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直按照這個速度下去,他相信慕容曉霜撐不過兩個月的時間,可是兩個月,他能找到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的原因嗎?

「穆凌,感到絕望了嗎?」


陡然,空氣里傳來一聲詭異的聲音,緊隨著,一道人影緩緩的浮現在了穆凌的面前,當這個人出現在的時候,穆凌臉上的悲慟頓時化為了難以置信。

而伴隨著便是一股滔天的憤怒拔地而起,他輕輕的放開慕容曉霜然後一步踏出來到了此人的跟前。

「你怎麼會來到這裡?」

來者是他的熟人,是他沒有見過幾面的熟人,這個人就是他在絕域島結下的仇家,奧巴斯。

因為奧巴龍的事,奧巴斯幾乎追殺了半個大海,不過最終他還是無功而返,現在穆凌居然在這裡看到了這個人,他的第一感覺自然就是疑惑。


奧巴斯邪異的笑了幾聲道:「天魁都能來到這裡,我為什麼就不能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四人在魯南城先休息了一段時間,然後找到一隊商貿船隊,經過一番商討後,最終決定順便帶四人一程,這隻船隊正好路過龍島。

龍島被稱爲混沌之地的大門,因爲龍島正東面露出一角是完全正常的海島,剩下的部分就是被禁制籠罩的混沌之地。

經過三天招傭兵水手後,船隊終於起航了,在海中有不少海怪,所以商隊經常會招募一些傭兵來保護商船。

這次商隊的船長是一個很好的老人,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在端木楓說明了情況後,那老人一口同意讓四人搭船,這在別的商人身上可看不到。

當然這也不是沒有原因,商人從不做賠本的買沒,老人慧眼如炬,一看就看出端木楓四人實力不弱,讓他們搭船遇上危險也順便的保護一下自己,不過這與別的商人相比還是好上不少。

今天是商隊起航的日子,藍海等四人早早來到港口,就看見一幅及其繁華的景象,很多水手歡樂的歌唱聲,傭兵的笑聲,商人的討價還價,沒想到這港口竟然比市中心還要繁榮。

不過想想也明白,魯南城就是以水上商貿著名,這種景象也不奇怪,不過這景象倒是感染了藍海三個少年,第一次坐船的新奇讓三人興奮很長時間。

不過端木楓在一旁潑涼水:“坐船可不怎麼舒服,要知道大海可不像你們想象的那麼平靜。”

不過端木楓的話被三個興奮的少年自動過濾了,三人有說有笑的來到船上,這是一艘巨輪,船身將近百丈,高約五十丈左右,幾乎是整個港口最大的船了,從這也可以看出老船長的實力。

巨輪有一個好聽的名字“不滅號”象徵着航海平安,永不沉沒,而其周圍有十幾條小船,大約是大船的一半,藍海細細一數發現總共十五艘小船,這些都是老船長的商隊。

叭~

一聲巨大的汽笛聲響起,商隊起航了。

伴隨着幾個小孩興奮的叫喊聲,不滅號以及十五艘附屬商船起航了。

剛開始,藍海等三人還保持興奮的心情,可就這麼平安的航行了三天後,幾人就受不了了,藍海還好一點,畢竟常年來孤獨的修行造就了他堅韌的性格,但南傑、林詩薇就受不了了,因爲在海上除了水就是水,任誰看上三天水也發狂了,而且這幾天還風平浪靜,連只水怪的影子都看不見,海水平靜到幾人都誤以爲船一直沒有前進。

“真無聊,也不來一隻水怪,哎!”南傑沒心沒肺的說道,如果老船長聽到南傑的話一定趕他下船,因爲在海上最忌諱的就是說不吉利的話,因爲這些都會實現。


“南傑,你這烏鴉嘴。就不會說說好話麼,什麼叫來一隻水怪,要是老傑克聽見一定趕你下船。”藍海說道,老傑克就是好心船長的名字。

“怎麼說也得來幾隻海怪纔有意思啊。”緊接着藍海說出下一句,果然這兩個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想讓他們安安穩穩絕對不可能。

端木楓這樣想到,本來一個藍海已經夠他煩心的了,大哥又扔給自己一個南傑,啊,想想都頭疼。

林詩薇則在一旁冷漠的看着大海,雖然她心中也無聊,但能待在海哥哥身邊已經很滿足了,而對於藍海的話,林詩薇也只是笑笑。

“哇!”南傑在一旁驚叫道。

“你原來會笑啊!”

