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舒昌元真的轉會到霍芬海姆,那麼霍芬海姆兩邊的邊後衛就都是華夏球員了。

柏林赫塔現在能夠慢慢崛起,其中華夏市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不少球隊都非常的眼紅,可是霍芬海姆並沒有享受到太多。

因為甘凡畢竟是防守球員,還是進攻球員更受關注一些。

最終霍芬海姆考慮到甘凡,畢竟最近已經有關於甘凡的轉會緋聞了。

雖然甘凡並不想走,但是為了保險起見,引進舒昌元可能不是個壞選擇。

首先有了舒昌元這個伴,甘凡就不會像之前那麼寂寞了。

這有助於甘凡繼續留在球隊,其次如果甘凡真的轉會了,有舒昌元也能留住一些華夏球迷。

最終霍芬海姆支付了80萬歐元,成功從河南建業引進了舒昌元。

可是因為薛陽的轉會太轟動了,所以並沒有太多人去關注舒昌元的轉會。

舒昌元就這樣在無人關注的情況,啟程來到了德國。

開啟了他的留洋生涯,雖然關注度不高,但是他還是非常的激動。

而在歐洲踢球的球員就相對安靜了,雖然有人傳出過轉會緋聞。

但是根本沒有轉會消息,其實蔡健最關注的是錢浩佳。

在他的心目中,他還是挺希望錢浩佳轉會的。

因為錢浩佳也已經成長起來了,甚至柏林赫塔的球迷也做好了錢浩佳離隊的準備。

可是並沒有球隊關注他,這讓蔡健稍微有點遺憾。

其實錢浩佳的潛力也很高,而且當前實力也很不錯。

蔡健有想過要不要推薦他,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

柏林赫塔現在確實還不錯,如果貿然的轉會,可能沒有在柏林赫塔待得舒服。

而蔡健既然來到德國了,他隨後來到了柏林赫塔。

他想要談一談關於王宇豪的事務,其實同為左邊後衛的王宇豪,潛力要比甘凡要高。

但是他在球隊的地位比較尷尬,他的上場時間略少。

雖然在賽季後半段,已經好轉很多了。

可是蔡健還是希望,他可以獲得更多的上場時間。

其實王宇豪能力可以的,但是表現確實中規中矩。

並沒有太亮眼的表現,好在他還是挺穩定的。

所以他希望和柏林赫塔談一談,他們對王宇豪的計劃是什麼。

如果他們真的不在乎王宇豪,那麼他就要考慮一下王宇豪的未來了。

是不是要轉會離開柏林赫塔,通過雙方的談判。

對方比較的曖昧,他們並不希望王宇豪離隊。

但是感覺又沒那麼重視王宇豪,給蔡健一種他們在考慮華夏市場的感覺。

這讓蔡健有點不舒服,於是他決定還是操作王宇豪轉會吧。

蔡健向柏林赫塔提出了轉會申請,希望同意王宇豪離開球隊。

蔡健的這個要求讓柏林赫塔非常意外,他們沒有想到蔡健這麼果斷。

於是他們有些退縮了,他們不想讓王宇豪離隊。

柏林赫塔經歷了最近幾個賽季,他們知道他們可能很難留住錢浩佳。

如果錢浩佳也轉會離隊了,那麼他們旗下就沒有華夏球員了。

最近幾個賽季華夏球員在球隊起到了中關重要的作用,而且不僅是在競技層面。

同樣也有經濟層面,柏林赫塔吸引到了不少華資。

如果柏林赫塔的華夏球員真的都走了,讓他們想起了幾年前的漢堡。

當時因為孫興慜的存在,漢堡吸引到了韓國企業。

可是隨著孫興慜轉會到了勒沃庫森,這些韓資陸續跑路了。

他們可不希望走漢堡的老路,所以他們開始挽留王宇豪。

雖然他們無法保證首發,但是承諾了會多給王宇豪。

對方突然的轉變,也讓蔡健非常意外。

他還是小看了自己旗下球員的號召力,最終蔡健暫時同意了。

但是如果之後的半個賽季,柏林赫塔沒有完成他們的承諾。

在下一個冬窗,他絕對會操作王宇豪轉會。

(求收藏!!!求推薦票!!!)烽火城外,戰場之上,殺氣沖霄。

無數士兵和武道強者,碰撞在了一起,驚天動地的大吼聲,響徹整片戰場。

幾十萬人互相廝殺,想想都覺得恐怖和震撼。

而這個時候,林寒的修為,正在快速暴漲中。

他已經無法壓制吞噬武魂所吞取的那種磅礴到極點的能量,太古龍帝訣自動運轉,瘋

《龍血神帝尊》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大最強弟子 「我會說我是故意的嗎?

