑戰我?」周浩緩緩轉過身,目光陰冷如冰的掃視著無花公子。

無花抬起頭,看到他煞氣沉沉的臉后,嚇得心跳都快停止,臉上肌肉不停的抽畜,雙唇發抖,語不成句的連連擺手道:「誤…誤會,這、只是……一個誤會……小人怎麼敢、敢和您動手?我剛才一時沒站穩,不小心跌了一跤……這…這就告辭……」

周浩這次為滅萬擎宮而來,這個叫無花的仙人,境界太低,在他眼中如螻蟻,懶得再看對方一眼,緩緩轉過身,因為萬擎宮主已經聞風,帶著大隊人馬沖了出來。

無花如蒙大赦,不敢有絲毫停留的逃開。

「黑風,你…你這混蛋居然陷害我,我不會善罷甘休的,你給我等著!」無花像是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回來,他氣急敗壞的沖黑風公子大吼,怒目圓睜,好像恨不得生吞了對方。

「啊哈哈哈哈,不會罷休又如何?我怕你不成!哼,現在怎麼不繼續吹了?說什麼在古天路上跟人家大戰三千回合,還說要上古天路和別人再爭雌雄,簡直笑話!我看你根本不知道害臊兩個字怎麼寫。

無花,以後少在我面前裝英雄,因為你不像。不過嘛,你裝孫子倒挺有一套,剛才一副龜孫子樣,簡直太有趣了,哈哈哈哈!」

黑風公子一臉得意的大笑,毫不留情的奚落著無花,指著他對眾人道:「剛才你們不是一個個把他捧上天的么,還說我抺黑他,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你們眼中所謂的大英雄,真到了人家周浩面前,比龜孫還乖呢,啊哈哈哈!」

無花和那些人全都面色難堪之極,灰溜溜的逃走。

萬擎宮主看到周浩后,臉上抽畜了幾下,目光中充滿了怨毒,「你到底要糾纏到什麼時候!!」

周浩這一個月來,反反覆復的來攪鬧,像怨鬼纏身,卻怎麼都殺不死對方,萬擎宮主已經快被他逼瘋。

「直到你死的時候!」周浩不再廢話,催動著所有的木精開始發動進攻,自己也朝著萬擎宮主撲殺過去。

「好,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萬擎宮主也徹底的暴怒,他不想再跟周浩永無休止的糾纏下去,今天要麼殺死周浩,要麼被對方殺死,沒有其他選擇。

雙方撲殺在一塊兒,卯足了勁,斗得異常激烈。

「收!」

萬擎宮主把手上托著的黃銅仙鍾,向著周浩罩落,化有百餘丈大小,鐘口發出一圈圈黃光。被黃-色光芒照到的東西,統統給收入了仙鍾之內,正對著鐘口的十幾座仙峰,被黃-色的仙光生生扯斷層,吸入鍾腹,被裡面的鐘波瞬間震成了無數煙塵。


周浩面對著恐怖的吸力,也險些給吸落仙鍾,他急忙中撐開了無間地獄,同樣發出可怕的吸力,把自己吸了回來。有無間地獄與仙鐘的吸力對峙,他毫不受影響,雙手執著金光燦燦的神鐧,對準仙鍾立劈而上。

藥香卿王妃 十方破天殺!」

他怒吼,青筋暴路,手中的金鐧划崩虛空,無數金色的殺光衝出,好像一道道黃金巨龍怒咆著撲向仙鍾,將仙鍾給震飛。

「沒有了黃銅仙鍾,我看你有什麼伎倆!」

萬擎宮主見仙鐘被震飛,臉色大變,剛想衝過去把仙鍾收回,就被周浩一鐧逼開,一道道殺光如龍蛇纏身而上,把他的衣衫絞碎,皮膚裂開道道傷口。

「沒有仙鍾,你一定不是我對手!」萬擎宮主大意受傷,暴怒不已,大手一番,屈指成爪狠狠抓落下來。爪尖噴出一道道可怕的指芒,與周浩的神鐧硬撼一記,居然把周浩的神鐧震開。

「這老鬼的法力果然厲害!」周浩暗道,同時加大攻擊力度。

萬擎宮主以肉掌與神鐧對轟,差點手骨都被震碎,痛得他臉色一抽。顧不得痛,他飛快的撲身過去把黃銅仙鍾抱回懷中,然後返身迎戰周浩。

現在萬擎宮一方人員傷亡不計其數,能夠出戰的人,不到百萬。 豪門警妻,老公請上銬 ,五行訣的威力更大,催生出的木精更多,更強大,剛交戰不久,就佔盡上風,把萬擎宮的人逼得節節敗退。

萬擎宮主見狀又急又怒,連忙震動黃銅仙鍾,一圈圈黃-色的鐘波擴散出去,讓這些木精頭疼欲裂,萎靡不振,很快被萬擎宮的人反撲,擊殺不少。

「該死的黃銅仙鍾,看我不把它打個稀巴爛!」周浩也同樣看得眼中冒火,若不是這黃銅仙鍾礙事,他早就把萬擎宮的人殺個精光了。

周浩毫無保留,瘋狂的攻擊過去,十方破天殺,天罡十八掌,九轉封仙陣圖……一氣呵成,接連打出,像狂風驟雨一樣的猛烈攻勢,讓萬擎宮主疲於招架,無暇再顧及其他。

沒有了鍾波的干擾,木精樹怪再次凶焰高漲,在那些化成人形的老樹王、魔神獸、青蛟和幾具屍煞的帶領之下,把萬擎宮的人殺得人仰馬翻,節節敗退,往宮內退去。

撕殺了好幾個時辰,萬擎宮的人傷亡加劇,門人不斷銳減,形勢越發的不妙。

萬擎宮主這些天和周浩多次交手,每一次兩人都各自受傷,周浩借著軒兒的神奇體質練功,幾天就能夠把傷勢調理好。他卻不行。隨著一次次傷勢的反覆發作,他早就是強弩之未,現在周浩又法力大增,苦鬥了幾個時辰,他終於開始不敵,漸漸被周浩壓制住。

「鏘!鏘!」一陣急促的脆響,黃銅仙鐘被周浩的幾道封仙陣圖擊中,之前的裂紋加大,快近崩潰。

「王超,你的仙鍾就快要被我打爛,還有什麼招數快使出來吧,否則晚了怕你沒有機會!」周浩語氣冰冷的說道,手下不慢,見對方抱鍾衝殺過來,眸中迸出兩色光芒。

「啪啦!」

兩人中間的時空,被他的陰陽寂滅仙光一照,馬上崩炸成了混沌,萬擎宮主王超抱鍾疾沖,收勢不住,困在了混沌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