“我靠,死暴力男,你想死啊。”藍海猶如踩了貓尾巴的老鼠一樣跳了起來,因爲南傑使用的流星錘太過誇張,所以藍海有時候會叫南傑爲暴力男。

“你敢這麼說你嫂子,是不是想讓我把你扔下去爲海怪。”

“切,有海怪就好了……”

“……”端木楓無語。

這時,老船長走進了幾人的房間。

“呵呵,藍小子南小子還真是活躍啊。”

“船長好~”看見船長進來,幾個少年同時齊齊說道。

“這兩個混小子就這樣,精力太旺盛了,我看把他們扔下水吧,都快煩死我了。”端木楓咬牙切齒的說道。

老傑克笑了笑,不置可否,這幾天來船上的人可是見識了二人的精力,有時候二人無聊了就去整那些水手,這幾天好多水手被整的苦不堪言,但礙於這兩個小子年紀太小,不好下手,也就忍着了,不過藍海也沒有太過分,水手們也就當做無賴中的一點調劑,所以與這兩個小子關係很好。

而且,這兩個小子還敢整船長,有一天趁着船長睡着的時候,這兩個小子竟然溜進船長室吧老船長的鬍子全剪了,沒了鬍子的船長顯得極爲滑稽,這件事還被水手笑了很久,所以老船長對這兩個小子還真是又愛又怕。

哐當!

船底傳來一聲巨響,船長臉色一變。

“不好!”接着船長衝出了房間,來到甲板。

“怎麼回事!”船長大喊道。

“好,好像是水怪……”一位水手報告。

“水怪?快,快,啓動防禦系統,李團長,麻煩你們了。”船長對着一旁一位團長模樣的人說道。

這李團長就是負責護送商隊的其中最大的一個傭兵團,烈陽傭兵團,本身實力爲初臨九品,團中還有三名九品副團長,餘下就是八品、七品之人,這個陣營已經相當強悍了,所以出現了水怪,船長並沒有慌張。

不過,這水怪的出現倒是讓藍海和南傑一陣驚喜,嗖的一聲就竄出了房間,來到甲板。

“哪兒呢,哪兒呢,水怪在哪兒呢?”藍海一臉稚嫩的問道,倒是惹笑了不少水手和傭兵。

老傑克的商隊每艘船都裝備念氣防禦罩,一般水怪根本無法突破,所以氣氛還算輕鬆。

忽然,海面涌起巨大的水柱,水柱落下,一隻龍面蛇身的生物出現,這種生物名爲蛟龍,是一種介於蛇和龍之間的生物。

這頭水蛟龍實力爲六品左右,不算強大,那李團長對着一名副團這打了個眼色,副團長就準備上前滅殺蛟龍,但藍海和南傑一見這蛟龍,就像看見了黃金一樣,瘋狂的衝了上去,李團長一見兩個少年衝了上去,連忙提氣就準備追上去,這幾天的相處,李團長還是很喜歡這兩個少年的,所以此刻也很擔心二人的安危。

不過李團長被端木楓攔下了,多天的相處,李團長知道這個邋邋遢遢的男子實力不弱,同時也是那二人的師父,雖然他一直否定,但從幾人的關係也能略知一二。

此刻見端木楓攔下自己,忙說道:“端兄弟,這是爲何,那可是六品水蛟龍,這……”

“沒事,他們實力可不弱,看着吧。”

懷着懷疑的態度,李團長看向天空,這一看乍是讓李團長驚駭。

只見藍海和南傑二人立於水蛟龍兩側,而那水蛟龍正快速甩向南傑,當撞上的一瞬間,南傑掏出一個巨大的錘子,一錘上去,水蛟龍瞬間被拍飛,快速飛向藍海。

而藍海更是直接,一腳踢向水蛟龍,二人竟然將這六品海中霸主當做皮球,玩的不亦樂乎,這一舉動着實嚇壞了商隊的所有人,那水手和傭兵一個個張着大嘴不可思議的看着兩個年紀輕輕的少年。

這他媽還是人麼,這兩個少年纔多大,六品水蛟龍怎麼說也不算弱了,再說還在海中,更是能發揮強大的實力,就算七品也得很是一番功夫才能收拾,可,可,就這麼兩個稚嫩的少年就這麼玩水蛟龍?

有一瞬間,水手們就認爲那水蛟龍是皮球,不過從那巨大的身軀和恐怖的氣息還是能感覺到六品的實力的,可,可這也太諷刺了吧?

這兩個少年到底有什麼背景? 穆凌冷笑一聲:「你難道還是來找我報仇的?天魁死在誰的手上我想你很清楚。」

聽到穆凌的話,奧巴斯露出了一抹心有餘悸的表情,很顯然,神魂境高手死在穆凌那個幫手的手中這個消息他也是知道的。

不過這次他來的目的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你以為以我現在的實力,找你報仇現實嗎?」

穆凌眉頭微皺,然後感知探去,他愕然的發現奧巴斯的實力僅僅只是玄體五重境巔峰,他心中的疑惑就更甚了。

沒有理會穆凌的疑問,奧巴斯接著說道:「那小妞兒身上發生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一些,只不過有個前提條件咱們得坐下來稍微的談一談。」

穆凌身軀一震,腦子卻是在極速的變換,奧巴斯說這話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他確實知道慕容曉霜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他這時候提出來無非就是想從穆凌身上得到好處。

這另一種可能就是他並不知道慕容曉霜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卻裝作知道,原因很明朗,同樣也是想從穆凌身上得到什麼。

