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問你,為什麼要活著的時候。

那一時之間的迷茫,那一時之間的無助,那一時之間的想要脫口而出的反問。

那份疑惑,埋藏在心底。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問出,為什麼要活著……這樣的問題……這樣毫無意義的問題,這樣毫無波瀾,毫無存在感的問題……

根本就不需要回答的問題……

根本就不能夠回答出來的問題……

他們!

行走在不死堂,惶惶而不可終日的他們!

到底,活著,有什麼意義嗎可言呢……

這難道不是一種最為可怕的提問嗎?

沒有人可以回答的上來。也沒有人可以,讓這個問題回答的那麼有意義。

或許是因為。

他們生下來,就是需要活著的……

如果沒有可以飽腹的東西,他們就會死,所以現在,他們在不死堂,為的就是能夠飽腹?能夠擁有活下去的食物,還是,為了活著而活著?

這種卑微,甚至是,可以讓長羽楓震驚的,第二種,活著的意義,實在是太過於慘烈……

「只是人類會毀滅而已……相信我,就算這個世界沒有人類,也不會毀滅,人類自作多情的獨立於世間萬物,不說荒唐可笑,但多少有點……影響了他們,把一個又一個人類變為可怕的自大狂。」

尋荒影還是,需要去安慰自己的羊。

「偏安一隅,不去尋找人生的意義,不去想任何的事情,不去想所有的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也是一種人生方式……也是一種可以預見的事情……」

「我知道……像你這樣子,。擁有著希望,擁有著想要獲得自己內心滿足,或者是心理慾望而去追求人生理想,人生意義,也可以有能力去追求人生理想的人來說,其他的人,像是乞丐,像是已經快要死的年輕人,像是,那種根本沒有收到過更高教育的人,或者是,那種你幾乎無法明白他們沒什麼會活不下去而只能自殺的人來講,絕望,自卑,可憐,他們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去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

「換句話說,這個世界允許他們存在,他們沒有能力,沒有想法,沒有更多正面的追求,也被允許生存在這個世界……只是在你看來……會和你的世界,有那麼大的世界。」

「你,看著他們從高樓上躍下,看著他們從橋樑上向下一躍,看著他們弔死在房間內,看著他們吃下劇毒的藥物,這個時候,你在想,這個世界這麼美好,這個世界肯定還有他們想要尋求的美好的時候。」

「你也不過是,一個自大的愚者罷了。」

「他們,按照你的思路,他們就是需要被拯救的人……」

「但是,或許在另外一個人眼裡,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拯救。」

「死,是另外一種拯救。」

「你和K,唯一,也是最大的區別,便是如此。」

尋荒影看著行人的目光,那憔悴的目光里,那獃滯的目光里,那無光的眼神里,只有沉寂下去的為了生存的空洞。

哭吧,生在貧民窟中的孩子,你們生來便可能比他人需要更多的哭泣。

喊吧,生活在戰爭里的孩提,你們生來便需要瘋狂的吶喊,讓敵人悲憫你們的弱小。

顫抖吧,只有一年,一個月,一天的生命的病人們,在病痛折磨你們的時候,你們確實只能顫抖著,等待死亡的到來。

這無法阻止,無法想象,無法拒絕,無法改變。

便也是……

一種,活著的一種活著的狀態。

沒有任何人可以想象得到自己的命運。

換句話說,每一個人都可以預想到自己的命運。

無論是哪一種被分化階層的人,在歷史之中,在茫茫多的人類親自展示,親自記錄下來的,大多數的生活,生活狀態和人生終結的方式,都能夠存在預見性的未來。

窮苦的人,富有的人,悲觀的人,樂觀的人,勤勞的人,懶惰的人,膽小的人,勇敢的人,更多更多,可以預見的人類們,在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里,都擁有著更多的人生的樣板和方向的重疊……

細微的不一樣……有時候,無傷大雅。

「你要拯救這個世界,我是認同的。」

尋荒影看到街上有人乞討,有人大快朵頤,有人奔走,有人冷靜,有人金銀加身,有人衣衫襤褸,有人帽印高戴,有人卑賤如泥。

但是,這又和拯不拯救有什麼關係呢?

拯救誰?誰需要,一個沒有立場的人拯救?

「你代表,什麼階層……」

尋荒影問的很隨意。

「你代表著富人,還是窮人?請你不要告訴我你代表著全人類,因為我不信,你要拯救的人里,自然而然會分化,會出現分歧,會出現傾碾!你要拯救任何一方,就意味著你不能夠拯救另外一方……」

「我之所以不反對你拯救所謂的全人類,僅僅是因為,我覺得你心地善良……你是我的羊……所以,你這樣想的時候,我會會心一笑,我的羊真好啊……擁有著一顆善良之心,但是換做是其他人,我鳥都不會鳥他一下。」

「因為我認為,人生下來就帶著立場這種東西,雖然可以變幻,但是作為生而具有的立場,可以改變的立場,一個人,乃至是更多的人,都會依據這個立場而行事。」

「也就是,你,長羽楓,傑克尼曼,你的一切,確實應該站在更多的人類的拯救這件事情上,因為你積極,勇敢,與所有人都充滿著希望,和正面的東西。心中有一團火熱的光明,可以照亮他人。」

「你問我是不是認同K的想法,我的回答是認同,並且非常認同。」

「K想要毀滅這個世界,並且比你想要拯救這個世界更加的堅定,我尋荒影是一位不會打啞謎和討厭賣關子的人,我覺得K能夠毀滅世界,並且親眼看到了他毀滅這個世界,並不是空穴來風,他就是能夠做到,我也非常認同他想要毀滅這個世界的看法。」