我會說我看你這個有錢人不順眼很久早就想抽你一頓了嗎?

呵,連在你喉嚨里塞管子也是我的惡趣味這種事我會說出來嗎?當然不會!」

南朔面色溫和的笑著,「心裡默念」道。

「被聽到了啊喂!!」×2

迪盧克和卡爾贊的半邊臉同時吼道。

「可惡,竟然會讀心,靈魂融合了之後覺醒了嗎?大意了啊……」

南朔大驚失色道,同時看向半空中的「迪盧贊」眼神中帶有幾分戒備。

「明明是你自己說出來的吧!」×2

看到眼前這一幕,半空中的迪盧克和卡爾贊腦海中同時想道:

「這個弱智也配被稱為神?」

這個想法如同兩顆石子落在了兩人的意識水潭中,濺起了兩圈漣漪並在不斷擴散中相交碰撞在了一起。

這一下讓迪盧克和卡爾贊同時一驚同時看向了對方。

「……

你們又在讀我的心嗎?

讀到了什麼?別不說話啊,好卑鄙,你絕對讀到我在幻想影穿jk的畫面了吧,你們真是卑鄙啊!」

南朔又在原地扭曲了起來,明明什麼都沒發生他卻接連自爆並臉紅著惡人先告狀指向「迪盧贊」控訴著說道。

空氣中充滿了尷尬的氣息。

南朔眼見久久沒人來吐槽自己,也不再犯二,咳嗽了一聲看著「兩人」開口道:

「所以……你們打算這樣鬥雞眼多久?話先說在前面,這種級別的顏藝我也能做到,根本媲美不了我的包袱。」

此刻各自佔據了一具身軀的左右兩半的迪盧克和卡爾贊,既然是互相對視,又只有一隻眼球,自然在南朔看起來就如同鬥雞眼一樣,搭配上兩者完全不同的身軀,非但沒有滑稽的效果而是讓人感覺獵奇和詭異。

經南朔這一出聲,兩者也是不在擱著鼻樑互相觀察,默默把視線移到了別的方向。

「喂喂,不鬥雞眼了也別向兩邊分散啊!這樣更詭異了好吧!」

南朔吐槽道,他真的是受夠了,他剛剛一隻嘗試將兩者已經如同樹根一般糾纏在一起的靈魂分開,但卻發現兩者的靈魂不像他料想的那樣只是侵蝕而已,卡爾贊在嘗試借屍還魂的時候,迪盧克的靈魂竟然開始反向侵蝕魔神的殘留,兩者就像是兩條不斷旋轉的陰陽魚一般,不斷互相侵蝕著,就好比是兩個吸血鬼互相攻擊,打到最後血型都融合了。

兩者在互相吞噬中達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成了一種另類的共生關係。

南朔久試無功只得散開了觸手,放下了半空中的「迪盧贊」。

「哈哈,霍爾德爾,就算你能戰勝我,也不可能把我的靈魂從這小子身上剝離出來。」

卡爾贊狂笑一聲,對迪盧克的稱呼不知為何變了。

南朔看著迪盧克的半邊臉,投向了詢問的目光。

迪盧克面色一沉,緩緩開口道:

「沒錯,這種局面其實是在我故意操縱之下形成的……」

說道最後,迪盧克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畢竟,我可是提瓦特第二了解【邪眼】的人呢。」

「看來是我多管閑事了呢……」

南朔微微眯起了眼睛,沉默了下來。

「小子,你說這是你故意的?

不要太狂妄了!我可是狂炎之神卡爾贊,燎原的狂炎,移動的天災,你是在說如此偉大的我被你這個……人類給算計了?」

卡爾贊氣笑了,祂承認迪盧克這個男人的確有幾分本事,畢竟祂也算是形影不離地跟了迪盧克一個月左右,還是對其有幾分了解的,但是若是說這種局面是他算計的,那這個人類就太狂妄了。

「你信不信無所謂神明,反正也到了這種地步了,那麼……」

迪盧克看了一眼南朔開口道:

「原來你就是那舊日的黑暗神王,你竟然還活著,難怪【博士】沒有在那神殿之中找到你的【殘留】

既然你是那位神明的話,那就幫我完成最後一步吧,南朔先生。」

迪盧克的靈魂的紅色眼眸中紅光一閃,整個靈魂頓時從一半一半變成了完整的迪盧克,與此同時,迪盧克的靈魂對南朔行了一禮。

「原來如此……這樣也好,但是我有個條件,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就幫你鑄就【神基】。」

南朔摸了摸下巴,嘴唇嗡動對迪盧克說了些什麼。

「我同意,或者說,我本來就打算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