但無論是哪一種可能,對於穆凌來說都算不得是什麼驚喜的好消息,他相信那代價絕對不會小。

但為了慕容曉霜,何種條件他都必須要接受,無論奧巴斯是否是在騙吃騙喝,因為這是他現在唯一的希望。

穆凌深吸一口氣說道:「說說吧,你想要什麼?」

奧巴斯拍了拍手:「爽快,我的要求很簡單,你不論用什麼手段,給我滅了海蒼學院那幫孫子,特別是林天南,我要你捉活的,然後送到我手裡。」

穆凌雙眼一瞪,隨即像是剛剛認識奧巴斯一樣,他用試探性的口氣問道:「就這麼簡單?」

事實上這個條件可並不簡單,但穆凌並沒有想到這個條件和他自己是有著絕對的共同利益的,所以他也是下意識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奧巴斯用看著怪物一樣的目光看著穆凌道:「簡單?我奧巴斯對著偉大的守護聖獸起誓,只要你能完成這個任務,你愛人身上的病症我給你藥到病除而且不留下絲毫的後遺症。」

穆凌並未被眼前突如其來的幸福擊暈,而是冷靜的說道:「奧巴斯,這前後的因果你該給我說一下吧,海蒼學院和你們海魚族難道有什麼解不開的仇怨?」

說到這裡,穆凌基本上已經相信奧巴斯是有把握治好慕容曉霜身上的問題的,如果不是如此的話,他不會將這麼重大的事情告訴自己。

「沒錯,我和他們的確有著解不開的仇恨。」

奧巴斯恨聲的將遇到那些偽裝成森羽學院白袍人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遍,聽完過後,穆凌也是冷汗直冒,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他只需稍加分析就能清楚得知。

他一直以為這背後都是森羽學院在搞鬼,畢竟提出絕域島歷練的就是院長張義鶴。

而且在絕域島經歷的種種事情都將矛頭指向了森羽學院。

一旦冥荒學院和森羽學院打起來,能夠得到好處的唯有海蒼學院,林天南這一招可謂是一石多鳥,做的不可謂不絕。

不過穆凌卻是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他問道奧巴斯:「你說的似乎都合情合理,但有件事卻說不通。」

奧巴斯已經有所預料,他說道:「你想說的是,海蒼學院的那些傢伙怎麼會召喚出森羽學院的三頭鷲鷹獸吧。」

穆凌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這也的確是他疑惑的地方,因為聶炎出現之後並未發現什麼不對。

那也就是說,那頭三頭鷲鷹獸的確是屬於森羽學院的,但問題是海蒼學院又怎麼能夠讓森羽學院的守院玄獸如此聽話,這從根本上就說不通。

奧巴斯冷笑一聲道:「這就是林天南那個雜毛高明的地方,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森羽學院裡面一定有人暗中在幫助林天南,而且這個人的身份一定屬於長老級別,只有這樣的身份才能掩人耳目,即便是三頭鷲鷹獸被其他人召喚走也不會引起學院的懷疑。」

穆凌眉頭微微一皺,這其中牽扯的事情就比較多了,已經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掌控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將消息傳給聶炎。

「希望聶爺爺還沒有和森羽學院打起來,出去之後必須立刻將這個消息告訴他老人家。」

聶炎定然會有解決問題的辦法的,而現在,他需要繼續在煉獄裡面待下去直到比賽結束,不過前提是奧巴斯能夠解決慕容曉霜身上的問題。

似乎看出了穆凌的擔憂,奧巴斯則繼續說道:「好了,這件事咱們先告一段落,現在的你自然不具備對抗林天南的本錢,就算是整個冥荒學院都不敢說能夠撼動他,所以接下來要做的是讓你對我偉大的奧巴斯產生信任感。」

穆凌點了點頭,然後慕容曉霜乖巧的走了過來,只是她的臉上依舊有著難以掩飾的惶恐。

這種事無論發生在任何女生的身上想必都不會輕易的淡定下來,不過奧巴斯卻讓她感受了到一絲希望存在。

看到滿頭白髮,甚至臉上已經有著明顯皺紋的慕容曉霜,奧巴斯慢悠悠的說道:「穆凌,你知道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穆凌臉色微怒:「我要知道還用你在這裡羅嗦這麼多嗎?」

若有若無的強大氣勢釋放開去,奧巴斯有些心驚肉跳的看了一眼穆凌連忙說道:「不要動怒,我的意思是說,想要解決她身上的問題,我們還需要從根源上尋找一些問題,比如說她身上的千絲銀髮蟲是誰偷偷種下的。」

「什麼?千絲銀髮蟲?」

不等穆凌開口,慕容曉霜已經失聲,慕容家博學多廣,這些基本的知識都是從小就要學習的,千絲銀髮蟲她同樣知道的,那是來自於索羅神刀域的一種毒蟲。

奧巴斯繼續慢悠悠的說道:「沒錯,千絲銀髮蟲,來自於索羅神刀域的獨門配方,這個東西一旦進入人的身體,即便是超越三神之境的高手,憑藉修為都不會對其產生絲毫的效果,唯一的法門就是找到解藥。」

「索羅神刀域,許木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