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夏天靈的火焰只是普普通通的火焰,那確實就如了他的意。

哪怕是火舞和火無雙面對到這種擁有火焰抗性的植物都會打的束手束腳。

但夏天靈可不一樣,極致之火豈是尋常武魂就能得以抗衡的?

面對鋪天蓋地涌過來的大量植物,夏天靈還是只有一個動作。

抬手,燒。

衝天的火光爆發而出,那據說火抗性很高的赤焰荊棘在這恐怖的極致之火下,根本難以逃脫被焚燒殆盡的命運。

那赤焰荊棘魂師把心一橫,決定進行殊死一搏。

他身上的第四魂環亮起,紫色的光芒閃耀。

地面上的赤紅色荊棘同時覆蓋上了一層淡紫色的光芒,出現在了荊棘的尖刺之上。

下一刻,這些紫色的荊棘尖刺攢射而出,如同一道道紫色的光雨,朝著火焰中心的夏天靈急速射去。

這是他的第四魂技,也是威力最強的一個魂技——荊棘雨。

注入了強烈的火元素之後,赤焰荊棘的尖刺既可以進行大面積的遠程攻擊,也可以進行集中攻擊,更能進一步的提高火焰抗性,讓原本脆弱的植物擁有了抗衡一下極致之火的能力。

一旦被命中,其中的火毒就會在對手體內爆發,讓對方痛不欲生。

在他放出這個技能之後,場下觀戰的唐三眼神一亮。

如此的攻擊手段,跟他的暗器頗具異曲同工之妙。

看靈哥屠殺了這麼久,總算有點東西能讓他學一學的了。

火焰深處,夏天靈的神識早在他這個技能發動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熟悉的火焰護盾在四面八方立了起來,大量的尖刺與火焰護盾碰撞發出噗噗的悶響。

很快便被焚燒殆盡,徒留了一地的黑色灰燼。

就在那夏天靈準備一舉終結掉對手準備繼續吃瓜看戲的時候,那名赤焰荊棘魂師發出了凄慘的喊叫。

「我不服!我不服啊!我為了這場大賽足足準備了五年,一上來就是屬性完全克制,這打個屁!」

那聲音如同錯過了高考報名,充斥著濃郁的不甘與憤恨。

「你不服氣?你為什麼不服氣?你憑什麼不服氣?」

夏天靈收回了滿場的火焰,靜靜地看著他。

他當然也知道自己沒理,此番不過是藉機抒發一下自己心中的鬱悶。

但此時既然被人問到了,他又不得不繼續嘴硬。

「我就是不服,你不過是仗著火焰克制我們罷了!有本事你不用火,咱們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

二十多歲的小夥子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再加上魂師會受到武魂的影響,這讓他一下就有些上了頭。

「不用火焰?你確定?」

夏天靈一愣,隨後又補了一句。

「我其實是有木系能力的,但我怕你們絕望,所以先前就沒用。」

此言一出,四元素學院的人臉上儘是難以置信。

火焰、寒冰、風,雷霆、現在又來個植物?

還有啥是你不會的嗎?

夏天靈:略懂,略懂,這些我都略懂億點,就那麼億點點。

聽到夏天靈和赤焰荊棘魂師的對話,皇斗戰隊的成員們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一個人。

某個自作聰明的倒霉蛋子——黑豹魂師奧斯羅。

正在大夥愣神的時候,夏天靈真的將所有的火焰都收的一乾二淨。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要求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滿足你,誰讓我這個人這麼樂於助人呢?」

聽到這句話,台下的戴沐白恨恨的捏緊了拳頭,手指的骨結都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

樂於助人,你樂於助人你二大爺!

上次在七寶琉璃宗的時候你也是這麼說的,然後就脫下負重把我揍了個半死!

你等著吧!

等到決賽,我一定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不管其他人怎麼想,那名赤焰荊棘魂宗看到夏天靈竟然真的主動收回了火焰,大喜過望,大量的荊棘從他的手中噴涌而出。

身上魂環的光芒亮起,大量的赤焰荊棘如同標槍一般狂暴的刺出,直奔夏天靈的上半身而去。

「嗡。」

奇異的嗡鳴聲響起,一道綠色的光芒閃過,碧綠色的萬物復甦木之領域登時籠罩了全場。

風笑天口中咽下了一口唾沫,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哆嗦。

「第,第三個領域了……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我竟然試圖跟這樣的怪物交手還妄圖取勝?」