「要真說有什麼原因的話,那就是,我認為,毀滅,或者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的,你追求的人生意義,並不是一件什麼壞事。比如,死亡。」

「大多數人把生存這個詞看的太過重要,而又把死亡看的太過於沉重。在沒有接受過生存與死亡這兩種普遍性的教育之前,單單靠自己來琢磨,是很難參透的。」

「你大可不必去擔心我說的正確與否,因為錯誤也是一種存在的方式。」

「我清楚的知道我生來便足夠的強大……我擁有著無上的權能,擁有著諸多人類君王不曾也不可能擁有的巨大力量,並且我並沒有什麼立場,我的立場是,我是星體,我來自更高的維度空間,我可以和人類做朋友,也可以和人類做敵人,這都無關緊要,甚至是無關痛癢,我就是,不需要去拯救或者是毀滅任何的一切,我存在的時候,他們自然而然的也存在。」

「富人,窮人,樂觀的人,悲觀的人,開心的人,哭泣的人,在我存在的時候,他們自然而然的存在,而當他們自然而然毀滅的時候,我也不會覺得有多奇怪。這才是所謂的【正常】」

尋荒影好像很不服氣的,一股腦的,就是要把自己的話說個乾淨,說個明白。

在之前的話語里,他想要講的拯救好像有點過於蒼白,所以長羽楓並沒有那麼在意。

而現在,他所說的一切,都是掏心窩子的話。

無論長羽楓願不願意,這都是實話,也是基於客觀事實而陳述出來的,觀點。

在千萬個【方向】和【歷史】中,總有一個會符合你的【方向】和【歷史】,如果你覺得不存在,只是可能你未發現。

這種太過於經驗主義的東西也不盡然,但絕不可以忽視。

事物積累而成,便也可以預測,與未來相博!

那把刻有孔雀紋路的,象徵著加洛林家族的扇子,那把,莉莉瑪蓮·加洛林的扇子,加洛林家族小女兒的扇子,已經殘破不堪,在戰爭中,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美好,所謂的拯救,都不值一提。

與人相爭的,戰爭,人類做自相殘殺的,戰爭,在扭曲的真理與人類道德之間的,戰爭!

從來不曾有過美好。

這是,無論如何,也必須去阻止的。

身為,英雄的人啊,絕對不會不顧戰爭中的富人與窮人與否,而在意那些,任何一個的,和平者。

這是善良本性的伸向正義。

也是堅定立場的展現。

也就是,所謂的人生方向的延伸。

「我在想……」

尋荒影也看向了那把扇子。

莉莉婭·加洛林不復存在。

無論是愛他的,還是他愛的,他曾經愛著的,他現在愛著的,他之後也會努力的去愛的……

都不在他的身邊。

只有,這隻無法回應他人之愛的笨羊。

「會不會太過於誇張了,我說了這麼多,其實都沒有什麼的……不是嗎?」

他察覺到了長羽楓低落的情緒。

其實莉莉婭存不存在,對於長羽楓來說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

一個……朋友……

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僅此而已……

對嗎?

如果那個朋友,還有著一絲一毫的,愛意……

的話……

心中的悸動,心中,可能存在的,能夠回應這份感情的心,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和拯救不拯救……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是必須,要去!拯救的東西……

深愛的一切……深愛的一切,深愛的一切……

愛著他的一切……

他都想要,伸出援助之手,哪怕是一點點微薄的力量,他都不會有所吝嗇。

他就是要去拯救,這個世界一點一滴的美好。儘管已經被別人,被惡人,被壞人摧殘,不能夠再那麼明白,那麼輕鬆,那麼自然的,展現在他的眼前……

他的一切……

他的人生,

他的人生意義……

就是這樣的東西。

就是名為……拯救的東西……

就是……【回應】……

回應著,那些需要,他的力量,需要他為此付出而為此回應的,各式各樣的人生!

這一點也不可笑!

「啊……原諒我說了那麼多不負責任的話,我的羊……我雖然是有意的,但是還請你不要怪我……」

尋荒影扭過頭去,依然像是一個沒有犯錯的人,叉著手。

其實他說的話很多時候確實很傷人。

就像是,說著,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也終究是老鼠一樣。

根本就不會拐彎抹角的告訴你,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也會打洞呢~這樣安慰老鼠們,安慰螻蟻們,他們的兒子,也可以有一技之長,也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雖然他們並不能夠像龍鳳一樣飛舞在雲彩之上,但是他們的老鼠兒子,螻蟻兒子可以在地面上打洞,同樣可以生存下去……

這太黑色幽默了……

或許,尋荒影的意思不是那麼尖銳,但是他太過於直白的告訴所有人,嘿,你是螻蟻,那你做一輩子螻蟻,然後,你的兒子呢註定是螻蟻,你家世世代代都是螻蟻……這樣,極可能正確,又確實是錯誤百出的話。

老鼠和螻蟻聽了自然不高興。

但是,龍鳳聽了高興啊……

哈哈哈……

這又太過於幽默了~。半場結束,客隊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特別是開場時頂住拜仁的狂攻找准機會進的那一球以及上半場快結束時打出的攻勢足球。

拜仁雖然在大部分時間內牢牢佔據著場上優勢,但因戈爾施塔特也並非完全沒有機會。

正如他們的主教練考琴斯基在賽前所說,因戈爾施塔特不會放棄進攻。

由於下雨的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54網癮少年安之夏的眼裏一時間浮現了許多情緒,震驚,不敢置信,恐懼,她指尖蜷縮起來,顫著聲音問他,「你……」

她有些不敢問出口,閉上眼,感覺到唐明朗捏著自己的手,安之夏抿下嘴,呼了口氣,道:「你怎麼知道他回來了?」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四百二十七章馬上就改好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