皇斗戰隊一方,玉小剛默不作聲,握緊了手中的筆記本和筆。

唐三在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

他就知道。

他有的,靈哥都有。

他會的,靈哥都會。

他不會,他沒有的,靈哥也都有都會。

佛了,畢業之後一定跑路去武魂殿,唐昊這便宜爹是真不靠譜。

玉小剛這個騙子更不靠譜。

「停下來。」

話音剛落,原本鋪天蓋地涌動著的赤焰荊棘立刻停了下來,就如同令行禁止的士兵。

「動啊,給我動啊!」

赤焰荊棘魂宗怪叫著,試圖發動魂技。

但他的武魂好像失控了一般,任憑他如何催動,都沒有半分的效果。

萬物復甦木之領域的霸道就在於,只要被他籠罩在內的植物就要在一定程度上遵從夏天靈的意志。

這是斗羅世界的規則鎖定,哪怕它僅僅是武魂。

不過這也是有一定限制的。

首先,就是要耗費大量的魂力。

其次,還要視被控制的植物修為、精神力強度和血脈強度來定。

比方說如果控制萬妖王,那大概也就能稍微讓他停頓一下。

等級差的確實有點太多了。

如果是控制唐三的藍銀皇,能控是能控,但效果也並不會太好,只能起到干擾的作用。

唐三作為一個小掛b來說能力還是有的,強行控制對於夏天靈也是得不償失的行為,支出和回報不成正比。

但控制區區一個普通魂宗的武魂,那簡直不要太容易。

「這一波怎麼說?牛不牛批,厲不厲害,想不想學?」

夏天靈早就發現了遠處伺機偷師的唐三,故意轉過頭去跟他說了句話。

這一下,唐三反倒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畢竟在座的各位都被大魔王揍過一頓,怎麼唯獨對你另眼相看?

他甚至還想教你魂技?

快老實交代,你們倆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朋友交♂易?

唐三苦笑著以手掩面,逃避著眾人的目光,暗道靈哥的性格果然還是這麼惡劣。

明明從表面上看是一名優秀的陽光少年,切開之後就會發現裡面已經黑的流油了。

調戲了一下唐三之後,夏天靈心中突然惡趣味頓生。

原本他是準備用肉身解決戰鬥的,現在乾脆換一種更有趣的方式好了。

「赤焰荊棘,蛛網束縛!」

令四元素學院印象極其深刻的伸手一指,原本屬於植物學院那名魂宗的大量赤焰荊棘頓時造了反。

大量的荊棘互相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蜘蛛網的模樣,當頭朝著對方蓋去。

「該死,該死!給我動起來啊!」

赤焰荊棘魂師的額頭青筋暴起,全身都在盡全力控制著自己的武魂,連吃奶得勁都用了出來。

如此程度的努力下,夏天靈的操控終於被他鑽出了一個小空子,取回了部分植物的控制權。

奪回部分武魂的他喜出望外,立刻就要發動第三魂技進行反擊。

但夏天靈早已察覺到了他的下一步動作,提前作出了應對之策。

「赤焰荊棘,纏繞!」

原本在對手身旁還算乖順的植物們立刻反了天,幾秒之內就將對手纏繞的如同一個巨型的粽子。

「赤焰荊棘,赤炎囚籠!」

「刷!刷!刷!」

幾聲細微的摩擦聲音響起,一個一人多高的單人囚籠已經出現在了大粽子的外圍,將植物學院的魂宗給困了個嚴實。

就在赤炎囚籠升起的同時,夏天靈的身體也動了,一道紅光在他的右手上緩緩拉長。

「槍來!赤炎霸王槍!」

他整個人化作一道閃光,瞬間出現在了囚籠之外。

在他抬起的右手上,一柄由赤焰荊棘鑄成的鋒利長槍赫然在目。

槍頭透過赤炎囚籠的縫隙抵在對手動彈不得的咽喉上。

「兄弟,你這是何苦呢?為什麼?為什麼非要逼我呢?現在這個結果你可滿意了?」

斗羅版的我殺我自己。

「認輸,我們認輸了!」

植物學院的老師高聲叫道。

聽到對方認輸,夏天靈揮了揮手,木之領域散去,一切被他控制的赤焰荊棘控制權又都交還給了對方。

抬手輕輕一推,一股柔勁就將對方送出了場外。

植物學院的帶隊老師飛快的檢查了一下自己學生的身體狀況之後心中暗暗嘆氣。

這一波屬實是自己把臉湊過去給人抽了一頓,本來人家已經給他們留了很大的面子了。

被對手完全用火屬性一穿七還能解釋為屬性克制,至少不至於輸的這麼丟人。

最後一場對手可是硬生生搶過了自己學生的武魂,用他自己的武魂擊敗了他自己,屬實是強。

「植物學院七名成員全部出場,武魂學院對戰植物學院,獲勝者為武魂學院。」

皇家騎士與將近半數學院的一言不發,雪夜大帝似乎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面,甚至這次連氣都沒嘆一聲。

伴隨著武魂殿成員與部分學院的叫好聲中,夏天靈施施然的走下了場,回到了自己的躺椅上坐下等待比賽徹底結束。玉姝下完命令,就坐着馬車悠悠的走了。

臨走時,還沒忘記叮囑龐頂,讓他從大理寺回來時再買幾包點心帶着。

馬車軲轆從朱雀大街上滾過,圍觀的行人百姓都伸長了脖子想看看,這位如今風頭極盛的昭德公主長什麼模樣。可透過輕薄的窗紗,他們也只能隱約瞧見一個曼妙的影子。

……

《鳳臨朝》第036章你若是想活命,最好不要惹他! 余家小姐帶來的風波,並沒有改變顧七的生活,也沒有改變顧氏商市的照舊紅火的生意。

第二日,顧七再一次對劉勇一行人進行了軍體拳第一套的考核。

這次效果不錯,所有人都記住了基本動作,雖然任有一小半人的動作依然沒有做到位,但至少都達到了合格程度。

Leave a Comment